310.真面目(31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10.真面目(31更)

卢进才看见是他,呵呵笑道,“君泽你怎么来了?” 沈君泽早就已经不耐烦了,但是也知道自己今天是来做什么的,按耐下性子,开口说道,“舅舅不愿意接我的电话,你只能亲自过来了。” 卢进才继续呵呵笑,“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你是舅舅唯一的外甥,舅舅还能不接你的电话?” 说着,拿出手机,“你看看,关机了,最近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忙的我连饭都顾不上吃,手机关机了也不知道。” 他已经给出了理由,也算是给了沈君泽一个台阶下,沈君泽的脸色好了一些。 进了屋,沈君泽直接进入了主题,“舅舅,你现在帮我管理公司也实在太太辛苦了,看着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在为我操劳,我实在是于心不忍,我想了好久,还是觉得这既然是我的事情就不能将责任扔给舅舅,所以舅舅,从明天开始,我还是回公司上班,你就在家里享享清福吧。” 卢进才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君泽这是对我管理公司不满意?” 能满意就怪了。沈君泽暗恨,自从用了偷梁换柱的办法将卢进才送上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才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公司的董事们就被卢进才给收买了人心,人人都向着他,原本就不将他放在眼里的人现在更是将他当做空气,不,比空气还不如,人人都需要空气,没了空气还不能活了,但是他现在算什么呢? 想想自己的处境,真真是应了那个词——引狼入室。 “舅舅给我管理公司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我这不是考虑到舅舅你的身体,为你的健康着想吗?”沈君泽笑嘻嘻,这是昨晚他想了一夜想出来的说辞,要是卢进才愿意就此离开公司,那么他还是他的舅舅,以后他也会为他养老,但是要是不愿意,少不得就要撕破脸皮了。 卢进才叹气,“君泽,舅舅要是休息了,你怎么办?你现在就连大学都没毕业,一边要完成学业,一边要管理公司,怎么兼顾,你又从来没有管理过公司,那些董事根本不听你的。舅舅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父亲的心血就这么白费了吧。” 要是以前听到这些话,沈君泽一定会感动,但是现在再听这些,他只觉得这个舅舅虚伪,他当初怎么就上了他的当了呢,将他当做最亲近的人。 “舅舅,我现在是年轻,但是就是因为年轻,我才有更多的时间去锻炼和经历啊,我相信自己可以一边上学,一边管理公司,虽然可能做得没有舅舅那么好,但是我总不能一辈子靠舅舅对不对?” 卢进才闻言,忽然觉得这个外甥也不是那么蠢,但是那又怎么样,想让他将吃进去的人再吐出来,可能吗? “君泽,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安心读书学本事,公司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卢进才说道。 沈君泽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脸色彻底阴沉下来,“说来说去,舅舅是铁了心想要霸占我爸爸的公司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我爸吗?要不是我爸,舅舅你能有今天,你不过是个无所事事的混混。” 卢进才的脸也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沈君泽,“我就是因为知道这家公司是你爸爸的心血所以才不能将它交给你这个败家子,你说说你都会什么?整天除了吃喝玩乐,上学逃课,考试挂科,就你这样的,将公司交给你,不出三个月就得完蛋。” 沈君泽一脸的怒容,卢进才的这话是真的扎心了,原来在他自以为亲近的人眼里,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卢进才。” “连舅舅都不叫了,看来你对我这个舅舅很是不满啊。”卢进才冷哼一声,说道。 不满,何止是不满,沈君泽生撕了卢进才的心都有,“你可别忘了,当初的那份股权代理协议可是假的,真的还在沈清澜的手里呢,只要她站出来一说,将真的协议拿出来,我倒是想看看你的这个总经理还能做多久。” 卢进才眼神微变,却很快恢复自然,“这件事被揭穿了,你以为你能洗的干净?” 沈君泽眸色变幻不定。 卢进才拍拍他的肩膀,“我的好外甥,别傻了,公司交给我才能发展壮大,而你也不用担心你以后的生活,你母亲是我唯一的妹妹,你父亲又教了我这么多,我总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日子过不下去的,以后你继续当你的浪荡公子,我也还是你的好舅舅。” “不行,你必须将公司还给我,这是我爸留给我的,你要是不还,我现在就去求沈清澜,到时候你被赶出公司就没有现在自己主动离开来的好看了。” 卢进才呵呵笑,“行啊,只要你你那个让沈清澜拿出那份股权代理协议,我就自己从公司里滚出去,我说到做好。” 沈君泽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给我等着。”说完就离开了卢家,出去的时候,将门摔得震天响。 卢进才不屑的笑笑,对于沈君泽说的事情是丝毫都不担心,当初沈君泽差点弄掉了人家的孩子,现在还想求人办事,除非沈清澜是个圣母,不然沈君泽别想。 沈君泽出了卢家的门,直接开车去了大院,在沈家没有见到沈清澜,就想去傅家。 “站住。”沈老爷子冷声开口,“你想干什么去?” “爷爷,我是来找沈……清澜姐姐的。”沈君泽软了语气,笑着说道。 “如果是为了你公司的事情,那你就不用去了,这件事澜澜不会管,这也是我的意思。” 沈君泽不可置信的看着老爷子,“爷爷,我好歹是你的亲孙子,你怎么能这样!” 沈老爷子冷笑,果然是卢雅琴的生的,就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你要不是我的孙子,你今天就连这个门你都进不来。” “爷爷,我只是想让她将当初我爸给她的股权代理协议给我,难道这也不行?” “那份协议不在我这里,你应该去找肖律师、”沈清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沈君泽转身看去,就看见沈清澜正走进来,身后跟着一脸祈求之色的卢雅琴,她今天一早就去了傅家门口等沈清澜,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 沈君泽当然知道那份协议现在在肖律师的手中,他当初第一时间就给肖律师打了电话,但是肖律师说了,除非沈清澜愿意在上面签字,不然这份协议他是不会拿出来的。 “清澜姐,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求求你帮帮我,只要你肯帮我,我依旧肯定听你们的话,再也不跟卢进才有瓜葛。” 沈清澜看着他,神情没丝毫的变化,依旧是清冷的模样,“你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管,当初我不让我哥收购了沈氏不代表那件事我忘了,沈君泽,自己床的祸自己担,别人没有那个义务帮你擦屁股。” “当初那件事我知道是我错了。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要我跪下来求你吗?好,我跪。”沈君泽咬牙就要下跪,却被沈老爷子拦住了,失望的看向沈君泽。 沈君泽是真的丝毫都没有继承沈让身上的血性,倒是将他母亲的坏毛病学了个十成十,动不动就下跪,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男儿膝下有黄金”。 见着爷爷眼底的失望和心痛,沈清澜眼神微冷,看了一眼卢雅琴,“二婶儿,刚才我的话你没有忘记吧?” 卢雅琴点点头,刚才沈清澜说了,不管如何,就算是她或者沈君泽跪死在她的面前,这件事她也不会管,卢雅琴自己也是个母亲,扪心自问,要是有人敢伤害了她的孩子,还让她帮伤害了她孩子的人,换做是她,她也做不到。 “君泽,我们走吧。” 沈君泽肯定不愿意就这么离开,现在沈清澜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要是不抓住,他的公司就真的成了别人的了。 “清澜姐,我求你帮帮我。” 沈清澜默然不语,拒绝的态度很明显,沈老爷子淡淡的看向卢雅琴,“看来你并没有将我昨天跟你说的话告诉他。” 沈君泽一愣,“什么话?” 卢雅琴面色一僵,垂着眸,不敢对上老爷子犀利的眼神。 “妈,爷爷说了什么话?” 卢雅琴不说话,她宁愿公司没了,也不愿意没了儿子。 “既然你不肯说,那就我来说。”沈老爷子沉声开口,“想要拿回公司可以,你住到沈家来,以后由我来管你,你必须听我的话,不许见你的母亲,至少在我没有满意你之前,你都不许见你的母亲。” 沈君泽瞪大眼,“凭什么?我已经成年了,凭什么要你来管我,而且还不许我见我的妈妈,这又是什么道理?” 沈老爷子冷冷的看着他,“我来告诉你凭什么,就凭你是我沈家的孙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越走越歪,就凭你的母亲将一个好好的孩子养废了!” 卢雅琴脸色苍白,听着耳边沈老爷子对她的指责,她竟无言以对,丈夫是那样的优秀,但是他唯一的儿子却是现在这样,卢雅琴无法否认这里面没有自己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