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二婶的请求(30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09.二婶的请求(30更)

丹尼尔摸摸额头的冷汗,他家的这个脾气真是太火爆了,动不动就是送人去见上帝,“那个,恩熙,别激动,听我说完。弗兰克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就給我打了电话,他原本是想直接打给你的,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面对你,这才给我打了电话。” 这个弗兰克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人,连自己的学生都管不住,我可不相信他的学生做了这么多事情他都毫不知情。”金恩熙冷哼。 沈清澜到是不这样认为,虽然接触的次数少,但是也能看出弗兰克是个三观正常的人,倒不至于包庇自己的学生做出这样的事情。 “所以现在弗兰克和凯瑟琳是站在对立面了?” 丹尼尔摇头,“对立面谈不上,毕竟弗兰克跟凯瑟琳的父亲关系不错,这次要不是凯瑟琳做出这些事情,恐怕弗兰克也不会这么扫博伊尔家族的面子。” “我说上次在美术馆门口发生的暴力事件,该不会也是这个凯瑟琳指使的吧?”凯瑟琳忽然说道。 丹尼尔一脸肯定的点点头,“你还真猜对了,弗兰克是这么告诉我的,不过因为这件事没什么证据,也不能拿凯瑟琳怎么办。” 金恩熙轻哼,“没证据,那是他们太笨查不到。”她的眼珠子转啊转,一看就是在想什么坏主意。 “清澜,弗兰克让我转达他对你的歉意。”丹尼尔说道。 沈清澜倒是没有怪弗兰克,毕竟这些事情是凯瑟琳做的,弗兰克并不知情。 金恩熙眼珠子在那里转啊转的,忽然开口,“清澜,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啊,这件事发生了都好几个月了,弗兰克怎么现在才想到要查,而且一查就查到了凯瑟琳的身上。”她满脸的狐疑。 丹尼尔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经金恩熙这么一提醒,顿时也觉得不对劲,忍不住将弗兰克给阴谋论,“对啊,恩熙不说我还没发现,艺术节都是七月份的事情,现在可是十一月,” 沈清澜看着两人一脸的“该不会这个弗兰克是在唱白脸”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其实不用这么紧张,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应该是有人提醒了弗兰克或者是弗兰克自己发现了什么。” 当时只是调查的方向错了,所以才没能查清楚,现在有了明确的目标,查起来自然就容易多了。 看着沈清澜对弗兰克一点也没有怀疑的意思,金恩熙耸耸肩。 事情都说完了,沈清澜自然就离开了达尼尔这里,时间不早了,金恩熙也没了逛街的兴趣,见她跟丹尼尔还有话说,沈清澜就直接自己离开了。 沈清澜先回了一趟沈家,竟然在沈家看见了一个好久不见的人。 “二婶儿。”沈清澜跟卢雅琴打了一声招呼,只是神情很冷淡。 卢雅琴笑了笑,只是眉眼间带着一丝愁绪。 沈老爷子坐在那里,沉着脸,一言不发,“澜澜,你既然回来了就先过来一下。” 沈清澜微微挑眉,在老爷子的身边坐下来,沈老爷子见状,看向卢雅琴,“澜澜现在回来了,你有事情就跟她说吧。” 卢雅琴神色间有些犹豫,但是看着沈清澜,终究还是咬牙开了口,“清澜,我是想求你帮帮君泽的。” 沈清澜挑眉看她,“二婶儿这话是从何说起?” “我希望你可以帮君泽管理公司。” “二婶儿,我没有记错的话,沈君泽的公司里自然有人帮他,我爱莫能助。” 卢雅琴听到沈清澜的这话,眼中满是苦涩,她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清澜,当初是我们错了,没有看清楚我哥的真面目,现在公司已经落入了我哥的手里,君泽在公司里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力,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清澜,你帮帮君泽吧,就看在他是你二叔唯一的血脉的份上。” 沈清澜倒是没有想到,只是一个多月,公司就落入了卢进才的手里,她该说是卢进才太有本事呢,还是沈君泽太没用呢。 “二婶儿,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沈君泽干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不跟他计较就已经是看在二叔的面子上,二叔活着的时候我就已经拒绝了这件事,现在二叔走了,我也不会答应。沈君泽既然没有本事将自己的东西守住了,那么现在他经受的就怪不了任何人。”沈清澜说道,神情淡漠。 卢雅琴一脸的悲戚,她看向沈老爷子,“爸。” 沈老爷子摆手,“澜澜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而且现在澜澜怀孕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养胎。” “爸,君泽他也是你的亲孙子啊,是阿让留在这世界上的唯一的血脉,你就忍心袖手旁观吗?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君泽是无辜的,我不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您就看在死去的阿让的面子伤心上行吗?” “如果沈君泽有生命危险,那么我肯定会看顾他,但是现在沈君泽是吗?”沈老爷子反问。 “可是那是阿让留给君泽的公司。” “那你应该去求你哥,而不是在这里为难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老人和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沈老爷子沉着脸,冷声说道。 卢雅琴见在沈老爷子这里行不通,转向了沈清澜,什么都没说,直接就跪了下来,沈清澜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躲在了一边,避开了。 “二婶儿,你这是干什么?”沈清澜语气微冷。 “清澜,二婶儿求你了,我也知道君泽之前做了错事,你就是怪他也是应该的,二婶儿但凡有点办法,都不会来跟你张这个口。” 沈老爷子见她这样,顿时就怒了,“卢雅琴,你这是干什么,你给我起来,堂堂一个长辈向小辈下跪,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丢人。” 卢雅琴不起来,今天她必须要让沈清澜答应帮忙,只要能达成目的,怎样都可以。 “二婶儿,今天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你还是回去吧。” “清澜,二婶儿求你了。” 沈清澜看了一眼沈老爷子,沈老爷子挥挥手,“澜澜,你先回家去。” 沈清澜看都没看地上的卢雅琴一眼,直接就走了,卢雅琴想拦,但是老爷子还在呢,哪里能拦得住,眼睁睁地看着沈清澜离开了。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颓然。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好端端的一个男孩子被你养的动不动就跟人下跪。”沈老爷子冷冷的看着卢雅琴,脸色青黑。 卢雅琴仿佛没有听见老爷子的这话,“爸,你就真的这么冷血,一点也不顾及血脉亲情是吗?” 沈老爷子定定的看着卢雅琴,“想让我帮沈君泽也可以,将他送到沈家来,我亲自来教他,以后你不许跟他见面,你能做到吗?” 卢雅琴神情一变,“爸,君泽他是我的亲儿子,我唯一的儿子,你不能这么残忍。”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走吧,以后也不要来了,我就当沈让这个儿子,也没有沈君泽这样一个孙子。” “爸。” “不要叫我爸。” 卢雅琴见老爷子一点情面也不讲,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用了,只能起身离开了沈家。 回到家里,就看见沈君泽等在客厅里,看见她立刻走了过来,“妈,他们怎么说,沈清澜答应了吗?” 卢雅琴摇头,沈君泽眼底到光瞬间就灭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这样,沈家的人都是一些冷血无情的人,我早该想到的,他们就是想看我的笑话,现在这样的结果正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又怎么会帮我呢。” “你也别着急,我今天再去找找清澜,也许她心软就答应了。” “那个女人的心比石头都硬,她会心软?”沈君泽满脸的怀疑,“妈,要不你再去跟舅舅说说吧,我相信舅舅只是一时糊涂,他又没孩子,就是拿走了公司以后他留给谁。” 卢雅琴眼底的苦涩之意更浓,她再去沈家之前先找的人就是卢进才,可是卢进才根本连见都不愿意见她,意思相当的明显了。 “君泽,你听妈妈的话,明天跟妈妈一起去找清澜,你跟她好好的道个歉。” 沈君泽不愿意,“妈,你怎么又让我道歉,我上次不是道过谦了,现在沈清澜的孩子也保住了,她一看见我就是一副冷冰冰,仿佛我欠了她钱不还的样子,我不去。” “君泽,现在你必须去,你爷爷那里你也要去道歉,如果你还想将公司拿回来的话。” “妈,我不去,上次人家都把我给赶出来了,你认为我去有用吗?” 说来说去,沈君泽就是不愿意去,上次在医院的事情他还没忘记呢。 沈君泽不愿意道歉,卢雅琴是一点龙雅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第二天,沈君泽趁卢雅琴去沈家找沈清澜的时候,亲自跑去卢家找了卢进才。 卢家大门紧闭,他敲了许久的门都没人应声,他只能在门外等着,不是他不想给卢进才打电话,而是人家根本不接,甚至最后竟然关机了。 他门外等了很久,一直到他开始不耐烦了,卢进才才从外面回来。

下一篇   310.真面目(31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