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颜夕的困扰(21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99.颜夕的困扰(21更)

秦妍默默不说话,颜安邦看了她一眼,担心地问道,“是不是很疼?我们先去医院吧。” 秦妍摇头,“我没事,安邦,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发出声音的,颜夕没有怀疑吧?” “没事,我已经敷衍过去了,我看着红的挺严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就是一点小烫伤,等下抹点膏药就没事了,刚才也怪我自己走神了。” 颜安邦仔细看看她的手背,只是红肿却没有水泡,也放心了一些,拿出药膏给秦妍涂抹。 颜夕挂了电话之后神情疑惑,赵佳卿看着她,“小夕,在想什么呢?” 颜夕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说道,“妈妈。我刚才跟爸爸打电话,好像听到爸爸的身边有女人的声音,爸爸说是电视里面的。” 赵佳卿笑笑,眼底却没有什么笑意,“那就应该是电视里的声音,你爸爸不会骗你的。” 颜夕想想也是,靠在赵佳卿的身上,“也是,爸爸已经有了你,你们的感情还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做出对不起妈妈的事情呢,肯定是我想多了。” “哎呀,我的课还没上完呢,妈妈我继续上课去了。”说着风风火火地走了。 等颜夕离开了,赵佳卿脸上的笑意才彻底淡下来直至消失不见。 ** 国外某战乱国的平民区,King一脸怒容地坐在上面,“还没查清楚发布任务的人是谁?” 底下的人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们这帮废物,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们有什么用,人家都欺负上门了,你们竟然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底下的人一个个都不敢说话,最后还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站出来说道,“老大,这件事查来查去最后还是查到了金夫人的身上,也许就是金夫人干的呢。” King冷冷的看着他,“碧昂斯,你要是金夫人会将这么明显的证据留下?” 碧昂斯说道,“也不是不可能,要是金夫人故意这么做,将我们的目标转移到被别人的身上呢?” 这样的猜测倒也不是不可能,King想了想,还是给金夫人打了电话,但是电话却没打通,而是直接被掐断了,King气得直接将手机都给砸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千万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给我继续查金夫人的位置。” 碧昂斯应了一声,正要走出去,却见外面匆匆进来了一个人,“老大,KA的人来了。” King一下子站起来,面色阴沉,“莱恩这个混账,真当我是怕了他,给我拿上家伙,将KA的人都给我灭了。” 手下的人齐齐应声,很快早就跑了出去,这些日子莱恩就跟疯了一样一直咬着King不放,要不是还有其他的佣兵一直在暗中盯着BK的人,随时准备着偷袭,King早就跟莱恩干起来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跟过街老鼠似的,因此,King对那个发布任务的说是恨之入骨都不为过。 沈清澜得到King和莱恩干起来的消息的时候是三天以后,据说那次无论是King的人还是莱恩的人都伤亡不小,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伊登已经去找莱恩了。”金恩熙说道,这件事说到底是他们将莱恩给拖下水的,要不是为了帮他们,莱恩怎么会得罪King。 “他的伤不是还没好吗?”沈清澜皱眉。 金恩熙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伊登这个人,他是个重情的人,现在莱恩出事,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但是他的安全我是一点也不担心。” 沈清澜想了想,点头赞同。 “对了,安,我最近在京城发现了许诺的踪迹,但是却没找到她,让她给跑了,不过我倒是查到一件事,或许对我们查出金夫人很有帮助。” 沈清澜侧目,金恩熙继续说道,“许诺其实是Z国人,家里就是G省的,从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开始就被扔到了孤儿院,后来被一个女人被人从孤儿院领养了,而我查到的消息是这个金夫人有个女儿,是个东方人,所以我猜会不会是许诺,甚至这个所谓的金夫人,其实也是个Z国人。” 这个猜测站不住脚,所以金恩熙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并没有多在意,沈清澜眼底划过一抹若有所思,她看向金恩熙,“你查过领养了许诺的是什么人吗?” “查过了,但是没有查到,当年还是个纸质资料的年代,后来这个孤儿院搬了几次,那些资料都被毁了,我正在想办法找到当初那个孤儿院的院长,要是能找到,就能知道这个金夫人的庐山真见慕。” 对于金恩熙说的这件事,沈清澜心中也是没底,如果许诺是金夫人的女儿,那么她为何会出现在艾伦的身边,这些都是想不通的地方。 见沈清澜皱着眉头,金恩熙安慰她,“好了,安,我就是跟你说说而已,这些事情你交给我就好,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养胎,生一个聪明可爱又漂亮的宝贝。” 沈清澜好笑,“我只是担心你们的安全,这个金夫人身后的势力复杂,要是真的查不到也没有关系,既然是针对我的,最后肯定就会出来,安全才是第一的。” “放心吧,就是为了见到你肚子里的小宝贝,我们都会好好保护自己的。”金恩熙笑眯眯的说道。 沈清澜对于金恩熙和茜丝莉的性子很清楚,这两人就是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做事也容易冲动,“恩熙,自己答应的事情要做到。” 知道沈清澜担心什么,金恩熙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我会做到的。” ** 南城颜家,颜安邦在家里休息了几天就出发回了部队,秦妍等到颜安邦走了,这才收拾了行李,买了一张飞往国外的机票。 颜夕今天难得没有出去采风,她趴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张小小名片,上面是道格斯的联系方式,笑笑的卡片在她的手里翻来覆去。 犹豫了很久,她还是拿起手机按照上面的号码给道格斯打了电话。 道格斯接到颜夕的电话,很是意外,“颜夕,是你吗?” 颜夕嗯了一声,“道格斯先生,真的很抱歉,现在来打扰你,但是我的心中出现了一些困扰,可以跟你说说吗?当然,要是你不方便,就当我这个电话没有打过。” 道格斯笑笑,“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现在在我朋友的家里,半个小时后,我们咖啡店见。”道格斯报了一个地址。 “好的,道格斯先生,半个小时后见。” 颜夕到达咖啡厅的时候,道格斯也是刚到。 “见你一脸忧愁的样子,是有什么心事吗?”道格斯见到颜夕,关心地问道。 颜夕摇摇头,又点点头,低着头,神情犹豫,道格斯也不催她,端着一杯咖啡安静的喝着。 良久,颜夕才抬头看向他,“道格斯先生,我最近总是反复做同一个梦,梦里的场景好真实,仿佛是我亲身经历的一般。” 闻言,道格斯的眼中闪过一道微芒,柔声问道,“梦到了什么?” “我梦见我的父亲为了一个女人跟我母亲离婚了,我的父亲甚至有个比我还大的私生女,甚至为了这个女人打我的母亲。” 道格斯的神情微变,只是颜夕低着头,并没有看见他的这一变化,继续说道,“道格斯先生,我这几天一直梦到这个,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 道格斯温和地笑笑,循循善诱,“你最近是遇到了事情吗?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 颜夕微微一愣,想了想,说道,“前几天我和爸爸打电话,听见那边有女人的声音,我问我爸,他是从电视里传出来的,本来这件事我已经忘记了,但是从那天晚上之后,我一直做个梦,在梦里,那个破坏了我爸爸妈妈的女人的声音和我那天在电话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闻言,道格斯顿时就明白了,看来当初父母离婚的事情对她的影响很大,让她即便是忘记了,只要一个小小的诱因,她就会想起来,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颜夕,你的父母感情怎么样?” “我的父母感情很好,他们从来吵过架,我爸爸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回家,但是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好吃的或者好玩的,还会帮我妈妈做饭,对我们都很好。”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光,嘴角轻轻上扬。 “那就是了,颜夕,你太敏感了,不过是一声女人的叫声,这并不代表什么,你应该相信你的父母。” 颜夕想了想,自嘲一笑,“也是,道格斯先生,你说我是不是有病?竟然因为这么一点点事情就怀疑从小就爱我疼我的爸爸。” 道格斯微微微微一笑,“这不是一种病,你只是太缺乏安全感,颜夕,不要好怕与人家交流,敞开心扉,你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其实很精彩。” 自从做了催眠以后,颜夕就跟着赵佳卿离开京城,道格斯也没有见过她,根本不知道原来当初的那件事其实还是给颜夕带来了一些影响,比如现在的敏感。 颜夕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声说道,“道格斯先生,今天真的谢谢你,跟你聊过之后心里舒服多了。” “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还是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最近的半年时间都会待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