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傅爷申请调回(20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98.傅爷申请调回(20更)

傅衡逸的假期已经结束了,今天他就要赶回部队,一大早傅衡逸从起床后他的视线就没从沈清澜的身上移开。 沈清澜看的好笑,“傅衡逸,你再不出发,人家该等急了。”来接傅衡逸的人已经在外面等半个小时了。 傅衡逸伸手摸摸沈清澜的脸,“我先走了,你一个人待在家里要照顾好自己。” 沈清澜点头,“我知道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和孩子都会在家里等着你回来的。” 傅衡逸俯身抱了抱沈清澜,最终还是依依不舍的走了。 沈清澜没有出去送,站在屋子里听着外面汽车的引擎声逐渐远去。 ** 傅衡逸回到部队以后就去了领导办公室,将一份申请书放在了领导的桌面上,领导看完之后大发雷霆。 “傅衡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申请调回京城军区?我看你的脑子是进水了吧!” 他马上就要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了,以后这个位置就是傅衡逸了,按照傅衡逸的能力,这里只会是他的跳板,他以后可以走的更高。 傅衡逸神情不变,“这件事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我现在年纪也大了,体力大不如从前,也该给后面的人一些机会。” “你放屁。”领导忍不住爆粗口,“你是被儿女情长迷花了眼,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傅衡逸今年才32岁,正是男人的黄金时期。 傅衡逸也没反驳领导的话,算是默认,沈清澜确实占据着很大的原因。 “领导,我知道自己是个军人,肩上有自己的责任,但是我也是个丈夫,马上就是个孩子的父亲。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以后看见我回家都不认识我,问我‘叔叔,你找哪位?’” 领导神情一怔,这样的事情在他的身上就发生过,领导在这个部队里待的时间也不短了,他是在女儿刚出生的时候就来了这里,当时尖刀部队才刚刚建立,每天都有很多事情,他根本没有时间回去,跟妻子聚少离多,一年见一次面那是常事,等到女儿会说话以后,他回去,看见女儿在门口玩,他就想抱抱女儿,谁知女儿不让他抱,还问他,“叔叔,你找谁?” 当时领导的心里那个酸楚,即便女儿现在长大了,那件事也已经过去了很多年,那一刻的感受却记得分明。 “衡逸,我理解你的心情,也明白你的顾虑,但是这个部队里也有你的心血,还有一批跟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你就真的舍得离开吗?” 傅衡逸舍不得,但是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这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要离开的总会离开。” 见领导要说话,傅衡逸继续说道,“领导,我热爱我的职业,也热爱我的祖国,我并不打算退役,也没有转业的打算,只是想申请调到京城军区。” 领导久久没有说话,良久才缓声开口,“这份报告先放在我这里,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你要是依然坚持你现在的选择,我再给你批。” 傅衡逸没反对,转身出了领导办公室,先了解了一下最近的新兵训练情况,然后才开始制定下一阶段的训练任务。 ** 南城。 颜安邦回来的时候,秦妍正在厨房里做饭,看到他回来,温柔地说的到,“回来的正好,我做了你爱吃的菜,赶紧洗手吃饭。” 颜安邦看着桌上的饭菜,神情温柔,“怎么自己下厨了,不是请了阿姨吗?” “那个阿姨不好用,让我给辞了,反正我平日里也没事,做做家务也挺好的,要是不想做了,我就请一个钟点工,费不了什么事儿。” 秦妍说着,和颜安邦一起将菜端到餐桌上,“你先尝尝我的手艺,好久不做,我都生疏了。” 秦妍年轻的时候就有一手好厨艺,颜安邦很喜欢吃她做的菜,现在虽然好多年没吃到了,但是一吃依旧是当年的味道,熟悉的味道勾起了颜安邦记忆深处那些美好的回忆,让他的眼神越发温柔。 秦妍对着他温柔一笑,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好吃吗?是不是手艺退步了?” 颜安邦摇头,“没有,很好吃,跟我以前吃过的味道一样。” 秦妍给他夹了一筷子菜,“喜欢就多吃一点,我也不知道你现在的口味变了没有,都是按照记忆里的口味做的,要是哪里做的不好,你就说,下次我做的时候注意一些。” “没变,我的口味一直就没变,现在这样就很好,妍妍,我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竟然连我的口味都还记得。” “你的一切我都记得。” 颜安邦心下感动,心里对秦妍的愧疚却更深了一层,握住秦妍的手,“妍妍,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跟你一起白头偕老。” 秦妍拍拍他的手背,“知道了知道了,赶紧放开,我们现在都是老头老太太了,还这样肉麻,这幸亏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就该被人笑话了。” 颜安邦收回手,温和的笑笑。 吃饭完,秦妍洗好碗出来,看见颜安邦坐在沙发上揉着额头,眉头紧紧的皱着,秦妍眼神微闪,走到颜安邦的身后,给他按摩着太阳穴,“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颜安邦摇头,“没事。”部队里的事情他从来不会跟家里人说,以前对赵佳卿是这样,现在对秦妍也是一样。 “对了安邦,我想有空的时候去看看颜夕,你看怎么样?我好久没有看见颜夕了,有点想她。”秦妍试探着问道。 “还是别去了,颜夕现在在国外生活的很好,你去了她要是闹起来,受委屈的人又是你。” 秦妍眼神一暗,只是颜安邦并没有看到,“我知道了,那我不去了。”她的声音里有些失落。 颜安邦拍拍身边的位置,让她坐下来,“我不是不让你接触颜夕,而是颜夕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之前她生了一场病,将一些事情忘记了,现在她还不知道我跟她妈妈离婚了,颜夕的身体从小就不好,还有先天性的哮喘,我不想她再受刺激。” 秦妍脸上的笑容很勉强,扯了扯嘴角,“我明白,颜夕一直就不喜欢我,认为是我破坏了你跟赵佳卿,一直很恨我,我要是出现在她的面前指不定会怎么样呢,你说的这些都理解的。” 颜安邦拍拍秦妍的手,“妍妍,委屈你了。” 秦妍笑笑,“我不觉得委屈,能跟你在一起,跟你成为真正的夫妻,我很高兴。但是我真的挺想颜夕的,要不你跟颜夕打个电话吧,让我在旁边听听颜夕的声音也好。” 见颜安邦看着她,秦妍继续说道,“颜夕的眉眼间跟沐沐有点像,要是沐沐还活着,现在也许已经结婚了,我见不到沐沐,对颜夕也算是有种移情的作用在里面。” 她说的坦然又直白,反而让颜安邦心中更加难受,秦妍当初生沐沐的时候大出血,伤了身子,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而沐沐现在又是生死不明,她看到颜夕,想起沐沐也算是人之常情。 颜安邦无法拒绝秦妍的这个小小的要求,给颜夕打了电话,颜夕正在家里练习女子防身术呢,赵佳卿给她请了一个专门的教练,每周都会上门给她上课。 “爸爸。”颜夕欢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颜安邦心情很是愉悦,听着颜夕的气息微喘,不禁问道,“小夕,你在做什么呢,怎么这么喘。” 颜夕笑眯眯,“爸爸,我刚才在练女子防身术呢,妈妈特意给我请了一个私人教练。爸爸,你找我有事吗?” 颜安邦佯装生气,“爸爸想你了不行?现在就连跟爸爸聊天都不愿意了?” “爸爸,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颜夕嘟囔,就算是没有见到颜夕,颜安邦也能想象得到颜夕现在的神情。 颜安邦和颜夕聊天,为了让秦妍能听到颜夕的声音,他开的是免提,秦妍紧紧地盯着颜安邦手里的电话,眼睛一眨也不眨,眼神中有着深深的思念和悲痛。 颜安邦心中叹了一口气,握住她的手,秦妍笑笑示意自己没事。 她伸手拿过桌子上的水壶想倒杯水,结果一时走神,热水直接浇在了自己的手上,秦妍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却又很快捂住了自己嘴,无措的看着颜安邦。 “爸爸,刚刚是什么声音,我好像听到了女人的叫声?”颜夕疑惑地问道。 颜安邦神情着急,但是又担心颜夕胡思乱想,只好先给颜夕解释道,“刚刚爸爸将电视打开了,你听到的是电视里的声音。” 看了一眼秦妍红肿的手背,颜安邦说道,“小夕,外面有人在敲门,应该是有客人来了,爸爸去看看,先不聊了,你在国外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好的,爸爸再见。”颜夕主动挂了电话。 颜安邦连忙拿起秦妍的手,拉着她就冲向了卫生间,将秦妍的手放在水龙头下冲洗,“你说说你,这么大人了,这么还这么不小心。” ------题外话------ 取章节名好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