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被跟踪了?

挂了电话,沈清澜看向温兮瑶说道,“丹尼尔说他去跟老先生商量一下,这两年因为身体原因,老先生确实很少动笔,所以能不能成还不一定。” 温兮瑶微微一笑,“不管成不成,这件事我都要谢谢你。” “兮瑶姐,我们是一家人,不需要跟我说谢谢。” 闻言温兮瑶从善如流地说道,“也是,家人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对了,我妈让我问问你,上次给你带的果干好吃吗?” “嗯,味道很不错。”沈清澜想起前几天沈君煜带给她的一袋果干,说是温兮瑶给的,想来应该是温母送的。 “你要是喜欢吃,我让我妈再给我寄点过来。” “兮瑶姐,我那里还没吃完呢,不要这么麻烦伯母了。” 温兮瑶笑笑,“这有什么麻烦的,我妈巴不得呢。” 沈清澜自然知道温母对她这么好是因为之前订婚宴上的那件事,缓声开口,“兮瑶姐,上次的事情你让伯母不用放在心上,更何况她已经谢过我了。”那套价值连城的首饰现在还锁在她的保险箱里呢。 “不过是一点小东西,就算不是因为那件事,就冲着你是君煜的妹妹这也没什么。” 既然说起了这件事,沈清澜倒是想起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兮瑶姐,那个杜楠怎么样了?” 闻言,温兮瑶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淡淡开口,“他已经回海城了,从那之后也没有再联系过我。” 闻言,沈清澜倒是放心了。 其实杜楠这段不是不想来找温兮瑶,而是他根本分身乏术,杜氏因为温氏的撤资,加上对手的恶意竞争,现在在海城已经是举步维艰。 虽然温丙川已经松口,杜洪海可以从银行贷款,但是大家都是看到了之前温氏和杜氏之间的嫌隙的,现在杜氏想要从银行得到大额的贷款根本找不到保证人。 杜洪海为公司操心的几度进了医院,杜母想要求温家伸手帮忙也被杜洪海阻止了,他的孩子做出了这样丢人的事情,他作为父亲的没有脸面对老友。 杜洪海住院,公司的事情就落在了杜楠一个人的身上,这些年他的心思都在温兮瑶的身上,尽管在公司里工作了多年,可是信服力却不够,杜洪海住院以后,公司里某些有野心的人就蠢蠢欲动,杜楠为了压制这些人,可以说是使尽了浑身解数。 公司里的事情是一团乱麻,家里又是这样的情况,杜楠早已是心力交瘁,自顾不暇,哪里还能顾得上来纠缠温兮瑶。 “这样也好,兮瑶姐,你最近工作是不是很累,我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温兮瑶摸摸脸,轻声叹气,“过几天要去国外出差几日,公司的事情需要提前安排好,最近几天都在加班呢,我的脸色能好才怪。你哥昨天还取笑我,说我还没老呢,就成了黄脸婆。” 沈清澜无语,“兮瑶姐,我哥这样说你竟然不生气?”这话是个女人都不能忍。 温兮瑶咬牙,“生气,怎么能不生气,所以我昨天丢下他就走了,今天一天都没接他电话。”说着,温兮瑶自己都笑了。 沈清澜是一点也不同情自己的哥哥,这么低情商的话说出来,温兮瑶只是不接电话算是很不错了,她的眼珠子一转,轻声开口,“兮瑶姐,我也觉得我哥说这话真是太过分了,你可千万不能轻易原谅他,我给你支个招。” 温兮瑶好奇地看向她,“什么招?” “你今天回去的时候去超市买一个榴莲,将壳留给我哥。” 温兮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哥要是听到你这话,估计该伤心了。”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妹妹,竟然撺掇自己的嫂子让哥哥跪榴莲壳,沈君煜能不伤心吗? 沈清澜侧目,“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给你出气,让他难受,总比让你自己难受好吧。” 温兮瑶好笑地看着她,“难怪君煜那么疼你,看你这护哥哥的劲儿,明知道我不会这么做,还给我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你敢说不是为了让我早点原谅你哥哥?” 沈清澜微微一笑,并不否认自己的意图,“现在心里舒服一点了吗?” 温兮瑶笑瞪了她一眼,“你呀,不过心里的那点子闷气确实散了。” 本来就只是一句玩笑话,温兮瑶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一时气恼而已,过了那一阵子也就没事了。 沈清澜笑而不语。 温兮瑶从傅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刚走出傅家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沈君煜。 温兮瑶挑眉看他,“怎么不进去?” 沈君煜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我是专门过来等你的。”背在背后的手拿出来,手上是一束白玫瑰,“给你的。” 温兮瑶伸手接过,低头闻了闻,“还不错,但是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轻易原谅你昂。” “这个自然。”沈君煜打开车门,“美丽的温兮瑶小姐,请上车。” 温兮瑶眼睛里满是笑意,坐了上去,也不问沈君煜要带她去哪里。 沈君煜带着温兮瑶去了电影院,嗯,看了一部恐怖片。 从电影院出来,温兮瑶很是无语地看着沈君煜,“你是故意的?” 沈君煜点头,“当然,不然你怎么能主动投怀送抱。”很好,这个理由很强大,温兮瑶无言以对。 “好了,别生气了,昨天那是逗你玩儿呢,别说是黄脸婆,就算是变成老太婆,也是我一个人的。”沈君煜伸手,与温兮瑶十指相扣。 温兮瑶心里涌起一股甜蜜,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斜眼看他,“你除了会哄女孩子开心你还会什么?” 沈君煜神秘一笑,“现在不能告诉你,以后你就知道了。” ** 雪梨市。 颜夕回来看见颜盛宇来了,十分高兴,“哥,你终于来看我了。” 颜盛宇看着颜夕,满眼的宠溺,“嗯,你这段时间过得好吗?在这里的生活适应吗?” 颜夕眯着眼睛,靠在颜盛宇的肩头,“我很好,我很喜欢这里,哥,你这次是专门来看我和妈妈的吗?” “嗯,来看看你们好不好。” “我们很好啦,对了,哥,你这样跑过来,没关系吗?你们老板不会骂你吧?” 这么一说,颜盛宇倒是想起来,自己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请假,笑了笑,“没事,我请假了,我打算在这里陪你和妈几天,不高兴吗?” “高兴啊,不过要是爸爸也在就好了。”颜夕说了一句。 颜盛宇眼底的笑意淡了下来,扯了扯嘴角,“爸爸是军官,出国没有那么容易,而且他工作也忙,暂时脱不开身。” 颜夕醒了以后,颜家人很默契地隐瞒了赵佳卿和颜安邦离婚的事情,所以颜夕至今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经离婚了。 “也是,不过下次我和妈妈一起回去也是一样的,等我放假了,我就跟妈妈一起回国。”颜夕说道,“对了,哥哥,你知道沈清澜吗?” 颜盛宇神情一变,只是很快恢复了正常,看着颜夕,“沈清澜是谁?” 颜夕没有留意到他的神情变化,解释道,“就是画家冷清秋,不是说她在国内很有名吗,你怎么会不认识?” 颜盛宇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是她啊,听说过她的名字,但是不认识她,怎么了?” “我见过她。”颜夕说道。 颜盛宇看着她,“你什么时候见过她?” “就在雪梨市艺术节上啊,她来了雪梨市,那天正好我和妈妈去麦加利湖玩,偶遇了和朋友来这里玩儿的沈清澜,她本人真的好漂亮啊,我好喜欢她。” 颜盛宇按下心中的不安,状似无意的问道,“你以前又不认识她,怎么刚见过一次就喜欢了呢?” 颜夕耸肩,“我也不知道啊,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她,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她什么,就是觉得她好亲切,好温暖,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嗯,就是姐姐的感觉。” 颜盛宇眼眸一暗,想起那个明媚而耀眼的女子,心脏深处传来一阵疼痛,脸上却是笑着,装作轻松地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喜欢人家的画呢,正在想你是什么时候开窍了,竟然喜欢上了艺术。” 颜夕撇嘴,“哥,你看不起人昂,我可是学服装设计的,是有艺术细胞的,我只是不会画画而已,欣赏的水平还是有的,我是喜欢沈清澜这个人,但是我也喜欢她的画啊,她的画给我一种温暖的感觉,跟她的人一样。” 颜夕自顾说着,没有留意到颜盛宇眼底的黯然神伤,“听说她是京城人,下次回国,我要去京城找她,要是可以要到她的签名就好了。对了,哥,你不是在京城吗?你回国的时候给我买一本她的画集呗,我上次想买,但是没有买到,最好画集上能有她的亲笔签名,这就完美了。” 说了半天,颜盛宇也没有丝毫反应,颜夕嘟嘴,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颜盛宇回神,抱歉地看着她,“刚才走神了,抱歉,你说了什么?” 颜夕将刚刚的话重复一次,“哥,你可一定要帮我要到她的亲笔签名啊。” 颜盛宇笑着点点头,“好,一定帮你要到。” 颜夕顿时就高兴了,正在这时,赵佳卿让他们去吃饭,话题到此结束。 因为颜盛宇的到来,第二天,颜夕就和颜盛宇出门了,说是要带颜盛宇看看她生活的城市。 颜夕带着颜盛宇来到了雪梨市一座著名的葡萄酒庄园。刚刚下车,颜盛宇就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找厕所去了。颜夕一个人在庄园里闲逛。 “哎,是你啊。”颜夕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的惊喜。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道格斯。 道格斯也没有想到短短几天之内第二次遇见颜夕,还是在这里。微微一笑,“好巧,你是来这里玩?” “哦,我是和哥哥一起来这里玩的,你呢?” “我跟这个庄园的主人是好朋友,我最近几天住在这里。”道格斯说道。 “原来是这样,上次在咖啡厅里遇见,我还以为我们不会碰到了呢。”颜夕笑着说道。道格斯也笑笑。 颜盛宇找了一圈才知道颜夕,远远的就看见她正在跟一个男人说话,走进一看,才发现竟然是颜夕曾经的主治医生道格斯,他的脸色一变,却很有分寸的将自己内心的惊讶死死地按在心底。 “小夕。”颜盛宇微笑着上前,颜夕笑眯眯地招招手,“哥,过来。” 道格斯看了一眼颜盛宇,笑着说道,“既然你哥来了,我就先走了,这座庄园的葡萄酒很不错,你们回去的时候不妨带点回去。” 颜盛宇等道格斯离开了才看向颜夕,“刚刚这个人是谁?” “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哥,你怎么去个厕所都这么久?” 颜盛宇见颜夕没有认出道格斯,心中微微放心,笑了笑,“还不是为了找你,叫你不要乱跑,但是一转眼人就没了。” 颜夕吐吐舌头,是她自己走远了。 和颜夕在庄园里待了会儿,颜盛宇远远的看见道格斯,跟颜夕说了一声,就朝着道格斯走去。 “道格斯先生。”颜盛宇打招呼。 道格斯温和地笑笑,“好久不见。”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我是来这里看望朋友的,结果遇到了颜夕,看样子,她恢复地不错,对这里的生活也很适应。” 颜盛宇闻言,缓声开口,“这还要多谢道格斯先生的帮助,如果不是你,颜夕或许……” “不用这么客气,当初我也是受朋友所托。从颜夕离开之后,其实我也想找机会来看看她,确定一下她的情况,现在看到她的样子,我也放心了。” 这个朋友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 “确实需要感谢她。道格斯先生,这次能碰到你,我也很意外,正好,我心中存了一个疑问,不知道你是否方便给我解答一下?” “请说。” 颜盛宇将颜夕见到沈清澜的事情说了,“颜夕现在仍旧很喜欢她,要是这样下去,是不是有一天颜夕会想起曾经的一切?” 道格斯闻言,沉思了一会儿,想了想开口,“这说明沈清澜在颜夕的心中是个很重要的存在,让她即便是忘记,也还记得沈清澜给她的感觉,不过你们也不必太过紧张,也不需要刻意阻止,让她顺其自然发展就好,当初给颜夕进行的是深度催眠,想要重新想起来除非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否则想起来的可能性都不大。” 闻言,颜盛宇就放心了,和道格斯道了谢,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哥,你跟他说什么呢?”颜夕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他不是说这个庄园的酒不错嘛,我想问问他哪里可以买,哪个年份的口感更好,正好回国的时候可以带给朋友。” “哦。”颜夕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等颜盛宇买了几瓶酒之后就和他一起离开了。 颜盛宇在雪梨市待了三天就离开了,走的时候,颜夕拉着他,千叮咛,万嘱咐,“哥,你一定要记得我的画集和签名啊,回国之后第一时间帮我去买知道吗?” 这已经是颜夕说的第N+1次了,颜盛宇揉揉额头,“知道了我的姑奶奶,我回去之后一定第一时间给你买,满意了吗?” 颜夕点头,“嗯,我就知道哥哥你对我最好了。” 赵佳卿不知道兄妹两人在说什么,也就问出了口,颜夕笑眯眯,不肯说,颜盛宇随口扯了一个借口敷衍了过去,赵佳卿见兄妹两神神秘秘的样子,也就不问了。 颜盛宇回国之后就接到了颜安邦打的电话,但是却没有接,直接就挂断了。 他先去书店买了一本沈清澜的画集,然后看着手机通讯录上的那个名字久久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犹豫了很久,他才拨通了沈清澜的号码。 沈清澜听颜盛宇说了来意之后,淡淡开口,“明天下午我有时间,你到我的茶馆找我吧。” “好。” 第二天下午,颜盛宇提前半个小时到了沈清澜的茶馆,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人,他的神情有瞬间的恍惚。这是自颜夕走后,颜盛宇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见沈清澜,“来了。坐吧。” 他知道沈清澜已经结婚了,甚至他还偷偷去看过沈清澜的婚礼,隔着人群远远地看着沈清澜的花轿。虽然看不见她的容颜,但是也能想象她穿着嫁衣的倾世容颜。 沈清澜在颜盛宇的对面坐下来,眼前的男人已经退去了初见时的男孩的味道,整个人成熟了不少,想想也是,短短一年的时间,家里经过了那么多的遭遇,换做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没有一丝变化。 将颜盛宇放在一边的画集拿过来,沈清澜翻开扉页,提笔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很用心地在上面写了几句话。 颜盛宇将画集放好,“谢谢。” “不用客气。听说你去G市工作了,一切还顺利吗?” 颜盛宇笑了笑,“算不上好,但是也不坏,G市就是经济条件落后了点,但是那里的民风很淳朴,我很喜欢那里。” “你这次是专门来给颜夕买画集的?” “嗯,颜夕很喜欢你,叮嘱我一定要给她买一本你的画集。” 沈清澜眼底划过一抹悲伤,这样喜欢着她的颜夕,就算是忘记了一切看见她依旧会喜欢的颜夕,她却没能好好保护她。 “沈清澜,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当初是我想法偏激了,对你说了一些不好的话,请你不要放在心上。”颜盛宇真诚的说道。 这几个月,他在G市工作想通了很多事情。当初那件事,他和他的家人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到沈清澜的身上,其实对沈清澜而言是不公平的,如果不是沈清澜,或许当初他们就再也见不到颜夕了。 沈清澜微怔,开口,“当初那件事确实跟我有脱不开的关系,你们那样想也没错。” “其实我后来也想通了,你的朋友说的对,我们就是一群胆小鬼,不敢面对事实,于是将责任转嫁到你的身上。”颜盛宇说道,忽然想起当初沈清澜回来的时候,身上也是带着伤的。 沈清澜不想聊这个话题,这件事是他们心里永远的痛,颜盛宇也没有继续跟沈清澜说下去,很快就离开了。 有些事情虽然想明白了,但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沟壑却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忽视的,年少的暗恋终究要以最惨烈的方式草草收场。 颜盛宇离开之后,沈清澜也很快离开了茶馆。 只是刚离开出去不久,她的眼神就冷了下来,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 她像是毫无所觉一般,继续开着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果然就看见身后跟着一辆车,是一辆白色的小型面包车,跟踪的人很谨慎,跟她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沈清澜转过一道弯,那辆面包车也跟了上来,沈清澜想了想,往郊区的方向开去,只是在快接近郊区的时候,身后的车子竟然没有跟上来,而是转个弯就不见了,沈清澜靠边停车,眼睛里闪过一抹疑惑,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她想了想,给金恩熙打了一个电话,将跟踪者的车牌信息告诉了她。 “安,这辆车好像是一辆废弃车。”金恩熙说道。 原本已经放下的疑惑当即成了肯定,自己果然是被人跟踪了,只是这人是谨慎,发现了不对溜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不得已放弃了? “能查到这辆车之前的主人吗?”沈清澜问道。 “等等,你给我一点时间。”金恩熙说道。 沈清澜一点也不急,坐在车里等着金恩熙的结果,过了会儿,金恩熙重新打了电话过来,“安,这个人好像半年前就去世了。” 闻言,沈清澜的眼底划过了一丝趣味,事情的线索貌似又断了。 “恩熙,游戏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金恩熙一顿,笑了,“嗯,确实。不过,安,你现在不比以前,凡是还是要小心一些。” “我明白,我上次让你留意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有头绪,查不到来源,而且这人后续并没有做什么,行事很谨慎,我感觉这背后的人不是一个一般人,安,你说会不会是艾伦?” 说起艾伦,沈清澜才想起艾伦已经沉寂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就连她都差点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不会是他。”沈清澜肯定的说道。艾伦的行事虽然阴狠,但是他从来都是冲着本人来的,如果是他,他根本不会对顾博文和于晓萱动手,最最重要的是,艾伦动手,就绝对不是受伤、恐吓这么简单了。 金恩熙想想也明白了,“不过不是艾伦,我就真的想不到是谁了,难道是许诺那个死女人?” “可以去查查她。”沈清澜说了一句,这正合金恩熙的意,如果真是许诺在背后搞得鬼,那就非常有趣了。 “行,这件事交给我,等有了结果我就告诉你。” 沈清澜挂了电话就直接回家了。 而被俩人惦记的许诺,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她被艾伦扔回了训练基地,理由是本事不够丢人现眼。 “主人。”许诺刚刚从一场试炼里出来,浑身是伤,有些伤口甚至还流着血,她在艾伦面前低下了头颅。 艾伦冷漠着一张脸,“知道自己的不足了?” “是。”一场普通的试炼,自己竟然弄得浑身伤,许诺也知道艾伦让自己重新训练的原因了。 “既然知道了,就回去吧,等到不这么丢人现眼了再出来。” “是。”许诺退出去,在走之前深深看了艾伦一眼。 等许诺出去了,艾伦拿起桌上的平板,登录了网站,看着上面发布的任务,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的小七依旧是那只爪牙锋利的小猫咪。 “吩咐下去,我们的人要是想接这个任务可以接。”艾伦将平板递给身边的一个人,说道。 那人看了一眼,“但是这个任务是对付BK的人,会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艾伦冷笑,“我和King之间早晚有这么一天,去吧,告诉下面的人,谁要是要了king的命,我可以在这个任务酬金上再加一倍。”从上次他毁了King的基地开始,他跟King就没有任何缓和的可能。 那人神情一怔,应了一声“是”,离开了。 过了两天,金恩熙就给沈清澜打电话了,“安,你猜我这次调查许诺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沈清澜漫不经心,问道,“什么?” “我发现这个许诺的背后竟然有个叫做金夫人的女人。” “金夫人?道上有这么一号人物?”沈清澜挑眉,美眸中闪过一抹疑惑。 金恩熙说道,“这个金夫人据说不是道上的人,但是跟道上的关系错综复杂,不止跟艾伦有联系,就跟King,似乎也有些关系,上次你和颜夕被绑架,这里面似乎就有金夫人的影子。” 闻言,沈清澜脸上的漫不经心渐渐消失,坐了起来,“这个金夫人能查到真实身份吗?” “暂时不能,不过我会继续追查的,对了,这个许诺就是金夫人的女儿。”金恩熙补充道。 沈清澜脸上划过一抹沉思,“许诺是金夫人的女儿?” “是的,但是这两人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要不是我在查许诺,我还查不到这个金夫人的头上。艾伦跟King不是不对付嘛,许诺上次擅自跟King合作,出卖了你,艾伦据说要处置许诺,就是这个金夫人出现带走了她。” “你手上有金夫人的画像吗?” “这个没有,我这些消息都是花了巨资跟道上的人买来的,这个金夫人十分神秘,鲜少在人前露面,就算是出现也是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根本不让人看清她的真面目,所以道上人至今不知道这位金夫人是何许人也。不过别人不知道,有个人肯定知道。” “艾伦。”沈清澜的红唇中吐出一个名字。 金恩熙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许诺是艾伦的人。” 金恩熙顿时就明白了。 “安,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先试试能不能从别的渠道查到金夫人的身份,如果不行,我再从艾伦这边下手。”沈清澜淡淡开口。 “行,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你千万不要去找艾伦那个变态。”艾伦本来就想报复他们几个,要是沈清澜去找艾伦,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嗯,我知道。” 金夫人,沈清澜的嘴里咀嚼着这三个字,眉眼间的疑惑更深。 ** “澜澜,在想什么呢?眉头皱的跟个老太婆似的,以后我的外甥出生了不爱笑,跟傅衡逸一个德行可怎么办?”沈君煜进来看见沈清澜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笑着说道。 提起肚子里的孩子,沈清澜的眉眼间顿时变得无比温柔,她摸摸自己的肚子,温声开口,“像傅衡逸挺好的。” 沈君煜叹息,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将手里端着的碗递给沈清澜,“这是妈特意给你炖的燕窝,你赶紧趁热喝了。” “谢谢哥。”沈清澜端过来,喝了一口,不是很甜,是她的口味。 “兮瑶姐是不是快回来了?”想起出差的温兮瑶,沈清澜问道 沈君煜点头,“嗯,后天回来,” 沈君煜点头,“嗯,后天回来,” “等兮瑶姐回来我们去郊外踏青吧。”沈清澜建议道。 沈君煜侧目“怎么忽然想起要出去踏青了?” “想找找灵感,到时候叫上韩奕和于晓萱他们,人多也热闹一些。” 沈君煜没有意见,难得妹妹想出去玩,做哥哥的怎么也要满足的。 只是这一场踏青注定是没能去成,第二天,沈清澜刚起床,家里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沈君泽。 自从上次大闹过沈家之后,沈君泽就再也没有来过沈家,现在出现在傅家是怎么个意思? 赵姨看见沈清澜下来了,说道,“他说他是来找你的。” 沈清澜挑眉,“爷爷呢?” “老爷子遛弯去了。” 沈清澜在沙发上坐下来,“你找我?” 沈君泽今天格外的安静,不,应该说是平静,跟之前见到的针锋相对完全不同,见沈清澜问他,点点头,“是,我是来专门找你的。” “说吧,什么事情。”沈清澜神色淡淡。 沈君泽眼中一抹恼怒,但是想到舅舅跟他说的话,还是按耐住脾气,开口,“我知道君澜集团已经开始开发那片区域,我就想问沈氏能不能也参一股?” 舅舅说了,按照君澜集团的规划,以后那里的发展也不会差,他们沈氏虽然现在在国外的实力还不错,但是这里毕竟是国内,想要在国内发展的好,就必须有个好的后盾,而君澜集团自然就是首选。 闻言,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图,淡声开口,“公司的事情你应该去找我哥,我并不参与公司的管理。” 沈君泽没有去找过沈君煜吗?自然不是,他第一时间去找的人就是沈君煜,只是他说完就被沈君煜拒绝了,理由就是君澜集团有实力独自完成这个项目,不需要合作伙伴。 “大哥拒绝了我。”沈君泽抿唇,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卢进才才会让沈君泽来找沈清澜,谁让沈君煜最汤爱的人是沈清澜呢,只要沈清澜愿意开口,沈君煜肯定就会改变主意。 “既然我哥已经拒绝了你,那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公司是我哥的。” “但是你也有公司股份不是吗?而且你也算是沈氏的股东吧。” 沈清澜好笑,同时也有些疑惑,二叔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竟然将儿子养的这么……现实?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并没有在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言外之意,我可不是沈氏的股东。 沈君泽咬牙,“就算你不是,但是那些股份是我爸给你的,就是你的,沈氏之前一直在国外发展,国内这一块不是很熟悉,想要在这里发展,就需要一定的关系,你是我姐,我爸爸离世之前将我和公司托付给你,难道你不应该帮我吗?” 沈清澜这次真的笑了,只是眸光却很冷,这个沈君泽可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典型,“沈君泽,我只是答应二叔在适当的时候看顾你一二,我并不是你的保姆,不需要随时为你服务吧?” 这次过来原本就不是沈君泽自愿的,是被卢进才逼过来的,现在听到沈清澜的这个话,沈君泽的那点子耐心终于消耗完了,神情一变,指着沈清澜说道,“你就是不愿意帮我是不是?” “是,又如何?”沈清澜神色清冷,淡淡反问。 “哼,行,不帮就不帮,你以后可别后悔。” 沈清澜好笑,自己有什么可后悔的,“没事的话,你就走吧,我还有事。”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沈君泽看着沈清澜的背影,神色一狠,伸手在她的背上就是狠狠一推…… ------题外话------ 清澜已经注意到金夫人这个人了,嘿嘿 ** 推荐好友梦璇玑的文文:《冷王硬宠:毒妃万万岁》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揣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穿越成修建陵墓的贱奴,贱奴就算了,居然还有重度嗜睡症,一言不合就睡觉,白樱望天,这习惯要人命。身后巴巴跟着的忠犬暗自一笑,这个习惯他喜欢的紧。 他是最负盛名的王,倨傲高冷禁欲系男神,运筹帷幄,睥睨天下,自从遇到一个叫白樱的女人,他每日最为期待的事情就是等她病发,然后搂着她软软的身子一起睡觉。 初次表白,某男掐指一算,“白樱,你命里缺爷!” 再次表白,简单粗爆,“你有时间就带爷一起睡觉吧!” 第三次,某男直接欺身而上,“世上无难事,只要硬着来!”

下一篇   278.先兆性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