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对傅爷动了心思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72.对傅爷动了心思

听到这话,沈君泽的心中顿时就感觉不妙,十有八九沈清澜是想拿自己打着沈老爷子的旗号的事情说出来,狠狠地瞪着沈清澜,“沈清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就是你告诉大哥的。” 要不然沈君煜之前一直没有动作,那天他跟沈清澜撞见之后,君澜集团忽然就看上了那块地,还以火箭般的速度跟镇子上的人谈妥了条件,等他得到消息赶到的时候甚至连合同都已经签好了,而这中间才只有短短四五天的时间。 “是我告诉大哥的,这只能说明大哥的条件更加吸引人而已。”沈清澜在沈老爷子的身边坐下,淡淡开口,其实现在她根本不知道沈君煜已经跟那些人谈好了条件,甚至签好了合同。 沈老爷子的脸色并没有因为看见沈清澜来了而有所好转,他看向沈清澜,问道,“澜澜,你刚刚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沈清澜笑了笑,挽着沈老爷子的胳膊,“爷爷,没事。” 见沈清澜不愿意多说,沈老爷子也没多问,只是看了一眼沈君泽,淡淡说道,“沈家的人做事就要踏踏实实,问心无愧,要是让我知道你们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就别怪我老头子做事不讲情面。” 话音刚落,沈清澜和沈君煜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沈君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这话明显就是说给他听的,他舅舅说的没错,沈家人根本就没有将他当做自己人,以前他爸还活着的时候对他就很冷淡,现在他爸死了,哪里还将他放在眼里。 沈君泽眼底是深深的怨愤,尤其是对沈老爷子,一样是孙子,对自己和对沈君煜完全就是两种态度,这样的爷爷不要也罢。 他站起来,“爷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妈,连带着也不喜欢我,你也甭说这些话,我算是听出来了,沈君煜和沈清澜才是你的亲孙,我算是什么东西,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了。” 他看向沈君煜,“谢谢大哥今天给我上了这么深刻的一课,我受教了,以后商场上我们就各凭本事吧。” 这次,轮到沈老爷子黑脸了,只是沈君泽不等他说话直接就走了。 “爷爷,别生气了,澜澜和衡逸好不容易回来,你这一生气,衡逸还以为您不愿意他们回来呢。”沈君煜见老爷子要发火,赶紧说道。 沈清澜就是沈老爷子的软肋,更不要说是现在的沈清澜了,果然,沈君煜的话音刚落,沈老爷子的怒容就是一收,瞪了一眼沈君煜,“胡说八道,我巴不得澜澜天天回来。” 然后慈爱地看向傅衡逸,“不是说出去玩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傅衡逸温和一笑,“原本是想带清澜去泡温泉的,但是据说怀孕初期尽量还是不要泡温泉的好,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闻言,沈老爷子点点头,“那就等以后再去,家里人多,可以好好照顾清澜,就先待在家里吧。” “嗯,我和清澜也是这么打算的。”傅衡逸说道。 傅衡逸一直是个有分寸的人,他做事,老爷子自然是放心的。 第二天,沈清澜就去见了弗兰克和诺亚,原本沈清澜是想让傅衡逸一起去的,但是傅衡逸拒绝了,这是沈清澜的事业,傅衡逸会给她充分的尊重和充足的私人空间。 和沈清澜一起去的是丹尼尔,丹尼尔毕竟是沈清澜的经纪人。 见面的地点约在京城的一家特色餐厅,这里的位置是丹尼尔订的,沈清澜到的时候丹尼尔和和弗兰克已经在了。 弗兰克见到沈清澜,很是高兴地迎了上来,“沈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沈清澜抱歉的笑笑,“十分抱歉,我迟到了。”其实按照约定好的时间算,她并没有迟到。 “是我们早到了,自从上次跟你分别以后就一直想找个机会跟沈小姐再见一面,这次来到京城,知道沈小姐正好有空,我们就迫不及待过来了。” 沈清澜微微一笑,在丹尼尔的身边坐下来,看向另一位棕色头发的男人,“诺亚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诺亚绅士一笑,“我也高兴见到沈小姐。” “好了,大家都是熟人了就不必客气了,这么客气来客气去的,反而生分了,弗兰克,诺亚,这是你们第一次来到Z国,我请你们尝尝正宗的京城菜。”丹尼尔笑着说道。 弗兰克和诺亚笑着点点头。 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饭后,弗兰克提出想去丹尼尔的画廊看看,丹尼尔自然是没有意见。 “果然只有在丹尼尔这里才能看见这么多沈小姐的作品啊。”弗兰克一边欣赏画作,一边感叹道,心中对丹尼尔那叫一个嫉妒。 丹尼尔洋洋得意,“那是,我可是清澜的经纪人。” “沈小姐,这些画作不知道你卖不卖?”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诺亚开口。 沈清澜微微一笑,“这些事情一般都是丹尼尔负责,诺亚先生要是对这些画有兴趣,可以跟丹尼尔谈谈。” 当初说好这些事情会交给丹尼尔,那么她就会给丹尼尔绝对的信任和发挥空间。 丹尼尔微微一笑,“既然是挂在画廊里的,那么自然是可以出售的,只要诺亚先生给的价格合适,您想要买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诺亚闻言,眼中闪过一道喜色,自从上次雪梨市艺术节之后,他对弗兰克的建议认真考虑过,只是当时心中依旧有些犹豫,谁知后来沈清澜的画作价格忽然又被炒上去,让诺亚有点后悔没有早日下手。这次会和弗兰克来到京城,就是冲着沈清澜的画来的。 几人正说着话呢,弗兰克的学生凯瑟琳·博伊德就过来了,“老师,原来你们在这里,我今天找了你好久。” 说着看了一眼沈清澜,“原来沈小姐也在这里。” 沈清澜微微挑眉,依稀记得这位凯瑟琳小姐家中在雪梨市也是数一数二的望族,“凯瑟琳小姐,没想到你和弗兰克先生一起来Z国了。” 凯瑟琳笑笑,“我是陪着老师一起来的,只不过今天上午我去办了一点事,所以没跟老师一起。” “你啊,一来就只知道乱跑,应该好好跟沈小姐学习一下,你看看人家,比你还小几岁,人家的水平已经远远在你之上,你以前还觉得自己很不错,现在见到比你更优秀的人了,应该多跟人家交流交流。” 弗兰克看见自己的学生,忍不住说道,凯瑟琳什么都好,就是太自负,认为自己的天赋好,就没将其他人看在眼里,而在沈清澜没有横空出世的时候,凯瑟琳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佼佼者,她的骄傲和自负也是有底气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骄傲和自负,让她的心渐渐浮躁,弗兰克知道她身上的问题,也说了好多次,但是凯瑟琳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沈清澜,弗兰克自然是要好好鞭策一下自己的学生。 而最近,凯瑟琳也确实沉了很多,所以这次知道他要来Z国,凯瑟琳央求他也带着她一起的时候,弗兰克才没有反对。 “弗兰克先生,您太过奖了,我远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凯瑟琳小姐是个十分优秀的画家。”沈清澜温声说道。 弗兰克摸着胡子笑得开怀,自己的学生被人肯定,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被人夸奖一样,都是一件十分高兴的事情,不管这话是处于客气还是真心。 凯瑟琳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垂着的眼眸中却闪过一道冷光。 丹尼尔的画廊里自然是不止沈清澜一个人的作品,带着弗兰克几人将整个画廊都看完了,丹尼尔才带着几人去了自己的工作室,就在画廊的楼上。 刚到工作室,丹尼尔就离开了,回来时手里拿着两幅画,开口说道,“弗兰克,不要说我没有给你们面子,这两幅画都是清澜最近的作品,我都还没挂出去呢,你们要是想要,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十分优惠的价格。” 诺亚闻言,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过其中的一副展开来,啧啧赞叹,“果然是沈小姐的作品,每一幅都是精品。”这幅作品虽然不能跟参展的那幅画相比,但是也算是很不错了。 “那是,我们清澜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出手的东西自然是好的,要不是看在我跟弗兰克的交情上,这几幅画我是真的不舍得出手。”丹尼尔说的那叫一个舍不得,将弗兰克给感动的。 沈清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她还以为丹尼尔拿出来的真是她昨天给他的新作了,原来是之前参展回来之后随手画的两幅。 不过,丹尼尔也并没有说错,这两幅画确实没有在外面展出过,原本丹尼尔是打算在十一月份专门给沈清澜开一个个人画展,将这两幅画展出的,但是现在他有了更好的作品,这两幅画自然就要靠后了。 沈清澜听着丹尼尔和诺亚讨价还价,眼睛里的笑意更浓,真是可惜了,丹尼尔活脱脱就是一个被艺术耽误的商人,要是他当初进入商界,恐怕现在的京城商界必然是有他的一席之地,那张嘴,就是死的都能给他说成活的。 “沈小姐,我的老师对你的评价非常之高。”凯瑟琳走到沈清澜的身边,笑着说道。 沈清澜笑笑,“那是弗兰克先生太高看我了,艺术这条路永远无止境,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沈小姐可真是谦虚,难怪我的老师经常说我不如你,要我向你学习。不过你们Z国有句话叫什么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还是虚伪来着?”凯瑟琳说的别有深意。 沈清澜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这个凯瑟琳对她似乎很有敌意啊,笑笑,“凯瑟琳小姐你也很不错,我们互相学习,互相进步。” 凯瑟琳微微一笑,并不接沈清澜这话。 那边,丹尼尔和诺亚已经谈妥了,沈清澜几人刚刚走出工作室,就看见了等候在外面的傅衡逸,傅衡逸靠在车门上,手里拿着手机正在跟人打电话,神情淡漠。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件女式外套。 凯瑟琳第一眼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是被惊艳了的,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矜贵无双,气质淡漠的男人,她刚想上去搭讪,就见男人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挂了电话朝着他们走过来。 凯瑟琳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的声音,她专注于艺术,又是年少成名,能让她放在眼里的男人少之又少,但是这一刻,凯瑟琳相信,这个男人进驻到了她的心里。 后来,她才知道,在Z国,有个词叫“一见钟情”。 凯瑟琳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娇羞的笑意,刚想跟傅衡逸打招呼,沈清澜已经快了她一步,走向了傅衡逸,“你怎么来了?” 傅衡逸微微一笑,“来接你。”将手上的外套披在沈清澜的身上,“出门怎么也不记得带一件衣服。”神情之温柔,仿佛要溢出水来。 凯瑟琳脸上的笑意僵在脸上,看着两人熟稔的样子,眼睛里的娇羞渐渐消失,变成了黑沉一片,她开口,“这位先生是?” “这是我的丈夫傅衡逸。”沈清澜淡淡的说道。 傅衡逸朝着众人微微点头,神情算不上淡漠,却也不见得温和。 凯瑟琳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傅先生你好,我是沈小姐的朋友,凯瑟琳·博伊德。你可以叫我凯瑟琳。” 闻言,沈清澜挑眉,她怎么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亲近到这个地步了?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凯瑟琳。 傅衡逸神情淡淡的,只是说了一声“你好”就没有了下文,对于凯瑟琳伸出的双手并没有伸手与之相握的意思,凯瑟琳眼底闪过一抹难堪,讪讪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傅衡逸看向沈清澜,“事情都办完了吗?” 沈清澜点点头,“已经好了。”说着看向诺亚和弗兰克,“弗兰克先生,诺亚先生,十分抱歉,等下我和我的丈夫还有事情要办,就先离开了。” 弗兰克微微一笑,“沈小姐有事先去忙,我们这里有丹尼尔就行了。” 沈清澜看了一眼丹尼尔,丹尼尔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沈清澜就和傅衡逸一起离开了。 “这位沈小姐的丈夫是什么人,看着很冷的样子?”等沈清澜他们走后,凯瑟琳悄声问丹尼尔。 她对傅衡逸的兴趣自认为隐藏的很好,但是却被丹尼尔一眼看了出来,心中嗤笑一声,笑着开口,“他除了对清澜,对其他人一向是这样,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连一个笑脸都没有得到。”为了打消凯瑟琳的念头,丹尼尔不惜诋毁傅爷。 “他是做什么的?”凯瑟琳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对傅衡逸失了兴趣,继续问道。 “一个当兵的。”丹尼尔随口说道。 凯瑟琳对丹尼尔的话将信将疑,“他不是普通的当兵的吧?” “凯瑟琳。”弗兰克在一边听着凯瑟琳和丹尼尔的问话,脸上有些不好看,沉声开口。 凯瑟琳笑笑,不再开口。 丹尼尔陪着弗兰克他们用了晚餐,又将他们送到酒店这才离开。 回到酒店,凯瑟琳躺在床上,脑中全是今天见到傅衡逸的情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见过的优秀男人也不少,甚至连追求者中也不乏很多的出色的男人,她一个也没有看上,但是今天,却偏偏看上了一个有妇之夫。 她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帮我查查那个冷清秋的资料,尤其是她的丈夫,我想知道关于这个男人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挂了电话,她的眼睛里满是冷意,她不喜欢沈清澜,从见到沈清澜的第一眼起她就看沈清澜不顺眼,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老师对沈清澜的赞赏,也或许是因为沈清澜的容颜让她心中不爽。 沈清澜和傅衡逸并没有将凯瑟琳放在心上,回到家里,傅衡逸去做饭,沈清澜在一边给他打下手。 ** 南城,颜家。 颜安邦从部队里回来,家里依旧是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颜夕和赵佳卿去了国外,颜盛宇自从颜夕走了以后也基本不再回这个家,只除了偶尔给他打个电话。 只有一个人,颜安邦也懒得吃饭,靠在沙发上自己喝着一瓶红酒,忍不住想起了以前没跟赵佳卿离婚的时候,夫妻俩虽然没有外人看上去那么恩爱,但也算是相敬如宾,颜夕和颜盛宇都与自己那般亲近,哪里像是现在,整座房子就孤单单的自己一个人,看上去格外的凄凉。 这一刻,颜安邦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只是这样的念头刚一冒出来,又被他自己死死地掐灭了,要不是赵佳卿太过狠毒,秦沐现在应该还能好好地陪在自己的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门铃响,颜安邦起身去开门,就看见了秦妍,红肿着双眼,神情憔悴,颜安邦一惊,“妍妍,你这是怎么了?” 秦妍扯了扯嘴角,“安邦,能不能先让我进去?” 颜安邦侧身,让秦妍进屋。 秦妍坐在沙发上默默垂泪,颜安邦看着她,“妍妍,你先别哭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妍不说话,就是哭,看的颜安邦很是心焦,他起身,给秦妍倒了一杯水,秦妍忽然抱住了他,颜安邦的身子一僵,“妍妍,你……” 秦妍埋首在颜安邦的怀中,失声痛哭,“安邦,我后悔了,我根本不应该离开你,那个混蛋根本不是人……” 颜安邦连忙将手里的杯子放在茶几上,轻轻拍着秦妍的肩膀,“妍妍,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呜呜呜,安邦,他竟然在外面有女人,而且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原来,今天秦妍在家里,忽然有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上门,说是要找她的丈夫,并且称这是她丈夫的孩子,秦妍自然是不信的,给丈夫打电话,丈夫回来,看见他那个表情,秦妍就知道原来孩子真的是丈夫的。 秦妍气怒,跟丈夫动起了手,男人竟然当着那个女人和孩子的面将她给打了。 颜安邦听完秦妍的话,脸上全是怒气,将秦妍推开就打算去找那个男人算账,“我打死那个王八羔子。” 秦妍一把拉住他,“安邦,不要去,不要为了我惹麻烦,那个男人身后是道上的势力,你要是惹上他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颜安邦挣开秦妍的手,“那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秦妍一把抱住颜安邦的后腰,“安邦,我求你,不要去,你要是去了,我跟他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颜安邦身子一僵,听着身后秦妍可怜兮兮的哭腔,颜安邦的心顿时就软了,转过身,将秦妍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 等秦妍情绪平复一些了,颜安邦才放开她,“妍妍,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秦妍眼睛通红,闻言,苦笑一声,“我能怎么办,我从生了沐沐以后就伤了身子,这么多年跟他之间也没能有个孩子,现在人家带着孩子找上门,我除了退位我还能怎么办?” 颜安邦一脸的怒气,“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不然呢,大哭大闹吗?安邦,我只是一个女人,想要的从来都只是一个温馨的家庭,而且这些年,他对我其实挺好的,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我虽然不爱他,但是不可否认,我的心里是感激他的,如果不是我自己的身子不争气,也许我跟他的孩子也挺大了。” “你……你不爱他?”颜安邦抓住她话中的重点,问道。 秦妍一滞,低下头,沉默不语。 颜安邦却没有就此就算了,他定定地看着秦妍,“妍妍,你既然不爱那个男人,当年为何要嫁给他?你当年离开南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邦,你别问了,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秦妍嘴角的笑意很是苦涩。 颜安邦一把抓住秦妍的肩膀,却听得秦妍低声叫了一声,他连忙松手,“他打你哪里了?” 秦妍摇头,“安邦,不要问了。” 听到这话,颜安邦反而更加不放心了,一把将她肩头的衣服拉开,就看见她的半边肩膀都肿了,上面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颜安邦的眼神瞬间就变了,“这是他打的?” 秦妍推开他的手,将衣服拉好,不说话,颜安邦站起来就要走,秦妍一把抱住他,“安邦,不要去,给我留一点面子吧,这件事也不光是他的错,要不是我还留着你我的照片,刺激了他,他也不会下这样的重手。” 颜安邦豁然转身,定定地看着秦妍,“你刚才说什么?” 秦妍眼睛里闪过一丝痛楚,双手捂着脸,“安邦,不要问了,我求求你。”她垂着头,声音闷闷的。 颜安邦猜到什么,心里闪过一抹了然,深深地叹息一声,在秦妍的身边坐下,“行,我不去找那个男人,你别哭了。” 颜安邦等到秦妍的情绪完全平复了,才开口,“妍妍,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明天就去跟他把手续办了,以后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 颜安邦不知道该说什么,秦妍笑笑,“不要难过,我没事的,又不是离开他我活不下去,当初那么艰难我也过来了,现在这些不算什么。”看见桌上的红酒,秦妍拿过来,“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陪我喝酒吧?” 颜安邦没有拒绝,起身去拿了一个酒杯,递给秦妍。 秦妍一连喝了好几杯,见她喝的那么凶,颜安邦一把拉住她,“喝酒可以,但是不能这么喝,妍妍,你难过可以哭出来,不要折磨自己。” 秦妍挥开颜安邦的手,笑笑,“安邦,你说我这样算不算报应,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回来找你,那么赵佳卿就不会对沐沐下手,我也不至于遇上那个男人,现在也就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安邦,你知道吗,沐沐刚丢的时候我真的快疯了,我怎么也找不到她,赵家的人还……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我现在只希望我的沐沐还活着,还能快乐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即便我这辈子都见不到她,只要她能幸福快乐,我就很满足了。” “等等,你刚才说赵家,赵家对你做了什么?秦妍,不要隐瞒我,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离开南城?而且一走就是这么多年?” 秦妍仿佛想起了什么,神情痛楚,“安邦,不要问了。”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难道你要我亲自打电话去问赵佳卿还是希望我自己亲自去查?” “安邦,你这又是何必呢?”秦妍苦笑。 “你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追究了。” “好。” “砰。”酒杯被颜安邦摔在地上,碎了一地,秦妍身子一抖,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盛怒的颜安邦。 颜安邦神色阴沉,站起来就要走,秦妍拉住他,“安邦,你去哪里,你答应我不追究这件事的。” “我要去跟赵佳卿那个毒妇算账。”颜安邦咬牙说道。 “安邦,不要去,这件事就是我自己咎由自取,要不是我回来找你,他们也不会这么做,是我错。”秦妍祈求。 颜安邦转过身,“当年是赵家拆散了我们,是我们相爱在先,她赵佳卿横插一脚,你又有什么错?如果不是她赵佳卿,那么我的妻子就是你。” 秦妍落泪,“安邦,不要说了,当年要不是赵家,你们家的危机该这么办?赵家帮了颜家,这是事实。” 颜安邦抬起秦妍的头,满眼的疼惜,“你就是太善良,所以才会被人这样欺负,为什么不早点将真相告诉我?”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沐沐已经丢了,我当时又是那个样子,而颜夕,又是刚刚出生,我不想她刚出生就没了爸爸,我的沐沐没有得到幸福,我不能让另一个孩子也没有幸福。” 颜安邦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个什么样的感受,很闷很沉,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看着默默流泪的秦妍,心疼地将她揽在怀里,“妍妍,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根本不用受这么多的苦。” 秦妍微微一笑,“安邦,我不觉得苦,这辈子可以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要是重来一次,我依然会这么做。” 过了许久,颜安邦才放开秦妍,他深深地看着秦妍,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开口说道,“妍妍,跟我结婚吧。” 秦妍豁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安邦,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跟我结婚吧,等你跟那个男人离了婚,我们就结婚,前半生我亏欠你太多,后半辈子就让我来照顾你。”颜安邦神情认真,丝毫没有玩笑的意味。 秦妍定定地看着他,“可是盛宇和颜夕他们不会同意的,还有赵佳卿。” “我已经跟赵佳卿离婚了,盛宇和颜夕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我现在与孤家寡人也没有任何区别,过去我已经辜负了你。” “可是……” “没有可是,秦妍,我们已经错过了十几年,现在我们都这个年纪了,剩下还能有几个十几年,难道我们还要继续蹉跎吗?” 秦妍还是有点犹豫。 “或者你已经不爱我了?” “不是的,我心里的人一直是你,这点从来没有变过。”秦妍下意识地说道,“我只是担心你的前途,要是我跟你在一起,会不会……” “不要想这么多,这些事情我都会解决,那个男人只是跟道上的人有点关系,他本身不是,而你就更加的没关系了,这些影响不到我。”颜安邦说道。 秦妍犹豫了片刻,看向颜安邦,“安邦,我想跟你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天。”说着,她忽然俯身,吻上了颜安邦的唇。 颜安邦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一把抱起秦妍,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 事后,秦妍起身,看着已经熟睡过去的颜安邦,穿好了衣服,离开了颜家。 回到自己的家,客厅里的灯还亮着,男人坐在那里,一脸的黑沉,看见进来的秦妍,顿时起身,“你到哪里去了,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一直关机,你是想要急死我吗?” 秦妍避开男人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我们离婚吧。” 男人不可置信地看着秦妍,“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们离婚吧,我已经不想跟你过了。”秦妍冷漠地重复了一次。 “妍妍,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就因为中午我们吵了一架,你就要跟我离婚?” 秦妍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是。” 男人在秦妍的身边坐下,“妍妍,不要说气话,我知道中午我儿子说话过分了,但是我已经教训他了,现在他也已经回了M国,以后没事不会来国内,你就不要跟他一个小孩子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根本不适合,我很感激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要不是你,我当年也许就死了。” “既然这样,你现在又为什么要离婚?”男人不理解。 秦妍叹息一声,“我不爱你,你一直都知道我不爱你,这么多年,你对我那么好,我也很想爱上你,但是抱歉,我做不到,我想你也知道这次我回来南城,就是因为我放不下心中的那个男人,我知道你好,可是不爱就是不爱,你放了我吧。” 男人脸色铁青,“秦妍,不要说了,我不会跟你离婚,除非我死,否则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今天你也累了,先休息吧,今晚我睡书房。”说着,男人就要走。 “我跟别的男人上床你也不介意?”秦妍淡淡地说道。 男人转头,死死地瞪着她,脸色黑沉的可怕,“你刚才说什么?” 秦妍一点也没有被他的样子吓到,淡淡开口,“我已经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这样了你还不愿意离婚?” “你……秦妍,你不要脸。” 秦妍冷笑,“我是不要脸,所以你到底离不离婚?” 男人的气息很是可怕,看着秦妍的样子像是要生吃了她,“想跟我离婚好去跟你的奸夫成双成对,秦妍,你做梦!” 秦妍神情未变,“不离婚也可以,三人行我也不介意,只要你觉得自己可以忍受自己头上一片绿。” “啪。”男人的巴掌狠狠地落在秦妍的脸上,秦妍被打地身子一歪,倒在沙发上,她坐起来,脸上已经是红肿一片,嘴角还挂着血丝。 男人的脸上没有一点怜惜,冷冷地看着秦妍,“秦妍,刚才的话我就当你是一时气急口误,要是再让我听到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秦妍笑了,丝毫没有管脸上的伤,“我刚才说的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要么离婚,不然我就跟不同的男人在一起,让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头上一片绿。” ------题外话------ 凯瑟琳看上了傅爷,你们怎么看? 之前手疼,医生说码字太久,肌肉和颈椎劳损,下午还要去做针灸,想想就害怕,这世上为啥会有针灸这么恐怖的东西

上一篇   271.偶遇?

下一篇   273.车祸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