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偶遇?

京城,沈君煜挂了电话,就看到等在一边的助理余斌,温声问道,“什么事?” 余斌开口说道,“沈总,你下午三点要去接温总,晚上一起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您别忘了。” “嗯,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情吗?”见余斌没走,沈君煜问道。 “今天您在开会的时候,有个叫陈素的小姐给您打了好几个电话,您需不需要给她回一个?” 沈君煜开会的时候,手机是交给余斌管的,除了沈清澜、家里和温兮瑶的电话,其他的电话在开会的时候一律不接,所以沈君煜刚刚是特意从会议室里出来接听了沈清澜的电话。 “先不用,接下去的会议你让秦总主持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余斌点头,等沈君煜乘电梯离开了才走进了会议室。 沈君煜刚刚走到公司楼下,就看到了等在大堂里的陈素,“君煜。” 沈君煜停下脚步,“陈素?” 陈素站起来,笑着说道,“沈总可真是今非昔比了,想见你一面都要先预约。” 沈君煜轻笑,“哪里的话,刚刚我在开会,正想着等下给你回个电话呢,你就来了。” “那中午一起吃个饭?”陈素开口。 沈君煜想了想,点头,“行,咱们陈大美女都开口了,我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陈素是自己开车来的,沈君煜也就没有去开自己的车子,直接上了陈素的车,“去哪里吃?”陈素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自然是听你的。”沈君煜笑道。 “我这几年都在国外,对国内都不熟悉了,还是你来推荐吧。” 沈君煜想了想,报了一个地址,陈素开了导航。 沈君煜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给温兮瑶发短信,陈素用余光扫了一眼,开口,“出去跟朋友一起吃个饭还要跟家里报备一下?”玩笑的口气。 沈君煜将手机放进口袋里,笑笑,“既然订婚了就要对人家负责不是。” 陈素的眼底划过一抹黯然,她只是被公司派出国学习了几个月,回来时才发现沈君煜竟然订婚了。 “我还没恭喜你订婚了呢,刚刚从国外回来,也没有来得及准备礼物,你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我给你准备一个大红包。” 沈君煜温和开口,“婚礼还早呢,在明年的三月,到时候一定请你喝一杯喜酒。” “你的未婚妻是不是上次我们在餐厅里遇见的那位?” “嗯,她叫温兮瑶,是新禾国际的总经理。” 陈素看着沈君煜提起温兮瑶时温柔的眉眼,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隐隐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提起这个话题,但是心中却对这个温兮瑶的女人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你们是在工作中认识的?”陈素好奇的问道。 沈君煜微微一笑,“是啊,我跟她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想起跟温兮瑶的相识,沈君煜的眼睛里的笑意更浓。 陈素的心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有些慌乱无措,幸好餐厅马上就到了。 陈素下车,和沈君煜一起走进餐厅。 沈君煜将菜单递给陈素,说道,“这家餐厅是前一年开的,我和客户来吃过几次,味道不错,你这么多年不在京城,倒是可以好好尝尝。” 陈素翻看了两眼菜单,递给沈君煜,“点菜这件事我即便到了现在依旧不擅长,还是你来吧,我等着吃就好,咱们同学这么多年,你总不会连我的口味都给忘记了吧?” 沈君煜微微一笑,“哪儿能啊。”点了几样菜,笑看着陈素,“这几样我记得可对?” 陈素笑笑,“都过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爱吃什么。” 这话说的很是让人浮想联翩,沈君煜只是笑着开口,“我想其他的几个人也不会忘记你的口味,当年你对这几道菜可是钟爱的很,每次出去吃饭,你必点,四年下来,我们都记不清你吃了多少次了,想不记住都难。” “这说明我是个长情的人,一但喜欢上什么,轻易不会改变,对菜是这样,对人也是这样。”陈素定定地看着沈君煜,认真地说道。 沈君煜哪里不知道陈素想要表达什么,不说他读书的时候没有喜欢过陈素,现在他都已经温兮瑶订婚了,而且他也喜欢温兮瑶,自然不会跟陈素再有些什么。 “对了,之前听你说要留在京城工作,后来怎么又出国了?”沈君煜转移了话题。 见沈君煜不接话茬,陈素有些失望,却还是说道,“确实打算留在京城工作,之前被公司派出去学习了几个月,昨天才回来。”结果刚一回来,就从朋友口中知道了沈君煜订婚的消息,如果陈素知道自己只是离开几个月的时间就会失去沈君煜,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京城的。 “今后是打算在京城安家了吧?”沈君煜问道。 陈素点头,“嗯,现在年龄大了,也折腾不起了,家里人也一直在催我的婚事,我对外国的男人又实在不感冒,想想还是回来。” 话题又绕回来了,沈君煜的心中暗暗叫苦,想了想,问道,“你现在在哪家公司上班?” 又被沈君煜转移了话题,陈素哪里还不知道沈君煜就是故意的,也不再提这茬话,跟着沈君煜的思路走,报了一个公司的名字,“我现在主要管理的还是市场部,公司最近正打算涉足游戏行业,在这一块上,君澜集团可是前辈,到时候我可要向你好好取取经,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同学的份上,这个面子你总要给我的吧?” “这是自然。”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发展,君澜这几年一直在不断尝试各种不同的行业,也算是多领域发展了,但是游戏一直是君澜的重点,所以陈素刚刚那话也算是合情合理。 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工作上的事情,抛开感情的问题,沈君煜和陈素还是很谈得来的,陈素这几年在国外发展的不错,也在国际化大公司任职,眼界自然不低。 聊得正高兴呢,温兮瑶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温兮瑶看着沈君煜,微微一笑,“刚才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君煜,真的是你啊。你跟客户一起出来吃饭?” 沈君煜见是温兮瑶,没有任何的不自然,向她介绍道,“这是我大学的同学陈素,陈素,这就是我的未婚妻温兮瑶。” 温兮瑶笑容得体,“陈小姐,你好。” 陈素伸手与温兮瑶握了一下,顺便打量了一眼温兮瑶,“温小姐,幸会。刚刚一直听君煜提起你,我还想着找个机会认识一下,没想到马上就见到了。”看了一眼不远处等着的人,问道,“温小姐这是跟朋友一起吃饭?” 温兮瑶摇头,“不是,那是我公司的客户,刚刚请客户吃饭。远远见着是君煜,就过来打声招呼。君煜,我先送客户回去,你开车了吗?” “没有,你等下送完客户来接我一下,晚上不是要去参加宴会,正好一起。” “行。”温兮瑶答应,看着陈素说道,“陈小姐,你们慢慢吃,我就先走了。” 陈素笑着点头,等温兮瑶走了,才说道,“你的未婚妻很漂亮。” 沈君煜很是不谦虚地点头,“嗯,兮瑶她还很能干。” 喜欢的人当着自己的面夸赞别的女人,陈素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她看着眼前的菜顿时就失去了胃口。 “怎么不吃了,是不是这家餐厅的菜不合胃口?”沈君煜问道。 陈素笑笑,“没有,是我吃饱了。” 沈君煜见陈素不吃了,也放下了筷子,结了账,和陈素一起走出了餐厅,也没有问今天陈素找自己的目的。 “我送你回去吧。”陈素,选择性地遗忘了温兮瑶说要接沈君煜回去的话。 “不用这么客气,兮瑶马上就到了,你先走吧,我们改天联系。”谢绝陈素的好意,沈君煜站在路边等着温兮瑶,温兮瑶出现的很快。 沈君煜上车就对上了温兮瑶似笑非笑的脸。 “怎么这样看着我?” 温兮瑶笑笑,“沈总,没想到中午吃个饭都能碰到。” 沈君煜笑得温和,“所以才说我们有缘。” 温兮瑶才不信他,这人明明就是故意的,因为就在两个小时前,沈君煜才刚刚问过她中午的安排,她不信他不知道自己中午在这里招待客户。 “今天遇见的这位美女是你的初恋?”温兮瑶问道。 沈君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有这么笨,将初恋带到你的面前来? 温兮瑶笑得十分好看,”那谁知道呢,也许你就是想让我知道你是多么的受欢迎,然后告诉我让我好好珍惜你。“刚说完,温兮瑶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乐了,扑哧一声笑出来。 沈君煜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不过中午他确实是故意选择了那家餐厅,不是为了让温兮瑶吃醋,而是为了让陈素知难而退,有些窗户纸,只要不捅破,大家的面子上都好看。 先将沈君煜送回公司,温兮瑶才开车离开,她公司里还有一份紧急文件需要处理,而沈君煜也有工作还没完成。 下午三点,沈君煜准时出现在新禾国际的楼下,给温兮瑶打电话,温兮瑶很快下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袋子,”这是我妈从海城寄过来给清澜的,你晚上回去的时候别忘记带回去。“ 沈君煜往后面看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 ”一些水果干还有几样水果,清澜不是怀孕了吗,给她尝尝,要是喜欢到时候再多寄一些过来。“海城有许多的热带水果,有很多在京城是吃不到的。 ”我妈也不知道清澜喜欢吃什么,就每样准备了一点,现在清澜不在京城,这些水果又容易变坏,这些水果就便宜你了。“说到最后,语气中气哼哼的,大概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还狠狠白了沈君煜一眼。 沈君煜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中午见温兮瑶没什么反应,还以为这人是真的不在意,原来还是吃醋了,沈君煜的心里非但没有不高兴,还挺开心。 ”吃醋了?“ 温兮瑶送他一个大白眼,”美得你,这样就吃醋了,显得我多小气似的。“ 沈君煜宠溺一笑。 ”清澜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温兮瑶问道。 沈君煜摇头,”不清楚,这个丫头只要跟傅衡逸在一起就乐不思蜀了,说了明天要去泡温泉。 “哎,还是清澜的生活悠闲啊,想去哪里去哪里,哪里像我们,一年到头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温兮瑶感叹。 沈君煜侧目,“下个月就是十一长假,我们可以一起出去旅游。” 温兮瑶摇头,“还是算了吧,十一国内到处都是人,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人头,还不如在家里看看电视得了。” “去雪梨市吧,上次澜澜到那里参加艺术家,我看她发的照片,那里的风景很不错。” 温兮瑶想了想,那段时间自己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啊,那我晚上回去就去看看机票和酒店。” 俩人先去了造型中心,因为晚上的慈善宴会并不是特别大的宴会,温兮瑶也没有盛装出席,只是画了一个淡妆,换了一件礼服就搞定了,所用的时间并不多。 时间还早,沈君煜和温兮瑶也不急着去,索性先找了一家高级西餐厅吃饭。 吃完饭再赶到宴会场所,时间并不算晚,可以说掐的刚刚好。 其实这样的慈善晚会一个月就会有好几场,每次沈君煜都会接到邀请,他并不想来这样的场合,不是不想做慈善,只是这样的慈善在他看来很是伪善,与其在这里跟一帮人虚与委蛇,他不如在国内多建造几所希望小学和图书馆。 只是不喜归不喜,该参加的时候还是应该参加,说白了这就是一次名流相识的机会,也是一次积累人脉的机会,在生意场上混,要是不认识几个人那是混不下去的,就算你拥有再好的家世也没用。 刚到门口,沈君煜和温兮瑶就遇见了一个熟人。 温兮瑶挑眉看着沈君煜,眼神很是玩味,沈君煜眼神无辜,这可真不是他叫来的。 “君煜,温小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陈素笑容得体。 温兮瑶也跟着微笑,“是啊,中午刚刚见过,晚上就遇到了,我们的缘分不浅。” “君煜,要是知道你们也来参加这个晚宴,我就跟你们一起来了,也不至于显得孤家寡人。” 温兮瑶听到这话,心里顿时膈应的厉害,但是脸上的神情依旧保持不变,“陈小姐没有跟老公一起来吗?” 陈素神情一僵,“我还没有结婚,目前暂时单身。” 温兮瑶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君煜说你跟他是同学,我就以为你已经结婚了,不过像陈小姐这样美丽的女士,想必追求者也不少。” 陈素的表情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她再次看向温兮瑶,目光里透着探究,这个温兮瑶,比她所想的更要难以对付。 中午陈素从餐厅里离开之后就想明白了,只要沈君煜没有结婚,就算是订婚了又能如何,她喜欢沈君煜喜欢了这么多年,现在回来了,自然不想轻易放弃他,不要说没有结婚,但凡沈君煜喜欢她,就算是结婚了她也能将他们拆散了,没有挖不到的墙角,只有不勤奋的锄头。 “我刚刚看到了一个商场上的朋友,先过去打声招呼。”陈素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等她走了,温兮瑶的手在沈君煜的腰间狠狠一拧,笑得十分温柔,“你的桃花对你可真够执着的。” 沈君煜面色一变,瞬间恢复自然,手揽着温兮瑶的腰间,看着温兮瑶的眼神里充满了宠溺,“人家再好,也不是我的菜,三千弱水,我已找到属于我的那一瓢。” 温兮瑶一怔,松开了手,顺便揉揉自己刚刚捏过的地方,“进去吧,站在这里挡着后面的人的路了。” 沈君煜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暗暗叫苦,这个陈素似乎有些不依不挠的架势。 慈善晚宴都是千篇一律的,晚宴过半,沈君煜和温兮瑶捐了一笔钱之后就开溜了。 “沈君煜,那个陈素曾经跟你真的只是同学关系?”回去的路上,温兮瑶想起来陈素今晚看着沈君煜的神情,心中越想越膈应,忍不住问道。 沈君煜一脸的无辜,“我对天发誓,我跟她就是单纯的同学关系,以前我们都在学生会,还是在同一个部门,所以接触的多一些,但是我保证,那些都是正常的接触,我没有给她任何的信号。” “这个陈素这么漂亮,对你又深情一片,你就没有想过跟人家发展发展?”温兮瑶狐疑地看着沈君煜。 沈君煜神情越发无辜,“她都不是我的菜,我跟她发展什么?你才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 这话温兮瑶听得十分满意,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堵在心中的那口郁气也是抒发了出来。 “以后你离那个陈素给我远一点,我不喜欢她。”温兮瑶说道。 这话就算是温兮瑶不说,沈君煜也会照做,毕竟他也不是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 “小醋桶。”沈君煜笑着说了一句。 温兮瑶听到这个带着宠溺的称呼,俏脸微红,转过头看着窗外,沈君煜微笑不语。 ** 沈清澜和傅衡逸当天下午就去了温泉山庄,这里的温泉是两年前才发现了,镇子上的人就在这里建了一个温泉山庄,对外进行了宣传,渐渐的,离这个镇子近的人冬天就喜欢来这里泡温泉,只是到底只是小范围的宣传,知道的人并不算广泛,不然这里的生意会更好。 沈清澜和傅衡逸在山庄里闲逛,看着周围的景致,沈清澜心中对改造这个镇子的想法反而越发强烈了,跟傅衡逸一说,傅衡逸点点头。 “这件事要是君煜没有兴趣,你可以跟韩奕商量一下,他应该会有兴趣。不过你现在怀孕了,不可以太累知道吗?” 沈清澜微笑,“我只是给他们提个意见,具体怎么做还是他们来。”毕竟这方面她是真的不懂,只是看到这个镇子,想到今天沈君泽和卢进才对这个镇子的执着,心里对这个镇子很是怜惜而已,这样充满了风情的小镇实在不适合被用来建造高楼大厦。 而沈清澜并不知道的是,沈君煜第二天就派了公司的人过来进行考察,对沈清澜的提出的项目进行了认真的考虑,并且还召开了高层会议,在会议上提出了这件事,得到了公司大部分高层的认同。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晚上,沈清澜和傅衡逸是住在这里的,沈清澜和傅衡逸换好衣服就跟傅衡逸一起去了温泉池。 这里的温泉并不是硫化温泉,所以走进的时候并没有浓浓的硫磺的味道。 沈清澜坐在温泉池边,只是将脚放进水里,人并没有入水。 刚刚在门口的时候碰见了一位也是来泡温泉的妈妈,好奇地看着沈清澜,问了一句“你是孕妇吗?” 沈清澜微微点头,看了一眼对方手里牵着的孩子,“嗯。” 那位妈妈看了一眼沈清澜的肚子,犹豫了一下,开口,“你如果怀孕没有满三个月,最好不要泡温泉,对胎儿不好,很有可能会造成流产。这里的温泉虽然对孕妇很有益处,但是不适合怀孕初期的人。就算是怀孕中期,泡温泉也不宜超过十五分钟,水温也不能超过45度。” 沈清澜和傅衡逸闻言,微微一怔,这个他们是真的不知道。 “谢谢你。”傅衡逸真诚道谢,要不是这位妈妈提醒,今天恐怕就会酿出大祸来了。 那位妈妈笑了笑,“你们不嫌弃我多管闲事就好。” 等她走了,傅衡逸的神情有些懊恼,“清澜,既然不能泡,那我们就先走吧。” 沈清澜摇头,“都来了,还走什么,我不能泡,但是你可以啊。” 沈清澜率先走进去,在温泉池边坐下。 傅衡逸下水,靠在沈清澜的身边,这里的水温并不高,水面上氤氲着淡淡的雾气,沈清澜伸手,在水中划了划,看着闭着眼睛的傅衡逸,忽然玩心大起,将手里的水泼到了傅衡逸的脸上。 傅衡逸睁开眼睛,对上沈清澜含笑的眼眸,无奈的笑笑,眼睛里满是宠溺,他站起来,身上的肌肉顿时间一览无余,沈清澜伸手,在傅衡逸的腰腹间摸了摸,“你这身材要是让那些男模看到了肯定会自愧不如的。” 傅衡逸眼瞳有些幽深,“你看过很多模特的身材?” 这话沈清澜没法接,傅爷就是个醋坛子,要是回答“是”,这醋缸一准得翻,沈清澜微微一笑,“我见过的男人身材只有你一个,你是我见过的身材最好的模特,我猜其他人的身材肯定不如你。” 这话深得傅爷的心,傅衡逸满意的笑了,低头吻上沈清澜的唇,得到了沈小姐的热情回应。 温泉中的旖旎持续升温,最后沈清澜成功挑起来傅衡逸的火气,沈清澜笑容无辜,傅衡逸则是幽幽地盯着她的小腹,眼神幽怨。 沈清澜噗嗤一笑,像是哄小孩似的在他的头上摸了摸,“乖啦,我先出去了。” 傅衡逸从水中爬起来,也不泡温泉了,披上浴巾,和沈清澜一起离开了温泉池。 因为沈清澜不能泡温泉,所以第二天傅衡逸就带着沈清澜离开了温泉山庄,没有回许家,而是回了京城,原本按照傅衡逸的意思是想在小镇上多住几天的,但是这次出来,沈清澜准备的工具并不充足,又难得来了灵感,所以两人商量之后就决定回去了。 刚回到家中,沈清澜就一头钻进了画室里,他们已经从江心雅苑搬进来新家——和山新府。知道沈清澜喜欢画画,所以当初在装修房子的时候,傅衡逸特地为她开辟了一间画室。 因为沈清澜怀孕了,所以家里已经给请好了阿姨,照顾沈清澜的饮食起居,沈清澜虽然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但是为了自己和孩子的健康,对傅衡逸的这个安排也没有反对。 一连三天,沈清澜的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画室里,傅衡逸则是搬了一张榻榻米放在里面,沈清澜在画画的时候他就躺在一边看书,顺便监督沈清澜定时休息。 三天后,沈清澜放下画笔,对着闭着眼睛在养神的傅衡逸说道,“终于画完了,傅衡逸,过来看看。” 傅衡逸睁开眼睛,起身来到沈清澜的身边,看着她画布上的作品,“你是想给那个小镇做免费宣传?”这次的几幅作品都是关于那个小镇的。 “只是很喜欢那个小镇的风光,如果我哥将来要是想投资那里,那我这也不算是一种免费的宣传手段吧。”换句话说,即便沈君煜对那里没有兴趣,沈清澜的这几幅画流传出去,就是给小镇的一种变相广告,多少对那里旅游业有帮助,也算是她对那里的一点小帮助吧。 傅衡逸哪里不明白她的用意,笑笑,正想开口说话,门铃忽然响了,傅衡逸出去开门。 沈清澜收拾工具,不一会儿傅衡逸就回来了,“丹尼尔来了。” 沈清澜眉眼间闪过一抹疑惑,不知道丹尼尔过来是打算做什么,走出画室,就看见丹尼尔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丹尼尔是第一次来到沈清澜的新家,正在打量着这个房子呢,看见沈清澜出来了,收回了目光,“清澜。很抱歉在你蜜月里还来打扰你。” “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沈清澜倒是不在意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她跟傅衡逸也没有出去度蜜月。 丹尼尔脸上挂着笑容,神情也很轻松,“不是出事,而是弗兰克和诺亚来了京城,想跟你见一面,我本来是想打电话跟你说的,今天正好在这附近办点事情,所以就直接上门了,顺便也来看看你,我听恩熙说你怀孕了。” 沈清澜微微挑眉,没想到恩熙竟然会跟丹尼尔讲这个,确切的说,她是没有想到金恩熙和丹尼尔什么时候联系这么频繁了。 “嗯,已经一个月了。他们这次来京城是有什么事吗?” “他们是来找你的,你之前在徐离世艺术节上展出的那幅画,他们想要买下来,我不是一直没有同意嘛,这次他们就想从你这里下手。”丹尼尔说道。 沈清澜闻言,淡淡开口,“丹尼尔,这件事我说过了你可以代表我做决定,我没有任何的意见。” 丹尼尔笑道,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清澜,我是想着这次他们难得来Z国,你可以跟他们见一面,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利而无一害,我跟他们沟通过,他们知道你现在现在刚刚结婚,这段时间并不会来打扰你,这次他们会在Z国逗留半个月的时间,你可以看看哪天方便再跟他们见面。” 傅衡逸一直在旁边听着二人的谈话,也知道沈清澜其实更适合往画家的这条路上走,这个问题之前他们也讨论过,沈清澜自己不反感,而傅衡逸也支持。 所以听到这里,傅衡逸开口说道,“赶早不赶晚,就明天吧。” 傅爷都开口了,沈清澜自然也没有意见,看向丹尼尔,“那就明天吧,正好我这几天完成了几幅作品,你带回去。” 闻言,丹尼尔眼睛一亮,讲真,他盼着沈清澜的新作已经盼了好久了,迫不及待地开口,“新作品在哪儿呢?” 傅衡逸将丹尼尔带到画室,丹尼尔看着随意摆放在地上的作品,顿时就瞪了一眼跟进来的沈清澜,一脸的痛惜,“我的姑奶奶,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一幅画有多值钱,怎么可以将画随意扔在地上呢,要是弄坏了可怎么办?” 沈清澜神情未变,淡声开口,“坏了就重新画。” 丹尼尔翻了一个白眼,都懒得说她,小心翼翼的将画作收起来,抱在怀里,像是抱着稀世珍宝,除了沈清澜今天刚完成的画作因为还没干没有拿走之外,丹尼尔将沈清澜这几天画的作品都拿走了。 “清澜,我觉得你这次的作品可以单独开一个展览了,主题就叫‘小镇的秋天’。”丹尼尔抱着沈清澜的画,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沈清澜没接话,丹尼尔现在得到了新的画作,心情很是美好,也不愿意在沈清澜这里多待,很快就离开了。 “你说丹尼尔和金恩熙是什么关系?”沈清澜忽然开口问傅衡逸, 傅衡逸挑眉,“你要是想找知道,刚刚怎么不问他本人?” “就那么随口一问。傅衡逸,我肚子饿了。” “中午想吃什么?”傅衡逸问道。 “我想吃酱香排骨。” 傅衡逸转身去了厨房,家里虽然请了阿姨,但是这几天傅衡逸并没有让阿姨来上班,都是自己亲自负责沈清澜的饮食。 吃过饭,下午沈清澜闲来无事,就和傅衡逸回大院去了,先去了傅家,和傅老爷子聊了好一会儿才去了沈家,只是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屋子里传来的争吵,听着像是沈君泽的声音。 沈清澜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听着屋内的动静。 只听屋子里,沈君泽一脸的气愤,“爷爷,大哥也太过分了,那块地是我先看上的,我马上就要跟他们谈妥了,现在他这么横插一脚算是怎么回事?” 沈老爷子和沈君煜坐在沙发上,沈老爷子脸色很沉,而与沈君泽的气愤不同的是,沈君煜则是一脸的闲适。 “君煜,这件事你怎么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沈老爷子看向沈君煜。 沈君煜微微一笑,“爷爷,事情的经过您已经了解了,其实当地的居民根本不愿意卖地,都是沈君泽威逼利诱的,就算是这样,我去的时候,他们都还没有谈妥呢。” 沈君泽脸色很黑,“要不是你横插一脚,现在这些地已经是我的了。” 沈君煜老神在在,“君泽,不是我做大哥的想摆大哥的谱,我好歹比你多吃几碗饭,真心劝告你几句,做生意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尤其是房地产这行,里面的弯弯道道多着呢,想要人家卖地你起码拿出诚意来,就你那坑蒙拐骗的手段,一旦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早晚还得闹起来。” “这么说我还要感激你?”沈君泽咬牙。 沈君煜微微一笑,“这倒是不用,你记在心里就是了,二叔走了,我作为你的大哥,就算是看在二叔的面子上也要看顾你几分,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往错误的路上的越走越远。” 沈君泽脸色铁青,看向沈老爷子,“爷爷,这件事你也不管吗?大哥抢人生意就不说了,但是抢自家兄弟的生意,这就过分了吧。” 沈老爷子沉着脸,还没开口说话,门口就传来了沈清澜的声音,“沈家的子孙在外面做事都是靠的自己的本事,你只说了大哥抢你的生意,你怎么不跟爷爷说说你做了什么好事?” ------题外话------ 昨天有亲提出来说孕妇不能泡温泉,阿离特意去查了查资料,发现还真是(捂脸),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都不能泡温泉,怀孕中期可以适当泡温泉,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度娘说的)。 谢谢亲指出来,以后文里要是有什么常识性的错误还请各位多多指正哈,么么! PS:关于爆更,爆更在月底,24号0:00点开始爆更,表心急哈,这次爆更字数不会少于十万字,你们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