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傅衡逸,我怀孕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64.傅衡逸,我怀孕了

妇科在二楼,所以刚刚上来的时候他们是走楼梯上来的,走到楼梯口,傅老爷子看着沈清澜下楼梯,顿时说道,“清澜丫头,你走慢点,这楼梯危险,靖婷,你扶着一点。” 傅靖婷连忙放开傅老爷子去扶沈清澜,沈清澜很是无语的看着老爷子,“爷爷,我现在才半个月,没有那么娇贵。” 傅老爷子闻言,不满的说道,“怎么不娇贵了,女人怀孕前三个月都是最危险的,你现在要小心再小心。” “是啊,清澜,你听话。”傅靖婷也在一边说道,这俩人完全是将她当做了易碎的娃娃,这就让沈清澜很无奈了。 被小心翼翼地搀到一楼,又被小心翼翼地搀到车后座,沈清澜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这被人伺候的滋味太不好好受了,尤其伺候你的还是两位长辈。 两位长辈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全程笑眯眯地,从眼睛里就可以看出来的喜悦。 一路上,只听老爷子不停地说道,“老夏,你开车慢点,要尽量缓一点,不能颠着我的宝贝曾孙子。” “拐弯的时候一定要慢,红绿灯就让人家先走,咱们不急,安全第一。” 最后就连傅靖婷都看不下去了,“爸,你先休息一会儿,喝口水。”傅靖婷将一瓶水塞给老爷子,傅老爷子没有接,“我不渴,喝什么水。” 沈清澜将水接过来,拧开,“爷爷,喝水。” 老爷子笑眯眯地接过,喝了一大口,“好,爷爷喝一口,好真的是有点渴了。” 傅靖婷无语的看着这一幕,这可真是区别对待的太明显了。不过她也能理解,毕竟老爷子盼着曾孙子已经盼了好几年了,现在好不容易盼来了,自然是心中欢喜的。 一路到家,司机老夏表示这是自己开车几十年里最累的一次,沈清澜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老夏摆摆手,眼睛里是跟老爷子一样的喜悦,傅家要添丁了,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来来来,清澜丫头快坐,不要累着了。”傅老爷子招呼沈清澜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又去找赵姨,“小赵啊,让你做的饭做好了?清澜丫头都饿了。” 赵姨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是几样菜,每样的量都不多,但是有四五样,“好了好了,现在就可以吃了。” “清澜,过来吃饭。” 沈清澜站起来,在餐桌边坐下,“爷爷,您也吃点?”见老爷子一直看着她,沈清澜开口说道。 傅老爷子摇摇头,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爷爷不饿,你吃。” 早上因为沈清澜忽然吐了,所以傅靖婷和傅老爷子其实也没有吃什么东西,肚子早就饿了,只是现在他们光顾着高兴,哪里还记得自己肚子还饿着呢。 沈清澜就在傅老爷子热切的目光中吃完了早午饭,赵姨过来将碗筷收回去,又将一小碗汤放在沈清澜的面前,“清澜,等下把这碗汤喝了,这是赵姨老家的秘方,怀孕的女人喝了这个不会孕吐,胃口也好,衡逸的妈妈和靖婷都喝过。” 傅靖婷听到这话,附和着说道,“赵姨的这个方子效果真的很不错,清澜你试试,这女人怀孕本来就辛苦,要是孕吐就更加受罪了。” 沈清澜低头看着眼前的汤,汤看着很清淡,闻起来的味道也是甜甜的,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她尝了一口,喝起来也是甜甜的。 大概是考虑到她刚刚吃了饭,所以赵姨的汤准备的并不多,三两口也就喝完了。 “清澜,你昨晚没睡好,现在先上去睡一觉,要是不想吃午饭就不吃了,等睡醒了再吃。”老爷子看见沈清澜眉眼间的疲惫,说道。 昨晚几乎一夜没睡,今天又折腾了一上午,沈清澜是真的有点累了,但是她现在刚刚吃完饭,就是去睡,也睡不着,“爷爷,我现在说不着,先消化一下。” “对对对,你看爷爷这个记性,让你姑姑陪你到院子里走走,然后在睡觉。” 沈清澜本想说不用麻烦了,但是见傅靖婷已经站起来了,跟着站起来。 “清澜,你爷爷今天是太高兴,所以有点夸张,你不要被他吓到。”傅靖婷温声开口,她的眼睛里是真切的喜悦。 傅衡逸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傅靖婷是将傅衡逸当做自己的儿子养大的,现在看到他马上就要升级当爸爸了,心里能不开心吗? 沈清澜笑意盈盈,“嗯,我知道,爷爷只是高兴。”不要说是傅老爷子,就是沈清澜自己心中也很是开心。 在做检查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很忐忑的,因为之前钟医生告诉她,她的身体偏寒,不容易受孕,而她后来虽然吃了中药调理了几个月,可是中间事情接连不断,她甚至还受过伤。 她担心只是单纯的肠胃不是,这样不仅是傅老爷子会失望,就是她自己也会失望。 当医生很肯定地告诉她她真的怀孕了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忐忑的,因为她害怕受伤后用的药,还有那次受伤会给哈子造成不好的影响,索性医生说影响即便是有应该也不大,毕竟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 这个孩子是她期盼了很久才盼来的,是她跟傅衡逸的孩子,只要一想到她跟傅衡逸很快就可以拥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爱情的结晶,沈清澜心中的幸福感都快要溢出来了。 她很想立刻打电话给傅衡逸,却又死死地按住了那股冲动,她想当着他的面亲口告诉他,跟他分享自己的喜悦。她想傅衡逸会跟她一样开心的。 “姑姑,你当初怀孩子的时候,受了很多的苦吗?”沈清澜问道,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她对这些完全不好奇,现在知道肚子里有了一个,她忽然很想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傅靖婷的脸上有片刻的恍惚,她想起她怀孕的那段日子,顾博文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坏了”都不为过。 “姑姑?”沈清澜叫了一声。 傅靖婷回神,微微一笑,“我怀孕比较遭罪,顾阳这孩子从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不是一个安分的,我怀孕前期一直孕吐,是真的吃什么吐什么,就连喝一口水都吐,后来赵姨给我做了你今天喝的那个秘方才好些。 过了孕吐期又开始特备想吃东西,看见什么都想吃,要是吃不到就会抓心挠肝的想,想到半夜睡不着,顾阳他爸爸经常半夜出去给我买吃的,买回来我又不见得可以吃多少。 等到四五个的时候,胎动了,顾阳太皮,经常在肚子里舒展筋骨,有时候顾阳他爸爸看到他的小动作都会吓一跳,生怕他会将我的肚皮踢破了。” 傅靖婷在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微光,语气特别的温柔,沈清澜静静地听着,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场景,想必那时候,傅靖婷和顾博文是相爱的吧,不然傅靖婷怎么能将当时的细节记得那么清楚呢?“ ”希望这个孩子可以乖一点。“沈清澜的手放在肚子上,温柔的说道。 傅靖婷微笑,”你现在月份还小,看不出来,等大一点就知道了,孩子在母亲肚子里乖一点,你也可以少受一点苦。只是人家老话说,孩子在肚子里乖了,出生以后就会特别皮,但是这话也不是全对,你看顾阳,在肚子里就不听话,现在更加不听话了。“ 沈清澜微笑,其实她今天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待了很久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了解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 傅靖婷陪着沈清澜在院子里走了几圈,然后就带着沈清澜回去了,沈清澜进屋之后就直接上楼睡觉了。 大概是知道肚子里有了一个孩子,沈清澜的心情很好,刚闭上眼睛不久就睡着了。 ”澜澜,澜澜在哪里呢?“沈清澜刚睡着不久,傅家大院里就响起了沈老爷子的声音,跟在沈老爷子身后的是一脸激动楚云蓉。 ”澜澜呢?“没有在客厅里看到人,沈老爷子就打算上楼。 傅老爷子从楼上奔下来,拦在楼梯口不让上去。 ”傅老头,你给我让开,我上去看我孙女。“沈老爷子瞪眼。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清澜丫头在上面睡觉。“傅老爷子吼,但是声音压得很低。 沈老爷子立刻就压低了声音,神情有些着急,”怎么大白天就睡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沈叔,清澜没事,怀孕的女人比较嗜睡,正常的。“傅靖婷也从楼上下来,听到沈老爷子的问话,说道。 沈老爷子一听,神情放松下来,他往楼上看了一眼,转身下了楼,楚云蓉则是直接上去了,傅老爷子也没有拦着她。 楚云蓉轻轻的打开房门,要是平日,这点动静足以将沈清澜惊醒,但是今天她真的很累,加上这又是在傅家,精神放松,这点动静一点也没有吵醒她。 她坐在床边,屋子没有开冷气,沈清澜的额头上有些薄汗,楚云蓉看了一下,走出房间问赵姨拿了一把扇子,轻轻地给沈清澜扇着风,她的眼神很温柔,很慈爱,还有隐藏在深处的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 沈清澜刚出生的场景还在脑海中仿如昨日,结果转眼,曾经那个喜欢在她的怀里撒娇的孩子竟然也要做妈妈了,楚云蓉的心里是又高兴又难过。 楼下,沈老爷子看着傅老爷子,”傅老头,澜澜真的怀孕了?你没骗我?“ 傅老爷子翻了一个白眼,”我能拿这种事骗你?“ 沈老爷子自然知道他不会,刚刚他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哈哈哈,我要当曾祖父了。哈哈哈哈!“沈老爷子哈哈大笑。 闻言,傅老爷子嗤笑,”嘿,沈老头,我才是曾祖父,你顶多就是一曾外祖父。“ 沈老爷子老脸一僵,哼哼,”那又怎么样,澜澜肚子里的也是我们沈家的孩子,曾外祖父也是祖父。“ 傅靖婷看着又开始争执不下的两位老爷子,好笑不已,开口,”沈叔,爸,你们就别争了,你们有时间不如好好想想孩子叫什么名字。“ 这个话题确实更加的吸引人,傅靖婷刚说完就吸引了两位老爷子的注意力。 ”对对对,我要给我曾孙子取个好听又有含义的名字。“傅老爷子拍着大腿。 沈老爷子眼睛一瞪,”什么叫你的曾孙子,要是澜澜生个女娃,你还不打算要了?“ ”你这个老头子,我是这样的人么?不管清澜丫头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那都是我的心头肉,我爱着你,你可别想挑拨我跟我曾孙子曾孙女的感情啊。“ ”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嫌弃,我就让澜澜回家,孩子也跟我家姓,不让他叫你曾爷爷。“沈老爷子眯着眼睛说道,虽然是玩笑的语气,但是谁都能听出他玩笑里的认真。 ”你这老头,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你,你对我连这一点的信任都没有?“傅老爷子瞪着他,一副要是他敢说,他就跟他绝交的架势。 ”跟你开个玩笑你这么认真干嘛。对了,这件事衡逸知道吗?“傅老爷子摇头,”不知道,清澜不让告诉他,说是要等她亲口告诉。“ 沈老爷子点头,这么重要的事情,确实由沈清澜来说比较好。 ”现在澜澜怀孕了,家里的东西都要准备起来了,早知道就不办什么中式婚礼了,程序那么复杂,一场婚礼下来,累都累死人,以前也就罢了,现在澜澜怀孕了,这么累的婚礼,身体能吃的消吗?“沈老爷子嘟囔。 他这么一说,傅老爷子也开始忧心了,两个老人家凑在一起,商量着怎么把婚礼的程序尽量简化,让沈清澜可以轻松一些。 沈清澜醒过来的时候楚云蓉还在给她扇着扇子,见她醒来了,有些无措,”是不是妈妈吵醒你了?“ 沈清澜看了一眼楚云蓉手中的扇子,摇摇头,”没有,是我睡饱了。妈,你什么时候来的?“ 楚云蓉笑笑,”没有多久,看你在睡觉就没有吵你,现在睡醒了,肚子饿不饿,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妈,我刚刚检查出来怀孕,时间还早呢,你别担心。“ 楚云蓉能不担心吗,虽然她自己也生了两个孩子,当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自己生看着女儿生那怎么能一样呢? ”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就跟妈妈说,妈妈给你做。“楚云蓉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厨艺真的不咋地,脸上有些讪讪的,开口,”妈妈让宋嫂给你做。“ 沈清澜仿佛没有看见她的不自在,点点头,”好,妈,爷爷也来了吗?“沈老爷子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是要过来的。 楚云蓉点点头,”来了,你也本来想来看看你的,但是你正在睡觉,就在下面跟傅叔说话呢,你现在要起来了吗?“ ”嗯,睡得太久晚上会睡不着。“沈清澜淡淡的说道。 ”那妈妈就先下去了。“ 楚云蓉出门之后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给沈清澜摇了两个多小时的扇子,其实她的手腕现在挺不舒服的,只是刚刚在里面强撑着,不想让沈清澜知道。 ”澜澜醒了?“见楚云蓉下来了,沈老爷子开口问道。 楚云蓉点头,”嗯,马上就下来了。“ 闻言,傅老爷子冲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声,”小赵,给清澜丫头做的汤呢,端出来让她喝一碗。“中午沈清澜直接就睡过去了,根本没有吃饭。 沈清澜下楼,看的傅老爷子那叫一个心惊胆战,等沈清澜下来了,转头对着傅靖婷说道,”明天去一趟家具市场,家里该铺上地毯了,尤其是楼梯,木板多滑啊,要是不小心让清澜丫头滑倒了怎么办?“ 沈清澜无语,”爷爷,我不是泥做的。“现在还是八月份,距离降温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就在家里铺地毯,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地板太滑,你现在是个双身子的人,可马虎不得。“傅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盼来的曾孙子,可得保护好了。 沈清澜看向自己的爷爷,想让老爷子帮忙说话,谁知沈老爷子赞同地点点头,”傅老头说的对,澜澜,你现在可马虎不得,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你最近也不要回去了,就在大院里住着,我们照顾你也方便一些。“ ”我看,以后清澜丫头就先住在家里吧,以后衡逸要回部队,以前就算了,现在你怀孕了,饮食上,生活上都要注意一些。“ 这个建议沈清澜倒是没反对,她知道自己的厨艺,之前可以对付,现在她可不敢,她还希望生个健康的孩子呢,”好。“ 见沈清澜答应了,两位老爷子也高兴了。 沈清澜怀孕,无论是对沈家还是傅家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晚上两家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沈清澜现在的待遇可是国宝级的。 看着大家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沈清澜也很无奈。 ”是不是对大家的关心有点招架不住了?“温兮瑶看着沈清澜,笑着问道。 沈清澜点头,”他们太紧张了,弄得我现在都开始紧张了。“ ”第一次当妈妈什么感觉?“温兮瑶看着沈清澜的肚子,好奇地问道。 沈清澜摇头,”现在还没什么感觉,估计是月份太小了。“ ”也是,现在它估计还没有一颗米粒大呢,能有什么感觉。不过你家的傅衡逸应该还不知道你怀孕的事情吧? “嗯,我还没告诉他?” 温兮瑶笑得有点幸灾乐祸,“你家傅衡逸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 沈清澜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道,“我爸还不知道。”也就是说,除了沈谦和傅衡逸,沈家和傅家的人都知道了。 沈家和傅家没有打算公开沈清澜怀孕的消息,月份小是一方面,另个一方面是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现在公布怀孕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晚上,沈家人已经回去了,沈清澜洗完澡以后躺在床上翻看着一本于《准妈妈应该知道的一百件事》,这是下午的时候温兮瑶带给她的。 正看着书呢,傅衡逸的电话就进来了,沈清澜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傅衡逸。” 虽然只是叫了一个名字,但是傅衡逸却从中听出了她言语中的愉悦,轻笑,“心情很好?” “嗯。” “发生了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了吗?”傅衡逸问。 沈清澜微笑,忍住想要将怀孕的消息告诉他的冲动,说道,“嗯,因为你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们马上就结婚了。” “呵呵,这么想嫁给我啊。” “对啊,我想嫁给你,现在,马上。”沈清澜开着玩笑。 虽然是玩笑话,但是这一刻,傅衡逸的心却忍不住悸动,他很想将沈清澜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回家的心情变地无比的迫切。 ** 距离婚礼只剩下了不到五天的时间,沈家和傅家上上下下也开始忙碌起来,最闲的人应该就要属沈清澜了,她每天的任务就是吃饭睡觉休息。 沈清澜看着他们忙碌,心里很过意不去,想上去帮忙,结果人人都嫌弃她,赶她去休息,就连借口都是一模一样,“现在人手够,用不着你这个大肚婆,出去玩吧。” 于是沈清澜就很悠闲的坐在沈家大院的葡萄架下,时不时摘一串葡萄吃,或者溜达傅家庭院里,摘一个石榴尝尝。 沈清澜算发现了,自从发现自己怀孕以后,她的嘴就变馋了,看见什么都想尝尝味道。 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沈清澜抬眼一看,就看见了熟悉的面孔,沈清澜眼睛微亮,站了起来,“傅衡逸,你回来了。” 傅衡逸抱住她,声音温柔,“嗯,我回来了。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开心吗?” 沈清澜点点头,笑得神秘,“我也有个惊喜想要送给你。”傅衡逸挑眉,看着怀里的娇妻,“哦?什么惊喜?” “傅衡逸,我怀孕了。” 说完以后,空气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沈清澜见傅衡逸没有丝毫的反应,忍不住抬眼看向她,只见他也正看着她,眼神黝黑。 沈清澜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忐忑,难道傅衡逸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也没有爱好的开心?这么一想,沈清澜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 “清澜,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傅衡逸抓着她的肩膀,声音有些颤抖,沈清澜看着他,缓缓笑开,一字一顿地说道,“傅衡逸,我、怀、孕、了,你要升级当爸爸了。” 傅衡逸终于肯定自己没有听错,“真的?我的要升级当父亲了?” 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是,你要当爸爸了,我要当妈妈了。” 傅衡逸的神情有些呆呆的,似乎还没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他愣愣地看着沈清澜,很久都没有说话,沈清澜心中好笑又欢喜,伸手在傅衡逸的眼前晃了晃,“傅衡逸?” 傅衡逸回神,一把抱起沈清澜,“清澜,我要当爸爸了,你要当妈妈了,我们要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他的声音激动,谁都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高兴。 沈清澜脸上满是笑容,拍拍他的肩膀,“放我下来,我头都被你晃晕了。” 傅衡逸一听,连忙将沈清澜放下来,一脸紧张地看着她,“现在头还晕不晕?” 沈清澜好笑地摇头,“傅衡逸,不要紧张。”见傅衡逸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沈清澜垫脚在傅衡逸的唇上亲了亲。 傅衡逸抱住她,却没敢用力,“清澜,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孩子,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让我的人生得以圆满。 沈清澜靠在傅衡逸的肩上,回抱着他,“傅衡逸,我很开心。” 沈君煜刚刚听见外面似乎有动静,走出来一看就看见了这样的画面,温柔笑开,不知想到什么,眼睛里有些幸灾乐祸。 “行了你们两个,知道你们感情好,但是也不用时时腻歪。”沈君煜闲凉凉开口。 傅衡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视线落在自家媳妇身上,“几个月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清澜开口,“才半个月,没有任何的不舒服,能吃能睡。” 半个月?那就是上次回来拍婚纱照的时候有的,离开的那天早上,傅衡逸并没有做任何的安全措施,之前也有过,都没有怀上,谁知道那次竟然中奖了。 “要是有什么不舒服你一定要跟我说,千万不要忍着知道吗?”傅衡逸不放心地叮嘱。 沈清澜笑着点头,“知道知道,不会硬撑的。” 沈君煜看见傅衡逸紧张的样子,眼睛里很是满意,傅衡逸越紧张,证明他越在乎自己的妹妹,这是他乐意见到的。 “傅衡逸,我们回家吧。”沈清澜说道,看了沈君煜一眼,“哥,你跟爷爷说一声,我先回去了。” 沈君煜挥挥手,“走吧走吧。”还真是嫁出去的女儿,连回夫家都变成了“回去”了。沈君煜表示自己的心里很忧伤。 傅衡逸牵着沈清澜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眼睛里都是满满的喜悦,他没有说话,可是从他的眉眼间都能看出他内心的喜悦。尽管嘴上说希望迟一点生孩子,但是等到真的有了的时候,他心里还是高兴的,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是他跟沈清澜的孩子。 “傅衡逸,钟医生说过半年内我们最好不要要孩子,之前我吃了那么多药,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走着走着,沈清澜忽然担忧地问道。 傅衡逸眼神微顿,安慰她,“明天我们去找钟医生问问,放心吧,钟医生只是说最好,没说一定不能要,医生不是说了,一切正常吗?” 沈清澜想了想,点点头,“嗯。” 回到傅家,傅老爷子看见孙子就只是说了一声“回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笑眯眯地看着沈清澜,“清澜丫头,小赵刚刚给你炖了汤,是现在喝还是等下再喝?” 沈清澜的身子一僵,看着傅老爷子,“爷爷,还是等下喝吧。” “好,那就等下喝,你要是累了就上去睡觉哈。” 沈清澜点头,拉着傅衡逸赶紧走,傅衡逸有些莫名地看着她,“怎么了?” 沈清澜轻声叹息,自从发现她怀孕以后,这几天家里的厨房就没有歇火过,灶上随时炖着各种各样的汤,都是给她准备的。沈清澜现在看见汤都有些害怕。 傅衡逸好笑,“不喜欢喝直接跟爷爷说就是了,不用勉强自己。” “爷爷他们也是好意。”沈清澜说道。 “没关系,等下我让赵姨将汤送到房间来,我帮你喝。”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 第二天,傅衡逸就带着沈清澜去找了钟医生,钟医生给沈清澜仔细检查看了一下,又给仔细把了脉,温和开口,“没有多大的问题,平日里饮食注意均衡营养就好,但是你的身体不到最佳的受孕状态,平日里还是要注意最好不要碰凉的。” 随后看了一眼傅衡逸,“三个月之内不能同房知道吗?” 沈清澜俏脸微红,垂着眸不看任何人,傅衡逸倒是很淡定,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好的,钟医生,除了这个,平日里还需要注意什么吗?” 钟医生说着,傅衡逸仔细地听着,“等等。”他从口袋里拿出纸和笔,“好了,钟医生您继续说。” 沈清澜看德有些呆愣,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些东西的,钟医生倒是很能理解准爸爸的心情,尽量说的详细点。 等从钟医生那里出来,傅衡逸才开车带沈清澜回家。 沈清澜怀孕以后,除了变馋了就是变得嗜睡了很多,刚刚在车上她就睡着了,一直到家里还是没有醒,傅衡逸也没打算叫醒她,将她抱出来。 “睡着了?”傅老爷子见到了,轻声问道。 傅衡逸点点头,将沈清澜抱到了床上,大概是对傅衡逸的气息太过熟悉,沈清澜并没有醒。 刚刚给沈清澜盖好被子,沈清澜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就亮了,傅衡逸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个国际号码,但是没有备注名字,犹豫了一下,傅衡逸按下了接听。 “小七,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是回到我的身边还是继续待在那个男人的身边,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死去?”刚刚接通,嘶哑难听的声音就从电话的那端传来,傅衡逸的面色猛地一变。 他沉声开口,“艾伦。” 电话那端的艾伦没有想到接电话的人竟然是傅衡逸,脸上有片刻的失神,反应过来之后冷了语气,“沈清澜呢?” “她在睡觉,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傅衡逸开口,声音很是平静,仿佛没有听见他刚才威胁沈清澜的话一般。 艾伦轻笑,“傅衡逸,你不要得意,沈清澜迟早有一天会回到我的身边的。” 傅衡逸听到这话也没有动怒,只是眼底很是冰冷,“拭目以待。”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在床边坐下,静静地看着沈清澜,眼神温柔,眼睛深处却泛着心疼,他伸手,帮沈清澜将脸上的头发拨到一边。 这个傻女人,还是自己在心里承受了这么多。艾伦肯定不是第一次威胁她,但是她一次都没有跟他说过。 想了想,傅衡逸站起来,拿起沈清澜的手机走出了卧室,他去了书房,从沈清澜的手机里找到了安德烈的号码。 安德烈看见沈清澜的号码,直接接了起来,“嘿,安。” “我是傅衡逸。”傅衡逸沉声说道。 安德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确实是沈清澜的号码没错啊。 “哦,有事吗?” “刚刚艾伦给清澜打电话了,是我接的,你们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安德烈立马反应了过来,严肃了神情,“艾伦说了什么?” 傅衡逸将艾伦的话重复了一次,安德烈沉默,然后开口,“我们会保护好自己,你只要看好安就好。” “嗯,你们都是清澜的朋友,你们要是出了事,清澜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安德烈点头,“我明白。婚礼上艾伦可能会搞破坏,我们到时候会来参加婚礼,暗地里留意着,你这边……” “我这边也会做好防范。”傅衡逸接口道,“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清澜怀孕了。” 说完,傅衡逸就挂了电话,安德烈过了一会反应过来,看着手机一脸的不可置信,茜丝莉立刻就紧张了,以为出了什么事,“安德烈,怎么了,是安那里出事了吗?” “安怀孕了。”安德烈说道,然后就飘进了卫生间,留给茜丝莉一个风中凌乱的背影。 茜丝莉反应过来,同情地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伊登,这下,伊登是更加没有希望了,唉…… 伊登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除了眼底的黯然。 傅衡逸回到房间,看着熟睡的沈清澜,眼神温柔,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好你和孩子,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的伤害,无论是谁,都不能将你带离我的身边。 ------题外话------ 包子已经来了,下面就是婚礼了,哈哈

上一篇   263.有了

下一篇   266.婚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