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有了

女人的声音从录音笔里传出来,于晓萱很想按下停止按钮,但是最终还是强迫自己听完了这段录音。 于晓萱的脸上全是眼泪,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酸酸的,生疼生疼,她闭了闭眼,拿起手机却没有给韩奕打电话,又将手机给放了回去。她承认,这一刻,她胆怯了。 ************** 国外某庄园。 “艾伦,许诺已经在外面待了好几天了,你不让她进来?”彼得走进客厅,对着正在客厅里看报纸的艾伦说道。 艾伦仿佛没听见,他的眼睛专心的看着报纸,就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一分。 彼得在沙发上坐下来,啧啧,“艾伦,你可真是我见过最冷血的人,许诺好歹也是你亲手调教出来的人吧,你在她的身上花费了那么大的心血,现在真的说不要就不要了?” 艾伦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彼得双手抱胸,继续说道,“我看那个许诺对你也是情深一片,不要说你看不出来她对你的感情,像你这样的人,难得有个女人喜欢上你,你就真的不考虑一下?” 艾伦终于从报纸中抬起头,看向彼得,“你很闲?”语气阴冷,他的眼神里蕴藏了愤怒,但是彼得却从里面看出了隐藏的极深的悲伤。 “艾伦你怎么了?”彼得看着问道,视线落在他看的报纸上,顿时了然,开口,“艾伦,你怎么还看这个新闻,既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干嘛不将这个叫做沈清澜的女人抢回来,如果害怕她逃跑,你可以打断她的腿,这样她就永远留在你的身边了。” 艾伦阴狠地瞪着他,“你敢动她试试,我保证你就连见上帝的机会都没有。” 彼得耸肩,“我就是提个建议,你可以不放在心上。”这人动不动就喜欢让人见上帝,这可真不是一个好习惯。 “不过艾伦,这个许诺性子倔强,你要是不让她进来,恐怕她会在一直在外面待下去。 “那就让她待着。”艾伦冷冷地说了一句,他的身边不需要一条不听话的狗。 许诺待在外面吗,任由猛烈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她的额头上全是汗,汗水流进眼睛里,让她根本睁不开眼睛,但是她却站在原地动都不动。 自从上次被她的养母带走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艾伦,心里疯狂的思念让她再也忍不住,跑了过来,她知道艾伦不会再留下她,但是她还是想试试,万一呢? 只是这一等就是好几天。 庄园里走出来一个黑衣的男人,看了许诺一眼,冷冷地说了一句,“老大叫你进去。” 许诺的眼睛里满是狂喜,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跟着男人进去,看见熟悉的景物,许诺差点热泪盈眶,这个地方她以前再熟悉不过,只是一段时间不在,却让她想念不已。 她一步步走进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然后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站定,“主人。” 艾伦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将几张照片扔在桌子上,许诺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安德烈、茜丝莉、伊登和金恩熙的照片。 “给你三天时间,只要其中一个重伤,你就可以回到我身边,记住,是重伤不是死亡。”艾伦冷冷地说道,嘶哑难听的声音落在许诺的耳中仿佛天籁,许诺的眼睛亮的惊人。 “重伤程度不论,三天之内我要是听不到他们重伤的消息,以后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主人。” 许诺应了一声,深深地看了一眼艾伦,然后转身离开了。 艾伦的视线依旧停留在报纸上,上面是关于沈清澜和傅衡逸即将要举办婚礼的消息,艾伦的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小七,我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别人的。” ******* 北美洲一处密林中,金恩熙甩开身后的紧追不舍的人影之后,狠狠地骂了一句,“混蛋,该死的许诺,你最好祈祷不会落在老娘的手上,否则,老娘定要叫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金恩熙喘着粗气,躲在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上,看见不远处那些人又折了回来,连忙屏住呼吸,紧紧地贴着树干,将自己完美地隐藏在树叶间,一个人影从树下经过,金恩熙眼睛都不眨,紧紧地盯着他,手上的军刀已经准备就绪,随时等待着朝目标飞去。 那个人影没有抬头看一眼,直接从树下经过,然后朝着前方的人群汇聚而去,那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人影走过去,说道,“没看见那个女人,估计已经逃出去了。” 站在这群人中间的赫然就是许诺,许诺闻言,脸色冰冷,“她不可能这么快,一定还在附近,给我找。” 一群人四散开,许诺走在最后,她时不时环顾着四周,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眉头紧皱,神情不满,选了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金恩熙见人都走远了,才渐渐松了一口气,只是一颗心刚刚放下,浑身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她没有动,手腕轻轻一转,手中的军刀已经不见了,她扶着树干轻轻一跃,就落在了地上,往树上看了一眼,一脸的果然如此的表情。 只见在她刚刚坐着的上方,一条巨大的蟒蛇正吐着猩红的信子,如果不是她反应快,恐怕现在她的脑袋就在蟒蛇的嘴里了。 金恩熙与蟒蛇四目相对,知道对方看不见她,但是看到这个大家伙,金恩熙还是觉得头疼,她不是不能解决了这家伙,可是要解决它,肯定要花费一番功夫,会闹出来动静,要是将那帮人再吸引回来,她才真的是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想了想,金恩熙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转身就跑,她的身姿轻盈,明明是穿梭在原始丛林里,但是却像是走在平地上一样。 蟒蛇感受到猎物跑了却没有追,只是继续盘踞在树干上,吐着蛇信子,金恩熙抽空往身后看了一眼,暗呼自己的运气不错。 跑了一段距离,确定已经甩开所有的人了,金恩熙才真的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休息,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果子,咬了一口,这是刚刚她在逃跑的路上看见随手摘的。 她并不担心吃的东西有毒,对于他们这群人来说,这些原始丛林就跟他们家的后花园一样,哪些植物有毒,哪些植物没毒,哪些可以吃,哪些不能吃,多少都知道一些。 金恩熙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再一次被许诺追杀,这件事要从两天前说起。 一周前,金恩熙想给沈清澜准备一份新婚礼物,知道最近在M国有一场大型的拍卖会,就买了机票去了M国。 只是两天前,她刚刚从拍卖会里走出来就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她原本猜测是小流氓,但是很快就发现不是,因为跟踪她的人脚步很轻,明显是有些身手的。 金恩熙当即就察觉不对,加快了脚步,只是没走几步,许诺就出现了在她的面前,看到许诺,金恩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双方很快就动了手,他们人多,金恩熙只有一个人,在解决了三个人以后,金恩熙看准了一个机会跑了,她一边开车,一边给茜丝莉打电话,茜丝莉是跟她一起来M国的,今晚并没有跟她一起参加拍卖会。 却没有想到茜丝莉那边也遇到了麻烦,没办法之下,金恩熙只能依靠自己,双方一个追,一个逃,然后就跑进了这片原始丛林。 在原始丛林里跟许诺他们浪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金恩熙才将许诺甩开,但是刚刚走出丛林,跟茜丝莉联系上就听见了安德烈重伤的消息。 金恩熙脸色一变,当即赶往了Y国,茜丝莉坐在医院的走廊里,看见金恩熙,神情疲惫,“茜丝莉,安德烈怎么样?” 茜丝莉摇头不说话,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悲伤。金恩熙的心猛地一沉,只是在监控注意不到的角落,却冲着金恩熙眨眨眼,金恩熙瞬间了然,脸上的神情却越发凝重。 等手术室的门开,浑身插满管子,缠着绷带的安德烈就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茜丝莉当即扑了上去,看着安德烈泪水涟涟。 金恩熙抽抽嘴角,脸上也摆出了一副十分担心的模样,跟茜丝莉他们走进了病房。 等到医护人员退了出去,茜丝莉立刻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在被裹成了木乃伊的安德烈身上拍了拍,“行了别装了。” “噢,你轻点,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安德烈轻呼一声,睁开了眼睛,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哪里有一点重伤的样子。 茜丝莉翻了一个白眼,“装上瘾了是吧,要不要老娘在你的身上给你来一拳?”说着,挥了挥拳头。 安德烈微笑,“这就不用了,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 茜丝莉冷哼一声。 金恩熙看的无语,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艾伦那个疯子。”茜丝莉恨声,“前天我就发现有人跟踪我,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逗着那帮臭虫玩儿呢,正想着早点解决了好过去帮你。然后安德烈就说他遇见了一样的情况,所以我这边解决了之后就直接去找他了。” 听到这里,金恩熙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大姐,明明是我先向你求助的,结果你舍近求远,先跑去救你男人,你是欺负我没有男人是吧? 安德烈接着说道,“我跟茜丝莉会合以后,第二天我们就遇上了车祸,我索性就将计就计到医院来了。” “所以重伤的消息也是你故意放出去的?” 安德烈点头,“嗯,我见那些人只是想打伤我们,并不想要我们的命,所以我猜艾伦只是想拿我们来威胁什么人。” 而能让艾伦拿他们当威胁的,想要威胁谁还不是一清二楚的吗。 “艾伦他是想破坏安的婚礼。”金恩熙开口,然后忍不住咬牙,心里暗恨,这个艾伦他就是一个神经病,当年安才多大啊,他就盯上了她。 “糟了,我没有跟安说安德烈受伤是假的。”茜丝莉一拍脑袋,刚刚她只顾着演戏,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茬。 现在安德烈受伤住院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出去了,很有可能安已经知道了,再糟糕一点,艾伦或许已经找上了沈清澜。 “我们要相信安,她一定可以会有办法对付艾伦的,而且安的男人也不是吃素的,就连King都败在那个男人的手上,安跟他在一起,不会有事。”安德烈冷静地说道。 金恩熙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就是因为有那个男人的存在才更容易激怒艾伦好不好,艾伦对沈清澜的执着已经入魔了,要不是这次沈清澜要跟傅衡逸举办婚礼,恐怕艾伦还搞不出这样大的动静。 “安德烈,你对安的男人是不是太信任了,他现在可不在安的身边,就算是出事了也赶不回来啊。”金恩熙幽幽地说了一句,她在京城里呆了那么久,当然知道傅衡逸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部队里,很少在家。 “不,我是相信安的眼光。”安德烈说道。能让沈清澜倾心的男人又怎么会是一个无能的男人呢? 而远在京城,沈清澜此刻确实知道了安德烈重伤的消息,是艾伦亲自打电话告诉她的。 “小七,这份新婚礼物你喜欢吗?”艾伦嘶哑难听,犹如电锯拉扯过金属上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 沈清澜的手机屏幕上此刻是一张照片,安德烈被人从病房里推出来,浑身插满管子,身上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 沈清澜的眼睛很黑,黑的仿佛一团化不开的墨,“艾伦,说吧,你的目的。” 艾伦轻笑,“小七,你一直是个聪明人,现在又何必装傻呢?我的要求很简单,取消婚礼,只要你不嫁给傅衡逸,不跟他在一起,我就放过他们。” “如果我不同意呢?”沈清澜淡淡的说道,只是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暖意。 艾伦的怀里抱着一只猫,他的手轻轻地在猫的身上拂过,“小七,你应该知道不听我的话的后果,你们是我养大的,我能将你们驯服第一次,自然不介意再来第二次,只是小七啊,这次我没有什么耐心陪你玩儿了,给你三天时间,只要你取消婚礼,这个游戏就可以结束。” 沈清澜没有说可以,也没说不行,直接挂了电话,想了想,她给金恩熙打了电话,那时,金恩熙几个也正在安德烈的病房里商量着对策,还没商量个结果出来,沈清澜的电话就进来了。 “安,你别担心,安德烈没有受伤,那是骗艾伦的。”电话刚接通,金恩熙就率先说道,她知道沈清澜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就是知道了这件事。 “真的没受伤?”沈清澜问道。 “嗯,要不要我将电话递给安德烈,你亲自跟他说几句话?” “好,你将电话给安德烈。”沈清澜淡淡的说了一句,金恩熙无语的看了一眼手机,那什么,她现在的信誉变得这么差了吗? 安德烈接过手机,跟沈清澜说了几句,最后说道,“安,不管艾伦提出了什么条件你都不要答应,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年的他,我们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弱小的我们,就算现在艾伦想对付我们,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艾伦这次非但没有伤到他们,反倒是被他们折损了几个人。 沈清澜嗯了一声,叮嘱他们最近小心,然后就挂了电话,她将手机扔在一边,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她睁开眼睛,里面闪过一道坚毅的光。 ************* “晓萱,这是你最爱吃的煎包,你尝尝。”韩奕将一盒煎包放在于晓萱的面前,笑眯眯地说道。 于晓萱看也不看那盒煎包,给自己上妆,“我最近减肥,不吃肉。” 韩奕将煎包打开,刚刚出锅的煎包带着诱人的香气,瞬间弥漫了整个化妆间,“我今天买的是素煎包,里面没肉,不影响你减肥。” “煎包是用油煎的,也属于高热量食物,我不吃。” “我一大早跑去排队买的,你就吃一个吧,就一个。” 于晓萱叹口气,看着韩奕,“韩奕,你回去吧,你这样已经影响我的工作了。” 韩奕看着于晓萱,“晓萱,你还在生气?” 于晓萱摇头,“没有,我没有生气,我只是真的要去工作。” 韩奕定定地看着于晓萱,看着她平静无波的脸,突然很是心慌,他抓住于晓萱的肩膀,“你要跟我分手?”他的神情变得有些恼怒,“于晓萱,告诉你,你可以跟我闹脾气,也可以生气,但是分手,你想也别想,我不会同意,死都不会。” 看着激动的韩奕,于晓萱揉揉额头,她觉得有些头疼,“韩奕,我不跟你分手,只是现在有些事情我没有想通,你让我冷静一下行不行?” 韩奕一愣,看着不同于以往的于晓萱,以往的她,现在肯定是张牙舞爪的,现在这样的平静,反而让韩奕有些无所适从。 “韩奕,我现在真的要去工作了。”于晓萱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助理已经等在那里。韩奕放了手,“那我晚上来接你下班。” 于晓萱没有说不同意,算是默认。自从听了那份录音以后她就在想,自己对韩奕是否真的不够信任,所以才会在那个女人出现的时候没有相信韩奕。或许在自己的心底深处,一直就没有真正相信过韩奕会浪子回头? 韩奕有些沮丧,这些日子他该做的也做了,但是于晓萱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的,虽然说没有分手,可是两人的关系却一直在冰点徘徊,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韩奕从圣煊离开,直接去了公司,这段时间,韩氏集团的气压也很低,大老板韩奕笑脸没有了,整天阴着一张脸,让公司里大大小小的管理人员都战战兢兢,毕竟相对于普通员工,他们跟韩奕接触的时间比较多。 韩奕心里不痛快,自然对造成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也不会手软。 夏菲因为给韩正山戴了绿帽子,韩正山起诉离婚,可是夏菲却死活不同意。废话,她现在要是离婚就什么也没有了。 她去求韩正山原谅,却连韩家老宅的大门都进不去,韩正山根本不愿意见她,几次之后,夏菲提出条件,要离婚可以,但是韩正山的财产的一半必须给她。 韩正山的身家说白了就只有上次卖了韩氏集团股份的那点钱,其他的都是韩奕的,包括韩家老宅。 韩正山自然不会同意,他要夏菲净身出户,而这个也是韩奕的意思,算计了他还想全身而退,这世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跟夏菲勾勾缠缠的那个男人是个有妻儿的,只是他的妻儿早早地就被他送到了国外,现在他的妻子都不知道丈夫做的事情,所以韩奕很是好心的通知了人家。 男人妻子不是个性子软的,知道以后立刻从国外赶了回来,抓住夏菲就是一顿打,女人打起架来那是相当的恐怖,夏菲被打的面目全非,最后就连衣服都被人给扒了。 而且这一切还是当着韩正山的面发生的,韩正山一点也没有想要帮夏菲的意思,夏菲见状,更是咬死了不肯离婚。 要说韩正山也是个心狠的,见夏菲不肯离婚,竟然带夏菲去参加了换妻游戏,眼睁睁看着她在别的男人身下求助却只能换来更狠的折磨。 几次之后,夏菲终于受不了了,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除了一身衣服,两手空空地离开了韩家,还真是怎么来的,就怎么走。 离开韩家以后,听说她去找了那个男人,想让男人离婚跟她在一起,只是男人却跟妻子出国了,夏菲哪里找得到人,后来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在京城里见过她。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 在离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还有九天的时候,也就是接到艾伦电话的第二天,沈清澜几乎一夜未睡,她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安德烈他们说了他们不会有事,可是沈清澜却不愿意将他们置于这样的危险之中,更何况她知道,艾伦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如果她不答应艾伦的条件,那么艾伦绝对会对他们几个动手,这次是有惊无险,那么下次呢? 所以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艾伦死。 沈清澜的眸光中闪过一道冷意。 门外传来敲门声,赵姨的声音随之响起,“清澜,你起来了吗?” “嗯,已经起来了,赵姨。”沈清澜应了一声。 “早饭做好了,下来吃饭吧。” 沈清澜答了一声好,起身下楼吃饭。 “今天早上有鱼片粥,清澜你要不要来点?”赵姨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早上她没有什么胃口,喝粥也好。 赵姨去厨房里给沈清澜盛粥。 “清澜,你的精神不是很好,昨晚没有睡好吗?”傅靖婷看着沈清澜略有些疲惫的神情,问道,傅老爷子也关心地看着她。 沈清澜微微一笑,“昨晚半夜做了一个噩梦,醒来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噩梦都是反的,不要想那么多,等下吃好饭,你去睡一个回笼觉。”傅老爷子开口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这时候赵姨将一碗香气四溢的鱼片粥放在了沈清澜的面前,沈清澜刚打算吃,忽然捂着嘴巴就往卫生间跑,傅靖婷一惊,连忙站起来跟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傅老爷子也顾不上吃饭了,跟过来看着沈清澜的样子很是担心。 倒是傅靖婷,见状,一脸的若有所思。 沈清澜几乎将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才感觉胃里舒服了一点,见一家人都担忧地看着她,她笑笑,“爷爷,姑姑,我没事,大概是昨晚没睡好,肠胃不适。” “难道是鱼片粥太腥气了,可是不应该啊,我尝过的,不腥啊。”赵姨自言自语,似乎有些想不明白。 沈清澜闻言,安慰她,“赵姨,不是鱼片粥的原因,是我自己没有休息好,我的肠胃不是很好,只要晚上睡不好就会不舒服。” 这话是真的,他们几个没有人肠胃是健康的,多少留下了一些毛病,沈清澜同样如此,早上她的胃口就不会很好。 重新回到餐桌,沈清澜刚打算喝粥,眉头一皱,立刻又往卫生间去了,傅老爷子急了,看着沈清澜吐的天昏地暗的样子,一脸的心焦。 倒是傅靖婷,似乎对心里的猜测有了一些肯定,眼睛里闪过一抹喜色。 “爸,清澜没事,你别担心。” 傅老爷子瞪她,“都吐成这样了还没事,赶紧的,小赵,给司机打电话,送清澜去医院。” “哎,好,我马上就去。”闻言,赵姨立刻去客厅里打电话,傅靖婷倒是没拦着,这件事确实需要去医院确认一下。 沈清澜等胃里舒服了一些,开口道,“爷爷,不用去医院,我休息一下就好。” “不行,必须去医院,清澜丫头,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任何的一点小病都不能马虎知道吗?” “是啊,清澜,我们先去医院看看,起码放心不是。”傅靖婷也劝道。 沈清澜无奈,只好跟着傅靖婷去了医院,傅老爷子不放心,也跟着去了,就连早饭都没吃。 到了医院,傅靖婷没有带沈清澜去肠胃科,而是挂了妇科的号,“靖婷,你是不是搞错了,清澜丫头是肠胃不适,你带她来这里干嘛?”傅老爷子见到指示牌,说道。 傅靖婷笑,“没错,爸,你先在这里等着,我陪清澜进去就好。” 这话说完,傅老爷子和沈清澜总算反应了过来,齐齐看向了沈清澜的肚子。 傅老爷子脸上是狂喜,看着沈清澜的样子就像是看着一个巨大的宝贝。 “爸,您先别激动,我现在也不确定,只是猜测。先让清澜去做检查。”傅靖婷当头泼了老爷子一盆冷水。 傅老爷子冷静下来,点点头,“对对,先做检查,先做检查,清澜丫头,你先进去,不要紧张,我们都在呢。” 沈清澜很想说其实我一点也不紧张,但是看着老爷子的样子,终究没有将话说出来。 沈清澜在里面做检查,傅老爷子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傅靖婷看地眼睛都晕了,“爸,您别走了,先坐下来等等。” “哎,我紧张。”傅老爷子说到,当初儿媳妇生孙子傅衡逸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紧张。他看着傅靖婷,“清澜丫头是真的有了?” 傅靖婷笑着说道,“我不敢肯定,但是十有八九。”早上看见清澜的那样子,她忽然想起了她怀顾阳的时候,也是这样,闻到鱼腥味就想吐。 早上的鱼片粥赵姨虽然做的很好,吃不出鱼腥味,但是孕妇的鼻子比一般人要灵的多,就是一点点味道都能闻出来。 只是过了很久,沈清澜也没有从里面出来,这下子,傅靖婷也有点吃不准了,难道不是怀孕,而是真的肠胃除了问题?但是就算是肠胃出了问题,现在也该出来了吧。 又等了一会儿,就在傅靖婷都忍不住想进去看看的时候,沈清澜从里面出来了。 沈清澜从检查室里出来,面无表情,傅老爷子一看她的神情就有些心凉,眼底满是失望,却顾不上自己,拍拍沈清澜的肩,“清澜丫头没事儿,就是没怀上也没有关系,你跟衡逸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傅靖婷也安慰道,“是啊,清澜,你和衡逸还年轻,这事儿不急。今天也怪我,是我大惊小怪的,别难过啊。等下我们再去肠胃科看看。” 听着耳边傅老爷子和傅靖婷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沈清澜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将手里的单子递给傅靖婷,傅靖婷定睛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她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上面的文字,生怕自己看错了,傅老爷子在一边看得着急,“靖婷,清澜丫头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傅靖婷没有反应,傅老爷子等的有点不耐烦,直接一把抢过了化验单,“没有就没有呗,说出来就好了……”后面的话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傅老爷子瞪着眼睛,跟傅靖婷一个反应。 沈清澜没有想到这两人的反应这么大,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一直不说话也是挺难受的,开口,“姑姑,爷爷。” 傅靖婷和傅老爷子没有反应,沈清澜早上没有吃饭,上午的检查又花费了一点时间,现在还真的有点饿了,她摸摸肚子,轻声开口,“爷爷,姑姑,我饿了,我们回去吧。” “啊,哦,饿了。”傅老爷子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忽然反应过来,“清澜丫头你饿了?快快快,我们快回家,我给小赵打电话,让她给你做好吃的。”想起早上沈清澜就是闻了鱼片粥的味道才想吐的,加了一句,“嗯,一定不能做鱼。” 一边走,傅老爷子一边往家里打电话,“小赵啊,我们马上就回来了,你给清澜丫头做点吃的,要清淡一点,营养必须丰富,对,想吃什么?我问问啊?”傅老爷子转身,看向沈清澜,“清澜丫头,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我让小赵给你做。” 沈清澜摇头,“爷爷,不用那么麻烦,给我一碗皮蛋瘦肉粥就好。” “那怎么行,光喝粥哪里有什么营养啊。”傅老爷子说道,也不问沈清澜的意见了,转头直接吩咐道,“小赵,你就按照清澜丫头平时的口味多做一点,嗯嗯,要孕妇能吃的,知道吗?” 挂了电话,傅老爷子看着沈清澜的眼神那叫一个热切,盯着沈清澜的小腹看了好半天,眼睛里全是亮闪闪的光。 相比较之下,傅靖婷就镇定多了,最初的震惊和喜悦过后,傅靖婷想起沈清澜刚刚在里面待了很久的时间,柔声问道,“清澜,医生怎么说?” 傅老爷子一拍脑袋,“对对对,医生怎么说?” 沈清澜微微一笑,“医生说目前来看,一切都好,但是因为现在月份还浅,暂时看不出来什么,所以建议我等到月份大一点再来检查一次。” 傅老爷子连连点头附和,“要的,要的,如果那时候衡逸不在,我让你姑姑陪你来,或者老爷子我陪你来都成。” 傅靖婷也说道,“对,到时候姑姑陪你来。” 这么一说,沈清澜想起来自己怀孕的事情还没有告诉傅衡逸,抬头看向傅靖婷和傅老爷子,“爷爷,姑姑,我怀孕的事情能不能先不告诉傅衡逸,我想等他回来自己亲口告诉他。” “好,依你。”傅老爷子笑眯眯,现在沈清澜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想办法给她摘一颗下来。 “爸,我们先回去吧,这里到底是医院,空气不好。”傅靖婷说道。 傅老爷子连连点头,“对对对,我们赶紧回去。” ------题外话------ 呐呐呐,小包子来了,你们激动吗

上一篇   262.算计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