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感谢他温暖了你的余生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61.感谢他温暖了你的余生

“但是澜澜,看到你这样,哥哥心里很高兴。”沈君煜收了脸上的笑,感慨道,“澜澜,你知道吗,小时候的你可爱笑了,除了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哥哥就没见过你哭的时候,但是……”他顿了顿。 “自从你回来之后,哥哥很少在你的脸上看到真实的情绪,你将自己保护的很好,任何人都看不到你的内心,但是澜澜,看到那样的你,哥哥只觉得心痛。我曾经听奶奶和爷爷说过,每次看到你遇事沉着不慌张、懂事的模样,她没有觉得开心,只觉得心疼,因为她无法想象你一个人在外面要吃了多少苦才养成了这般的性子。” 沈清澜想起走了已经一年了的奶奶,喉咙有些发痒,“哥,我不苦,真的。” “澜澜,我们不知道你在外面经历过什么,也不去问,不是我们不想知道,而是我们害怕知道,害怕你受了太多我们想象不到的苦,而我们却怎么补偿也弥补不了。澜澜,其实我们都是懦弱的人。” “哥。”沈清澜声音略微哽咽,她真的不是那么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听到沈君煜的这些话,她还是觉得心酸,因为这个哥哥曾经因为她,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哥,不要自责,我过去过得真的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糟糕,我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沈清澜安慰着沈君煜。 被妹妹安慰,沈君煜有些好笑,又有点心酸,他揉揉沈清澜的脑袋,“我和爷爷奶奶一直都希望你做个普通的女孩子,生气了会哭,高兴了会笑,甚至还可以任性不讲理,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讨厌,不需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所以我们总想着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最好把你宠坏了,可是努力了这么久依旧没有做到。可是傅衡逸做到了,我很感激他,感激他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温暖了你的余生。” “澜澜,以后的日子跟傅衡逸好好过吧,哥哥相信,他一定会给你幸福。” 沈清澜重重点头,将头靠在沈君煜的肩上,“哥,我会的,我和傅衡逸一定会幸福下去。所以你也不要为我担心,不要在心上背负那么沉重的枷锁,哥,我只是你的妹妹,不是你的负担,我也不想你歉疚一辈子,毕竟当年那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沈君煜的心狠狠一颤,他没有想到自己隐藏地那么深的情绪竟然被沈清澜察觉了。在沈君煜的内心深处,他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沈清澜才会被人贩子拐走的,因为当年的那一天,楚云蓉出门是为了帮他去买一套文房四宝。如果不是他要,楚云蓉就不会出门,那么清澜就不会跟着出去,人贩子就没有机会下手。 在沈君煜的内心深处,这个想法根深蒂固,所以他对沈清澜怀着深深的愧疚与自责。 “澜澜。”沈君煜的嗓音轻颤。 沈清澜微笑,缓声开口,“之前陪妈去做心理治疗的时候,心理医生曾经跟我说过那天妈出去是为了给你买东西,然后我就猜到了。哥哥,我从来怨恨过任何人,相反,我爱你们每一个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你。你们对我的好我心里都清楚。” 沈君煜笑,眼眶微红,“嗯,我们澜澜从来都是一个善良的人,哥哥一直都知道。” “哥,我有点困了,你的肩膀借我靠会儿,我想睡觉。”沈清澜闭上眼,轻声说道。 沈君煜点点头,柔声说道,“嗯,睡吧,想睡多久睡多久。” 温兮瑶出来找沈君煜,远远地就看到了这一幕,嘴角的笑意很温柔,她没有过去打扰,转身进了屋。 “兮瑶,君煜和清澜呢?”楚云蓉见温兮瑶一个人回来了,问道。 温兮瑶笑笑,“他们在外面聊天呢。” 楚云蓉嘴里嘟囔着,“这俩孩子,外面多热啊,这么大的太阳,中暑了怎么办。”却没有出去喊他们进来。 沈清澜这一睡就真的睡过去了,有一小块阳光透过葡萄枝叶打在沈清澜的脸上,沈君煜伸手,遮住了那片阳光。 沈清澜呼吸清浅,沈君煜侧头看着她,兄妹俩这样的亲密已经十几年没出现过了,小时候的清澜倒是很喜欢这样靠在他的身上睡觉,因为她说哥哥的身上有阳光的味道。 沈君煜看着沈清澜,眸光温柔。 沈清澜并没有睡很久,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就醒来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沈君煜的手还挡在她的头上,为她挡去那一片阳光。 “哥,你对别的女人要是也这么好,兮瑶姐该吃醋了。”沈清澜调侃自己的哥哥。 沈君煜收回手,白了她一眼,“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得到这么好的待遇?” 沈清澜轻笑,看着藤上的葡萄,“今年的葡萄果实好像特别大。” “嗯,有几串已经可以吃了。”沈君煜说着,站起来,伸手从葡萄藤上摘了一串下来,沈奶奶种的是青色的奶油葡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品种,品相很好,而且还很甜。 沈清澜摘了一颗,没有洗,直接扔进了嘴里,轻轻一咬,甜甜的葡萄汁就出来了。 “怎么没洗就吃,你要是闹肚子了,爷爷就该说我了。”沈君煜说了一句。 沈清澜直接将沈君煜手里的葡萄拿过来,又摘了一颗扔进嘴里,“这葡萄从来没有打过农药,怎么会闹肚子,哥,你这么啰嗦,兮瑶姐就没有嫌弃过你吗?” 沈君煜看着这样的沈清澜,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却一点也不生气,相反的,他觉得很高兴。 走进屋子里,几个人已经讨论完毕了,楚云蓉看见沈清澜,招呼她过来,“清澜,你来看看我们选出来的这几张照片。” 沈清澜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这几张都不错。” 楚云蓉笑了,“你们看,我就说清澜会喜欢吧。” 选定了照片,沈清澜给影楼的经理打了电话,没过几天,照片就送来了。 因为房子的面积够大,三张照片都是四十寸大照片,沈清澜看着卧室床头的的巨大照片,略有些无语,但还是拿了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傅衡逸。 晚上傅衡逸回来,看到手机上的那张照片,笑了,给沈清澜打了电话,沈清澜还没睡呢,靠在床头手里翻着一本画集。 “照片已经全部洗好了?”傅衡逸低沉磁性的嗓音从电话的那端传来。 沈清澜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嗯,等你回来,可以好好看看,我觉得拍的很不错。”起码她是很满意的。 “我老婆这么漂亮,拍出来的照片自然不会差。”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面对他的甜言蜜语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对这个话表现得相当淡定,说起了另一件事,“对了,大婚的礼服已经送来了。” “嗯,试了吗?” 沈清澜摇头,“没,想等你回来再试。” 大婚的礼服是根据沈清澜的尺寸做的,基本上不会出现偏差,所以试不试也没有关系。 “我还看见了你的新郎礼服,我很喜欢。”沈清澜说道,大婚的礼服送来的时候,她是被惊艳了的。 ** 因为婚礼将近,沈家和傅家也开始忙碌起来,就连之前一直很闲的沈清澜也被楚云蓉拉着试衣服,都是楚云蓉给沈清澜准备的礼服,一天下来,起码要试五六套。 “妈,你选就好,我没有意见。”沈清澜再又换了一套衣服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 楚云蓉还在选衣服,闻言看了她一眼,“那怎么行呢,这是你的婚礼,你是主角啊。” 沈清澜很想说一句她不想举办婚礼了,她不明白,不过是结个婚,怎么就这么麻烦呢。 “妈,我看礼服就选这几件吧,我累了,想睡觉。” 听到沈清澜说累了,楚云蓉也不挑衣服了,走过来坐在沈清澜的身边,“清澜,你是不是太累了,最近我看你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是晚上睡眠不好吗?” 沈清澜摇头,恰恰相反,她最近的睡眠质量很好,一沾枕头就能睡着,就是胃口不太好,吃不下什么东西。将这话一说,楚云蓉笑了,“你就是太紧张了,当年我跟你爸结婚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在婚礼前一个星期紧张的什么也吃不下,晚上还老是爱做梦,醒醒睡睡的,睡眠质量也不好,等到结婚后就好了。” 沈清澜想自己大概是真的紧张,虽然自己早已跟傅衡逸领证了,但是领证和举办婚礼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既然你累了就睡一觉,到吃饭时间妈叫你。” 沈清澜点点头,上楼躺下就睡了。 ** 沈清澜的婚礼,于晓萱和方彤是万万不能缺席的,方彤还好说,请假比较容易,但是于晓萱就比较麻烦了,她的档期都是排满的,跟琳达姐商量之后,琳达将沈清澜婚礼的前后几天都空了出来。 这边空出来了,那么就意味着那几天的工作需要分摊到其他的时间段里,所以这段时间于晓萱很忙,经常回家都是凌晨两三点甚至四五点了。 韩奕看的心疼,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他是可以将于晓萱捧上一线女星的位置,但是却不能将她捧上国际影后的位置,这些都是需要她自己去努力的。 于晓萱半夜回来的时候,韩奕已经睡了,她也没有进去打扰,直接就在外面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夜,韩奕早上起来看见了,越发心疼了,看着她睡得香甜的样子不忍心叫醒她,走进房间里给于晓萱拿了一条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不想将于晓萱弄醒了。 “抱歉,弄醒你了,回房间再睡一会儿。” 于晓萱睡眼迷蒙,摇摇头,“不睡了,几点了?” 韩奕看了一眼手机,“早上七点。” 于晓萱腾地站起来,“糟了睡过头了。”一边说,一边冲进卧室,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就钻进了卫生间,五分钟后于晓萱就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戴着耳环。 “晓萱,吃了早饭再走。” 于晓萱开口,“来不及了,我不吃了。”走到韩奕身边,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我先走了,晚上争取早点回来。” 然后就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口,韩奕看着空荡荡的房子,也没有心情吃早饭了,端起盘子将早餐倒进了垃圾桶里,拿起车钥匙就去了公司。 最近他这个有女朋友的人比那些单身狗还悲惨。 晚上下了班,韩奕给于晓萱打电话,却没有打通,一连打了四五个,最后直接关机了,叹息一声,韩奕给江晨希打了电话,“晨希,晚上七点,魅色。” 韩奕和江晨希没有去他们专用的包厢,而是在酒吧里找了一个卡座,韩奕一连喝了四五杯酒,然后才开口说道,“晨希,你说我是不是比单身狗还惨,单身狗是没有女朋友,而我是有女朋友就跟没有女朋友一样,今天是我的生日,结果人家忙着工作,就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跟我说过,给她打电话最后竟然关机了。” 江晨希没有喝酒,他明天一早有早课,“你不是从来不过生日。” 一个从来不过生日的在这里矫情什么呢,还是一个大男人。韩奕不过生日是从他的母亲去世那年开始的,刚开始他们给他过过一次,结果这人直接就翻脸了,好几天不理他们,后来他们也就当做不知道了。 韩奕瞪他,“那能一样吗,我是不过生日,但是她又不知道我不过,至少跟我说一声生日快乐吧,早上起来跟我说了不到五句话就走了,昨晚上还是半夜才回来的。” “韩奕,心疼人家就直接说心疼人家。”江晨希一言道破韩奕心中所想。 韩奕神情恼怒,“我心疼个P,人家连男朋友的生日都记不住,我还心疼人家?” “心疼不心疼的,你自己知道,我明天早上还有课,先走了。”江晨希将手里的杯子放下,站起来就要走。 “喂,是不是哥们儿,今天我生日,你竟然要回去睡觉?”韩奕拉住江晨希,不让走。 江晨希将他的手拿开,“我可不像你,我还要赚钱养家糊口呢。” 韩奕翻白眼,“江晨希,你说这话虚不虚,你的身价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清楚?” “我可是人民教师,不能总是往夜店跑。”江晨希说了一句,然后就真的走了。 韩奕嗤笑一声,继续喝酒。 于晓萱今天终于赶在七点前回到了家,没有看到韩奕的人,猜想他今天应该是还在忙,也没有给他电话,将手里的蛋糕放进冰箱里,然后就卷起了袖子走进了厨房。 今天是韩奕的生日,她想亲自下厨给韩奕做饭,为此,于晓萱这几天可是每天都抽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跟一大厨学了几道家常菜。 虽然现在做的不能跟外面的酒店大厨比,但是至少味道还是不错的。 这也是这几天她这么迟回来的原因之一,一想到韩奕回来时看到这些的惊喜表情,于晓萱的眼睛里的快乐就快要溢出来了。 于晓萱将最后的一道菜端上桌,又将蛋糕从冰箱里拿出来,然后才给韩奕打电话,才发现手机竟然没电了,她拿起家里的座机给韩奕打电话,却显示韩奕的关机了。 于晓萱皱了皱眉,将电话放下,坐在餐桌前等着他回家,按照她的估计,韩奕应该也快到家了,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夜。 第二天一早,韩奕打开门,晃了晃脑袋,神情懊恼,昨晚不应该喝那么多酒的,现在头疼死了。 走进家门就察觉了不对,往餐厅里看了一眼,就看见了趴在餐桌上睡着了的于晓萱,韩奕放轻了脚步,当看清桌上的几道菜和那个生日蛋糕的时候,韩奕的心猛地一颤。 蛋糕的蜡烛还没有点,旁边放着一个打火机,大概是打算等他回来再点的。 韩奕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机了。韩奕懊恼地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晓萱。”韩奕温柔地喊道。 于晓萱听见有人叫她,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了韩奕,展开一抹笑,“韩奕,你回来了,生日快乐。”只是刚刚说完,才发现竟然天亮了,也就是说韩奕的生日已经过去了。 “已经天亮了啊。”于晓萱轻声说了一句。 “谢谢亲爱的,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韩奕说着,在餐桌前坐下来,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菜,于晓萱见状,按住他的手,“别吃了,已经凉了不好吃了。” 韩奕笑笑,“没关系,这是你做的,很好吃,想不到你还会做饭。” “你要是想吃,我下次再给你做。” “唔,不用,这个就很好,晓萱,抱歉啊,昨晚参加了一个应酬,喝多了就在酒店睡了,没想到手机没电关机了。”韩奕解释。 于晓萱摇头,微微一笑,“没关系,工作比较重要,生日我们明年还可以再过,但是明年你要是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韩奕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好。明年的生日一定跟你一起过。” 于晓萱推开他,“我去将菜热一下。” “不用热了,现在是夏天,就是吃冷的也没有关系。”韩奕拉着她坐下来。 于晓萱坐下来,正打算陪韩奕说说话,门铃响了,她想站起来开门,韩奕按住她,“我去吧。” 韩奕开了门,就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门外,韩奕皱眉,“你是谁?” 女人幽怨地看着韩奕,“韩总,你这么快就不记得人家了吗?” 韩奕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要关门,女人一闪身,挤了进来,手放在韩奕的胸口上,“韩总,昨晚刚跟人家春风一夜呢,现在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这样薄情,人家会伤心的。” 娇滴滴的语气,哪里有半点伤心,更像是调情。 于晓萱听到门口的动静,走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就听到了女人的这番话,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韩奕,脸色苍白。 韩奕的脸色也变了,一把拉开女人放在自己胸上的手,“你别胡说八道,我昨晚是一个人睡的。” 女人看见了于晓萱,脸上的幽怨越发浓了,“难怪人家都说韩总无情呢,原来是家里藏了一个阿娇啊。” 女人看向于晓萱,微微一笑,“这位小姐,真是抱歉哈,我不知道韩总跟你还在一起呢,我要是知道你们没有分手,昨晚我就不跟韩总睡了。”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于晓萱,“呐,这是韩总的东西,还给你吧。” 于晓萱的视线落在女人的手上,是一块男士手表,正是她上次送给韩奕的礼物,这款手表是定制的,只有这一块,所以于晓萱很确定,这块手表就是韩奕的。 见于晓萱不接,女人也不着急,将手表塞进韩奕的怀里,打了一个飞吻,“韩总,大家都是成年人,昨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 女人转身要走,却被韩奕一把拉住,他的脸色铁青,“你先给我把话说清楚。” 女人看着韩奕,眼神幽怨,“韩总,你想让我说什么,说昨晚跟我在一起的人不是你吗?” 韩奕咬牙,“昨晚跟你在一起的人本来就不是我。” “韩总,虽然昨晚是你情我愿,但是你也不能翻脸不认人啊,我手机上还有我俩的照片呢,你是要我拿出来才相信吗?”女人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于晓萱,“我要是知道你家里还有位佳人,我今天肯定是不会来的,既然这位小姐已经知道了,那么也没有隐瞒她的必要了。” 韩奕脸色黑成了锅底,“说,你收了什么人的好处跑来这里污蔑我?” 女人很是委屈地看着韩奕,“韩总,你说这话就伤心了,昨晚是你自己邀请我的。” “够了!”于晓萱大喊一声,指着门口,“你给我出去!”话是对着女人说的。 女人耸耸肩,看向韩奕抓着她不放的手臂,韩奕松开手后,女人转身就走,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妖娆一笑,“对了,有句话忘记说了,韩总,你的技术很棒哦!还有,你肩上的牙印……很有意思。” 说完,女人就头也不回地走了,韩奕转头看向于晓萱,只见于晓萱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身子轻轻颤抖着,韩奕刚刚走近一步,她就往后退了一步。 “晓萱。”韩奕看着于晓萱脸上的眼泪,心痛难忍,叫了一声。 “韩奕,你不要过来。” “晓萱,昨晚我真的是一个人睡在酒店的,有酒店的监控为证,我跟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不认识她。” 于晓萱看着韩奕,“你不认识她,你跟她没有关系,那她是怎么知道你肩上有个牙印的?” 韩奕语塞。那个牙印是一个星期前的某天晚上因为他折腾得太狠了被于晓萱咬的,当时咬的有点重,流了血,现在伤口还没完全好。 忽然,于晓萱的眸光一顿,快步走了上来,一把拉开了韩奕的衣领,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着,也哭着。 韩奕慌了,想要抱住于晓萱,却被于晓萱一把挣开了,“韩奕,你不要碰我。” “晓萱,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承认,在认识你之前,我是有过不少的女人,但是自从认识你之后,我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于晓萱忽然想起,自己认识韩奕之初,撞见过他让一个女孩子去打掉孩子的事情,脸上的笑容变得很苦涩,“韩奕,我是不是根本就不应该相信什么浪子回头?从头到尾我就是一个傻子!” 看着于晓萱眼底的绝望,韩奕彻底慌了,不顾于晓萱的挣扎,将她牢牢地抱在怀里,“晓萱,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真的跟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昨晚我就是纯粹喝醉了然后找了一个酒店睡了一夜,天亮了我就回来了,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你相信我好不好?”韩奕祈求道。 于晓萱也不挣扎了,任由韩奕抱着,只是眼神很冷,“韩奕,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陪我一辈子,但是现在我不敢相信了,真的,哪怕你出去偷腥,只要你不让我知道,瞒我一辈子,我也愿意,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无法欺骗我自己。” “韩奕,你放开我吧,让我冷静几天。”于晓萱的声音很平静,她不哭不闹,反倒是让韩奕更加的心慌害怕。 “晓萱,你不要这样,你说过会跟我在一起一辈子的,你不要离开我,你要是离开我,我就真的是一个人了。”韩奕的语气很卑微。 于晓萱心脏狠狠一疼,眼泪瞬间流下来,韩奕伸手想要给她擦眼泪,于晓萱侧头,避开了他的手,韩奕的手顿在半空中。 “韩奕,不要碰我,求你,你让我觉得自己很脏。” 韩奕的身子一僵,整个人愣在原地,于晓萱推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等韩奕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看不见于晓萱的身影。 他颓然地站在原地,想不通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走进餐厅,于晓萱做的菜还在,刚刚吃了一点,还剩下大半在那里,生日蛋糕上,数字“3”和“0”之间,是几个用樱桃酱写的“韩奕,生日快乐”。 韩奕的眼泪忽然流了下来,他站在那里,看着桌上的蛋糕和冷掉的饭菜,眼神空洞而绝望。 于晓萱从韩奕家出来之后,直接打了一辆车。 “小姐你去哪里?”司机问道。 于晓萱没有反应,司机又问了一次,于晓萱抬眼看她,“师傅,你随便开吧,开到哪里算哪里。” 她没有找沈清澜,最近沈清澜忙着婚礼的事情,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她不开心,可是她不说,不代表沈清澜不知道。 一大早报纸新闻的娱乐头条上都是关于韩奕半夜跟陌生女人酒店开房的新闻,不仅有文字,还有配图,甚至还有韩奕和女人的亲密照,虽然照片被打了马赛克,但是熟悉的人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上面的人是韩奕,但是女人却不是于晓萱。 “清澜,韩奕和晓萱分手了吗?”吃早餐的时候,楚云蓉问道。 沈清澜一脸莫名地看着她。 楚云蓉将一份报纸放在沈清澜的面前,“你看看这则新闻。” 沈清澜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脸色就变了,她拿出手机给于晓萱打电话,电话没有人接,给韩奕打,显示关机。 沈清澜立刻站起来,“妈,我有事出去一趟。” “你倒是吃了早餐再走啊。”楚云蓉在身后喊她,但是沈清澜已经走了,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 沈清澜直接开车去了韩奕的家,按了很久的门铃才有人来开门,“韩奕,晓萱呢?” 韩奕看见她,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走了。” “走了是什么意思?去哪里了?” 韩奕摇头,“我不知道。” 沈清澜怒瞪他一眼,“她去哪里了你都不知道,你也放心让她一个人离开?” 韩奕神情憔悴,任由沈清澜说着,也不还口,沈清澜说了几句,也不想说了,冷静下来,看着韩奕,“报纸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奕抹了一把脸,“我不知道,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女人,昨晚我去魅色喝酒,喝醉了就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店睡觉,早上起来的时候房间里根本没有人,然后我就回来了。” “你的意思你根本没有跟那个女人上床,甚至昨晚你是一个人睡的?” 韩奕点点头,“小嫂子,我承认我以前人很混,跟很多的女人都纠缠不清,但是我自从发现自己爱上了于晓萱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过任何一个别的女人,甚至连暧昧都没有。” 闻言,沈清澜的眼眸一沉,心里顿时就明白了,“韩奕,你被人算计了。” 韩奕神情一顿,看向沈清澜,“小嫂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沈清澜淡淡地说了一句,看向韩奕的脖子,“你看了今天的报纸就知道了,还有,你身上的痕迹太明显,晓萱应该是误会了。” 身上的痕迹?韩奕先是一愣,然后想到了什么,快步跑到卫生里,果然在自己的脖子上看见了一个女人的唇印,就在锁骨的位置。 韩奕脸上怒气一闪,举起拳头砸向镜子,镜子顿时被砸碎了,随便飞了一地,甚至韩奕的脸上都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沈清澜跟进来,看见这一幕,沉声开口,“与其在这里生气不如好好调查一下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你,目的又是什么。” 韩奕神情一凛,严肃了表情,他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原先是沉浸在于晓萱离开的伤心中所以没有反应过来,沈清澜一提醒,他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给我和晓萱一个交代。”说着,犹豫地看向沈清澜,“但是晓萱现在对我存在误会,肯定不愿意见我,所以晓萱那边,小嫂子你能不能?” 沈清澜点点头,“晓萱那里交给我,我现在就去找她。” 沈清澜给于晓萱打电话,依旧没有人接,她先是开车去了于晓萱的家,但是家里没人,又去了公司,琳达也在找她。 琳达一见到沈清澜,就直接开口了,“晓萱不在这里,我也在找她,网上已经炸开锅了,要是沈小姐找到于晓萱,请帮我带句话,无论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逃避都不是办法。” 沈清澜点点头,从圣煊离开,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开着,一边不停地继续给于晓萱打电话。 忽然想到什么,沈清澜在路口调转车头,开车去了墓园。 果然就在墓园里找到了于晓萱,她到的时候,于晓萱正坐在于父于母的墓碑前,靠在墓碑上,手指摸着墓碑上的照片。 沈清澜走过去,在她的身边坐下来,什么也没说。 于晓萱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开口,“清澜,你说我是不是注定不应该得到幸福?” 沈清澜柔声开口,“为什么这么问?” “当我以为自己还有很多的时间陪伴父母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离开了我;当我以为韩奕会陪我一辈子的时候,韩奕又离开了我。”她的神情很悲伤,就连语气中都带着悲伤的味道。 “晓萱,你相信韩奕吗?”沈清澜轻声问道。 “我想相信他,但是我的心里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他。”于晓萱的声音沙哑,眼眶都是肿的,显然是不知道哭了多久。 “晓萱,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你要跟着自己的心走,你想想这段日子以来韩奕对你怎么样,你问问自己,韩真的是那样的人吗?” 于晓萱看着沈清澜,眼神无助,“清澜,我可以吗?” 沈清澜很肯定地点点头,“你可以,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看,将今天看见的忘记,然后问问自己,你相信韩奕吗?” ------题外话------ 大家都很关心小包子哈,放心,包子很快就来了,有些小可爱已经看出了伏笔,哈哈

上一篇   260.偷梁换柱

下一篇   262.算计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