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偷梁换柱

温氏集团虽然是温思瀚在管理,但是董事长依旧是温丙川,只要温丙川发话,杜家就还能生存下来。 温丙川定定地看着杜楠,还没说话,佣人就进来说杜洪海夫妇来了。 “让他们进来。”温丙川说道。 杜洪海和妻子进来就看见儿子跪在地上,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老温,杜楠做错了什么事,你要这么对他,有话不能好好说?” 杜母更是心疼,直接冲过去想将儿子拉起来,但是杜楠却不肯站起来。 “杜楠,你给我站起来。”杜母说道。 杜楠仿佛没有听见。 温思瀚淡淡开口,“杜叔叔,你这话就说错了,不是我们让杜楠跪的,是他自己一进来就跪在了地上。” 杜洪海闻言,脸色有些难看,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杜楠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温家的事情,所以才会一进来就如此。 “杜楠到底做了什么?”杜洪海看着温思瀚,沉声问道。 温思瀚眼底划过一抹冷光,“您可以自己问问杜楠。” 杜洪海看着儿子,杜楠却低着头不去看自己的父亲,只是说道,“温伯父,我可以任由您打骂,只求您可以放过杜家。” 杜洪海知道从儿子这里问不出什么来,看向温丙川,言辞十分恳切,“老温,我们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说清楚,要是杜楠真的做了什么错事,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温丙川看着杜洪海,最初的怒气过去,现在他也已经冷静了下来,看着老友,叹息一声,“老杜,兮瑶是我最疼爱的女儿这一点你也知道,原本我也是希望可以和杜家结为亲家的,毕竟两家知根知底,杜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但是儿大不由娘,女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她喜欢什么样的人根本不是我能决定的,她不喜欢杜楠我甚至也觉得很遗憾,可是这不能成为杜楠伤害我女儿的借口……” 温丙川将杜楠对温兮瑶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杜洪海。 杜洪海脸色变幻不定,当初他刚刚知道温氏解除合作是跟杜楠有关的时候也曾怀疑过是不是因为温兮瑶,毕竟儿子对温兮瑶的心思从来都是放在明面上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杜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会的,杜楠不会这样对兮瑶的,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杜母否认道,一脸的不可置信,她的儿子是个那么温和且温柔的人,对温兮瑶更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怎么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呢。 “杜阿姨,我们也希望这是一场误会,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这是兮瑶没事所以我们才只是跟杜氏解除合约,要是兮瑶出了什么事,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温思瀚冷声说道。 “这件事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了吗?”杜洪海看向温丙川,其实心中隐隐也知道,温家和杜家的交情算是完了。 温丙川沉默着不说话。 杜洪海明白了,这就是没得谈了,点点头,“好,我明白了。”然后拉上妻子转身就走,至于杜楠,他看都不看一眼。 “杜洪海你干什么,儿子还在里面呢。”杜母着急。 “他做了那么丢人的事情还管他做什么。”杜洪海吼,刚刚温丙川说的时候,他的脸上臊得慌。 “杜楠就算是做错了那他也是我儿子啊,更何况,温兮瑶不是没事吗?”杜母撇嘴。 杜洪海冷笑地看着自己的妻子,“你应该庆幸刚刚这话你是跟我说的,而不是当着温丙川夫妻的面。” “我的说是实话啊,温兮瑶本来应该是我们家的儿媳妇,现在抛弃杜楠嫁给别人,我还没说什么呢,杜楠不过是做错了一点点事情,他们就不依不挠的,有他们这样欺负人的吗?” 杜洪海失望地看着妻子,“一点小事?我问你,要是有人对你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能算了?” 杜母一噎,小声嘟囔,“那我不是没有女儿嘛。” 杜洪海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温家的这条路是彻底走不通了,他需要去想想其他的办法来挽救公司。 “唉,儿子你就真的不管了?”杜母在身后喊道。 “死不了。”杜洪海恨声回了一句。 见杜洪海真的走了,杜母咬牙,看了一眼温家的大门,转头赶紧跟上。 温家客厅里,杜楠依旧跪在那里,无论他怎么说,温丙川也没有改变主意,最后他只能离开了温家。 回到家,杜家依旧是一片焦头烂额,温丙川不松口,那些银行的人根本不愿意贷款给杜氏,以前杜氏跟温氏合作的时候,很多人即便是嫉妒杜氏的蒸蒸日上,也只能在一边眼红着,眼睁睁的看着,但是现在,温氏与杜氏解除合作,以前那些看杜氏不顺眼的人趁机抢夺杜氏的客户资源,抢走了不少原本即将成功签约的单子。 加上多个项目的资金链断裂,杜氏随时面临折破产的危险。 杜洪海气得甚至进了一次医院,但是杜氏的日子依旧举步维艰,公司内部也是人心惶惶,为了稳定杜氏,他只能强撑着出院主持大局。 “洪海,要不,还是再去求求温丙川吧。”杜母看着丈夫都这样了还要强撑着,很是心疼。 杜洪海摇头,这件事杜家错了就是错了,杜楠是他的儿子,子债父偿。 杜母眼含泪光,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丈夫继续强撑。 温丙川知道杜洪海生病住院的消息,没有什么表示,就在杜氏即将维持不下去的时候,温丙川终于松口了,虽然杜楠伤害了温兮瑶,但是毕竟温家和杜家几十年的交情,温丙川也只是想教训教训杜家,却并不打算真的将杜家搞垮,但是以后,两家就井水不犯河水吧。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八月初,天气越发炎热,走出去连空气都带着灼热的气息,沈清澜这段时间哪里也没去,除了在大院里陪着两位老爷子聊天、喝茶、下棋,就是在家里画画。 沈清澜不肯接受沈让公司的股份,也不愿意暂管沈让名下的股份,所以直接将沈让名下的股份交给沈君泽,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沈君泽见沈清澜这么识趣,倒也没有再来找沈清澜的麻烦,事实上他现在也没有时间来找沈清澜的麻烦,公司的股东都是跟他爸一起创业的老人,在公司里的分量不轻,现在他爸去世了,他入主公司,平日里对他不错的叔叔伯伯们表面上说着会帮他,可是却根本不愿意配合他的工作,短短半个月时间,沈君泽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 就像今天,在股东大会上,沈君泽发布了一项决议,让卢进才来当公司的总经理,但是那些股东没有一个同意的,找了不少的理由来反驳他,卢进才的学历就是他们的最重要的攻击点,甚至有个股东说沈君泽是任人唯亲。气得沈君泽当场拂袖而去。 “妈,舅舅,这帮混蛋真是太过分了,我爸还活着的时候一个个对我就跟亲儿子似的,现在我爸走了,嘴上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但是背地里却不断给我使绊子,别说那些股东了,就连一个小小的助理都可以不听我的话,我还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吗?”沈君泽在家里发脾气。 卢雅琴和卢进才坐在一边,听着他的话,卢雅琴脸上满是悲戚,果然就如丈夫说的,沈君泽根本压不住公司里的那些人,他还是太年轻了。 “君泽,你冷静点。”卢进才开口,今天他也参加了会议,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实话,他心里也很生气,但是学历确实就是他的硬伤,他现在不过是销售部的总监,底下就有人拿他的学历说事。 沈君泽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神情暴躁,“舅舅,我怎么冷静,那帮老古董就是欺负我爸去世了,没人给我撑腰,今天这个提议要是我爸说的,他们还敢反对吗?” “君泽,那些股东都是跟你爸一起白手起家创业的,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做。”卢雅琴开口。 沈君泽不可置信地看着卢雅琴,“妈,你还是我亲妈吗?你竟然帮那帮人说话,他们欺负的是你儿子我,我爸活着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但是现在我爸死了。” 卢雅琴脸色苍白,“可是现在那些股东不同意你舅舅当总经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不,就听他们的意见,从外面请一个回来?”这是今天其他股东提议的,既然没有合适的人选,那么不如去外面请一个专业的回来,即便价钱贵点,也比某些不专业的好。 “舅舅有这个能力,也是自己人,为什么要请一个外人回来,谁知道请回来的是谁的人。”沈君泽立马否定了卢雅琴的话,甚至觉得他妈自从他爸去世以后人也糊涂了。 卢进才听见妹妹这样说,也有些不高兴,“雅琴,我到底是君泽的亲舅舅,我能害他吗?我要是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那么在公司里才能更好地帮助君泽。” “但是这件事我说了也不算啊,公司里的事情我从来没有管过。”卢雅琴略带委屈地说道,从她嫁给沈让起,她就是一个家庭主妇,从来没有过问过沈让工作上的事情。 卢进才心中也觉得自己的这个妹妹很蠢,当初他背地里劝了那么多次,让她好好跟沈让说说给她一部分公司的股份,卢雅琴不听,说什么自己也不会管理公司,就是拿了股份也没有什么用。 现在好了吧,被那些股东压得死死的。 卢进才心中很是怨恨沈让,这个人说是提拔他,但是却处处防备他,连1%的股份都不给他。 “现在公司里股东联手压制君泽,君泽又没有管理过公司,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君泽写一份股权代理协议,将手里的股份全权交给我,我来行使董事长的权利,而君泽就回去上学,等毕业了再来管理公司,这样以后人家也不会拿他的学历说事。” 闻言,沈君泽眼睛一亮,“舅舅,这样可以吗?”短短半个月,沈君泽也发现了管理公司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文件他就连看都看不懂,每天熬夜到凌晨学习那些专业知识,可是进步却很有限,他也很累,如果他舅舅愿意帮他管理公司,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而他也不用再受那些股东的气了。 “自然可以,公司里的那些股东只知道你爸留了一份股权代理协议,但是却不知道这份协议是交给谁的,只要我们说代理人是我,那么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可是股权代理协议上写的名字是沈清澜啊。”沈君泽纠结道。 卢进才说道,“他们没有看过那份协议,并不知道上面的名字,只要我们把名字换了不就可以了。” 沈君泽睁大眼,“舅舅,你是想伪造一份假的协议?” “有什么不可以,只要肖律师肯配合,那么这些人就一定会相信。” 肖律师是沈让的私人律师,也是沈让最信任的人之一。 “但是肖律师会配合吗?”沈君泽怀疑,肖律师此人狡猾得跟只狐狸似的,而且油盐不进,想要他配合,很难。 卢进才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先去找他聊聊,将公司的情况跟他说说,也许他会同意呢?”卢雅琴犹豫地说道,沈清澜不肯管理公司,现在这个办法似乎也是唯一的办法。 “也只能这么办了,君泽,明天你跟我一起去找肖律师。”卢进才看向沈君泽。 沈君泽点点头。 第二天两人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肖律师听完他们的建议,甚至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拒绝了。 从肖律师那里回来,沈君泽的脸色很难看,“舅舅,现在怎么办?” 卢进才去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结果,对此也毫不意外,冷静地说道,“等,肖律师在国内待不了多久,很快他就会回M国,到时候我们找另一个律师来配合也是一样的,虽然可信度没有肖律师高,但是也能镇住一部分股东。” “这样能行?”沈君泽狐疑,“要是肖律师知道了,告诉别人怎么办?” “那就不要让他知道。”卢进才说道。 沈君泽沉默,心中还是觉得这个方法一点也不靠谱。 卢进才可不管他怎么想,心里已经在考虑该找谁来配合演这出戏了,这个人必须在国内的律师界有名气,这样可信度才高,还要好收买,肯配合他们。卢进才也是刚回国不久,对国内并不怎么了解,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去找到这样的一个人。 而也确实如卢进才所料,三天之后,肖律师就离开了Z国。 沈君泽家里的事情是一滩烂泥,暂且不提。 ** 沈清澜一大早起来心情就极好,不仅将整个房子的卫生打扫了一遍,还去超市里买了一大推食材回来将冰箱给填满了。 知道自己厨艺不佳,沈清澜没打算下厨,只是将中午打算做的菜的食材清洗干净,然后切盘摆放好,刚刚整理好,就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 沈清澜从厨房里走出来,果然看见傅衡逸回来了,穿着一身的军装,看见她,眼睛里漾开温柔的笑意。 傅衡逸将钥匙放在鞋柜上,然后换了鞋子,走过去轻轻抱了抱沈清澜,“老婆,想我了吗?” 沈清澜微微一笑,将身上的围裙接下来,给傅衡逸系上,“想了,快进去做饭,我快饿死了。” 傅衡逸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走进厨房,看见切好摆放好的食材,卷起了袖子。 沈清澜靠在门上,她很喜欢看傅衡逸做饭的样子,很居家,让她觉得很温暖,傅衡逸回头看了她一眼,“先去客厅里,这里油烟大。” 沈清澜摇头,“你做你的,我想看。” 傅衡逸笑笑,开始做饭。 沈清澜事先已经将饭焖好了,所以傅衡逸只要负责做菜就好。 他做饭的速度很快,只是半个小时,就已经做好了两菜一汤,沈清澜走进去帮忙把菜端上桌,然后才坐下来等着傅衡逸。 “傅衡逸,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厨艺怎么会这么好?”沈清澜喝了一口汤,只是一碗普通的番茄蛋花汤,喝起来味道却格外的美味。 就傅衡逸这样的厨艺,哪怕以后失业了,凭借他的厨艺,他都可以找到一份待遇很不错的工作。 傅衡逸笑笑,“以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想吃家乡菜,但是国外做的味道总是不如京城这边的,所以就自己买了食材回来做,厨艺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沈清澜这才想起,傅衡逸十三岁到十八岁这五年一直在国外留学。 “你那么早出去,会不会觉得很苦?”沈清澜好奇地问道。 傅衡逸摇头,“我留学的城市离姑姑很近,周末或者放假我一般都去姑姑家,所以比起一般独自留学的孩子,我倒是没有独在异乡的感觉。” 沈清澜又问了一些傅衡逸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的生活,傅衡逸很是耐心地跟她说着,最后问道,“今天怎么对我以前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一时好奇。” 傅衡逸笑笑。吃完饭,傅衡逸起身去洗碗,沈清澜去了卧室给傅衡逸准备换洗的衣服。 傅衡逸换好衣服,出来时看见沈清澜正在给阳台上的植物浇水,说道,“清澜,我已经跟摄影师联系好了,这次婚纱照我们去Y省春城拍,下午就出发。” 沈清澜停下手中的动作,疑惑地看着他,“不是说在室内拍吗?” “京城现在太热了。”拍婚纱照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每次换装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就算是室内打了冷气不会热,但是室内的效果也没有室外来的好,而他,想尽量给沈清澜最好的。 “我们先去春城拍,等回来再在海边拍一套。”傅衡逸说着自己的安排,这次他跟上面请了四天的假,算起来时间是赶了一点,但是还是够的。 沈清澜自然是配合的,收拾了几件衣服,给两位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就跟着傅衡逸去了机场。 他们到达机场的时候摄影师和他的几个助理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几个助理一人两个大箱子,里面是这次需要用到的婚纱和礼服。 春城是Y省的省会城市,位于YG高原的中部,这里气候十分宜人,四季如春,繁花盛开。 在半个月前傅衡逸就已经跟摄影师打好了招呼,所以到了这里之后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出发了。 第一天上午,他们去的是一片花田,盛开着大片大片的玫瑰花,沈清澜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跟傅衡逸身上的白色西装相配,俩人站在玫瑰园里,相视而笑。 摄影师没有让他们刻意摆造型,抓着哪个动作就是一按快门。 这样的方式无论是沈清澜还是摄影师都很满意。 原本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外貌就出挑,无论从哪个角度拍都没有死角,一对新人间配合又默契,加上环境,每一帧都是一副画,就连摄影师都觉得这次的婚纱照是他拍过的这么多年里最轻松的一次。 因为不需要不断重复一个镜头,所以拍照的效率很高,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完成了原定两天的任务。 这里的拍完了沈清澜和傅衡逸没有急着回去。 傅衡逸和沈清澜换好衣服之后就出发游玩去了。 春城一年四季都是繁花盛开的时节,整座城市里仿佛走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沈清澜的手里拿着一个鲜花饼,是刚刚出炉的,还冒着热气,她将饼递到傅衡逸的嘴边,含笑看着他,傅衡逸低头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味道不错。” 沈清澜在傅衡逸咬过的位置咬了一口,鲜花饼酥软,带着玫瑰花的香气,微甜不腻,味道果然很好。 俩人就像是一对普通的情侣,牵手走在春城城市的街头,一直到晚上,俩人才回到酒店跟摄影师汇合,然后搭上了回京城的飞机。 在京城他们还需要拍一套室内的,和一套海边的,室内的是一套古装,当沈清澜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古装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连化妆师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 傅衡逸已经换上了古装,为了配这身衣服,他还特意戴上了假发。 看见这样的沈清澜,傅衡逸走过去,手轻抬,帮她扶正了一根戴歪了的发簪,在她的耳边轻声念道,“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我现在算是理解了什么叫‘红颜祸水’。” 沈清澜俏脸泛起淡淡的粉色,瞪了他一眼,换来傅衡逸宠溺的一笑。 三天的婚纱照拍下来,就是沈清澜也觉得有点累,她捶了捶自己的腰,叹息,“没想到拍个照片都这么累人。” 傅衡逸刚刚洗完澡,看见她这样,让她趴在床上,自己跪在床边,给她按摩着腰部,他的力道比她大,按摩起来十分舒服,沈清澜渐渐有了睡意。 只是刚刚闭上眼睛,就察觉腰上的那只手不老实了,傅衡逸俯身,轻轻含住了她的耳垂。 沈清澜微微睁开眼睛,侧头看了他一眼,翻了一个身子,正对着傅衡逸,伸手揽上了他的脖子……。 **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醒来的时候傅衡逸还没有起床,睁着眼睛看着她。 她发现傅衡逸很喜欢静静地看着她睡觉的样子,这样想着,沈清澜就问出了口。 闻言,傅衡逸笑笑,“因为你睡觉的样子很纯净,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 ……这是什么形容词? 沈清澜着着他,傅衡逸却没有继续说,而是将沈清澜抱在怀里,“老婆,感受到了吗?”热气扑在沈清澜的脖子上,沈清澜下意识地缩缩脖子。 小腹处的异样那样明显,沈清澜又不是一个不知人事的小姑娘,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淡淡地抬眼扫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傅衡逸,人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 傅衡逸点点头,附和道,“老婆说的对,但是老婆,你老公我饿了一个月了,你忍心不让老公吃饱吗?” 沈清澜很想说“我忍心”,但是对上傅衡逸的温柔如水的目光,心头仿佛漾开了一抹温泉,闭上眼,主动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事后,沈清澜揉揉酸疼的腰和大腿根,对某个一脸餍足的男人咬牙说道,“傅衡逸,你现在出去,午饭之前不许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的嗓子带着一点沙哑。 某个男人知道昨晚加今天早上确实折腾得狠了,谁让自己的老婆滋味太美好了呢。 他起身,在沈清澜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将被子给她拉好,“好,我先去一趟超市,你先好好休息。” 沈清澜不想说话,她现在连伸个手指都嫌累。 傅衡逸笑笑,起身换了衣服出门。 家里安静下来,不一会儿,沈清澜就重新睡了过去,就连傅衡逸回来都不知道。 傅衡逸没有去超市,而是开车去了远一点的农贸市场,这里的食材要比超市里更多更新鲜。 买好菜回家,先去卧室看了一眼沈清澜,见她还在睡,放轻了脚步,关上卧室的门,将围裙戴在身上,挽起袖子开始做饭。 沈清澜是被饿醒的,她睁开眼睛,眼神还带着初醒的懵懂,过了好几分钟,她才清醒过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慢腾腾地从床上起身,走进了浴室洗漱。 出来的时候傅衡逸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就等着她来吃了,沈清澜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挑眉,“这是负荆请罪?” 傅衡逸微微一笑,“这是犒劳我老婆的,老婆辛苦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 沈清澜看了他一眼,坐下来吃饭。 婚纱照拍完之后,因为离婚礼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所以沈清澜请影楼的人加班加点尽量在半个月的时间之内将照片赶出来。 “沈小姐,您放心,半个月之内我们一定可以保质保量地将照片交给您。”影楼经理笑着说道,要是换做别人,她自然不敢这么承诺,毕竟照片的后期精修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跟时间,但是沈清澜他们的照片她看过,除了一些背景和色彩需要调整之外,人物根本不需要大动,精修速度回快很多,这就是天生丽质的好处。 沈清澜放心了。 “沈小姐,我们还需要您从这些照片里选出来一张放大作为主照片。” 沈清澜点点头,“行,你将电子版的发我,我选好之后打电话给你。” 经理拿纸币记下了沈清澜的电子邮箱之后,沈清澜就离开了影楼,回到大院的时候,沈清澜的邮箱里已经有了这次婚纱照的初稿。 沈清澜看了一遍,实在难以抉择,于是就将选择权交给了大家,将傅老爷子、沈老爷子、傅靖婷、楚云蓉都召集起来,大家坐在沈家的客厅里讨论着应该选用哪张照片。 “清澜,这张不错,我觉得这张放大放在你们房间里就很合适。”楚云蓉手里拿着一个平板,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说道,“这张玫瑰园的多好看啊。” “我觉得还是这张好看。”傅靖婷看中的是一张草地上的。 而傅老爷子和沈老爷子又有其他的意见,客厅里一时间热闹非凡。 沈清澜坐在一边,看着他们讨论地热火朝天的样子,隐隐有些后悔,早知道还不如她自己随便选一张的了,按照他们现在这个架势,就是讨论到明天天亮,这个照片也选不出来。 “哟,家里这是在干什么呢?”沈君煜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沈清澜看去,温兮瑶和沈君煜一起回来的。 “哎,兮瑶和君煜回来了,快过来,看看清澜和衡逸的婚纱照,看看哪张比较适合放大。”傅靖婷招呼着他们过来。 沈君煜一听,来了兴致,和温兮瑶在楚云蓉的身边坐下来,参入了讨论的行列。 “清澜,你这套婚纱照拍得真不错。”温兮瑶看了几张之后说道,沈君煜跟着点头,“最主要是人好看,所以怎么拍都好看。”语气中那个得意,那个自豪。 这话深得在座的人的心,尤其是沈老爷子。 沈清澜没有理会沈君煜的话,而是对着温兮瑶说道,“兮瑶姐,我把那家影楼的电话给你,下次你跟我哥也可以去找他们,他们的服务态度很不错。” 温兮瑶笑着点点头,“行,下次我跟你哥去问问。”温兮瑶和沈君煜的婚礼也定了,就在明年的三月份,跟沈清澜他们隔了半年。 “哎,清澜,你是主角,你倒是说说你喜欢哪张照片。”一群人讨论了大半天都没有想好选哪一张,大家终于想起了新娘就坐在这里呢。 沈清澜已经快要睡着了,听到这话,看向大家,“两位爷爷,你们觉得呢?” 两位老爷子的意见倒是比较一致,都喜欢在滇池边拍的一张。 “那就这张吧。”沈清澜最后定下。 楚云蓉有些遗憾,“其实这些照片都挺好看的,我觉的多洗几张出来也不错啊,傅家主卧里一张,我们家卧室里一张,然后他们的新房里一张。”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客厅里又陷入了一场热闹的讨论中,沈清澜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讨论,顿时有些头疼。 想了想,起身走出了客厅,她需要到花园里透透气。 沈家的花园一角有个巨大的葡萄架,这是沈奶奶生前种的,此刻葡萄架下挂满了累累的青色葡萄。 沈清澜走到葡萄架下坐下,抬头看着藤上的葡萄,鼻尖是淡淡的栀子花的香味。 葡萄的枝叶茂盛,完美地挡住了阳光,沈清澜闭上眼睛,听着耳边偶尔的蝉鸣,渐渐地有了睡意。 沈君煜没有在客厅里看到沈清澜,就走了出来,果然就在葡萄架下看到了沈清澜,“怎么不到房间里去睡?” 沈清澜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哥哥,微微一笑,“只是想出来坐坐。” 沈君煜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看着她清冷的眉眼,“澜澜,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不开心吗?” “没有啊,怎么会这么问?”沈清澜疑惑的看着他。 沈君煜伸手摸摸她的头,“没有就好,哥哥看你最近似乎很累,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沈清澜摇头,“也不是,就是总觉得睡不够,哥,离婚礼越近,我越觉得紧张,虽然我跟傅衡逸已经领证,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跟他举行婚礼,我就忍不住紧张。” 闻言,沈君煜忍不住轻笑,没想到自己这个一向淡定的妹妹竟然也会紧张。 “哥。”沈清澜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哥哥不笑了,只是真的很难得,以前看到的你都是淡定自若的,现在竟然也有让你紧张的事情。”沈君煜的嘴角挂着笑意,就连眼睛里也都是笑意。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他,说好的同胞爱呢? ------题外话------ 马上就是傅爷和清澜的婚礼,你们期待吗?

上一篇   259.最后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