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意外陡生

沈清澜他们回来的时候金恩熙带着于晓萱已经在外面乐不思蜀了,没有在酒店找到人,沈清澜给金恩熙打了电话,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吃过饭了,也不再管他们,跟丹尼尔出去吃饭。 晚上回来,沈清澜刚刚洗完澡就接到了傅衡逸的视频请求,点击同意,“刚刚在洗澡?”傅衡逸看着沈清澜身上的睡衣,问道。 沈清澜点头,“你今天这么迟?”她这里晚上九点,但是傅衡逸那里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傅衡逸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是为了等她所以才这么迟还不睡的,见她肩头的睡衣上湿了一大片,皱眉,“又没有把头发擦干?” 沈清澜呵呵笑,“刚刚听到手机响,没有来得及擦,就出来了。”言外之意,如果不是你打扰,我肯定擦头发的。 傅衡逸哪里会不了解她,这人根本就没打算擦头,无奈一笑,“是,都是我的不对。”知道她不喜欢用吹风机,“去拿条毛巾将头发擦干净。” 沈清澜起身,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正对着浴室的位置,然后进了浴室,拿了一条毛巾就出来了,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跟傅衡逸聊天。 “今天去参加了艺术节的开幕式,还去参观了雪梨市美术协会的会长的私人庄园,品尝到了一种很不错的葡萄酒,他还送了我几瓶,等你回来给你尝尝。”沈清澜跟傅衡逸聊着家常。 “喜欢喝葡萄酒?”傅衡逸问道。 “也不是喜欢,偶尔品尝一下还是不错的,他们家的私人庄园里有大片的葡萄园,这些酒都是他们自己酿制的。”虽然比不上世界级名酒的口感,但是喝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你要是喜欢我们也可以买一个庄园自己种葡萄然后酿酒。”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他,“傅衡逸,你是一个军人。”这么“腐败”真的好吗? “所以我说是你买啊,我没钱,只能靠老婆养了。”傅衡逸说的理直气壮。 沈清澜一头黑线,与傅衡逸相处越久,沈清澜就越清晰地意识到,傅衡逸身上的冷酷、严肃、正经那都是对着外人的,对着她,简直就是另一个反差,这样的反差竟然让沈清澜觉得傅衡逸很是……可爱。 要是傅爷知道在自家老婆的心中,他的形象是可爱,不知道作何感想。 跟傅衡逸聊了半个小时,见那边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沈清澜催促着傅衡逸去睡觉。 “老婆,你就这样完了?”视频中,傅衡逸挑眉看着她。 沈清澜看着他,神情莫名,不然呢? “晚安吻呢?”傅衡逸见她不明白,提醒道。 沈清澜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点了结束键。 傅衡逸看着已经结束的视频通话,无声的笑笑,他发现沈清澜这人在那方面其实是个很害羞的人,脸皮很薄,不经逗。 **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等人就出发去了鸡心岛,雪梨市靠海,鸡心岛就是雪梨市附近的一个小岛,风景十分美丽,游客很多。 他们驱车到了码头,艺术节期间,去往鸡心岛的游轮很多,但是码头上的人更多,丹尼尔已经事先给弗兰克打过电话,向他借了他的私人游轮,几人上了游轮,于晓萱看着那边还在排队等候的人,不禁感叹道,“清澜,我现在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金钱的魅力。” “Z国不是有句话嘛,叫‘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有钱了我们才能享受更好的生活。”金恩熙接口道。 于晓萱赞同地点点头,“也是哈,恩熙,你知道鸡心岛上有什么好吃的吗?”此话一出,画风瞬间就变了。好吧,这确实是吃货于晓萱最关心的问题。 “那要让你失望了,鸡心岛曾经是雪梨市关押犯人的地方,尤其是二战期间,这里还是维修军舰的地方,上面更多的是历史遗迹。” 于晓萱一脸失望,“没有特色美食啊。” “别整天惦记着吃好吗?”金恩熙无语,经过几天的相处,她跟于晓萱也混熟了,说话随意多了。 “哎,你说话咋跟方彤似的,民以食为天,吃饭是人生大事,怎么能马虎呢。” “虽然上面美食不多,但是上面的海景非常不错,尤其是海景房,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初升的太阳。”金恩熙补充道。 于晓萱的眼睛亮了,“那我们可以在上面住一夜吗?”她看向正靠在游轮的甲板上看海景的沈清澜。 “可以。” 于晓萱很是高兴,“那我们就在上面住一夜,明天再回去。” “这倒是可以。鸡心岛是雪梨市最大的岛屿,不只是历史遗迹,还有海滩,你可以看看,我猜你会喜欢。” 被金恩熙说得来了兴致,看着近在眼前的岛屿,于晓萱很是兴奋。 码头上有很多的私人游轮,但是弗兰克在这里有自己专门的停靠游轮的位置,所以倒是也不为没有停靠的位置而烦恼,将游轮停靠在码头,几人下了游轮。 正如金恩熙所说,岛上的人不少,都是来参加这次的艺术节的,当然也有一部分是纯粹来旅游的。 鸡心岛上的展览品以铜制和铁质的雕塑居多,大小不一,形态各异,但无一不是精品,就连于晓萱这个艺术的门外汉看到这些作品也感叹了一句。 岛上的酒店现在很难订,他们又是临时决定要在这里过夜,所以商量之后,沈清澜等人打算在这里露营。虽然是冬天,但气温不算很低。 岛上有专门出租帐篷的地方,几人先去选了地方。 露营地在海岛边的一处悬崖附近,往前十米就是悬崖,不过这里地势平坦,在这里露营的人还是不少,沈清澜几人选了一个靠近悬崖边的位置。 于晓萱走到离悬崖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往前看了看,“清澜,我腿软。” 沈清澜走过去,直接走到悬崖边,往下看了一眼,目测这里距离海面还不到三十米,顶多就是二十米,地势并不高。 “清澜,你别过去。”于晓萱说道,声音发颤,她有点恐高,嗯,真的只有一点点。 沈清澜伸出手,“晓萱,过来。” 于晓萱不敢,犹豫地看像是沈清澜,沈清澜伸着手。 于晓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来,手紧紧地抓着沈清澜的,“于晓萱,睁开眼睛往下看。” 于晓萱摇头。 “下面很美,你要是错过了以后可别后悔。”沈清澜淡淡说了一句,声音不急不缓。 于晓萱闻言,心里痒痒的,睁开了眼睛,往下看了一眼,今天的风有点大,海浪拍击在悬崖上,掀起巨大的浪花,确实很美。 远处是海岸线,海天一色,根本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天。 “清澜,这里真的很美,以后有机会我想跟韩奕一起来一次。”于晓萱和沈清澜坐在一边,看着海面说道。 沈清澜莞尔,于晓萱跟她想到一块儿去了。 太阳渐渐西斜,海平面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随着时间的推移,粉色渐深,变成大片大片的深红。 沈清澜拍了一张照片,发了一条微博动态,“下次想跟你一起来”。 傅衡逸原先并没有微博,但是自从沈清澜开通了微博账号之后,他也去注册了一个,晚上回来看见这条动态,傅衡逸给沈清澜发了一条微信——【好】。 只有简单的一个字,沈清澜却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一笑,将手机放好。 “清澜,没想到你烧烤的手艺这么好。”于晓萱手里拿着一串烤肉,吃的一脸的满足。 丹尼尔也是第一次吃到沈清澜做的东西,不禁竖起了大拇指,“清澜,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金恩熙闻言,在一边笑,其实沈清澜也就烧烤的手艺不错,要是做饭……金恩熙想起曾经吃过的沈清澜做的食物,不禁摇头,算了,清澜还是适合做个女神,这种沾染人间烟火的事情还是留给其他人做吧。 而于晓萱眼睛里也满是笑意,嗯,她想起沈清澜唱儿歌的事情了。 沈清澜扫了一眼于晓萱和金恩熙,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眼神无奈。 第二天一大早,天光微亮,几人就起床了,他们要看海上日出,等看完日出,几人就打算回去了。 走到码头,依旧是如昨天般热闹的景象,沈清澜登上游轮,丹尼尔走在最后。 “这位先生。”一个女人叫住了丹尼尔,丹尼尔转身,看向她。 “这位先生,我的孩子生病了,能不能搭你们的船去雪梨市?”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孩子,孩子面色通红,显然是在发高烧。 丹尼尔知道鸡心岛上虽然有医院,但医疗水平有限,跟在女人身后的是个男人,看样子是一家三口,此刻这对父母脸上都是焦急的神情。 码头上还有很多人排着长队的等着上游轮,而这里的游轮是定时发出的,离下一班游轮起码还有一刻钟。 “你们上来吧。”沈清澜开口。 女人看向沈清澜,一脸的感激,“谢谢这位小姐,谢谢。” “赶紧上去吧,船马上要开了。”丹尼尔说道。 夫妻俩一脸感激地上船。 从鸡心岛到雪梨市码头要一个小时,那对夫妻上了船之后就安静地坐在船舱里,并不会到处乱走,也没有四处打量船舱内的豪华设施,看的出教养不错。 女人怀中的孩子不大,看上去只有两三岁,眼睛闭着,眉头紧皱,看得出他现在很不舒服,女人时不时将额头贴在孩子的脑袋上。 女人见沈清澜看过来,嘴角扯了扯,大概是想笑笑的,但是现在的心情实在笑不出来,“这位小姐是到鸡心岛玩的?” 沈清澜点点头,看向她怀中的孩子,“孩子生病了怎么没有送到岛上的医院?”虽然那个医院医疗水平有限,但是起码能起到缓解的作用。 “我们去了,昨天下午孩子就发烧了,我们带他去了岛上的医院,吃了药也打了针,孩子的高烧退了,本来想着昨天回去的,但是在医院耽误了时间,出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后一班游轮,我们只好等到了今天早上。” 现在看这个孩子的样子,显然是后来高烧反复了,看着焦急的父母,沈清澜的眸光微动,走进了游轮上的酒窖里,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白酒。 “先用酒精给孩子降降温吧。”沈清澜将白酒递给男人,男人看着酒瓶上的名字,没有接,这样一瓶酒的价格,抵得上他大半年的工资了。 “拿着吧,孩子比较重要。”沈清澜又说了一句,孩子发高烧要是不能及时退烧,后果会很严重。 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白酒,“谢谢这位小姐。” 沈清澜笑笑,“在孩子的手心脚心和腋窝这几个地方擦一些白酒。” “谢谢,这位小姐,您真的是太善良了。”女人一脸的感激。 沈清澜没有说话,走了出去,只是刚刚走到甲板上,就看见了丹尼尔一脸的着急之色,“清澜不好了。” 沈清澜神情微变,“怎么了?” “船舱漏水了,而且还漏油了。”丹尼尔说道。 沈清澜快步跟随着丹尼尔来到了驾驶舱,驾驶舱里,几个船员也是一脸的着急,沈清澜迅速地查看了一下,游轮的油箱所剩的油几近于零。 “我昨天晚上检查的时候还有百分之五十。”一个船员说了一句。 沈清澜眸色微沉,这很明显是人为的,最底层的船舱里已经灌满了水,船底在下沉,“刚刚开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沈清澜的声音很冷。 船员一脸心虚,刚刚他们几个聚在一起聊天呢,根本没有查看,等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船已经开出了码头半个小时了。也就说,他们现在正好在鸡心岛和雪梨市码头的中心。 沈清澜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丹尼尔,发求救信号,让人来救我们。” 丹尼尔点点头,迅速走出了驾驶舱。 船体下沉如此明显,于晓萱和金恩熙自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见沈清澜神情凝重地出来,顿时心就提了起来,“清澜,怎么了?” “油箱漏油了。” 丹尼尔已经发出了信号,幸亏这几天这里来往的游轮多,很快,一艘游轮就朝着他们靠近过来。 沈清澜几人包括那对夫妻和几个船员此刻都站在甲板上,跟对方说明了情况,对方直接就同意了他们上船。 到了雪梨市,那对夫妻还一脸的惊魂未定,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孩子。 “先送孩子去医院吧。”沈清澜说道。 “这位小姐您叫什么?”男人礼貌地问道。 沈清澜摇摇头,“孩子重要,先去医院吧。”本来就是一件小事,沈清澜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今天的意外…… 今天虽然是有惊无险,但是于晓萱还是有些吓到了,他们上了来接他们的那艘游轮没有多久,弗兰克的游轮上的水就蔓延到甲板上,船头已经下沉了,也就是说要是他们再多待十分钟,恐怕几个人就要去海里喂鲨鱼了。 沈清澜让金恩熙和于晓萱先回酒店,然后就跟丹尼尔一起去庄园找了弗兰克。 弗兰克听了事情的经过,脸色沉的可怕,船沉的速度那样快,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还有油箱漏油,这人为痕迹太明显,弗兰克就是想安慰自己是意外都做不到。 沈清澜是第一次来这里,根本不认识什么人,自然不存在仇家一说,而这艘游轮是弗兰克的,这明显就是一次针对弗兰克的行为,只是不巧的是,这次用游轮的是沈清澜而不是弗兰克。 “沈小姐,真是抱歉,让你受惊了。”弗兰克歉意地说道,要不是沈清澜反应快,恐怕他还真的会很麻烦,毕竟沈清澜在Z国的身份也不简单。 “弗兰克先生,我和我朋友都没事,这次会跟丹尼尔过来也是为了提醒您一声。” “谢谢沈小姐的好意,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沈小姐,这次让你的朋友跟着受惊了,十分抱歉。” 知道弗兰克接下来还有事,沈清澜婉拒了弗兰克留下一起用餐的邀请,跟丹尼尔一起离开了。 “清澜,我们明天要离开吗?”丹尼尔问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心情都受到了影响。 沈清澜摇头,“明天去当代美术馆看看。”那天她虽然看过一次,但是看得并不仔细,前两天跟那些大艺术家聊天,有了不少的收获,她想再去看见那些作品。 丹尼尔自然没有意见。 回到酒店,于晓萱已经早早地睡下了,连午饭都没吃,金恩熙是丝毫也没有受到影响,看见沈清澜回来,她进了沈清澜的房间。 “弗兰克怎么说?”金恩熙问道。 “应该是一次针对弗兰克的行动。” 金恩熙眉头高挑,“所以我们这是躺枪了?” “似乎是这样。” “哈哈,这可有趣了,回去说给茜丝莉听,她肯定乐了。不过……”金恩熙语气一顿,“这次King沉默的时间有点久啊,上次吃了那么大的亏,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行动,这跟他以往的行事风格可太不一样了。” 沈清澜闻言,眸光沉了沉,“这只能说明他在酝酿更大的事情。” 金恩熙有些烦躁地抓抓头发,“这前有King盯着我们,后面还有一个艾伦,现在我们的处境就是那个什么…。虎狼。” “前有狼后有虎。” “对,就是这个,安,我想直接结果了King,听说他上次受了重伤,肯定没有那么快好,以前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现在就不一定了。”金恩熙越说越觉得这个建议可行。 “恩熙,不要轻举妄动。”沈清澜说了一句,但是心里也在思考着金恩熙刚刚所说的话的可行性,金恩熙或许不行,但是她自己去的话……沈清澜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寒芒。 ** 雪梨市某座庄园内,凯瑟琳正躺在阳光下享受着难得的温暖日光浴,听到手机响,接了起来,“事情怎么样了?” “小姐,很抱歉,沈清澜几人被人救走了,没有任何事。” 凯瑟琳眼神一变,“就连伤都没有受?” 对方沉默了一瞬,“是的。” “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凯瑟琳怒,“屁股擦干净了吗?” “这个小姐放心,已经处理干净了,没人会查到你的身上来,而且那些人以为这次是有人在针对弗兰克先生。” “这样最好,但是这次的事情你们做的很不好,沈清澜他们现在还在雪梨市,我不想看到沈清澜的手还能拿住画笔,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 挂了电话,凯瑟琳眼底寒光闪闪,比她更天才的画家?呵呵,要是这个天才画家没有了手,她倒是很想看看,她还怎么画画! ** 第二天,沈清澜和于晓萱几人就再一次去了当代美术馆,这次的艺术节会持续一个半个月的时间,现在还是开幕周,所以当代美术馆的人并不少,沈清澜走进会馆以后就跟于晓萱他们分开了,她独自去了油画展示区。 “咦,姐姐,是你啊。”正看着画,颜夕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沈清澜转身。 “你怎么在这里?”沈清澜看见颜夕有些意外。 颜夕笑嘻嘻,“我来这里参观啊,这次的艺术节是雪梨市的盛事呢。不过没想到可以在这里遇见姐姐,我跟姐姐还真是有缘。” 闻言,沈清澜眼睛里浮现淡淡的笑意,谁说不是呢,当初她跟颜夕的相识是一场意外,现在再度相识,则是意外中的意外,像是冥冥中的注定。 “你一个人来的?”沈清澜见颜夕的身边没有人陪着,问道。 颜夕点点头,“今天妈妈有事,我就一个人出来了,姐姐也是一个人吗?” “不是,我跟朋友一起来的,他们去了另外的展厅。” “那我能跟姐姐一起走吗?” “当然。” 颜夕笑了,跟在沈清澜身边,“姐姐,我以前真的没有见过你吗?” 她侧头好奇地看着沈清澜。 “怎么了?” “我总觉得我以前应该是认识你的,而且很熟悉,看见姐姐,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沈清澜微微一笑,“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如果我们以前认识,我就不会认不出你,对吗?” 颜夕拍拍头,“嗯,也是,大概是我记错了。姐姐,我叫颜夕,颜色的颜,夕阳的夕。” “安,你叫我安就好。” “安姐姐,你这次来雪梨市呆多久啊?” “明天就走了。” “啊,这么快啊。”颜夕有点小失望,“我还想明天请姐姐到我家里去玩呢。” “如果以后我还来雪梨市,肯定去你家里做客。” 颜夕虽然失望,但是却很快将这件事抛开,跟着沈清澜在展厅里欣赏着画作,偶尔,沈清澜会跟她解释了一下作品表达的意思,所用的手法。 “姐姐,你是画家吗?你懂得好多。”颜夕好奇地看着沈清澜说道。 “我只是喜欢而已,平日里会看一些这方面的书,看的多,就记住了。” 从展厅里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大姐姐,马上我请你吃饭吧。”颜夕说道。 沈清澜没有拒绝,她也想跟颜夕多待一点时间,给丹尼尔打了电话,得知丹尼尔他们也马上就出来了,没有急着离开,站在人少的地方等着他们。 于晓萱和金恩熙从刚从里面出来,就看见了沈清澜和颜夕。 “颜……”于晓萱大声开口喊出一个字,就被金恩熙一把拉住了,于晓萱瞬间反应过来,穿过人群走向沈清澜。 只是还没有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就看到人群骚动起来,于晓萱只看见有人朝着沈清澜冲了过去,“清澜小心。” 沈清澜从男人举刀冲向她开始就有了防备,将颜夕一把拉到自己的身后,抬脚就是一脚。 男人没什么身手,被沈清澜踢倒在地,沈清澜迅速上前,将男人手里的刀夺了下来。然后一个利落的手刀,将男人打晕了过去。 “啊,杀人了。”人群中传来尖叫声,人群朝着四周散开,于晓萱被人撞了一下,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金恩熙一手拉着于晓萱,一手拉着丹尼尔,迅速往沈清澜的方向跑去。 颜夕站在沈清澜的身后,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没反应过来,她震惊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人,那人被男人捅了两刀,身下一片血迹。 “颜夕,不要看。”沈清澜一把捂住颜夕的眼睛,将她带到一边。 “我们先走。”见人到齐了,沈清澜迅速带着颜夕离开这里。 沈清澜带着颜夕上了车,离开了当代美术馆。 颜夕和于晓萱的脸色都很苍白,从上车开始两人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显然是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沈清澜和金恩熙对视一眼,神色微冷,刚刚那个男人其实一开始冲向的就是沈清澜,只是那个人当时正好在沈清澜的前面,所以当了替死鬼而已。 “安姐姐,刚才那个人是死了吗?”良久,颜夕轻声开口,声音颤抖,她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在她的面前,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嗯。”沈清澜没有隐瞒她,那个人被刺中了心脏,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颜夕的脸色又白了一分,她是亲眼可能人倒在她的面前的,也眼睁睁看着那人拿着刀冲向她的,“那个人是疯子吗?” “也许是,颜夕,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将它忘了吧。”沈清澜温声开口。 颜夕哦了一声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听见人们惊慌的呼喊,还有那一片血迹,她的心脏处很不舒服,脑海中似乎闪过什么,还没来得及抓住就消失了。 于晓萱从惊慌中回过神来,看见颜夕,见颜夕真的不认识她了,眼睛里闪过一抹悲伤,转瞬即逝。 她看着颜夕的侧颜,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颜夕转头,就对上了于晓萱复杂的眸光。 “你好。”颜夕礼貌地跟于晓萱打招呼。 于晓萱笑笑,“你好。” 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颜夕也没有了跟人聊天的兴致,一时间车子里陷入了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儿,颜夕开口,“姐姐,我想先回家了,能不能请你在下个路口将我放下,这次不能跟姐姐一起吃饭了,对不起。” 沈清澜点头,“没关系,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今天的事情不要多想,这是人家在寻仇,跟你没有关系,知道吗?” 颜夕点点头,心情还是有点低落。 沈清澜没有多说什么,在路口停车,帮着颜夕打了一辆车然后才离开。 “清澜,为什么不直接将颜夕送回去?”于晓萱问道。 沈清澜开口,“颜夕的母亲不希望我们跟她接触,上次是偶然遇见,这次虽然也是偶然,但是人家未必这样想。” 于晓萱叹口气,她无法说颜夕母亲的不是,因为人家是一颗慈母心,她可以理解,也选择尊重。 于晓萱趴在驾驶座的后背上,跟沈清澜说话,“清澜,有没有一种我们被柯南附身的感觉?” 沈清澜疑惑的看向她,“柯南是谁?” 于晓萱一脸黑线,她怎么忘记了,沈清澜根本不看动漫呢,“柯南就是R国的一部动漫,他是个侦探,走到哪里哪里就死人,我感觉我们这两天是被柯南附体了。” 这次换做沈清澜一脸无语了,金恩熙哈哈笑出声,“这个比喻还真的好形象,这两天我们确实好倒霉。” 丹尼尔想想也笑了,沈清澜看着笑作一团的几人,嘴角轻勾。 几人回了酒店没有多久,警察就上门了,是来调查情况的,沈清澜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警察问完就离开了,后来沈清澜从弗兰克的嘴里知道这件事其实就是一个意外,男人是个精神病人,家人一时没有看住就从医院里跑了出来,然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当然,这是当地警方给的说法,真相到底如何,沈清澜心中自有判断。 警察走了以后,几人也没有出去吃,就在酒店自己的餐厅里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第二天一早,沈清澜他们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当弗兰克知道的时候,沈清澜都已经回到京城了。 弗兰克遗憾地说道,“沈小姐,很抱歉在你来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希望雪梨市没有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 沈清澜开口,“弗兰克先生别这么说,这些事情并没有影响到我对雪梨市的好感,这次是匆匆回国,是因为我朋友在国内还有事,所以就先回来了,下次有机会来京城,我带您尝尝地道的Z国美食。” “好,就这么说定了。”弗兰克朗声笑道。 沈清澜回来之后,先回了一趟大院,看看沈老爷子,没有在家里看见沈让,问了宋嫂,才知道沈让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全衰弱了,这几天都在医院里。 沈老爷子这几天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看见沈清澜,也没有了以往的笑容,“澜澜回来了,这次出去一切顺利吗?” 沈清澜点点头,“很顺利,爷爷,您的脸色不是很好,最近是不是没有休息好?”一边说,一边走到沈老爷子身后,伸手给他按摩着太阳穴。 沈老爷子闭上眼睛,叹口气,“爷爷很好,人老了都这样,不要担心。” 知道沈老爷子是为了沈让的事情忧心,沈清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爷子,倒是老爷子,拍拍孙女的手,“爷爷真的没事,你二叔的事情,一切都是命,爷爷现在也想开了。” 话说这么说,但是沈清澜却不认为爷爷是真的想开了,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无论是发生什么时候,对于作父母的来说都是一件悲痛的事情。 “爷爷,明天我陪您去看看二叔吧。”沈清澜开口。 沈老爷子点点头,重新闭上眼睛不说话,沈清澜给老爷子按摩着头部,渐渐的,老爷子紧皱的眉头松了下来。不知不觉,老爷子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沈清澜放下手,上楼给老爷子拿了一条毯子盖在他的身上。 等做完这些,沈清澜才走出客厅,拿起手机给傅老爷子打电话,傅老爷子出去疗养有一段时间了,就连这次沈君煜和温兮瑶订婚他都没有回来。 自从知道了沈让和傅靖婷的关系之后,沈清澜就理解了傅老爷子的心情,每隔几天就会给老爷子打电话。 “爷爷。” 傅老爷子接到沈清澜的电话很是高兴,“清澜丫头,从国外回来了?” “嗯,爷爷这几天你那里天气还好吗?” “很好,这里空气也很好。” “爷爷打算什么时候回来?”这是沈清澜第一次问傅老爷子归期。 傅老爷子沉默了一下,开口,“这里环境很不错,爷爷想多待一段时间。” 沈清澜轻声开口,“爷爷,我二叔他……时日无多了,或许撑不过这个月。” 电话那端的傅老爷子闻言,深深地叹口气,“清澜丫头,爷爷知道了,爷爷明天就回来。” “谢谢爷爷。” “行了,你的心思我明白,你爷爷那里我会劝着点的。”傅老爷子哪里不知道沈清澜其实是担心沈老爷子受不了这个打击呢。 傅老爷子经历过这样的丧子之痛,自然能明白沈老爷子的心情,挂了电话,他看着天空,良久才开口对身边的警卫员说,“收拾东西,明天回京城吧。” ------题外话------ 对于凯瑟琳,你们怎么看?

上一篇   257.再见颜夕

下一篇   259.最后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