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二叔的请求

黑暗中传来一阵轻笑,随后,客厅的灯亮起。 “小七,你的感觉还是如此敏锐。”艾伦坐在沙发上,翘着腿,一脸的闲适。 沈清澜冷着脸,看着艾伦,“你来这里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就是想看看你。”艾伦说道,眼睛在沈清澜的身上扫了一圈,“果然King那个废物是不能奈你何的,想想也是,要是你被King伤着了,我都要怀疑你还是不是我亲手教出来的小七了。” 沈清澜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琢磨不透他的意图,抿着唇,站在那里没有开口。 “小七,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恶意。就是纯粹向来看看你而已,上次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艾伦轻笑着问道。 沈清澜眸色微沉,淡淡开口,“我不接受你的任何提议。” 闻言,艾伦也不恼,只是点点头,“唔,果然是小七。你就不怕我将你的身份告诉傅衡逸?” 沈清澜在艾伦的对面坐下来,神情淡漠,“尽管去。” 艾伦眼底阴郁一闪而过,只是瞬间,又恢复了正常,要是这么容易就妥协了,那么她就不是沈清澜了,“看来,小七是做好了众叛亲离的准备了。” “艾伦,我从来不受威胁。”沈清澜眼底浮现一丝杀意,但是却强制性被她给压了下来,艾伦既然敢出现在这里,就不会没有一点准备。 “既然如此,我们走着瞧。”艾伦站起来,要离开,走到一半,停下来,看着沈清澜,“小七,麻烦你转告那几个家伙一声,欠的债终究是要还的,让他们几个做好准备。还有,看见你没事,我很开心。” 沈清澜自动忽略他的最后一句话,沉着脸,等艾伦走了以后就直接离开了江心雅苑,这里艾伦来过,谁知道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艾伦在里面做了一些什么。 而沈清澜没有看到,艾伦走出去以后,深深地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 刚刚走到下面,艾伦的腿就是一软,他扶着墙,神情痛苦,彼得赶紧走过来,将他带到车上,“我说你可真是,自己都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看一眼人家是不是安然无恙,艾伦,说你是疯子都是高看你。”这哪里是疯子,根本就是个笨蛋痴情种。 艾伦神情冷漠,额头上都是汗,就连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的手用力地捶打着双腿,彼得见状,连忙拉住他的手,“你疯了,你的腿现在本来就脆弱,你要是将它打断了,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将它接回去。” 艾伦紧紧咬着牙,巨大的痛楚侵袭着他的神经,让他的理智渐渐远离,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打针。” “不行,艾伦,止痛针对你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现在你只能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撑过去。”彼得很无奈的说道,但凡止痛剂对艾伦还有一点作用,他都会给他用,但是现在艾伦的身体已经表现出来对止痛剂强抗药性,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艾伦紧紧咬着牙关,为了防止他咬到舌头,彼得往他的嘴里塞了一块布,艾伦像是野兽般低声嘶吼着,等待着疼痛的过去,彼得紧紧地固定住让他的双手,防止他伤害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艾伦才渐渐安静下来,彼得放开他,轻轻舒了一口气。绕到驾驶位上,车子离开了江心雅苑。他其实恨不能理解艾伦的行为,明明是那么霸道不反抗的性子,偏偏对着那个叫做沈清澜的女人一再妥协。 ** “韩老爷子,你不能进去。”一大早,韩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门口就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韩正山一把推开秘书的手,“你给我让开,我找韩奕,让他给我滚出来。” “韩总正在开会,您先到休息室等他一下可以吗?”秘书拦在门外,就是不让他进去。 韩正山浑身上下都透着愤怒的火焰,“既然不在,那我到他的办公室等他。” 秘书拦住他,“韩老爷子,总裁不在,办公室里任何人不能进去。” 韩正山眼睛一瞪,“我是他老子,他的办公室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你给我让开。” 秘书一脸的为难,韩正山是韩奕的父亲没错,但是这里是韩氏集团,还是韩奕的总裁办公室,里面有许多的机密文件,要是不小心丢失或者泄露了,那算谁的? 秘书笑眯眯,站在韩正山的面前不相让,“老爷子,您还是到会客室等韩总吧,韩总的会议也快结束了。” “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 秘书继续笑眯眯,“韩老爷子,您别为难我们呀,我们也就是一个穷打工的。” 韩正山看着眼前如同狡猾的泥鳅一样的秘书,正要发怒,身后就传来了韩奕戏谑的声音,“哟,这一大早的,父亲你这是在耍什么威风呢?” 韩正山转身,就看到韩奕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韩正山的怒气瞬间就上来了,指着韩奕,“韩奕,你个逆子,竟然连自己的老子都算计。” 韩奕的身后跟着公司的一众高层,此刻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致低下头,当自己不存在,老板家里的闲事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老板的热闹也不是他们可以看的。 韩奕脸色都没变,挥了挥手,“你们先回去工作吧,今天会议上讨论得出的方案尽快实施。” 各位高层如蒙大赦,点点头就要走。 “你们先别走。”韩正山叫住他们,“韩奕,你敢做还怕人知道?我倒是要叫他们评评理,让他们看看他们韩氏集团的总裁到底是个什么德性。” 谁知,听到他这话,各位高层走得更快了,转眼就没了人影,就连秘书都回了秘书办,办公室门口只剩下了韩奕和韩正山两个人。 韩奕挑眉看着他,“不是想要进去?” 韩正山冷哼一声,推开门走进办公室,他看着装修豪华的办公室,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渴望,心底对已经去世的父亲的恨意也更深了一些,要不是那个固执的老爷子,今天这个位置就是自己的。 韩奕走到老板椅上坐下,翘着二郎腿,“说吧,找我什么事。” 韩正山冷着脸,“我的股份是你让人收购的?” “是。”韩奕承认得痛快。 韩正山脸色一青,“韩奕,我是你父亲,你竟然这么算计我!” “不不不。”韩奕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我的父亲大人,有件事我必须纠正一下,是你先算计我的,我这只能算是正当防卫。” “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算计你的亲生父亲,韩奕,你好得很!” 韩奕笑眯眯,“当初你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气死我妈,我是你的儿子,当然要将你的基因发扬光大。” “你……你……”韩正山指着韩奕“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这件事上他理亏得很,韩奕母亲的去世确实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而且股份是你自己卖的,不是我逼你的。”韩奕补充道。 说到这个,韩正山的火气又起来了,“如果不是你让人给我下套,我怎么会卖掉股份?” 韩奕的脸冷了下来,“我说过于晓萱你不能动,但是你却让夏菲用钱砸她,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少钱可以砸,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这样。” 韩正山脸色铁青,“好好好,你果然是我的好儿子,够狠。” “那也比不上你。”韩奕笑眯眯地接了一句。 “废话少说,将我的股份还给我。” 韩奕惊讶地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韩正山又说了一次,“将我的股份还给我。” 韩奕笑了,“哈哈,父亲,你是来逗我的是吗?卖出去的东西竟然还能问别人要回来的。”笑容一收,若有所思地看着韩正山,“不过,你要拿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条件?” “将家里的那个女人赶出去,我可以将那3%的股份给你。” 韩正山脸色一僵,“夏菲是我的妻子,是韩家的女主人。” 韩奕摊手,“那就没办法了,这世上哪里有什么都不付出就可以白得的事情。”神色一顿,冷了脸,“我承认的韩家的女主人只有我妈和我的媳妇,夏菲算什么东西。” “韩奕,你做事非要这么绝?”韩正山脸色阴沉。 韩奕嗤笑,“比不上父亲。” 当初爷爷刚死,他接手公司,韩正山联合公司的股东和高层逼自己离开公司的时候,手段可比自己狠多了。 韩正山定定地看着韩奕,见韩奕一点也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转身就走了,这个儿子,算是彻底白养了,养他还不如养条狗,起码狗还会在主人回来的时候摇摇尾巴,而韩奕,那就是一个白眼儿狼,养不熟的。 此刻在韩正山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如果韩奕死了,那么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的想法。 韩奕见韩正山走了,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叠照片,都是夏菲和一个男人的亲密照,韩奕一张张地翻看着,嘴角弧度冰冷。 韩正山回家之后狠狠发了一通脾气,夏菲问他怎么了韩正山却不肯说,关于股份的事情他没有告诉夏菲,现在自然也不会说。 ** 于晓萱看着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夏菲,她也很无奈了。 “韩太太,有何贵干?” 夏菲冷眼瞧着于晓萱,“我倒是没想到于小姐的心这么大。” 闻言,于晓萱立刻明白了夏菲指的是什么,微微一笑,“我只是不喜欢瞒着韩奕而已,不管是夫妻,还是情侣之间都应该坦诚相待,你觉得呢,韩太太?” 夏菲咬牙,她觉得个P,因为这件事,韩奕直接断了她跟韩正山的生活费,理由就是他们既然有钱砸于晓萱,那手里的钱肯定不少,既然这样,他那点生活费给了也是多余,就不给了。 “你以为你抓住了韩奕就高枕无忧了?能不能嫁进韩家不是你说了算的。” 于晓萱无所谓地笑笑,看了夏菲的身后一眼,“没关系啊,我嫁不进韩家,那就让韩奕入赘我于家好了。” “呵呵,你在做梦!”夏菲嗤笑。 “是不是我做梦问问他本人就好了。”于晓萱冲着夏菲身后喊了一句,“韩奕,我的提议怎么样?” 夏菲一惊,下意识转身,就看见韩奕靠在墙上,双手抱胸,也不知道来了多久了。 韩奕听到于晓萱的问话,微微一笑,点头,“我觉得这个提议相当不错,不愧是我老婆,就是聪明。” 于晓萱瞪了他一眼,我还没答应跟你结婚呢,谁是你老婆! 韩奕笑眯眯,现在没答应,以后一定会答应的嘛,早晚的事儿! 个臭不要脸的,于晓萱翻白眼,也懒得理会夏菲了,转身就走。 夏菲对上韩奕的目光头皮发麻,讪笑,“韩奕,你怎么来了?” 韩奕似笑非笑,“这个问题正是我想问你的。” “我就是刚好在这个附近逛街,然后想起于小姐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夏菲不自然地说道。 “最好是这样。”韩奕说了一声,“千万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我这个人耐心不好,一次可以忍,要是再有一次,那么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说完,韩奕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夏菲,去追于晓萱了,他是要找于晓萱吃饭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跟夏菲掰扯。 夏菲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对韩奕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谁掌握了经济,谁就有话语权,这话在韩家尤为明显。 “我说你的这个后妈真的挺烦人的。”看见韩奕,于晓萱忍不住说道,找了一次还找第二次。 “以后你看见她不要理她,她要是再敢找你麻烦,那就发挥你泼辣的本性。” 于晓萱侧目,阴森森地说道,“说谁泼辣呢?” “我说刚刚我们公司的一个女职员呢,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人家跟老公在吵架,又是拧耳朵又是抓人脸的。”韩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于晓萱满意了,跟着韩奕一起出去吃午饭,这一幕又被狗仔拍到了,上次的绯闻热度还没消退,新的证据又来了,而且这次的新闻跟上次有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除了他们吃饭的照片,还有一张韩奕和于晓萱一起回家的照片,俩人疑似同居。 这新闻一出,于晓萱又上热搜,化妆间里,琳达正拿着报纸看着娱乐版,然后看向镜子中的于晓萱,“倒是不用担心你没有热度了。”似玩笑的口吻。 于晓萱本来见琳达在看新闻,还以为自己会挨骂,但是没想到这次琳达竟然这么好说话。 “琳达姐,这件事我们不澄清吗?”助理小声问道。 “本来就是事实,有什么好澄清的,晓萱,你等下发张微博,直接承认恋情。”琳达说道。 于晓萱抬头看向她,“琳达姐?” “之前隐瞒是为了避免人家说你是靠韩总上位的,但是现在显然没有了隐瞒的必要,如果可以的话,等下让韩总配合你一下。” 于晓萱也知道琳达是为了自己好,对于琳达的安排也没有说任何反对的话,“好,我知道了。” 正打算给韩奕发微信呢,随手点开微博就看见了韩奕更新了一条动态——“大家好,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于晓萱。”配图是一张于晓萱正躺在榻榻米上安睡的照片。 于晓萱嘴角一抽,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琳达也看见了这条动态,嘴角轻勾,这个韩奕对于晓萱还真的不错,以后先不说,起码现在,对她也算是无微不至了。 随后,于晓萱转发了韩奕的这条微博,什么都没说,只有三颗爱心。 微博上瞬间就炸了,韩奕虽然不是明星,但是他是韩氏集团的总裁,年轻、多金、帅气,底下的粉丝自然不少,看见这条动态,底下评论瞬间上千,虽然有少部分人在喷于晓萱配不上韩奕,但是多数都是祝福的,但却有那么几个人,在底下留言,想知道这次韩奕女朋友的身份可以维持多久。 于晓萱看到那些评论的时候真是又气又好笑,晚上回家特意给韩奕做了一道菜,韩奕到家时,看见于晓萱竟然下厨房了,惊奇了。 “做什么好吃的呢?” 于晓萱将菜端上来,整整三盘,韩奕看着三盘一模一样的菜嘴角轻抽,“没了?” 于晓萱笑眯眯,吃了一口米饭,“有竹笋炒肉还不够?你还想吃什么?” 韩奕只觉得于晓萱的笑容里充满了杀气,他嘻嘻一笑,夹了一筷子竹笋炒肉,“怎么会,有这道菜就够了,我最喜欢吃竹笋炒肉。” 于晓萱对于韩奕的识时务十分上道,夹了满满一筷子菜放进韩奕的碗里,温柔地说道,“喜欢吃那就多吃点。” 韩奕温柔一笑,桃花眼中满含深情,“我老婆真是太贤惠了,感动。” ** “噗……”方彤远在国外,看见这条动态,瞬间喷了出来,对面的李博明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递给她一张纸巾。 方彤接过,擦擦嘴,“抱歉抱歉,一时激动。” 李博明无奈笑笑,“怎么吃饭还跟孩子一样。” 方彤微囧,她刚才就是太惊讶了,但是想想这些日子闹得绯闻,也明白这是韩奕对于晓萱的一种保护。 “你下午的飞机?”方彤放下手机,问对面的李博明。 李博明点点头,“有什么要让我带给叔叔阿姨的吗?”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上次我给我妈买了一个肩颈按摩器,你帮我带回去吧。” “没问题。”李博明欣然应允。 李博明是到M国出差的,既然来了,就索性约方彤一起吃顿饭,能在异国他乡遇到故人,方彤也很开心。 跟丁明辉分手以后,她的情绪很是低落,那段时间李博明经常找各种借口找她,她知道这是他对自己的担心,方彤嘴上不说,心中却感激。 但是现在她无法接受他的好意,起码现在不行,所以这次选择出国学习,也不是没有躲避李博明的意思,对此,李博明除了无奈也只能选择尊重。 方彤现在住的房子是公司安排的,除了她还有两个一起来学习的人,但是这俩人今天正好不在家,所以李博明进来的时候家里只有方彤一个人。 李博明是第一次来方彤住的地方,随意地打量着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桌子上或是书架上摆放着几件精致小巧的饰品,整个房间处处透着女孩子温馨的气息。 “这个东西你还留着呢?”李博明拿起书桌上的一颗水晶球,轻声说道。 方彤看了一眼,脸上有些尴尬,那个水晶球是李博明出国留学前送给她的,这次收拾行李刚好看见了,就随手放进了行李箱里。 “嗯,我记得是你十七岁生日的时候送我的。”方彤说了一句,“这可是代表了我俩的友谊,我自然要好好保存。”这个解释有点牵强。 李博明笑笑,将水晶球放下。 “我在里面写了用法,你直接交给我妈就好。” 李博明接过,放进行李箱里。 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方彤的两位室友,李博明没有让方彤送,到了楼下直接打车走了,回来时,两位室友还在客厅里。 “方彤,刚才那位是你的男朋友?很帅气嘛。”一个室友笑眯眯地说道。 方彤笑笑,“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他正好来M国出差,我就拜托他帮我带点东西给我妈。” 问话的室友闻言,眼睛一亮,“那他有女朋友吗?你看看我怎样?” 方彤笑笑,“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室友失望地叹口气,“哎,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我什么时候才能遇上我的真命天子啊!” 方彤笑笑,并不接这个话茬。 六月二十五号,方彤放学回来之后,室友递给她一个国际快递,方彤接过看着包裹上自己的名字,有些奇怪,不知道是谁寄给她的,用手捏了捏,有点硬,她打开,看见开面有张火红色的请柬。 意识到这是什么,方彤的眼神微变,将请柬打开,看着上面的照片和名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室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方彤你怎么了?” 方彤摇头,“我身体忽然有些不舒服,就先去睡了,晚上不吃了。”说着,她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房门一关,将自己扔在床上,手里还拿着那份结婚请柬,请柬上赫然印着丁明辉和刘慧的照片,结婚的日子就在六月三十号,距离现在还有五日的时间。 方彤知道请柬是谁寄的,但是却不能肯定丁明辉是否知情,她将头埋在被子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眼泪憋了回去。 ** 沈清澜一早起来就开始在家里打扫卫生,从卧室到客厅再到厨房,每个角落她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上次艾伦来过这里之后,沈清澜就将家里的门锁给换了,不仅如此,她还将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防止艾伦动手脚,就连艾伦坐过的沙发都被她换了。 傅衡逸回来的时候掏出钥匙开门,竟然发现家门打不开了,沈清澜听见门外的动静,过来开门,果然是傅衡逸,“家里的门锁怎么换了?” “恩熙说这种锁比较防盗,我觉得不错,就换了。”沈清澜解释,并没有说艾伦来过。将一把钥匙递给傅衡逸,“这是新的钥匙。” 傅衡逸将钥匙挂在钥匙圈上,沈清澜见他注意到家里的沙发,说了一句,“那天跟恩熙逛家具市场,看中了这套沙发,我很喜欢就买回来了,怎么样?” 傅衡逸仔细看了看,甚至在上面坐了坐,点头,“很不错。”并没有任何的怀疑。 晚上俩人是回沈家吃饭的,傅老爷子还在外面疗养,并没有回来。 回去的时候碰到了沈让一家,沈让比起之前见到的,脸色似乎更苍白了一些,人也瘦了一些,卢雅琴这段时间因为丈夫的病,一直操心着,人看着也很是憔悴,沈清澜跟几人打了招呼,就坐在了老爷子的身边,“爷爷。” 沈老爷子看着沈清澜和傅衡逸回来很高兴,拉着沈清澜的手,楚云蓉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沈清澜,“清澜,中午妈妈烧排骨,你是想吃蒜香的还是红烧的?” 沈清澜看了楚云蓉一眼,想起她的黑暗料理,迟疑地问了一句,“宋嫂呢?” 楚云蓉立刻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脸上微囧,“我给宋嫂打下手。” 沈清澜放心了,点了蒜香排骨,她记得傅衡逸喜欢吃这个。 傅衡逸笑着看了她一眼。 “二叔最近的身体怎么样?”傅衡逸主动开口。 沈让笑笑,“就那样。这次过来看看你爷爷,下午就要回医院去。” “医生怎么说?我认识一个不错的肿瘤科专家,我帮二叔联系一下。” 沈让摇头,“算了,我看的医生还少吗?找再多的专家结论都是一样的,就是多做一些检查,多吃点药而已,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最后的日子我只想多跟家人在一起。” 这个话题有些伤感,沈老爷子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这段时间沈让经常来大院,傅老爷子出去疗养的目的沈老爷子也能猜出两分,对于老友的谅解他心底表示感激。 看着儿子一天天虚弱下去,沈老爷子的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心里虽然依旧责怪沈让当年做的事情,但是人之将死,心里再多的不满也被儿子即将离世的悲伤冲刷。 “唉,从今天起搬到家里来住吧。”沈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沈让眼睛一亮,看向老爷子,“爸。” “谢谢爷爷。”沈君泽开口道谢。 沈清澜的注意力转到他的身上,这才发现今天沈君泽一直很安静,都没说过话,大概是知道了自己父亲的情况,沈君泽身上的气息变了很多,初见时,这个少年时跋扈的,嚣张的,让沈清澜分分钟想教训他,但是现在,沈君泽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悲伤与颓废。 卢雅琴则是一下子老了十岁不止,听到老爷子这话,感激地看了老爷子一眼,说了一声谢谢,丈夫的心愿就是如此简单,老人家愿意圆了丈夫的这个心愿,身为妻子的自然是要感激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沈清澜坐在老爷子的身边,看着老爷子碗里依旧满满的米饭,知道他心情不好,盛了一碗汤放在沈老爷子的面前,“爷爷,晚上的汤不错,您尝尝。” 沈老爷子笑了笑,没有拒绝孙女的好意,吃完饭,沈清澜给傅衡逸使了一个眼色,傅衡逸点点头,提出跟老爷子下棋,俩人一起上楼去了书房。 因为沈让一家人要回来住,所以刚吃饭完,楚云蓉就忙着准备房间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沈清澜和沈让一家,沈君煜前两天去了海城,亲自去拜会温兮瑶的父母,也算是第一次见家长。 “二叔,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沈清澜主动开口,吃饭的时候,沈让时不时看她一眼,虽然视线很隐晦,但是她还是察觉到了。 “将东西给清澜吧。”沈让转头对卢雅琴说道。 卢雅琴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沈清澜,沈清澜接过看了一眼,是一份股份转让合同。 “这是我名下的公司5%的股份,当做是我这个做二叔的送给你的新婚礼物,你的婚礼二叔是没法参加了,所以先把礼物给你吧。”沈让温声开口。 沈清澜将文件夹放在茶几上,“二叔,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礼物就算了,这些东西你还是留给二婶儿和沈君泽吧,他们比我更需要这些。” 沈让微微一笑,“他们的我自然准备好了,这是我留给你和君煜的,股份不多,你们每人5%,是二叔的一点心意,你们别嫌弃。” “二叔,我不缺这些。”沈清澜说道,君澜集团、魅色、圣煊,她手中握着的股份并不少,加上画和茶馆,她的身家就是比起沈让也是不遑多让的。 “二叔知道你不缺这些,所以只是一份小礼物,二叔也有事情想要拜托你。君泽从小就被我跟他妈宠坏了,脾气性子都不好,他妈的脾气软,根本管不住他,以后我要是走了,他们母子我还希望你能看在二叔的份上对他们照顾一二,要是君泽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尽管打,尽管骂,二叔和你二婶儿都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沈清澜蹙眉,她不喜欢沈让这一种临终托孤的样子,尽管知道二叔的时日无多,但是将沈君泽托付给她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爸。”沈君泽不满的叫到。 沈让看了他一眼,沈君泽闭嘴。 卢雅琴一直沉默着,她不想丈夫说这样的话,但是知道丈夫这是放心不下他们,低着头默默抹着眼泪。 其实沈让也是没有任何办法,沈君泽身上的毛病他很清楚,也一直想要掰正过来,但是卢雅琴太宠儿子,简直到了没原则,没底线的程度,他在的时候,还可以管着沈君泽一些,要是他走了,依照沈君泽的性子,没有人约束着他,他很容易就会闯出弥天大祸。 回来的这段时间,他虽然不常跟这个侄女见面,但到底是有几分了解的,要是沈清澜肯管沈君泽的话,那么沈君泽将来就算是没有太大的建树,也不会闯出多大的祸事。 沈让又让卢雅琴拿出另一份文件,“这是我事先立下的遗嘱,我死了以后公司的股份暂时由你来管理,你可以等君泽结婚以后再交给他,也可以等你认为他可以担起公司的责任的时候再交给他。跟这份遗嘱一起的,还有一份股权代理书,二叔希望你可以帮二叔的这个忙。” 沈让说的诚恳,沈清澜却没有答应,“二叔,抱歉,我没法答应你。不瞒你说,我哥的公司也有我的股份,但是我从来没有参与过公司的管理,我并不喜欢管理公司,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找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是我自己,很抱歉。” 沈让早就知道沈清澜会拒绝,但是却不打算放弃,“清澜,二叔知道这个请求让你很为难,但是二叔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君泽的性子霸道不讲理,做事又冲动,将公司交给他我实在不放心,我不想看着我一辈子的心血被他毁了。” “爸,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沈君泽不满。 沈让没看他,“清澜,如果你不喜欢管理公司,就是找个职业经理人帮你管理也行,二叔只希望你能帮忙看着点公司,不要让二叔的心血付之东流。” 沈清澜最后还是没有答应,等傅衡逸从楼上下来就和他一起离开了大院。 将二叔的话跟他说了一遍,傅衡逸想了想,开口,“这件事你想清楚了就好。你二叔固然可怜,但是这件事是吃力不讨好,我不想你劳心劳力为人家,最后还被人指责是惦记人家的家产。” 沈清澜点点头,二婶儿现在看着是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人心难测,谁能知道以后的事情呢? ------题外话------ 这两天评论区好安静,你们不会都在养文吧?【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