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傅衡逸,我是杀手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45.傅衡逸,我是杀手

窗口打开,房间里的声音毫无阻碍地传入了沈清澜的耳中,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凝固,即便是没有亲眼看见,沈清澜也知道此刻的颜夕正在经历什么,她眼睛瞬间就红了,一把抢过控制着自己的男人腰间的Q,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连续几声Q响,几具身影就在她的面前倒下,变故来的太突然,东方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双手就已经被沈清澜废了。 沈清澜没有管他,进入房间,看也没看,抬手就是几Q,几个男人甚至连裤子都没有来得及穿上就已经没了性命。 颜夕听到Q声,惊叫一身,躲在角落里,身子瑟瑟发抖,她的身上没有衣服,只有遍布全身的伤痕。 沈清澜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用刀扎了一般,她走了两步,还不等她靠近颜夕,颜夕就惊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沈清澜停下脚步,看着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的颜夕,浑身都在轻轻颤抖着,她的眼睛里满是冷酷的杀意,这样的沈清澜仿佛回到了当年秦沐当着她的面被人刺穿胸膛时的样子。 她将身上早已破旧不堪的外套脱下来,然后不顾颜夕的尖叫,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刚刚的Q声已经引来了其他人,沈清澜走出房间,看也不看开Q扫射,趁着间隙,她一把扯起地上的东方男人,将他挡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开始新一轮的疯狂扫射。 傅衡逸刚刚翻窗进入别墅,就听见了密集的Q声,他的脸色一变,耳边传来了安德烈的声音,“他们这里似乎出事了,我们要抓紧时间找到清澜。” 傅衡逸没有回答安德烈的话,他穿过别墅的客厅,眼角余光看见几个人影,他闪身躲在窗帘后,就看见那几个人步履匆匆地走进了一个房间,他跟进去,然后才发现这里竟然有个地下通道。 Q声就是下面传来的,而腕表上的时针颤抖地越发剧烈,他的眼神微变,清澜在下面。 沈清澜的身前已经躺下了一大片人,被她当做盾牌的东方男人身上被射成了马蜂窝,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她的身上也被射中了一处,虽然不是要害,但是却让她的行动受到了一定的阻碍,她却仿佛没有感受到身上的疼痛,神色冰冷淡漠。 消耗完最后一颗ZD,她扔了手里的Q,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一个利落地转身,匕首从手中飞出,插入了一个想要偷袭她的人的胸膛,她快速上前,将匕首拔出,血喷溅了她一脸,她仿若没有丝毫感觉一般,神色淡漠地将另一个男人抹了脖子。 傅衡逸解决了几个人之后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沈清澜,神色淡漠地收割着一条又一条人命。 “清澜…。”傅衡逸叫了一声,沈清澜眼眸轻颤,抬眸,对上傅衡逸的视线,眼神依旧是冰冷淡漠,当着傅衡逸的面将匕首划过一个人的脖子,鲜血再度喷洒了她一身。 傅衡逸来不及说什么,立刻加入了战斗。 Q声将黑衣人吸引来的同时,也将还在四处寻找沈清澜踪迹的安德烈几人吸引了过来,有了他们的加入,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压力瞬间减小了很多。 眼见着这一批黑衣人将要被解决,沈清澜回了那个房间,颜夕依旧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抱头,颤抖着身子,感受到有人走近,她的身子颤抖着越发厉害。 “颜夕。”沈清澜温柔开口,伸出双手想要触碰颜夕,只是手还没有碰到颜夕,颜夕立刻尖叫起来,“走开,不要碰我,啊,不要碰我,走开,走开。” 沈清澜将她用力掰过来,“颜夕,是我,沈清澜。” “啊啊啊。”颜夕疯狂地摇着头,尖叫。 沈清澜眼眶通红,心口像是被人插了一刀又一刀,她将颜夕抱在怀里,“颜夕,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不要怕,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颜夕剧烈挣扎,挠着沈清澜的后背,她的手指挠过沈清澜身上的伤口,瞬间将本已止血的伤口挠的鲜血淋漓。 沈清澜只是紧紧地抱着颜夕,不让她挣脱,茜丝莉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一个手刀,就将颜夕劈晕了,“安,这里太危险,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茜丝莉一边说,一边将一件外套披在颜夕的身上。 沈清澜自然知道现在要先离开这里再说,所以在伊登上前将颜夕抱起来的时候,沈清澜放了手。 傅衡逸走过来,将沈清澜从地上拉起来,沈清澜看了一眼俩人相握的手,傅衡逸的手上干干净净,跟她满手的鲜血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将手抽出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傅衡逸,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悲伤,转身离开。 “清澜。”傅衡逸叫了一声。 “先出去再说。”沈清澜淡淡地说了一句。 傅衡逸眼神一暗,几人快速地走出了别墅,安德烈几人走在前面,傅衡逸断后,迎面碰上的黑衣人都被安德烈几人解决了。 因为今晚闹出的动静太大,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再悄无声息地离开这里,所以只能是杀出一条路来。 在离开前的一秒,沈清澜看向茜丝莉,“手榴弹有吗?” 茜丝莉点点头,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一个递给她,沈清澜将引线一扒,往远处一扔,几人迅速地朝着庄园外面冲去。 刚刚冲出庄园,身后的别墅立刻发出剧烈的爆炸,别墅瞬间被毁。 “快走。”傅衡逸看着沈清澜的肩,将她带到一辆吉普车上,孟良迅速钻进驾驶座,几辆车子离开这里,只留下一串串汽车尾气。 “老大,我们好像来晚了。”在庄园的上空,停留着一架直升机,一个男人站在一个长相阴柔的男人身边,开口说道。 艾伦神色阴沉,看着下面化作一片灰烬的别墅,冷冷开口,“将下面的这些人都给我解决了。”King竟然敢动他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是。”男人应了一声。 ** 傅衡逸和沈清澜坐在后座上,从上车开始,傅衡逸的手就紧紧地握着沈清澜的,无论她如何用力挣扎都没有挣开。 莱恩的人已经来接应他们,几人没有回KA的基地,而是直接上了莱恩给他们准备好的飞机。飞机飞往的是Y国。 飞机上,伊登看着沈清澜依旧在流血不止的伤口,“安,我先帮你把ZD取出来,但是我现在没有麻醉,你要忍着点。” 沈清澜面无表情,从庄园里出来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她点点头,就在伊登拿出刀,简单消毒就要动手取ZD的时候,穆连城终于忍不住开口,“嫂子,还是等飞机降落再取吧。”没有麻醉,等于是将ZD活生生地从肉里剜出来,就是一个大男人也未必忍得住。 伊登冷冷地看了一眼穆连城,“不及时将ZD取出来,她的这只手就废了。” 沈清澜摇头,“伊登,开始吧。” 傅衡逸将她抱在怀里,将手放在她的嘴边,“要是忍不住,你就咬我的手。” 他看着伊登点点头,伊登与他对视一眼,开始取ZD。 沈清澜闷哼一声,疼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傅衡逸用力将她抱紧,薄唇抿得很紧。 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声闷哼,沈清澜再也没有发出过一丝的声响,就是穆连城等人看了都很是不忍,纷纷转过头去,傅衡逸的眸色很黑,很沉,心底深处,像是被人生生用刀割了一刀又一刀。 伊登的手法很干脆,也很快速,迅速将ZD取出,然后将伤口包扎好。“安,你身上其他的伤……” “先这样吧。”沈清澜淡淡地说了一句。 伊登在Y国有自己的住处,飞机在机场降落之后,伊登带着众人回了位于Y国的家。 “安,我先帮你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伊登开口。 沈清澜摇头,“你别管我,先看看颜夕。” 沈清澜身上最严重的伤其实是手臂上的Q伤,飞机上虽然简单处理过,但是毕竟条件有限,要是不小心伤口感染了还是很麻烦的。 “她身上的伤交给我吧,你帮她照顾好颜夕。”傅衡逸开口。 伊登看了一眼沈清澜的神情,知道他们之间应该还有话说,没有反对,将一些纱布之类的东西交给傅衡逸之后就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傅衡逸和沈清澜两个人,沈清澜不去看傅衡逸,站起来,说了一句“我去洗澡”。 傅衡逸一把拉住她,“你的伤口现在不能碰水。” 沈清澜看看了一眼自己满身的脏污,浑不在意地笑笑,“没关系。” 傅衡逸不是没有看到她衣服上被鲜血浸透的衣服,因为血迹的干涸,衣服都发硬了。 沈清澜最后还是进去洗澡了,傅衡逸趁着她去洗澡的时间里,借用旁边客房的卫生间,迅速地冲了一个澡。 等沈清澜洗完澡出来,她的脸色比进去之前又白了一层。 她在床边坐下,傅衡逸将酒精、碘酒、伤药一一摆放出来,“将衣服脱了。” 沈清澜微微一怔,她的身上裹着一件浴袍,傅衡逸见她迟迟不动作,伸手将她浴袍扯下,当看清楚她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的那刹那,傅衡逸的身上升腾起一股怒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神色,拿起酒精给她身上的伤口消毒。 酒精触碰到伤口,带来一阵阵刺痛,沈清澜皱着眉,一言不发,甚至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傅衡逸的眼底闪过一抹怒气,“沈清澜,你疼你可以喊出来,可以叫出来,甚至可以哭出来,你不必这样强忍着。” 沈清澜闻言,红唇微抿,没有回应他的这句话,而是问道,“傅衡逸,你就没有其他的想要问我的吗?今天看见我杀人,你就没有任何想说的吗?” 傅衡逸将手里的酒精棉放在托盘上,蹲下来,定定地看着沈清澜的眼睛,“你想说什么?” “傅衡逸,我是个杀手!”沈清澜看着傅衡逸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将手伸到傅衡逸的面前,“这双手曾经杀过很多人,就在今天,它还无情地收割了许多人的性命,它沾染了无数的鲜血,再也洗不干净。” “傅衡逸,我曾经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你知道吗?”沈清澜的神情冰冷,嘴角轻勾,嘲讽地说道。 傅衡逸温柔了眉眼,轻轻握住她的手,“是不是很疼?” 沈清澜一怔,对上他温柔的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她以为在他知道自己曾经的身份之后他是会厌弃她的,毕竟他是个军人不是吗? “清澜,曾经受过很多的伤对不对?”傅衡逸想起今天她满身是伤,却一声不吭,对身上的伤口浑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就抽抽地疼,这个傻姑娘。 “傅衡逸,你要说的只有这个?” 傅衡逸伸手,摸摸她的脸,“不然你想让我说什么?” “傅衡逸,我刚才说了,我是个杀手,而你是个军人,保家卫国的军人。” 傅衡逸点点头,附和道,“嗯,我知道了,你曾经是个杀手,但是你也说了那是曾经不是吗?” 沈清澜神情怔怔,“傅衡逸,你不介意吗?” “傻瓜,我说过,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不会离开你。” “傅衡逸,你是个军人,而我……”沈清澜眸光颤动得厉害。 傅衡逸将她拉进怀里,轻轻地抱着她,缓声开口,“清澜,我相信成为一名杀手非你所愿,而你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从雨林相遇开始,傅衡逸就怀疑过沈清澜过去的身份,好的,不好的,他曾问过自己,要是沈清澜真的如自己猜想的那样,站在一个与自己对立的一面,那么自己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否会放开她的手? 问了许多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既然她选择做沈清澜,做自己的妻子,那么他这辈子永远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清澜,不要害怕我,也不要担心我会离开你,更不要疏远我。” 沈清澜的手环抱着傅衡逸的腰,吸了吸鼻子,“傅衡逸,要是有一天,别人知道了我的身份……” “那我就陪你一起下地狱,你去哪里我去哪里。”傅衡逸轻笑,毫不犹豫地说道,他想他终究只是一个凡人。如果他是古代的帝王,在美人跟江山之间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美人而弃江山。 沈清澜吸了吸鼻子,她的心里酸酸的,因为明白傅衡逸的这句话里,到底放弃了什么,“傅衡逸,谢谢你。” 傅衡逸轻笑,“傻瓜,我们是夫妻,我说过,你永远不必对我说谢谢和对不起。而且这一次,说到底是因为我的原因你才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沈清澜摇头,“这跟你没有关系,你也无需自责。” 傅衡逸稍稍拉开她,“现在先把伤口处理了。” 傅衡逸看着纵横交错的伤口,眼底是闪过一抹狠意,上次BK的为了报复他用普通民众的性命要挟,还杀了他的两个兄弟,这次又掳走了沈清澜,新仇旧怨合在一起,不死不休。 给沈清澜包扎好伤口,傅衡逸和沈清澜才躺下来,但是俩人没有丝毫的睡意。 “愿意跟我说说你以前的生活吗?”黑暗中,傅衡逸轻声开口。 沈清澜一怔,“你想知道?” “嗯,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沈清澜想了想,轻声开口,“我被人贩子拐走以后,就被辗转卖入了魔鬼训练基地,那里的人大部分都是都是被人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孤儿,剩下的人是如我一般,被人贩子拐卖的,他们的年纪都不大,最大的都不会超过十岁。我们需要经历一系列的训练,学很多的东西,如果你的是本事不够,或许就会死在某一次的试炼里……” 尽管沈清澜说的语焉不详,但是傅衡逸听得很难受,他形容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成为她口中说的那个人,代替她去承受所有的一切。 “清澜,你恨过吗?原本你可以过更好的生活。” 黑暗中,沈清澜轻轻摇头,“刚开始或许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怨恨也被想活下去的念头替代了。” “傅衡逸,我很幸运,在刚到那个组织的时候就遇上了一个一心保护我的人,不管多艰难的境地,她都不会告诉我,不可以放弃,一定要活下去,甚至最后,为了保护我,她被人杀了,死在了一次试炼中,死在了同伴的刀下,原本应该死的人是我。 我们经常被扔进热带雨林里从待在里面一个星期渐渐延长到一个月,没有水也没有食物,身上只有一把匕首,除了要提防野兽,还要提防跟你同行的同伴,以防他们随时背后插你一刀……” “清澜,不要说了,一切都过去了。”傅衡逸抱紧她,心疼地无以复加,他无法想象当年才五岁的沈清澜是如何在那么残酷的训练里活下来。他有些后悔,如果知道她的过去是这般的艰难,他根本不会问她。 沈清澜没有停下来,微微一笑,神情平静,继续开口,“傅衡逸,你知道吗?我执行的第一项任务是杀一个黑帮的头目,我漂亮地完成了任务,那一年我十一岁,十三岁的时候我从那个组织毕业了。” “我执行过很多次的任务,每一个任务目标都是死在我的手中,就连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手上沾染了多少的人命。” 沈清澜地眼神变得很幽深,“我曾经很讨厌军人,因为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我的父亲没有来救我,因为我的一个伙伴就是死在了军人的手里,在一次去R国的任务中,我们内部出了一个叛徒,撤退的时候,叛徒将我们的路线告知了R国的军队,我的一个伙伴就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 “那后来呢?”傅衡逸轻声问道。 “我厌倦了这样的永远行走在黑暗中的生活,我厌倦了那些永远没有终点的任务,我厌倦了那如铁锈斑的鲜血的味道,所以我带着安德烈他们毁了那个组织,连同我们的教官艾伦一起,可是我没有想到艾伦竟然还活着,傅衡逸,你要是跟我在一起,或许以后就是数不尽的麻烦。” 傅衡逸抱着她,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沈清澜,我傅衡逸怕的从来都不是麻烦,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你的未来由我守护,这一生,我护你,至死白头。” 温柔的嗓音说着这世上最掷地有声的话,沈清澜的喉咙痒痒的,鼻尖酸酸的,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地抱紧了傅衡逸。 傅衡逸,这一生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 第二日,沈清澜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颜夕,颜夕躺在床,安静地睡着,她的睡颜安详,就像是一个孩子。 伊登走进来,看见坐在颜夕床边的沈清澜,“安,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我没事,伊登,颜夕她……” “她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昨晚醒过来一次,整个人的情绪很不稳定,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所以我就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 “她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沈清澜的眼瞳很黑,她还记得昨晚颜夕疯狂的样子。 “这个不好说,也许过几天就会好,也许一辈子都好不了,安,她这是创伤后遗症,简单地说就是她疯了。” 闻言,沈清澜的眸光颤动,缓了缓神情,轻轻握住颜夕的手,她的手背上有很多的伤痕,好像是划伤的,指甲全都断了,“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安,这方面我不是专家,我没有办法给你肯定的答复,我已经联系了我在医学界的朋友,他是位十分出色的心理学专家,也许他有什么办法。” “伊登,颜夕……拜托了。” “安,不要跟我这么客气,我一定会想办法医治好颜夕。我先给你手臂上的伤口换个药吧。” 沈清澜摇头,恰时,傅衡逸走进来,听见这话,皱眉,“清澜,你的伤口必须处理。” 傅衡逸开口,沈清澜自然不会继续坚持,但是却没有离开这里,而是让伊登就在这里给她处理伤口,伊登出去拿了医药箱。 将纱布拆开,伊登仔细检查了一下沈清澜的伤口,发现并没有任何的感染,放心了,“安,这几天你的伤口不要碰水。” 消毒酒精撒上伤口带来一阵刺痛,沈清澜微微皱眉,傅衡逸走到她的身边,瞪着伊登,“你轻点。” 伊登看了一眼傅衡逸,没有说话,手下的力道更轻了一些,沈清澜的目光一直没有从颜夕的身上离开。 “你身上的其他伤口我也帮你一并换了药吧。”手臂上的伤口处理好,伊登说了一句。 “不用了,她身上其他的伤口我来就好,你把药给我。”傅衡逸闻言,冷冷地说了一句,别以为他看不出这个男人对沈清澜的心思。 “行,你跟我出去拿药吧。”伊登从善如流,这个人是沈清澜的丈夫,而且从这几天的表现来看,伊登知道这个男人对沈清澜的在乎并不比自己少,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 一天前,MD。 King与莱恩的商谈并不愉快。 “莱恩,我是真心诚意想要跟你,你的这个定价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King眯着眼睛,缓声说道。 莱恩笑眯眯,“King,我给你的报价绝对是合理的,你要是觉得我开价太高,完全可以去跟别人买。” King沉着脸看着眼前这个笑面狐狸,要不是这批货只有莱恩可以拿到,他真想灭了眼前的人。 莱恩丝毫没有将King的眼神放在眼里,即便BK在道上的名声并不好听,但是也得遵守道上的规矩。更何况,他的手上有着最大的筹码,就是这批东西目前只有他有。 他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慢慢地喝着,眼角余光时不时看一眼King变幻不定的脸色,心情极好。 King犹豫越久,他越高兴,本来这一趟他也不是真的出来跟King做生意的,尽量拖延时间才是他的目的。 第一次谈合作,不信任是正常的,但是King竟然将驻扎地里大部分的心腹都带出来了,这倒是有点出乎莱恩的预料,不过这正合他的意。 “莱恩,你的这个报价我实在无法接受,我可以给你比市价高一成的价格,这是我能接受的极限。” 莱恩摇头,“我之前已经答应给其他人一部分,剩下的本来就不多,你要是只要剩下的部分,我们还好商量,结果你一开口就是我手上的所有存货,我要是全部给了你,对其他人没有办法交代。这出尔反尔,砸的是我自己的招牌,以后谁还敢跟我莱恩做生意?这一部分的损失你总要让我弥补一点的吧。” King的脸色阴晴不定,这东西的质量真的很不错,之前他曾通过别人拿到过一把手Q,性能之优是现在市面上其他同类型的无可比拟的。 要是他可以将莱恩现在手里的这批货全部吞下,那么他们BK的实力定然可以提高一个台阶。可是莱恩的报价比市面上整整高了三成,这简直就是在抢钱。 “莱恩,我再加半成。”King思索了半天,开口说道,“这是我可以承受的最高的价格,你要是接受,我们就合作,你要是不接受,那么,恐怕我们以后也没有什么合作的机会了。” 这是威胁?莱恩挑眉,别的他不敢说,要说武器装备,不是他吹牛,这道上百分之六十的武器都是经过他的手流通出去的,King拿这个威胁他,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莱恩站起来,“那么看来这一次是没有办法跟BK合作了。”说着转身就要走。 King见状,还想要说什么,却见手下走了进来,走到King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King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莱恩,很抱歉,我现在临时有点事,先走了。”说完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莱恩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又重新坐下来,好心情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这里距离南区虽然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等King赶回去,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过了一会儿,他给伊登去了电话,他们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莱恩放心了,一口喝光杯子里的咖啡,十分愉快地回了家。 等King赶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片废墟,地上到处都是尸体,没有一个活人,King一把拎气身边人的衣服,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离开才一个小时,这里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 被吼得男人身子一个哆嗦,颤颤巍巍地说道,“我们离开之后不久,就有几个人闯了进来,就走了被我们抓来的那两个女人,他们离开这里之后,又来了第二波人,见人就杀,然后,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King表情狰狞,一把将人推开,“给我查,我要知道是谁干的。” “是。”身后一个男人应了一声,转身离开,King再一次看了一眼这个地方,转身离开,今晚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个巧合,他刚离开人家就来了,对他的行踪简直是了如指掌,不是他们内部有鬼,就是他们一直生活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第二种的可能性太低,所以…。 King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莱恩找他谈合作就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毕竟他不知道伊登跟莱恩之间的关系,更不知道伊登和沈清澜之间的关系。 而也因为这一念之差,BK的内部经过了一次大清扫,King将好几个新进加入进来的高层都给解决了,使得BK的内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处于一个动荡的状态。 当艾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屑地笑笑,King还是这么自私又自负。 ** “啊啊啊啊啊。”傅衡逸正在给沈清澜上药,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尖叫声,是颜夕的声音,沈清澜脸色一变,一把推开傅衡逸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傅衡逸连忙跟了出去。 房间里,颜夕已经醒了,此刻正躲在桌子下面,捂着耳朵尖叫,“走开,你们走开,不要碰我,啊,走开。” 金恩熙站在旁边,看见沈清澜进来,一脸的无措,“安,我只是想给她盖个被子,结果她就醒了。” 沈清澜顾不上她,她在桌子前蹲下,对着里面的颜夕温柔开口,“颜夕不怕,这里没有坏人,没有人会欺负你,坏人都已经死了,你安全了。” 颜夕的身子轻轻颤抖着,根本听不进沈清澜的话,满脸的恐惧,只是一个劲地说道,“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大姐姐,你在哪里,颜夕好怕,你快来救我。” 沈清澜红了眼眶,她的唇轻颤,看着这个样子的颜夕,心中疼痛难忍,“颜夕,大姐姐在这里,我就是大姐姐,你抬起头来看看我。” 颜夕似乎听进去了她的话,慢慢抬起头来,“啊,你是恶魔,你不是大姐姐,你是恶魔!” 颜夕一边尖叫,一边又往里面缩了缩,将身子团成一团。 沈清澜一怔,颜夕从前最是粘她,现在竟然害怕她,“颜夕,我是大姐姐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颜夕拼命摇头,“不,你不是大姐姐,血,你的身上好多血,你是恶魔,你不是大姐姐,你不是。” “颜夕。”沈清澜的声音有意思哽咽。 “安,让我来吧。”金恩熙开口。 傅衡逸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将她拉起来,沈清澜的眼睛里都是痛苦的神色。 金恩熙蹲下来,“颜夕,你看看我,我是谁?” 颜夕抱着头,眼睛看着地面,看也不看金恩熙一眼。 金恩熙耐着性子,温柔地说到,“颜夕,你抬起头来看看,这里是一个新的地方,是个安全的地方,我们会保护你的,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颜夕没有抬头,嘴里念念有词,依旧是念着让沈清澜救她,她害怕。 金恩熙伸手,将要将颜夕拉出来,手还没有碰到颜夕,颜夕就开始尖叫,“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你们走开。” “恩熙,住手。”沈清澜开口,看了一眼颜夕,“算了,就让她先待在里面吧。” 金恩熙收回手,站起来,“我去找伊登过来。” 沈清澜无力地靠在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我该怎么跟她的家人交代,我没有保护好她,傅衡逸,看着她这样,我宁愿受着这一切的人是我。” “清澜,这不是你的错,是这帮畜生太无人性,连个孩子都不放过。” “不,是我的错,当初要不是我,沐沐姐不会死,现在又因为我,颜夕才会遭受这样的事情,如果沐沐姐知道我没有保护好她的妹妹,她一定会怪我的。” 昨晚傅衡逸已经知道了秦沐就是为了保护沈清澜而死的那个人,而颜夕正是秦沐同父异母的妹妹。 “清澜,不要将一切的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傅衡逸此刻只觉得言语很是苍白。 ------题外话------ 这一生,我护你,至死白头! 有没有被这句话感动?反正我是被感动了

上一篇   244.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