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阴谋起

方彤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说话,丁明辉抓着她的肩膀,“彤彤,你还是爱我的是不是?你等我三年,只要三年,三年后我跟她离婚,然后娶你,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不分开了。” “丁明辉,你凭什么认为在你背叛了我,还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之后,我还能继续等你三年?”方彤幽幽地说道。 丁明辉一愣,“因为我爱你,你也爱我啊,方彤,我们是彼此相爱的。” 呵呵,就因为我爱你,所以你就能这样糟蹋我的感情吗?方彤眼底盛满了悲伤,她将丁明辉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移开,抬头定定地看着他,“丁明辉,我已经不爱你了,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刻起,我就不爱你了,我说过,我方彤的感情世界里揉不进一粒沙子,我更不会等你说三年,我们之间也不会再在一起,这辈子都不会。” “不,不是的,你是爱我的,彤彤,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你不会轻易放弃我的对不对?” “丁明辉,你当我方彤是什么,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想背叛就背叛,想回来就回来,地球不是绕着你一个人转的。” “彤彤,你不要说气话,你要是不爱我,你为什么还留在公司?”丁明辉问她,这是这段时间丁明辉想了很久才想明白的,方彤的性子他了解,要是真的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那么根本就不会留在这里。 方彤看着丁明辉,脸上全是不可置信,这就是她爱了几年的男人?这真的是那个她认识的丁明辉吗?还是她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他? “丁明辉,够了。我方彤从来不屑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我留在这里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自作多情。” “方彤。”丁明辉的眼底浮现一丝恼怒,对上方彤冷漠的眼神,软了语气,“彤彤,不要跟我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行不行,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只要三年,我保证跟你结婚,永远都不会背叛你,你相信我。” “那么你的未婚妻怎么办呢?”方彤问道。 丁明辉一喜,以为方彤是答应了,随口说道,“她就是一个踏板,有了她的帮助,三年后我就可以做到公司的高层,以后就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在京城买房,你想买什么都可以。” “啪。”丁明辉的脸上挨了一巴掌,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方彤。 “丁明辉,你无耻。”方彤冷冷地看着他,“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丁明辉,你知道吗,我只要一想到我曾经爱过你这样的一个人渣,我就恶心。” 丁明辉愣在原地,一直到方彤走远了,他才回过神来,脸上是火辣辣的疼痛感,提醒着他刚才方彤确实打了他一巴掌。 他缓了缓,等到脸上的疼痛好一些了,才进公司,只是刚到办公室就听到刘慧找他,他起身,走进刘慧的办公室。 “明辉,你脸上怎么了?”刘慧看着他的脸,问道。 丁明辉侧了侧头,“没事儿,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刘慧笑了,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请柬,摊在桌子上,“下个月就是婚礼了,这是我选的请柬,我觉得这几张都不错,你看看你喜欢哪一张?” 丁明辉随意看了一眼,不在意地说道,“你决定吧,你喜欢就好。” 刘慧脸上的笑意淡了两分,“明辉,婚礼是我们两个人的。” “那就这张吧。”丁明辉从一堆请柬中抽出一张,刘慧一看,笑了,“看来我们俩真的很有默契,这张请柬也是我最喜欢的,那就这张吧。”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如果没事,我就先出去了,今天的工作挺多的。” 刘慧点点头,在丁明辉即将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开口叫住了他,“对了,这个周末我们要去拍婚纱照。你别忘了,拍完婚纱照之后我们还要一起去看房子。” “知道了。” 等丁明辉离开了,刘慧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她拿着手机,翻看着上面的照片,赫然就是今天早上方彤跟丁明辉谈话时的场面,还有方彤打了丁明辉一巴掌的照片。 这是她的朋友发给她的,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谈了什么,但是左不过就是那些,她知道丁明辉喜欢方彤,但既然现在她能让丁明辉离开方彤跟她在一起,那么未来,丁明辉也别想离开她勾搭其他的女人。 刘慧的视线落在方彤的脸上,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丁明辉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对于一路上都用眼神偷偷打量他的目光视而不见,他知道这些人背后都在说他傍富婆,被刘慧潜规则,是小白脸,但是这又怎么样,工作了几个月的时间,他早已想明白了,像他这样从小山村里来的穷小子,想要在京城里站稳脚跟,没有靠山是不行的,更不要说是往上爬,在京城买房子了,既然现在有捷径可走,过程算什么?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方彤,但是他以后会补偿给她的,现在她是还没有认清现实的残酷,等她体会到了,就能明白今日他的苦心了。 可是后来,丁明辉才知道,自己今日的选择失去的到底是什么。 ** 沈清澜和傅衡逸刚到军区就收到了一大波的祝福,昨晚上,穆连城他们刚回来了,孟良就迫不及待的将傅衡逸求婚成功的消息说了出去。 “妹子,恭喜啊。”章嫂子看见沈清澜,笑眯眯地说道,虽然早就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但是这毕竟还是一件大喜事,“晚上来嫂子家里吃饭,我给你们做好吃的,庆祝庆祝。” 沈清澜眼睛里都是笑意,心情极好,就连艾伦来了的阴影都被她抛到了脑后,“嫂子,不用,晚上你们一家到我们家吃饭,傅衡逸亲自下厨。” 知道自己的手艺不行,沈清澜直接将做饭的任务交给了傅衡逸,反正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章嫂子也知道自己不会做饭。 傅衡逸一脸宠溺地看着沈清澜,“对,嫂子,晚上到我家吃饭。” “得咧,嫂子也不跟你们客气,说好了晚上来你家吃饭,那我今天也不去买菜了,等会儿我给老章打电话。”章嫂子答应地爽快。 沈清澜笑着点头。 将家里打扫了一遍,沈清澜就跟傅衡逸开车去了稍远一点的菜市场,这里的种类更丰富,这是沈清澜长这么大,第一次来菜市场,还是跟傅衡逸一起。 现在不是买菜的点,菜市场里人不多,沈清澜看着摊贩,还有琳琅满目的菜有些无处下手。 傅衡逸微微一笑,牵着她的手,“以前没有来过这里?” 沈清澜不自然地点点头,以前在魔鬼基地的时候是没有这个机会,后来回了沈家,家里也有人做饭,根本不需要她,即便是仅有的几次出去买菜,去的也是超市。 “超市里的菜没有这边的便宜,这里的很多菜都是直接供应给军区的,是附近的农民自己家里种的,味道比超市买的要好。” 一边跟沈清澜说话的同时,傅衡逸一边走到水产摊前,挑了几样海鲜,然后又买了几样蔬菜。 沈清澜跟在傅衡逸的身边,看着他熟练的挑拣、跟小摊贩讨价还价的样子,不禁莞尔。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走出菜市场,沈清澜轻轻说了一句。 傅衡逸侧目,“哦?哪一面?” “这么……”沈清澜想着形容词,“接地气。” 傅衡逸笑了,看着她歪头看自己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晚上来吃饭的不止是章家一家人,还有顾阳和顾凯。 顾阳是听到别人说傅衡逸回来了,而且是跟未婚妻一起回来的,于是趁着训练的间隙拉着顾凯就来了。 “小嫂子,今天可是托了你的福我们才吃到了大哥做的饭。”顾阳扒拉了一口菜,说道,“你是不知道啊,我大哥难得下厨的,明明手艺那么好,就是不肯做给我们吃。” 顾阳的嘴嘚吧嘚,一直说个不停,顾凯忍不住夹了一筷子菜塞进了他的嘴里,“好吃你就多吃点。” 顾阳眼睛瞪大,鼓着腮帮子,使劲嚼着嘴里的食物,瞪着顾凯,“你想噎死我啊。” 顾凯不理他,兀自吃着饭。 “叔叔,你是要跟阿姨姐姐结婚了吗?”晶晶坐在傅衡逸的身边,吃到一半,轻声问道。 傅衡逸低头,温声开口,“是啊。” “那我是不是可以看新娘子,我们班的小胖说新娘子可漂亮,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阿姨姐姐这么漂亮。肯定是比最漂亮的新娘子还要漂亮的人。” “哟,这小嘴可真甜,章嫂子,你家这个小姑娘不得了。”顾阳笑眯眯。 章嫂子笑,给女儿剥了一个虾,“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先吃饭。” 然后继续低头给怀里的儿子喂饭,老章很快吃完了饭,将章嫂子怀里的儿子接过来,自己喂,“我来喂他,你先吃饭。” 沈清澜看着正在喂饭的老章,不由地想象了一下傅衡逸喂孩子吃饭的画面,笑了,他肯定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父亲。 “在想什么这么开心?”傅衡逸低声问了一句,沈清澜摇头,“不告诉你。” 傅衡逸轻笑,顾阳和顾凯对视一眼,其实他俩就不应该来蹭饭,这吃的哪里是饭啊,明明是一波又一波的狗粮。 吃饭完,沈清澜拒绝了傅衡逸洗碗的要求,跟章嫂子两个人在厨房里洗碗,顾阳和顾凯晚上还有训练,吃完饭就走了,傅衡逸和老章在沙发上聊天,晶晶则是带着弟弟坐在地上玩呢。 “妹子,你跟衡逸的婚礼定在了九月九号?” “嗯,到时候嫂子可一定要来喝一杯喜酒。”沈清澜笑着说道。 “这是肯定的,就是你不说,嫂子也要厚着脸皮来喝喜酒的。” 俩人一边洗碗,一边说着家常,章嫂子是个很健谈的人,别看她现在当了家庭主妇,但是她知道的东西不少,而且有自己的见解,沈清澜每次跟她聊天都感觉很愉快。 第二天,沈清澜照例早起出去晨跑,回来的路上就碰到了赵巍,她停下脚步,走到赵巍身边,“你在等我?” 赵巍看见沈清澜,眼睛一亮,“我想向你再挑战一次。” 沈清澜挑眉,“现在有自信可以打过我?” 谁知,赵巍却摇头,“没有,我还是打不过你,但是我想知道自己跟你之间的差距。我知道上次你有留手,所以这次我希望你可以尽全力。” “我要是尽全力,你也许连十招都敌不过。” “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尽全力。” “行,我给你一个机会,来吧。” 赵巍发动攻击,跟上次相比,他这一次的身手确实进步了不少,虽然想要赶上沈清澜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但是跟一般的兵相比,这身手也算顶尖了。 一个过肩摔,赵巍再一次摔在了地上,这一次他没有爬起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沈清澜将手伸到他的面前。 赵巍看了眼前的手一眼,将自己的手放上去,沈清澜的目光忽然在赵巍的手腕上顿了顿,眼眸轻闪,将他拉起来。 “吃过早饭了吗?”沈清澜问道。 赵巍摇头,他刚结束早上的训练就过来了,哪里有时间吃饭,等会儿他还要赶回去训练的。 沈清澜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现在离你们的上午的训练还有十分钟时间,我请你吃饭。” 赵巍犹豫了一下,答应了,跟着沈清澜上楼,这是赵巍第一次来到家属楼。 “你是哪里人?”吃着饭,沈清澜问道。 “F省G市。” 沈清澜眸光轻轻一闪,“你是在那里出生的?” 赵巍摇头,“不是,我是被收养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 “那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事情吗?” 赵巍奇怪地看了一眼沈清澜,似乎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问这个。 “只是随意问问。”沈清澜说了一句,然后就不再开口,等赵巍离开以后,沈清澜想了想,还是给金恩熙打了电话。 “好,我知道了。对了,安,艾伦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不用理他。”沈清澜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时间,沈清澜在桌上留了一个纸条,然后就出门了。 咖啡厅里,艾伦看着出现的人,缓缓地笑了,“小七,你的时间观念还是这么强。” 只有艾伦一个人,没有看见许诺,沈清澜在对面坐下,清冷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艾伦,没想到你竟然没死。” 艾伦笑得很好看,“小七,你都没死,我怎么敢死。”贪恋地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我的小七已经长大了,越来越美丽,却没有小时候那么可爱了。” “艾伦,你想死。”沈清澜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语气里的杀意却毫不掩饰。 艾伦不在意地笑笑,“小七,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怕死。” 沈清澜当然知道他不怕死,从那个组织里出来的人就没有怕死的,“之前恩熙遭遇追杀,是你下的命令?” 艾伦很是痛快地点点头,“是我,他们背叛了我,安逸了这么多年,而今我却变成现在这样不人不鬼的模样,我总该向他们讨点利息。小七,你知道的,背叛我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沈清澜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杀了我?” 艾伦摇头,“小七,你从来都知道我舍不得杀你。”便是你背叛了我,我还是舍不得、 “说吧,你的条件。” “呵呵。”艾伦轻笑,“我的小七永远是这么的聪明,既然你这么聪明,我想要什么,你应该知道,小七,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边,那么我可以放过他们几个,包括你的男人,我也可以不动,怎么样,这个交易是不是很划算?哦,对了,我还可以帮你把牢里那个女人解决了,保证让她生不如死,如何?” 沈清澜神色未变,“艾伦,今时不同往日,曾经我可以毁了你的所有,包括你,现在我同样可以。” “小七,你当真以为当年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真的可以凭着你们几个的能力就能毁了我多年的心血?” 沈清澜眼神微变,定定地看着艾伦,“什么意思?” “小七,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的意思,我的建议你好好考虑,我这个人耐心很不好,要是让我等久了……” 沈清澜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才看着艾伦,开腔,“艾伦,我的性子你也很了解,我的家人跟我的朋友你要是动了,我们之间不死不休,当然,你可以不信。” “不,我信,我的小七说到必然做到,但是,小七,千万不要试图惹怒我,我发疯的后果,很可怕。好好考虑我的建议吧,我的小可爱。” 艾伦站起来,沈清澜注意到他身子片刻的僵硬,眼睛在他的腿上状似无意地扫了一圈,“对了,小七,我不妨告诉你一个消息,你的男人得罪了KING,近期KING肯定会对他动手,据说这次KING可是下了血本了,祝他好运。” 沈清澜的脸色终于变了,她看着艾伦离开的背影,一脸的阴沉。 傅衡逸跟KING之间的恩怨,沈清澜可以猜到一些,之前恩熙也说过,KING在招揽一些雇佣兵,只是这么长时间不动手,她就渐渐地将这件事放下了,没想到今天会听艾伦提起,只是艾伦告诉她的目的是什么?真的只是单纯的提醒? 从咖啡厅里离开,沈清澜没有马上回军区,开车去了别墅,金恩熙几个竟然都在,就连要拍戏的安德烈也在,“安,你怎么来了?” 金恩熙开门,看到沈清澜很是惊讶,毕竟今天沈清澜刚给她打过电话,知道她去了军区。 “查到艾伦的落脚点了吗?”沈清澜开门见山。 金恩熙摇头,“没有,从那天的宴会之后他跟那个叫做许诺的女人就不见了。”她本来还想将那个该死的女人抓回来了呢,没想到竟然连人家的人都找不到。 沈清澜早已想到这样的结果,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将今天见到艾伦的事情说了一遍,几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安,你说艾伦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有他的允许我们根本不可能毁了基地?”茜丝莉眼神不善。 “这或许只是他的攻心之计。”伊登猜测。 “算了,不管了,大不了就是打一架,老娘有什么好怕的。”茜丝莉烦躁地揉揉脸,说道。 沈清澜环视了一眼几人,“最近你们都小心一些。” “恩熙,最近BK的人在干什么?” 金恩熙立刻打了一个电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据说前段时间KING被国际刑警追杀,受了伤,现在不知道躲在那里养伤呢。” 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再加上时间也差不多了,沈清澜直接就离开了这里。 ** 京城某酒店包厢,许诺直接打开了一间房间的门,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脸色一变,“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微微一笑,“许诺,看见我,连妈妈都不叫了吗?” 许诺抿抿唇,喊了一声“妈。” 女人满意地笑了,指了指沙发,“坐下,跟妈妈说一会儿话。” 许诺在离女人远一点的沙发上坐下,垂眸看着地面,并不主动说话。 “许诺,这几年你还好吗?”女人温柔地问道,就连看着许诺的眼神都是温柔的。 许诺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依旧冷着一张脸,“这一次,你想要我做什么?” “许诺,我是你的妈妈,我只是单纯的来看看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跟妈妈说话呢?”女人似乎有些伤心。 许诺眼神无波,依旧低着头,不看向女人。 “哎,许诺,我知道你一直在怨恨我,恨我将你送到艾伦的身边,我也知道这几年你吃了不少的苦,但是诺诺,妈妈也是没有办法啊,要是不这么做,你能学到这一身的本事吗?我知道你喜欢艾伦,妈妈也不反对你跟艾伦在一起……” “够了。”许诺打断她的话,“你到底想我做些什么,直接说吧。” 女人收了脸上的苦口婆心,坐直了身体,“好吧,既然你喜欢直接的,那么妈妈就直说了,我想要沈清澜死。” 许诺终于抬起了头看向沙发上的女人,“为什么?” 女人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眼睛微眯,“这不是你该管的,你要做的就是按照我说的做。艾伦喜欢沈清澜,这一点就是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但是你肯定不知道,当年艾伦会受那么严重的伤,甚至差一点就死了,就是沈清澜干的。” 许诺震惊地看着女人,“你刚才说什么?艾伦的伤是因为沈清澜?” “对,就是她。” “那为什么艾伦还……”既然是沈清澜将艾伦伤成这样的,按照艾伦的心性,那么为何沈清澜还能活的好好的,更重要的是,据她所知,艾伦的伤势已经有好几年的,如果当年是沈清澜伤了艾伦,当时沈清澜才几岁? “呵呵。”女人冷笑一声,眼神嘲讽,“因为他那愚不可及、可笑又可怜的爱情。” 许诺的脸色有点苍白,艾伦真的这么爱沈清澜,那么她跟艾伦之间还有一点的可能性吗? 女人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温柔地开口,“许诺,沈清澜是你跟艾伦之间最大的阻碍,只要你将沈清澜解决了,那么艾伦自然就会忘了她,你又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他看见的自然只有你。” 许诺沉默,过了好久,才微微抿唇,“我打不过沈清澜。”她虽然没有跟沈清澜交过手,但是她知道,她打不过沈清澜。 女人眼底闪过一抹不屑,这个女儿还是太蠢了,“你打不过她,自然有打过她的人,我听说KING最近想要找傅衡逸的麻烦,傅衡逸最在乎的人就是沈清澜,你只要将这一点告诉BK的人,那么BK的人自然有办法对付她,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沈清澜。” 许诺想着这个方法的可行性,最终还是摇头,“艾伦不喜欢BK的人,尤其是KING,他要是知道我跟KING的人有联系,绝对不会放过我。” 真是没用啊。女人暗自想着,再一次后悔当初选了这么一个接班人,摇摇头,继续温柔地说道,“这件事你不需要亲自出面,可以找别人啊,我相信肯定有人不喜欢沈清澜,想着怎么对付她呢,你可以将这个机会给别人。” 这么一说,许诺终于想起了吴倩,当初只是恰好看到了那一幕,所以出手帮了吴倩一把,现在正好拿来用。 “而且沈清澜这个人虽然聪明,但是对所谓的朋友看得太重,对付敌人的手段不是只有一种,你要想着变通。” 许诺默默地听着,虽然没有接女人的话,却把她的话听进了心里。 女人见她听进去了,欣慰地笑了,“许诺,你放心,要是艾伦知道了这件事也不要紧,妈妈会出面跟他谈谈,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妈妈的,所以他不会将你怎么样。” 许诺有些意动,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好好休息,这件事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记住,沈清澜才是你跟艾伦之间最大的阻碍,她现在虽然结婚了,但是依照艾伦对她的执念,只要她一天不死,他就一天不会放弃,而你就一天没有机会,即便你陪在艾伦身边,他也看不见你,这几年就是最好的证明。” 许诺抿唇,女人看了她一眼,笑笑,起身走了。 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女士香烟的味道,许诺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然后才站起来,她去浴室洗了澡,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却没有睡着,脑海里全是纷乱的画面。 她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是刚才那个女人也就是她的妈妈领养了她,将她带出了孤儿院,原本以为迎接她的会是一个健康完整的家庭,谁知却是一个疯女人,那个女人经常喝酒,一喝醉就会发酒疯,会打她,往死里打,但是清醒之后又会对她很好,一边抱着她一边流眼泪,说着对不起,给她买各种漂亮的衣服,各式各样的好吃的,还带着她去游乐园。 许诺对这个妈妈是又爱又恨的,就在许诺以为她就会在这样的日子里长大的时候,女人带着她见了一个男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脸上有道长长的伤疤,从额头一直延伸到嘴角,将他的脸分成了两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有各式各样的伤口,看上去很可怕。 许诺很害怕这个男人,想让妈妈带她离开那个阴暗的地方,但是女人却转头就走了,将她留在了那里,不顾她的呼喊,她想去追,却被人抓住,他们拿鞭子抽她,逼着她做各种各样的训练,有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都挺了过来。 在最后一次的试炼任务中,她受了很严重的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渐渐抽离肉体,就在她即将闭上眼睛的刹那,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坐在轮椅上,冷冷地看着她。 然后那个男人就将她带了回去,她成功毕业了,肩上盛放着一朵暗红色的曼珠沙华。 她对这个男人是害怕的,因为他残暴阴狠,在他的身上你看不到任何人类的感情,但是…… 许诺按按自己的心,那里正在缓缓得跳动着,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她竟然爱上了他,就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 艾伦,是不是真的只要沈清澜死了,你就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 沈清澜今天接到方彤的电话,让她一起去学校收拾行李,沈清澜想了想,今天并没有其他的安排,于是就答应了,跟傅衡逸说了一声,就开车离开了。 她到的时候方彤已经在了,于晓萱也到了,她自己开了一辆车过来,身边没有看到韩奕。 “清澜,我们真的要毕业了。”于晓萱看着校园里青春洋溢的学子,脸上有些唏嘘。 沈清澜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触动,方彤也是一脸的怀念和感慨。 “清澜,我们先把校园逛一圈再走吧。”于晓萱提议。 沈清澜没有意见,三人在校园里漫步,很多人已经看见了沈清澜和于晓萱,但是这一次没有围上来,只是善意地朝着他们微笑点头,沈清澜和于晓萱也回以一个微笑。 “你们现在都成名人了。”方彤调侃俩人,语气中没有丝毫的嫉妒。 于晓萱撇嘴,“名人是清澜好吧,我离成名还早呢。”她拍的电视剧还在制作当中,都没有播出呢,虽然接了不少的广告,但是那些都不是什么著名的广告,所以她现在的知名度还不算很高,她的粉丝量就连沈清澜的零头都比不上。 “清澜是我见过的最低调的名人,都说粉丝跟偶像很像,看见清澜我相信了,你看看人家的粉丝,多乖巧啊。” 这些人虽然没有上来要签名要合影,可是看着沈清澜的目光中却充满了对偶像的崇拜。 沈清澜微微一笑,这些人确实都是一些可爱的人,所以当初丹尼尔建议她开通微博增加跟粉丝之间的互动的时候她才没有拒绝,有时候看着那么多支持你的人真的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清澜,方彤,你们还记得吗,当初大学军训的时候我装晕,你们两将我送去医务室,结果我们三个就躲在这里吃棒冰。”于晓萱指着一片草地,笑着说道。 “当然记得,结果你棒冰吃多了当晚就真的去了医务室,于晓萱,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喜欢吃的女孩子。”方彤也想起这件往事,笑了。 “什么我最能吃,那是你没见过颜夕,颜夕才叫能吃呢,上次清澜订婚宴上,我跟她躲在一边吃东西,她吃的比我都多。” 方彤自然也是认识颜夕的,只是跟颜夕不熟悉,就在宴会上说过几句话而已,印象中这是个很开朗的小姑娘,很爱笑。 因为都是美食爱好者,从那天的宴会以后,颜夕跟于晓萱就建立起了革命友谊,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约定等颜夕高考结束以后就一起去吃美食。 “哎,说起吃的,我就想起大二我们班组织去春游,有户外烧烤,清澜烤的东西那叫一个好吃,即便不放调料都好香好脆,”仿佛是想起了那时候的美味,于晓萱吞了吞口水,一脸期待的看着沈清澜,“清澜,说起来,我们好久没有吃到你烤的东西,什么时候我们再组织一次啊,就我们几个人。” “可以。”沈清澜答应,厨艺她是不擅长,唯一做的好吃的就是当初特意跟宋嫂和赵姨学的那几道菜,和鸡蛋面,剩下能拿得出手的就是烧烤了。 当初他们经常被扔到热带雨林去训练,身上除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什么都没有,想要吃的就自己寻找,不想吃冷食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弄熟食吃,她的烧烤手艺就是那时候练就出来的。 ------题外话------ 感冒了,好难受。

下一篇   239.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