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小七,你想我了吗?(求征文票)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37.小七,你想我了吗?(求征文票)

“沈清澜,我爱你,你可愿意嫁给我?”往事一幕幕浮上沈清澜的脑海,又一幕幕退却,最后定格的只有傅衡逸温柔的眼神。 沈清澜的喉咙有些发痒,她低着头,与傅衡逸的眼神相对,“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无论遇到任何事都不离开我吗?” 傅衡逸温柔一笑,“是,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无论遇到任何事,都不会离开你,即便你要离开我,我也会寻遍天涯海角将你找回来。” 沈清澜眼眶热热的,朦胧间,嘴角高高扬起,在众人期待的视线下轻轻点了点头,将手放入傅衡逸的掌心,“傅衡逸,我愿意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今生与你相伴到老。” 傅衡逸眼底的温柔溢开,徐徐弥漫到整张脸上,他站起来,低头就吻上了沈清澜的唇。 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就连两位老爷子此刻也是满脸的笑意。今晚虽然是沈清澜的生日宴,但是最重要的是傅衡逸跟他们说今晚他要跟沈清澜求婚,所以这次邀请的基本都是家里的亲戚朋友。 沈老爷子手里拿着话筒,聚光灯打在老爷子的身上,“感谢大家的到来,今天除了是我孙女清澜的生日之外,也是我孙女跟傅衡逸的订婚宴。两个孩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很放心将我的孙女交给衡逸,只希望衡逸能好好对我的孙女,让她幸福一辈子。” 傅衡逸郑重点头,“爷爷放心,我一定会的。” 沈老爷子欣慰地笑着,将话筒交给傅老爷子,“我没什么好说的,沈老头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只希望两个孩子都可以和和美美的。” 现场又是一片掌声,在众人的祝福里,沈清澜闭上眼,第一次在烛光前真诚许愿,然后跟傅衡逸一起,切了蛋糕,仪式算是完成了。 灯光重新亮起,音乐响起,傅衡逸直接带着沈清澜滑入了中央的舞池。 舞步翩跹间,沈清澜看着傅衡逸问道,“今晚是你安排好的?”她想起裴一宁说的话,想来大家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想干嘛了,不知道的只有自己而已。 “喜欢吗?”傅衡逸不答反问。 沈清澜点点头,“很喜欢,也很意外。”明明他们都已经领证了,从法律上来说,他们早已是合法的夫妻。 傅衡逸微笑,“别人有的,你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也会给你。” “傅衡逸,你今晚是特地来煽情的吗?”再说下去,沈清澜怕自己的眼泪就要出来了,明明她不是那么容易被感动的人。 “是啊,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傅衡逸点头附和,他不是个会讲情话的人,与其用嘴说,他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示。 “傅衡逸,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浪漫,值得我一生珍藏。 “没想到看着严厉又严肃的队长说起情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哈。”孟良摸着下巴,笑眯眯,“我要学着点,指不定哪天就脱单了。” 钱飞白了一眼孟良,“队长光靠那张脸就能脱单,换做你,你就是说一大卡车的情话人家姑娘也瞧不上你。” 孟良恼怒,一手肘击在钱飞的胸口,“不带你这样人身攻击的哈。” 钱飞揉揉胸口,“我靠,你小子用那么大的劲儿干嘛,想谋杀啊。”钱飞表情有点夸张,一看就知道就是装的。 穆连城看了斗嘴的俩人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今天可是队长的订婚宴,你们要是再胡闹,到时候回了基地被队长修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俩人立刻老实了下来,钱飞的目光在场上搜索了一圈,眼神遗憾,“我原以为今晚会有很多美女呢,结果发现即便是有美女,也是有主的,哎……” 这话得到孟良的认同。 “哎,看不出来安的老公平日里闷闷的,竟然这么浪漫。”金恩熙看得饶有兴致,说完,才意识到伊登还在这里,看了一眼眼底悲伤的伊登,尴尬地挠挠头,闭了嘴。 伊登的眼底虽然充满着悲伤,但是却笑的很好看,“恩熙,你以前见过安这么幸福的笑吗?” 金恩熙摇头。伊登微笑,“我也没有,安现在很幸福,我们都应该祝福她。” “嗯,一起祝福。” “你别说,安的老公还真是帅,这样的才是真男人啊。”茜丝莉依偎在安德烈的怀中跳着舞步,一边啧啧说道。 安德烈脸色微黑,咬牙,“难道我不好看?我不是真男人?” 茜丝莉打量了他一眼,“好看是好看,但是我现在发现东方男人更好看。”言语间颇有些可惜的意味。 安德烈的脸更黑了,掐了一把茜丝莉的腰,这个女人可真是欠修理,晚上回去看他怎么收拾她。 茜丝莉妖娆一笑,“逗你玩儿呢,你还当真了,真是小气。” 安德烈气笑了,“我要是当着你的面夸别的女人更美丽,更妖娆,你高兴?” “你敢。”茜丝莉怒道,忽而又笑了,只是眼底却是毫不掩饰的担忧,“安德烈,你说我们能一直这么幸福吗?” 安德烈一怔,认真的点点头,“会的。” “彤彤,一个人在这里发什么呆?”李博明走过来,对着角落里发呆的方彤说道,他的眼神落在方彤的脸上,眼底带着不易察觉的思念。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方彤了,自从上次察觉到方彤似乎在躲着他以后,李博明就尽量不去找方彤。 方彤回神,笑笑,“只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 “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应该放松一下。” 方彤没有接这个话,现在工作是她唯一想要做好的事情,“你今天怎么会来?” “韩奕邀请我来的,我晚上反正没事可做,就跟着一起来了,没想到你也会在这里。”李博明解释,其实是知道方彤跟沈清澜的关系,知道这样的场合方彤一定会来,所以来的。 方彤微微一笑,“清澜是我的好朋友,她的生日宴会我是肯定会参加的。” “碰到就是缘分,不知道我没有荣幸邀请面前的这位美丽的小姐跳一支舞?” 方彤看着眼前的这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想了想,将手放了上去。 角落里,于晓萱看着这一幕,淡淡地笑了,转头跟韩奕说道,“韩奕,我忽然觉得现在依旧很幸福。” 看着好朋友得到幸福,她自己身边也有一个爱她的人陪着她,这样的感觉很幸福,她很珍惜,她想她的父母如果看到这样的她,也会欣慰的吧。 “我们也会这么幸福的。”韩奕拥着她,在她的耳边说道。 于晓萱轻轻点头。 “一宁,好久不见。”江晨希走到裴一宁的身边跟她打招呼,裴一宁听见熟悉的声音,站过头就看见了江晨希,眼底惊喜,“晨希,好久不见。” 江晨希温润一笑,“确实好久不见了,从毕业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 “这几年一直忙着工作,很少在京城,你呢,现在京城工作吗?” 江晨希点点头,“嗯,在A大当老师。” 裴一宁和江晨希是大学同学,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是因为都是京城来的,在一次联谊上认识了之后,俩人的关系不错,算得上是朋友,经常也会一起吃饭。 只是后来裴一宁未婚先孕,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就离开了京城去外地工作,以前的联系方式都换了,江晨希这才跟她失去了联系。 江晨希的眼神看向站在一边吃着东西的小豆丁,“这就是你的孩子?” 裴一宁点头,“嗯,我儿子裴浩。” 江晨希蹲下来,“裴浩你好。” “叔叔好。”小豆丁很有礼貌,一点也不怕生。 “你几岁了?” 小豆丁伸出三根胖乎乎的手指,“三岁了。” 江晨希跟小豆丁聊着天,裴一宁在一边看着,等江晨希走了之后,小豆丁拉拉妈妈的裙角,裴一宁蹲下来,“妈妈,刚刚那个叔叔是爸爸吗?” 裴一宁一怔,“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喜欢那个叔叔,他是爸爸吗?” 裴一宁摇头,“他只是妈妈的朋友。” 小豆丁有些失望,“那我的爸爸在哪里?” 这是小豆丁第一次问关于爸爸的话题,裴一宁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着小豆丁圆溜溜的眼睛,“你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 “那他还回来吗?” 裴一宁眼神一暗,“妈妈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回来了。 小豆丁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趴在裴一宁的肩膀上,“妈妈,爸爸要是不回来,我可以让刚才的叔叔做我的爸爸吗?” 裴一宁正打算回答儿子的话,灯光却再一次暗了下来,音乐停止,宴会厅里瞬间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就在大家以为是停电的时候,空气里忽然弥漫着淡淡的芬芳,是玫瑰花的味道。 然后,灯光就亮了,众人发现宴会厅里多了几架无人机,此刻正撒着玫瑰花瓣,花香就是这么来的。 “这也是你的安排?”沈清澜挑眉。 谁知傅衡逸却摇头,“不是,我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环节。” 不知为何,沈清澜的心猛地沉了下去,就在她隐隐觉得不安的时候,她的视线猛地一顿,看向门口的方向,眼底震惊。 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灯光下,阴柔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此刻正微笑着看着沈清澜。他身后一步之距,跟着许诺。 茜丝莉的瞳孔猛地一缩,往后退了两步,安德烈连忙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虽然安德烈的反应没有茜丝莉那么大,但是从他的眼神深处,依然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震惊。 “啪。”金恩熙正在喝水,看见出现在屏幕上的人,一口水直接喷在了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碎了一地,伊登猛地站了起来,震惊地看着屏幕上的人。 沈清澜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脸上的笑意早已消失不见,她看着艾伦,一脸的清冷,看不出此刻她的心中在想什么。 全场静默,纷纷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 艾伦微微一笑,穿过人群,走到沈清澜的面前,“清澜,好久不见。”他的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思念与贪恋,以及深深的执念。 原来是认识的,在场的人心中默默松了一口气,只有认识艾伦的几人的心还高高悬挂在那里。 沈家人看到跟在艾伦身后的许诺,脸色都变了,这个女人曾经假冒过冷清秋,尽管因为今日的妆容,很多人即便见过她,也没有认出她,但是沈家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沈君煜看着这个女人的脸色很冷,想到什么,看着艾伦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善。 沈清澜看着他,面无表情,傅衡逸看到艾伦,脸色渐渐沉了下来,艾伦眼底的情义,同样是男人,他当然看得懂。 “澜澜,这位是谁?”沈君煜走过来,微笑着问道,但是眼中的冷意别人一看就知。 “我是清澜的朋友,听闻她今天生日,所以特意前来祝贺。”艾伦开口,声音即便嘶哑难听,却温柔缱绻,只是目光在看到沈清澜手上的戒指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阴狠,他扫了一眼傅衡逸,视线立刻移到了沈清澜的身上,“你说是不是,清澜?” 沈清澜眸色沉沉,红唇轻启,吐出一个字,“是。” 艾伦缓缓笑开,他长相阴柔,却又跟韩奕的那种男生女相的美丽不同,笑起来的样子无端地让人看到寒冷,“清澜,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可爱。” 被人形容漂亮可爱,沈清澜一点也没有感到高兴,她的眼睛落在跟在艾伦的身后的许诺身上,嘴角轻勾,“许小姐,又见面了。” 许诺微微一笑,“沈小姐好。” “这位小姐看着很面熟啊。”沈君煜冷冷开口。 艾伦轻笑,“之前就是跟清澜开的一个小玩笑,许诺,跟沈小姐道歉。” 许诺闻言,眼底闪过一抹黯然,行动上却也是干脆利落,“沈小姐,之前假冒你冷清秋的身份是我的不对,请你原谅。” 他们的声音并不小,其他人已经听到了,纷纷打量着许诺,之前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很多人都是见过许诺的,只是今天她的妆容跟以往和不一样,很多人一眼没有认出她来。 许诺无视所有人打量的视线,只是直直地看着沈清澜,嘴上说着对不起,眼神中却挑衅意味十足。 她相信沈清澜一定知道自己追杀金恩熙的事情,现在看到自己,沈清澜竟然还能保持冷静,心中不禁好奇,这个沈清澜明明是沈家的千金,但是却跟艾伦认识,而且看样子,关系还不一般。而且那晚追杀金恩熙的时候,后来出来的那个男人手上竟然有武器,这就很有意思了,这个沈小姐,跟这样的人是朋友,那么她自己又是什么人?艾伦是个冷心冷肠,连血液都是冷的人,可是却将这个女人放在了心上。 沈清澜自然想不到艾伦竟然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告诉许诺。 “这位先生的玩笑开得并不让人喜欢。”傅衡逸淡淡地说道,语气虽然平淡,但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满。 艾伦已经刻意忽略了傅衡逸的存在,现在听到他开口,脸上的笑意有点僵硬,看到他站在沈清澜的身边,他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碎尸万段,“我想清澜是不介意我的这个玩笑的,对不对,清澜?”最后两个字,温柔地九转十八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喜欢沈清澜。 沈清澜脸上的神情不变,眼神却渐渐冷了下来,定定地看着艾伦,缓声开口,“我介意。” 艾伦微笑,像是看着一个闹脾气的孩子,摇摇头,无奈开口,“好吧,是我的玩笑开大了,我道歉。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说着,艾伦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沈清澜,“清澜,生日快乐!” 沈清澜没有接,“心意我领了,礼物你拿回去吧,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艾伦闻言,嘴角的笑意终于保持不住,“清澜,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你不打开看一眼?”咬重的特意两个字,让身后低着头的许诺眼底的黯然更甚。 沈清澜伸手,拿过艾伦手上的盒子,却没有打开,“礼物我也收下了,你可以走了。” 艾伦见沈清澜收下了礼物,又笑了,耸耸肩,“好吧,看来清澜你并不喜欢我出现在这里,没关系,我们改天单独聊。”说着,看了一眼一直不怎么说话,但是手却没有从沈清澜的腰上移开的傅衡逸,转身走了。 许诺深深地看了一眼沈清澜,跟上去。 走出宴会厅,转过弯,艾伦面色一变,腿一软就跪了下来,他的手撑着地,许诺一惊连忙上前想要扶起他,只是手还没碰到他,就被他打开了,“滚。” 许诺无措地站在一边,艾伦试图自己站起来,但是腿上刺骨的疼痛让他浑身的力气都被疼痛抽离,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许诺想要帮他,可是艾伦连碰都不让她碰,她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疼。 最后还是不放心艾伦的彼得上来撞见了这一幕,将他带走了。 “早就跟你说过,你不能坚持太长时间,要赶紧下来,你在上面墨迹什么呢。”彼得数落他。 艾伦阴沉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好不容易见到了沈清澜,他怎么舍得走。 ** 这只是宴会的一个小插曲,艾伦离开以后,宴会厅里又恢复了热闹,大家虽然好奇艾伦的身份,但是人都走了,他们自然也就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宴会上。 沈清澜手里捏着那个小盒子,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傅衡逸则是看着她,“清澜。”他轻轻唤了一声。 沈清澜回神,才发现傅衡逸和沈君煜此刻都在看着她。 “澜澜,刚才的那个男人是谁?”沈君煜皱眉,艾伦给他的感觉很不好,这个男人太阴沉。 “只是以前认识的一个人,跟他之间有点恩怨。”沈清澜说了一句,没有解释的意思,沈君煜和傅衡逸都是聪明人,知道现在场合不对,也就没有多问,只是接下来的宴会沈清澜明显有点心不在焉,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傅衡逸还是可以察觉得到。 他的眼睛微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叫做艾伦的男人似乎跟沈清澜那段不愿意提起的过去有关。 尽管艾伦已经走了,可带给安德烈他们的震撼依旧还在,此前一直在猜测艾伦的死活,甚至前段时间他们已经可以确定艾伦还活着,但是今天亲眼看到他站在自己面前,他们心中的阴霾是前所未有的厚重。 “安德烈,他真的还活着,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现在怎么办?”茜丝莉抓着安德烈胸前的衣服,轻声问道,声音轻轻颤抖。 安德烈脸上挂着笑意,眼里阴沉,他轻轻揽着茜丝莉,“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我们既然不想死,那么……茜丝莉,我们都是死过不知道多少次的人,还会怕这些吗?” 茜丝莉渐渐安静下来,想了想,点点头,没错,这件事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看了一眼跟人闲谈的沈清澜一眼,茜丝莉笑了,还真是安逸日子过久了,把她的胆量都给磨灭了,不就是一个艾伦,当初她执行过那么多次任务,从那么多场试炼中活了下来,现在还有什么好恐惧的。 她伸手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展颜一笑,瞬间又恢复成了那个风情万种的茜丝莉。见她已经想明白了,安德烈笑了,拉着茜丝莉再一次滑入了舞池。 “伊登,我们的战斗开始了。”金恩熙笑笑,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后,眼底是兴奋的光芒。 伊登温和一笑,点头附和,“嗯,游戏开始了,我想这一次,胜利依旧在我们的手上。” “哈哈,对,胜利肯定是属于我们的。”金恩熙笑,眼珠子一转,指着屏幕上被定格的画面,“伊登,上次就是这个女人追杀我,我们从她这里开始吧,艾伦到底是我们的教官,既然已经毕业了,总要向他展示一下我们的学习成果,你说呢?” “你这个主意非常好。”伊登想到了什么,开口,“说不定我们可以给艾伦送一份大礼。” **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颜夕才匆匆赶来,“大姐姐,我来晚了。”大概是跑上来的,她的脸蛋很红,喘着粗气,身上穿着一件及膝的小礼服。 “怎么跑的这么急促?”沈清澜皱眉,颜夕有很严重的哮喘,并不适合剧烈运动。 沈清澜往她的身后看了一眼,就看见了跟着颜夕一起来的颜盛宇,她前两天给颜夕发过消息,但是过几天就是高考,今天没有见到颜夕,还以为她不来了。 颜夕缓了缓气,吐吐舌头,“都怪我哥,叫他早点出发了,他总说时间来得及,结果还是迟到了。” 颜盛宇走近听到妹妹这话,无奈,“要不是你将礼物忘在家里了,我们也不用回去拿,迟到了到底是因为谁?” 颜夕不说话了,她这两天可是拼死拼活赶完作业,就是为了能参加沈清澜的生日宴会,结果今天睡过头了,起来的太匆忙,然后出门的时候就将给沈清澜准备的礼物忘记了。 颜盛宇微微一笑,将手里的礼物交给沈清澜,“沈同学,生日快乐。” 沈清澜将礼物接过来,交给傅衡逸,“谢谢。”客气而疏离。 颜盛宇眼底黯然,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联系过沈清澜就是想让自己将对她的感情放下,本以为可以了,现在见到她的人,才发现其实眼前的女子早已进驻到他的心里。 “大姐姐,哪里有好吃的,我饿了。”颜夕揉揉肚子,皱着眉头,她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沈清澜笑了,颜夕的吃货本质可真是到哪里都没忘记,这么一想,想到了于晓萱,看了一眼,见于晓萱跟韩奕站在角落里,带着颜夕走了过去。 “晓萱。” 于晓萱听见有人叫她,转过头,看见沈清澜,“清澜,你终于想起我了?我还以为你的眼睛里只有你的傅爷了呢。”嘴上说着抱怨的话,但是眼睛里却充满了笑意。 沈清澜微微一笑,见于晓萱现在都可以开玩笑了,终于放心,指了指颜夕,“给你介绍了一个朋友,这是颜夕。” 没等沈清澜给颜夕介绍,颜夕就笑了,“我知道你,你是于晓萱,是大姐姐的好朋友。” 于晓萱以前就听沈清澜提起过颜夕,今天终于见到了真人,笑开,“嘿嘿,你可以叫我晓萱姐姐。” “晓萱姐姐,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多指教。” 于晓萱本来就是个活泼的性子,虽然因为最近遭逢大变,沉默了许多,也长大了许多,但是性子却没有多少变化,跟颜夕聊得很愉快,没一会儿,俩人就结伴去了餐饮区。 韩奕站在那里,看着于晓萱和颜夕一人拿着一个盘子,嘴里一边吃着,一边还往盘子里夹,不由笑了。 两位老爷子在傅衡逸求婚成功之后就先行离开了,一同离开的还有楚云蓉、楚云瑾这些人,现场剩下的都是一些年轻人。 “小嫂子,今天来的那个男人是谁?”韩奕想起见到的艾伦,问了一句。 “一个以前认识的人。” 见沈清澜不想多说,韩奕也不问了,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你跟衡逸的婚礼定在了九月份吧?” 说到这个,沈清澜笑了,“嗯,九月九号。”这个日子是两位老爷子定下的,意味长长久久。 “中式还是西式?” “中式。” “你跟晓萱怎么样了,有什么打算?”沈清澜眼睛看着跟颜夕吃的欢快的于晓萱,她们的身边还跟着小豆丁,没有看见裴一宁,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晓萱现在事业正处于上升期,我想等明年再跟她求婚。”韩奕眼底温柔,“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国际知名的影后,我想陪着她完成这个愿望。” “你是晓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 韩奕郑重点头,“我会的。” “清澜,有人找你。”傅衡逸走过来,在沈清澜的耳边说了一句,沈清澜看向傅衡逸示意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了秦妍。 她往餐饮区看了一眼,见颜夕并没有注意到秦妍的到来,朝着秦妍的方向走去。 “沈小姐,不请自来,还请见谅。”秦妍抱歉地说道。 沈清澜没有什么表情。 “沈小姐,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点小礼物,希望你可以收下,祝你订婚快乐。”秦妍递给沈清澜一个小袋子。 沈清澜接过,“谢谢。” “我丈夫还在下面,我就不多留了,先走了。”秦妍说完,就离开了。 沈清澜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眉眼间有丝疑惑,她一直都看不懂秦妍这个女人。 宴会结束,沈清澜跟傅衡逸回到家就直接进了浴室洗澡,傅衡逸在房间里整理着今天收到的礼物。 他没有拆礼物的盒子,只是将他们按照盒子的大小分类,等沈清澜洗完澡了,才进去洗澡。 沈清澜看了一眼地上的礼物,蹲下来,从众多的礼物之中找到了艾伦送的那个。 将盒子打开,当看清了里面装着的东西的时候,沈清澜的脸猛地一沉,盒子里是一枚红宝石胸针,用红宝石镶嵌成了一朵花的形状,而那朵花,分明就是曼珠沙华,与那个组织的标志一模一样,而在胸针的背面,则是一个小小的雕刻的数字“7”,那是她曾经的代号。 艾伦,你这是想提醒我曾经吗?她的眼底闪过一道杀意。 傅衡逸洗完澡出来,看见沈清澜只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吹风,头发还是湿的,皱眉,“怎么头发都不擦就站在这里吹风?” 沈清澜刚刚在想事情,完全忘记了要擦头发这件事,听到傅衡逸的话,不好意思地笑笑,“忘记了。” “你啊。”傅衡逸无奈,转身去浴室拿毛巾,帮着沈清澜将把头发擦干。 “傅衡逸,你不问问我今天晚上那个男人是谁吗?”感受着穿梭在自己发间的大手,沈清澜轻声问道。 傅衡逸笑笑,不在意地说道,“那个人让你感到不开心?” 沈清澜一怔,点点头,“是。” “那就不要想他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好好陪我,这边的集训很快就要结束了,下个月我就回基地,有一段时间不能回家,等明天你跟我去军区住一个月吧。” “好。”沈清澜答应。 将头发擦干了,傅衡逸又去将毛巾洗干净,然后才上床,将沈清澜抱在怀里,沈清澜转了一个身,主动吻上了傅衡逸的唇。 老婆都发出邀请了,傅衡逸肯定会配合,一个翻身,加深了这个吻……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和傅衡逸就直接出发去京城军区了。 “感谢有你相伴。”临出发前,沈清澜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动态,配着一张图,图片上是一只男人的手,和女人的手,交握在一起。 年初的时候沈清澜在丹尼尔的要求下注册了微博账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粉丝就高达五百万,今早她刚发完动态,微博底下的评论就炸开了锅,都是对沈清澜的祝福。 同一天,京城各大报纸和周刊都在报道着傅衡逸和沈清澜订婚的消息,沈清澜直接上了热搜榜第一。 现在因为订婚的消息,沈清澜的微博粉丝粉丝数量才短短一天时间就直接突破了八百万,吸粉速度惊人。 “啊啊啊,我家清澜竟然发微博秀恩爱。”于晓萱正在吃着早餐,一边吃一边刷微博,看到沈清澜的状态,忍不住尖叫起来。 韩奕被她吓了一跳,探头看了一眼,“她秀恩爱我们也可以秀啊。”说着就要拿出手机自拍,于晓萱将他的头推开,“谁跟你秀恩爱,就是要秀我也是跟我家清澜秀。” 于晓萱现在住在韩奕这里,但是他们并不住在一个房间。 于晓萱手指点了几下,转发了沈清澜的微博,并附上文字——“我最亲爱的,一定要幸福哦。” 方彤也转发了微博,嘴角的笑意很温柔,丁明辉下车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嘴边的笑意,一阵恍惚,他快走了几步。 “彤彤。”方彤看见是他,嘴角的笑意消失,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加快了脚步。 丁明辉追上去,拉住了方彤的手臂,“彤彤,我们谈谈。” “我要迟到了。”方彤说了一句,神情冷漠。 “就五分钟,五分钟就好。”丁明辉低声说道。 方彤想了想,跟着丁明辉走到角落,“你还有四分钟的时间。” “彤彤,你对我有必要这么冷淡吗?”丁明辉受伤地说道。 “如果你是想说这个,那么我就先走了,我还挺忙的。” “方彤。”丁明辉叫住她,“等我三年,就三年行不行?三年后我跟你结婚。” 方彤脚步一顿,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她也真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彤,我是认真的。” 方彤停止了笑,看着丁明辉,“丁明辉,你是不是忘记了,下个月你就要跟你的好经理结婚了。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吗?” 丁明辉看着她,“彤彤,可是我爱的是你,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真正想娶的人也是你。彤彤,我舍不得你。” ------题外话------ 啦啦啦,我是又来求征文票的阿离,各位看书的宝贝儿们,阿离正在参加现代征文,目前在第二的位置,小可爱们手里要是有征文票的,请多多支持哦! PS:3—9月每个月的订阅消费不少于10元的潇湘会员每人每天都可以获得一张征文票,进入征文页面直接点击投票即可(网页在首页左下角,APP在首页横幅)

下一篇   238.阴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