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雨夜追杀2(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35.雨夜追杀2(二更)

许诺朝着金恩熙缓缓笑开,手指用力,金恩熙的脸色巨变,下意识的低头,躲过了许诺的第一击,反射性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如离弦之箭般立刻飞了出去。 许诺紧追不舍,金恩熙的车子在马路上左躲右闪,车轮与地面之间擦出火花。 看着一直紧追不放的许诺,金恩熙的脸色很冷,她看了一眼后视镜,然后给伊登打了电话,“伊登,是我,我遇到麻烦了,在滨河路,对方只有一个人,需要支援。” “我马上就来,自己小心点。”伊登叮嘱了一句,放下电话,从卧室的床头柜里拿出一包东西,直接出了门。 “那就让我来好好陪你玩玩吧。”金恩熙嘴角轻勾,看了一眼身后的车子,再一次踩下了油门,幸亏这里已经是郊区,又因为下大雨,路上基本看不见其他的车子。 许诺一直紧追不舍,但是却一次都没有打中金恩熙,她的眼底越发冰冷,她之前跟金恩熙交过手,自然知道这个女人难对付,所以才选了这个时候,没想到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这个女人竟然还这么狡猾。 看着飞出去的车子,许诺也跟着加快了车速,两车之间的距离不断缩进,金恩熙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后视镜,看着前方近乎九十度的拐弯,眼神一狠,车子一个九十度的转弯,就是一个漂亮的漂移,许诺转弯不及,狠狠撞在了护栏上。 金恩熙哈哈大笑,对着许诺吹了一声口哨,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 许诺的车头瞬间就凹进去一截,“混蛋。”她用力锤了一下方向盘,从副驾驶座上拿起一件东西,下了车,冷笑了一声,对准金恩熙的车,按下了扳机。金恩熙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脸色瞬间就变了,打开车门就地一滚,直接放弃了车子。 巨大的爆炸声在雨夜里响起,金恩熙看着瞬间变成一堆废铁的车子,暗暗舒了一口气,刚才自己差一点就要去见上帝了。 看见许诺追了上来,金恩熙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心里暗暗发誓,等她脱险了,她肯定不会放过许诺这个女人的,这么憋屈的场景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了,竟然被人追着跑,要是被人知道了,她的脸都丢光了。 要是她现在有……在手,肯定跟许诺对着干,但是现在……她还是跑吧。 金恩熙的速度很快,但是许诺的速度也不慢,一直紧追不舍,金恩熙就算想甩开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许诺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东西,金恩熙闷哼一声,脚步踉跄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加快了脚下的速度,许诺追上去,只是刚跑了两步,旁边突然闪过一道人影,朝着她进攻而来。 她闪身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恩熙逃出了她的视线,她的神情有些懊恼,转身,对着她身后的方向就开枪。 金恩熙摆脱了许诺,停下脚步,捂着自己的左胸,刚才许诺的最后一击射中了她的左胸,现在伤口正流着血。 她扯下脖子上的丝巾按在伤口上,看准了一个方向,脚步踉跄地跑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刚才为了躲避许诺,她是往小路上跑的,加上下雨,她早已辨不清方向。 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身上,混合着她的血液冲刷进地下,她暗暗庆幸,幸好是在这样的夜里,不然许诺要是顺着血迹追来,恐怕她今晚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她身上的力气渐渐抽离,就连意识也在远离她。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金恩熙的眼前只有一片刺眼的亮光。 她闭了闭眼,直接就昏了过去,昏过去之前,她依稀看见了一张眼熟的脸。 车里,丹尼尔看着倒在自己车前的身影,脸上的血色退得干干净净,他刚才似乎是撞到人了。 在车里坐了一会儿,丹尼尔镇定下来,走下车去查看被自己撞到的人,看身形好像是个女人。 “喂,你还好吧?”丹尼尔的声音有些颤抖,见女人没有反应,他伸手碰了碰,金恩熙还是没有反应,“该不会真的死了吧?” 丹尼尔的脸上苍白更甚一分,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大着胆子将她翻了过来,等看清看了金恩熙的那张脸,丹尼尔的神情就精彩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撞到的人竟然是沈清澜的朋友,只是借着车头的灯光,等丹尼尔看清了金恩熙胸口的源源不断流出来的鲜血的时候,他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 她身上的伤口根本不是自己撞的。 他连忙蹲下来,将金恩熙扶起来,“喂,你醒醒。”他拍拍金恩熙的脸,根本没用。 “喂,你可千万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就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金恩熙勉强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眨了眨眼,“别嚎了,我还没死呢。”失血过多,她的声音很无力,丹尼尔的眼睛一亮,“太好了,你没死,我现在立刻送你去医院。” 说着就要抱起她,金恩熙拉着他的手,“不能去医院,不去医院。” 丹尼尔一脸着急,“不去医院你会死的。”他已经看出来了,金恩熙身上的伤根本不是寻常的伤口。 Z国是不允许携带这些东西的,那么好端端的她为什么会受这样的伤,还是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这里是京城郊区靠近山区的地方,附近只有一个休闲农庄,他今天就是跟朋友过来玩的,原本打算在这里歇一晚,但是晚上临时接到一通电话,他要赶回市区处理一点事情,谁知就在这里遇见了受伤的金恩熙。 “就是死也不能去医院。”金恩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她的头很晕,但是眼睛却死死地看着丹尼尔。她的伤去医院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很有可能会连累到沈清澜。 “行行行,我不送你去医院,我送你回家,这总可以吧?”丹尼尔妥协。 “去你家。”尚雅苑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现在回去,谁知道是不是有人等着她,而伊登那里也并不是绝对的安全,现在反而是丹尼尔那里最安全。 丹尼尔没有意见,将金恩熙扶上了车,看着她依旧还在流血的伤口,丹尼尔却有些束手无策,“你的伤口一直在流血,该怎么办啊?” 金恩熙靠在副驾驶位上,手捂着胸口,“不要紧,你赶紧走。”再不走,等许诺追上来,他们谁也走不了。 丹尼尔一脸的担忧,“你的伤真的不要紧吗?”他醒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流这么多血。 “别废话,快走。” 丹尼尔也不再废话,一脚踩下油门,也不管安全不安全了,很快朝着自己的家的方向开去,时不时地看一眼旁边的金恩熙。 等车子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金恩熙已经彻底昏迷了,丹尼尔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金恩熙的身上,盖住了她身上的伤口,然后才抱着她回自己的家。 顾不得金恩熙浑身湿透,丹尼尔将金恩熙放到床上,着急忙慌地找出医药箱,可是却对她的伤口不知该如何下手。 看着金恩熙苍白的脸色,丹尼尔一拍脑袋,这才想起给沈清澜打电话。 沈清澜刚刚睡下,接到丹尼尔的电话,二话不说,直接拿着钥匙就出门了,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在路上给伊登打电话,却没人接,沈清澜的脸色很难看吗,一路飞奔到丹尼尔家中。 丹尼尔已经给金恩熙换了一身衣服,开门见到沈清澜,仿佛看见了救星。 “恩熙人呢?” 丹尼尔将沈清澜带到卧室,沈清澜看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生机的金恩熙,瞳孔猛地一缩,眼瞳很黑,黑的见不到底。 恰在此时,她的手机响了,沈清澜看了一眼,是伊登,直接报了丹尼尔的住址,沈清澜将丹尼尔赶出了房间。 拉开金恩熙胸前的衣服,看着她胸口嘉即便是包了厚厚的纱布依旧透出血迹的伤口,不用想,沈清澜也猜到是谁干的。 她上午就不应该放过许诺。 伊登来的很快,他浑身湿透,进门之后,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进了卧室,查看了一眼金恩熙,脸色很是凝重,“恩熙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ZD还在她的胸腔里,没有及时取出,又失血过多,现在必须送医院。” “那就立刻送医院,我去开车。”沈清澜当机立断。 “不去,不去医院。”金恩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听见他们的对话,虚弱的开口。 沈清澜看向她,“恩熙,现在不是跟你讨价还价的时候,你现在必须去医院,这是命令。” “不去医院,安,你要是送我去医院,我宁愿死。”她看向伊登,“伊登,你就在这里动手术吧,如果死了,我也认了。” 沈清澜脸色铁青,看着已经到了这一步还在担心会给她带来麻烦的金恩熙眼眶微热,她缓了缓神色,柔声开口,“恩熙,你听话,我们去医院,那些麻烦我可以解决。” 金恩熙摇头,“我不去医院,安,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医院,我不要死在医院里。” “来不及了,安,就在这里吧。”伊登说了一句,“但是我需要O型血,我们这里没人是O型血,安,怎么办?” 一直当做背景板的丹尼尔听到这里,弱弱地说了一句,“我是O型血。” 伊登眼睛一亮,“你过来。这次的血量要求比较高,你可以吗?” 丹尼尔点点头,视死如归的表情,伸出一只胳膊,“行,你抽吧。” 伊登的医药箱比普通的急救箱大一些,里面放满了日常受伤需要的东西,他让丹尼尔坐在一边,然后给金恩熙实施麻醉。 沈清澜在一边举着灯,现在没有无影灯,只能一切从简。 丹尼尔看见伊登拿出手术刀,害怕地闭上了眼睛,但是位置却没有挪动分毫,当东西从金恩熙的胸腔里被取出来,再将伤口缝合完毕走后,丹尼尔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 担心他也会出事,伊登停止了血液的输送,“安,现在暂时没事了,但是恩熙的伤口有点感染,估计后半夜会发烧。” “嗯,这里我来照顾,你先出去换件衣服。”沈清澜轻声开口,刚才为了手术的安全,伊登直接脱了自己的上衣,但是依旧淋了半夜的雨,沈清澜担心他也倒下了。 伊登跟丹尼尔打了一声招呼,从他的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然后就进了浴室。 沈清澜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昏迷不醒的金恩熙,眼神很冷。 “安,今天追杀恩熙的是什么人?”伊登从浴室里出来,查看了一眼金恩熙和丹尼尔的情况,问道。 “是艾伦的人。” 伊登神色一变,“艾伦真的没死?” 沈清澜点点头,表情凝重,“上午我发现有人跟踪我,那个人就是上次你们在追查的那个女人。” 晚上伊登虽然去帮金恩熙,但是许诺跑地太快,加上雨势太大,伊登根本就没有看清她的脸。 “那个女人叫许诺,是艾伦的人。” 伊登神情凝重,没想到艾伦竟然真的还活着。 “安,艾伦如果还活着,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不仅是艾伦了解他们,他们对艾伦的性子也清楚的很,既然他活着,除非他死,或者他们死,不然他们之间绝对没有共存的可能性。 “现在我们只能等着,最近一段时间你让他们几个都注意一点。”沈清澜说到,她有种强烈的预感,艾伦很快就会出现了。 ------题外话------ 最近那个什么大会召开在即,有些词不能出现,大家自行想象哈 最近阿离只能保证万更了,因为阿离要准备爆更的稿子,万更是目前的极限,催更的亲们耐心等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