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囚禁,怂恿

沈清澜看也没看地上的人一眼,立刻按了沈老爷子床头的按铃。医生很快鱼贯而入,沈清澜推到一边,给医护人员腾位置。 “快,送抢救室。”主治医生翻了一下沈老爷子的眼皮,沉声说道。 看着沈老爷子被推去抢救,李希潼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活该,该死的老头子,早就应该下去陪那个老太婆了,哈哈哈哈哈。” 沈清澜的脸色已经不能用冰冷来形容,如果不是担心沈老爷子,顾忌着这里是医院,恐怕此刻的李希潼就不是一脚的问题了。 冷冷地看了一眼李希潼,沈清澜的眼底杀意一闪而过。 幸亏抢救及时,沈老爷子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因为李希潼的刺激,沈老爷子反而恢复了一些意识,这只能说是因祸得福了,沈清澜听到医生的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是李希潼伤害沈老爷子这笔账,却不能不算。 ** 李希潼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不,说是房间还是保守了,这里顶多就是一个车库。 她的手脚都被绑着,嘴上贴着封条,这里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希潼想了又想,哦,对了,她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她从医院离开以后就去了酒吧,她的心情很好,喝了不少的酒,从酒吧里出来,感觉后脖子一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就到了这里。 李希潼越打量眼前的环境,心里的恐惧越深,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她自己,从车库门缝里透出来的亮光可以判断,现在已经是白天,但是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又是谁将她绑架到了这里。 她的第一反应是沈清澜,但是却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沈元易那个死老头子还情况未知呢,按照沈清澜对那个老头子的在意程度,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来理会她。 既然不是沈清澜,那么会是谁呢,难道是沈君煜? 不,也不可能,沈君煜不会干犯法的事情。 一个个人被李希潼想起又被她否定,想到最后,她只觉得头痛欲裂。 而李希潼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的正上方,一个隐形摄像头正对准她,房间里,金恩熙和伊登相对而坐,看着监控画面,一脸的无趣。 “你说安让我们将她带回来却什么也不干就这么关着她做什么?要我说直接扔到海里喂鱼多好。”金恩熙撑着下巴,打了一个哈欠,这个女人睡了快一天了才醒,她都想拎着一桶水浇在她的身上了。 伊登看了一眼金恩熙,眼神温和,“你要是累了就去睡觉吧,这里我看着。” 金恩熙摇头,“不要,睡觉更无趣,还不如在这里看看这个女人呢,不过这个女人这次死定了,竟然敢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金恩熙挠挠脑袋。 “太岁头上动土。”伊登补充。 金恩熙眼睛一亮,“对,就是这个。”伸手拍拍伊登的肩膀,“伊登,还是你的中文造诣最好,这中文真是太难学了,我都记不住这些。” 伊登笑笑,他当初为了学中文,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就是为了可以离安更近一点而已,只是可惜,最终那个人却越走越远,而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幸福。 见李希潼只是坐在地上不动,连喊叫都没有,金恩熙有些奇怪,“这个女人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按照李希潼的性子,不该是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大吵大闹的吗? “或许是还没反应过来。”伊登随口说了一句,谁知就真相了。 李希潼昨晚喝了太多酒,现在神志还迷迷糊糊的,而等她彻底清醒以后,她果然开始大声喊叫起来。 “有没有人啊,给我出来,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你们想要钱是不是,我有钱可以给你们,你们放我回去,要多少钱都给。” 看着李希潼的样子,金恩熙撇撇嘴,“这个女人真是无趣极了,就连吵闹的台词都没有一点新意。” “我还以为她是长进了所以才这么安静,结果……果然还是还是我高估她了,伊登,你才接下来她会做什么?” 伊登对李希潼接下来会做什么一点也不感兴趣,“既然你不想回去休息,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你干什么去?” “我的新的研究成果还没有全部完成。” 金恩熙了然,挥挥手,伊登就走了。 “是不是沈清澜?沈清澜你给我出来。”李希潼还在喊叫,但是车库里只有她一个人,而且这里是伊登位于京郊的别墅,因为价格昂贵,这里的每幢别墅之间的距离都很远,即便是李希潼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见。 李希潼喊累了,想要动动手脚,手脚却被束缚着,根本动不了,她现在很饿,也很渴,可是她喊了半天根本没有人理她,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出现,四周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金恩熙手摸着下巴,欣赏着李希潼脸上的表情,嗯,害怕就对了,等安来了,你会更加害怕的。她其实很佩服李希潼的胆子,竟然敢这样触及安的底线,啧啧,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啊。 李希潼待在车库里整整两天,这两天里没有人给她送饭,也没人给她喝水,就在李希潼以为这帮人是想活活饿死她的时候,车库的门终于开了,金恩熙端了一碗粥走了进来。 李希潼紧紧盯着她,“你是谁?”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金恩熙可爱的娃娃脸上扬起一抹笑,“我是谁不重要,是不是饿了,想不想吃饭?” 李希潼看着她手上的粥,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她已经整整两天滴水未沾了,饿得她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但是眼前的女人却让她觉得很不安,“你是沈清澜派来的?”声音有气无力。 金恩熙可爱地一笑,“你猜咯。” “难道是沈君煜?” 金恩熙继续笑,“继续猜。”盯着这个女人两天了,金恩熙都觉得无聊了。 没有猜对,李希潼也懒得猜了,直接问道,“你们抓我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想要钱,要是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们,多少都可以。”眼睛却一直盯着金恩熙手里的粥。 金恩熙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问道,“你能给我多少钱,要是价钱能让我满意,我不是不可以放了你。” 李希潼一脸的果然如此的表情,如果是要钱就好办多了,脸上的表情放松下来,“我可以给你一百万,只要你放了我,这笔钱可以马上给你。” “哇哦,一百万啊。”金恩熙状似很惊讶,李希潼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她就知道没有人可以挡得住金钱的诱惑。 只是下一秒,金恩熙的脸猛地沉下来,“你打发叫花子呢。” 李希潼脸上的笑意就这样僵在脸上,缓了缓气,“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一百万已经不少了。”这已经是她所有财产的一半了,她现在虽然跟了林浩,林浩对她也大方,但是林浩毕竟不是林家的主事人,他的钱也是家里给的,能给李希潼的自然是有限的,加上李希潼之前还欠了广告商的钱,能存下来这些钱已经算是她的本事了。 金恩熙冷笑,只是这笑在她那张娃娃脸上却没有一丝冷意,“这句话奉还给你。既然拿不出钱,那你就乖乖在这里的待着吧。”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李希潼叫住她,“我可以给你五百万,你放我走。” 金恩熙切了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李希潼的身家,她要是可以拿出五百万,她就跟她姓。 这是想要空手套白狼了是吧。金恩熙暗暗想到。 “五百万真的是我的极限了,你既然绑了我就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沈家人,你们如果想要从沈家得到一大笔钱那就想错了,沈清澜才是沈家的宝贝,你们要是可以将她绑过来,别说五百万,就是一个亿,沈家也会给你们。”李希潼循循善诱。 金恩熙看着李希潼的目光中终于有了一点趣味,李希潼一喜,继续游说,“我不是沈家的亲生女儿,前段时间我就已经跟沈家断绝了关系,这件事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根本没有工作,需要我养活,从他们的身上你们根本得不到一分钱。但是沈清澜就不一样了,她是沈元易最疼爱的孙女,还是君澜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沈君煜的妹妹,君澜集团里还有沈清澜的股份,你们想想,她的价值是不是比我大多了。” 金恩熙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这么听着确实不错,但是据我所知,沈清澜的身手可是很不错的,我们想要下手可没有那么容易。” ------题外话------ 说,你们想李希潼怎么死

下一篇   226.惩罚(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