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李希潼,你找死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24.李希潼,你找死

沈让一脸的疲惫,他也已经不年轻了,这番折腾下来,他也有些心力交瘁。 “雅琴,你带着君泽先回去吧。”他抹了一把脸,说道。 卢雅琴不想走,但是她也知道在场的人都不欢迎她的出现,眼中有些难过,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沈君煜,点点头,“好,我跟君泽先回去了,要是老爷子醒了,你再给我打电话。” 沈让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卢雅琴拉着想开口说话的沈君泽离开了医院。 “君煜,这次的事情是君泽的错,也是我的错,我没有教好他。”沈让疲惫地说道,他无法想象,要是老爷子这次挺不过来,他该如何。 沈君煜神情淡淡,只是眼底却满是冷意,“二叔,你也离开吧,爷爷要是醒了,看见你在这里会不高兴。” 沈让神情一僵,“我不进去,我就在外面等着,等你爷爷醒了我就离开。” 沈君煜不再看他,走进了病房,看着沈清澜的模样,沈君煜温声开口,“澜澜,你先去休息一会儿,这里有我,等爷爷醒了,我第一时间叫你。” 沈清澜摇摇头,不说话。 沈君煜就知道是这样,也不再勉强她,在她旁边坐下来,看着老爷子,对于外面的那个人,沈君煜没有再去理会,他已经给沈谦打过电话。 沈谦匆匆赶到医院,没有先去看老爷子,而是先去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了解老爷子的病情之后才去的病房,在病房门口看见那抹熟悉些身影,沈谦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愤怒。 一双军靴停在自己的面前,沈让抬头,看见沈谦,“大哥。” “沈让,你跟我来。”沈谦沉声开口,沈让起身,跟在沈谦的身后。 医院花园里的僻静角落,沈谦定定地看着这个二十多年未见的弟弟。 “大哥。”沈让开口,声音微哑。 “沈让,你终于回来了!”沈谦说道,语气平静,可就是这样的平静却让沈让的心神猛地一震,他宁愿沈谦骂他一顿。 “大哥,对不起。”沈让低声说道。 “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 沈让沉默,是的,他最对不起的人其实是去世的母亲,他是沈家的小儿子,从小,沈奶奶对这个小儿子就格外疼爱,而他也确实争气,各方面都很优秀,是寄托了二老的很大的希望的,但是他是怎么回报他们二老的呢? 他从不后悔跟卢雅琴在一起,唯一后悔的是没能好好照顾自己的父母,甚至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但凡对沈家的消息关注一点点,都不会留下这样的遗憾。 “大哥,是我错了,是我太过自私,让你们失望了。”沈让无从辩解,而且辩解也不是他的性格。 沈谦看着二十多年的弟弟,内心却并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无动于衷,他们兄弟的感情从小就好,即便弟弟比自己优秀,沈谦也从来没有嫉妒过。 这个弟弟是父母的骄傲,也是沈谦的骄傲,但是有一天,这个弟弟却带回来一个女人,说要跟她结婚,而那个时候,沈让身上是有婚约的。 沈老爷子和沈奶奶不同意,尤其是后来知道沈让喜欢上的这个女人曾经竟然当过陪酒小姐,虽然没有跟其他男人有过关系,但是沈家二老即便再没有门第观念,按照沈家的家世也绝对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儿媳妇。 反对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沈让却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甚至跑到他未婚妻的家里要求退婚,惹得对方家长大怒,扬言要跟沈家断交,沈老爷子一辈子都是要脸的人,那一次却舔着脸为这个小儿子的事情道歉,被人家骂的狗血淋头。 而当时沈让又做了什么?他离开了沈家,跟一个陪酒小姐跑了,让沈家彻底沦为了京城的笑话。沈老爷子甚至因此而大病了一场。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沈谦看着沈让的目光很冷,“既然走了,又为什么要回来?” “大哥,我只是想回来看看爸跟妈。”沈让干巴巴的解释,这么多年,他虽然人在异乡,但是他的心中却每天都在思念着在国内的亲人,如果早知道,如果早知道,他一定会早一点回来…… 沈让的脸上充满着悲伤。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先回去吧。”沈谦开口,语气冷淡。 沈让看着沈谦的侧脸,张了张嘴,却终究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他的背微微弯着,看上去很是萧索。 沈谦深深地看了一眼沈让,转身去了沈老爷子的主治医生办公室,他需要跟医生商量一下后续的治疗方案。 第二天,沈让一家三口又来了,不知道沈让和卢雅琴回家之后跟沈君泽说了什么,沈君泽这一次很乖,见到沈清澜甚至叫了一声“堂姐”。 沈清澜扫了他一眼,没有答应,沈君泽一直低着头,似乎情绪不佳,就连沈清澜的态度都没有理会。 沈君煜还没有来,他回家拿换洗的衣物去了。 “清澜,你爷爷他还好吗?”沈让温和地问道。 “情况很稳定。”沈清澜开口吐出几个字,语气疏离淡漠,沈让完全不在意,眼睛落在沈老爷子的身上,眼底是其他人看不懂的悲伤。 卢雅琴的脸色也很不好,眼睛都是红的,神情憔悴,沈清澜倒是有些好奇这三人回去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今天竟然是这样一副样子。 沈让三人到了没多久,沈君煜就来了,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温兮瑶。 “兮瑶姐,你怎么来了?”沈清澜看到温兮瑶,有些意外。 温兮瑶看了一眼沈君煜,“今天给君煜打电话,才知道你爷爷住院了,所以就一起过来了,你爷爷他还好吧?” “还好,医生说虽然没有见到好转的迹象,但是也没有恶化,情况很稳定。”沈清澜说道。 “二叔。”沈君煜开口叫人,却没有理会卢雅琴和沈君泽。 沈让点点头,对着沈君煜笑了笑,眼睛看向的却是温兮瑶。 “这是我女朋友温兮瑶,这是我二叔。”沈君煜介绍,对于卢雅琴母子是一句话也没提,温兮瑶跟沈让打了招呼,见沈君煜没有给她介绍其他两人的意思,心中了然,只是对着卢雅琴和沈君泽善意地点点头,就不再开口说话。 “对了清澜,这是给你带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你先去洗漱一下。”温兮瑶想起手里的袋子,将袋子递给沈清澜。 沈清澜接过,道了一声谢,走进了病房的独立卫生间。 “爷爷需要静养,二叔,你们没事的话就先离开吧。”沈君煜开口。 卢雅琴看了一眼神情黯然的丈夫,想了想,终究开了口,“君煜,你二叔很担心你爷爷,昨夜一夜没睡,你就让他在这里陪你爷爷一会儿,你要是不想看到我和君泽,我们马上就离开。” 沈君泽不满地叫了一声“妈”,剩下的话却在卢雅琴的一个眼神里消声,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手握了握,“爸,我跟妈在车里等你。” 沈让看了妻子一眼,眼中满含着歉意,卢雅琴对着他安抚地笑笑,示意自己没事儿,带着沈君泽离开了病房。 “妈,爸爸都那样了,为什么我们还要一直退让,这件事不是你跟我爸单方面的错啊。”走出病房,沈君泽不满地抱怨着。 卢雅琴红了眼眶,低声开口,“你也知道你爸爸的情况,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你奶奶的去世对你爸爸来说就已经是个很大的打击,你爷爷现在又是这个样子,你少说几句。” “妈,如果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昨天肯定不会那样说的。”沈君煜也低了头,想起半夜起床看到的爸爸坐在客厅里抽着烟默默流泪的样子,沈君泽的心中就无限的后悔昨日的莽撞。 沈让在他的心目中一直是优秀的,伟岸的,他用自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对于沈君泽来说,沈让是山,是家里的主心骨,是坚强的代名词,但是昨夜那样脆弱的父亲却让他的心生疼生疼的。 他看见父亲在客厅里流泪,而他的母亲则靠在我是门前,看着父亲的背影无声哭泣,眼睛里充满了悲伤与绝望。 沈君泽是被卢雅琴惯得脾气大,任性,冲动易怒,但是本质不坏,其实从看见沈老爷子倒下去的时候他就害怕了,也知道错了,只是他倔强地不肯认错,还嘴硬。 “妈,你说爷爷会没事吗?要是爷爷真的出了什么事,爸爸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沈君泽低声问着卢雅琴。 卢雅琴看着儿子,想笑,却笑不出来,扯了扯嘴角,安慰着儿子,“不会的,你爷爷会没事的,你爷爷可是大名鼎鼎的沈将军呢,曾经可是上过战场,保家卫国的英雄,怎么会轻易倒下。” 她在心中默默祈祷着沈老爷子没事,不然她也不知道丈夫的身体可以撑多久,她也是昨天才知道,原来沈让的身体在国外的时候就已经出了大问题,半年前查出了肝癌中期。 虽然发现的还算及时,但是治疗的效果却不大,医生建议开刀,可是沈让却不想他们担心,拒绝了医生的建议,三个月前,癌细胞转移了,甚至扩散的速度非常快,就连医生也束手无策,判断顶多就是半年的事情了。所以这一次,沈让才会坚持要回国,看看沈家二老,却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妈,我要是早知道,我肯定不会说那些话的。”沈君泽强调。 “妈妈知道,但是君泽,你已经十八了,是个大人了,以后做事不能再这样任性妄为,其实也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将你教好。” 这话说的沈君泽更加难过,也越发自责,“妈,你放心,等爷爷醒过来我一定好好跟爷爷道歉,绝对不会再气爷爷了。” 卢雅琴欣慰地笑笑,她垂着眸,沈君泽并没有看见她眼底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而卢雅母子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对话都被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听到了。等母子二人走远了,李希潼才看向母子来时的方向,正好看见沈君煜出来,朝着这边走来,李希潼连忙四处看看,闪身进了旁边一间病房。 一直等到沈君煜走远了,她才从病房里出来,想到沈君煜的出现,结合刚刚听到的对话,李希潼的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她从包里拿出墨镜戴上,遮住了大半张脸,朝着护士站走去,“你好,我是沈元易沈老爷子住在哪个病房?”沈元易是沈老爷子的名字。 护士站的护士打量了她一眼,狐疑,“你是?” 李希潼微微一笑,“我是沈老爷子好友的孙女,我爷爷听说沈老爷子病了,特意叫我来看看他。”说着还举了举手里提着的果篮,好让护士站的护士看的清楚。她今天是来医院看望一个朋友的,顺便在医院门口买了一个果篮,没想到竟然用到了,李希潼心中不禁感叹自己的运气。 护士笑了,翻了翻记录,“沈老爷子住在B102,不过现在不是探视时间,你暂时不能进去。” “我能问一句老爷子得的什么病吗?”李希潼问道,“我爷爷刚刚接到消息说沈老爷子病了,却不知道得了什么病,我赶来的也匆忙,所以……” 护士理解地笑笑,“抱歉这位小姐,这是病人的隐私我们不能透露,你要是想探望老爷子,可以现在这里登记,等到了探视时间你就可以进去了。” 李希潼摇头,“谢谢,那我过会儿再来吧,顺便再去留下买束花,不然光是一个果篮看着太失礼了。” 护士也没有在意,有钱人的规矩多,她懂的。 “清澜,你昨晚一夜没睡,先休息一会儿,这里有我。”温兮瑶温声开口,沈清澜摇头,“我不累,兮瑶姐,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医院里我一个人可以。” “我能有什么事情,公司离开我一天也不会倒闭,我在这里陪着你吧。”温兮瑶笑笑。 沈清澜也不勉强她,看了一眼坐在沈老爷子床边一言不发的沈让,想了想,拉着温兮瑶在外间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沈君煜下去买午饭去了,拎着午饭上来,沈君煜招呼着温兮瑶几个吃饭。 “二叔,先吃饭吧。”沈君煜开口,心中虽然对二叔一家将爷爷气的生病住院的事情很不满,但是这个二叔小时候很疼他,对他比沈谦这个亲爸爸好要好,沈君煜小时候跟这个二叔的关系其实是很亲近的。 沈让摇头,他的眼底有着浓重的青黑,“我没有胃口,你们吃吧。”他现在哪里吃得下什么东西。 沈君煜也不勉强,将沈让的那份单独拿出来放在一边,让沈清澜和温兮瑶吃饭 沈清澜没有什么胃口,勉强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沈君煜看着她碗里剩了大半的食物,皱眉,“澜澜,再吃一点,你昨晚就没吃。”沈清澜摇头,“我吃饱了。” “算了,清澜吃不下就不要勉强。”温兮瑶打断沈君煜的话,她十分理解沈清澜此刻的心情,毕竟她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下午,沈君煜被一个电话叫走了,沈谦来看望了老爷子之后,将沈让叫走了,不知他们说了什么,沈让离开了,沈谦返回病房,给老爷子擦了擦身子然后才离开。 傍晚沈君煜本来想替换沈清澜,但是临时有事,实在走不开,温兮瑶就留下来陪她。 “兮瑶姐,你先回去吧,爷爷这里我一个人可以的。”才熬了一个晚上而已,对于沈清澜来说根本不不算什么。 温兮瑶一直待到晚上九点才离开,只能留一个家属陪床,温兮瑶敌不过沈清澜的固执只好离开了。 沈清澜留下来照顾老爷子,九点半左右,她接到了傅衡逸打来的电话,沈老爷子住院的事情她没有告诉傅衡逸。 最近家里的事情很多,不是楚云蓉住院就是傅老爷子住院,现在又是沈老爷子住院,还很是跟医院杠上了。 虽然沈老爷子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即便是打电话也打扰不到他,但是沈清澜依旧不想打扰老爷子的清净,走出了病房,然后跟护士站的护士示意了一下。 李希潼从护士站离开,先去探望了一下朋友,在朋友的病房里坐了会儿,然后才离开医院,只是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她就重新来了医院,换了一副打扮,身上带了一顶假发,戴着帽子,脸上是一副大大的墨镜。 她乘着电梯来到老爷子的病房所在的楼层,现在电梯门口停留了一会儿,没有看见护士站的护士,眼睛一喜,加快了脚步,来到了沈老爷子的病房门口,往里面瞧了一眼,没有看见人,大着胆子打开门。 里面竟然没有人,李希潼不禁笑了。 高跟鞋踩在病房的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李希潼站在病床前,看着沈老爷子昏迷不醒的样子,嘴角高高扬起,她将脸上的墨镜拿下。 “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她轻轻地说着,然后坐下来,“现在看到你躺在这里,我竟然会觉得开心,爷爷,你见到我高兴吗?” 没有人回答她,她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回答,兀自说着话。 “爷爷,我很感激当初你们收养了我,给了我一个家,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让我不受他人的欺凌。我曾经是那么真切得欢喜着我我可以成为这个家的一员。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你们其实不喜欢我,你和奶奶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 虽然你们表现得很和蔼,但是我就是知道,你们看我的眼神根本不是在看一个孙女,你就是只是将我当做一个外人而已,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沈家的女儿,是你们的孙女,可是却连沈清澜的房间我都进不去。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我刚来这个家的时候,有一天我好奇,偷偷进入了沈清澜的房间,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房间很漂亮,可是看了她的房间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那个才是沈家的孙女的房间。 我很喜欢那个房间,尤其是桌上的娃娃,可是我的手才刚刚摸了摸那个娃娃,你就出现了,就那样冷冷地看着我,对我说以后不要进这个房间,那里不是我该去的地方,里面的东西更不是我可以动的。 你一定不知道,当时我的心里有多难过,我知道那是谁的房间,也知道那个房间主人早已不在,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无主的房间,我却连进去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奶奶表面上对我很好,但是这种好更像是对待小辈的慈爱,而不是对孙女的疼爱,我经常看见奶奶进去那个房间,一待就是大半天。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嫉妒沈清澜,嫉妒她即便不在这个家,家里的人都在惦记着她,一直不曾忘记。这样的嫉妒曾经让我差点发疯。 我的少女时代就是在这样的嫉妒中度过的,等我长大了一些,明白了沈清澜大概永远不会回来的时候她却回来了,你们视她如珠如宝,对她的疼爱毫不掩饰,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沈清澜回来了,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一切,那个房间,你们的疼爱,还有我爱的男人。” 李希潼红了眼眶,双手握成拳头,“那是我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可是她就这么轻易地抢走了他,我可以容忍你们对她的偏爱,可以容忍她对我的无视,可是我无法容忍她横刀夺爱。那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人啊。是我可望不可及的星光。 我是设计沈清澜,可是这能怪我吗,如果不是她抢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我即便再嫉妒她,我也不会真的对她如何,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抢走了傅衡逸。” 李希潼神情狰狞,眼底恨意滔天。 “爷爷,别人都说真心换真心,可是我对你们奉上了我全部的真心,为什么你们不能像爱沈清澜那样爱我,难道就因为我不是你的亲孙女吗?为什么你们不能对我公平一点?就连妈妈,疼爱了我那么多年的妈妈,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先救的也是沈清澜。说什么偏心我,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你们最爱的人从来都是沈清澜,而我是什么?我不过就是她沈清澜的一件替代品而已。”李希潼语气里满是怨恨,眼泪倏然落下,滴落在床单上。 “我不过就是渴望那一点点爱而已,结果你们连这一点都吝啬给我。爷爷,你知道我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吗?我因为沈清澜而臭名昭著,差点就成了过街的老鼠。而我的亲生父母,就是个吸血鬼,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提款机般的存在。 而你们就将我推给了这样的他们,甚至在我最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抛弃了我,任由我自生自灭。我只能跟一个花花公子虚与委蛇,这些都是拜你们所赐。但凡你们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怜惜,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顾念着那一点情谊。” 李希潼的眼里浮现狠意,看着沈老爷子脸上戴着的氧气罩,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的手停留在半空,微微颤抖着,眼底有着挣扎,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的神情一狠,伸手快速地将沈老爷子脸上的氧气罩拿了下来,然后一把扯掉了他手上的针管,看着沈老爷子手背上淋漓的鲜血,李希潼笑的疯狂。 “李希潼,你找死。”暴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希潼下意识地转身,还没等她看清楚来人,就被一脚踢到了地上,那一脚刚好踢在她的小腹上,力道不轻,她被踢得倒在地上,疼的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 ------题外话------ 李希潼最后一次作死

下一篇   225.囚禁,怂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