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沈老爷子住院(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23.沈老爷子住院(二更)

“妈,你干嘛要跟他们道歉,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要不是那个老头太固执,不许你跟我爸在一起,当年你跟我爸也不用远走他乡,漂洋过海,这么多年连京城都不敢回,您忘了,外公外婆最后一面您也没见到,这些都是那个老头造成的。”沈君泽很是不满,父母之间的事情他从小就听自己的母亲说起,对沈家当年不同意父母在一起的行为很是怨念。 “沈君泽,你给我闭嘴。”沈让怒吼,沈君泽对上父亲满是怒火的视线,闭了嘴,不说就不说。 沈让看向沈清澜,“我当年离开的时候你还在你妈妈的肚子里,没想到都这么大了,君泽年纪小,不懂事,你别跟他计较。” 沈清澜清冷的视线在沈君泽的身上扫了一圈,“子不教,父之过。” 沈让被沈清澜说的很是尴尬,沈君泽听到这话很是不高兴,但是他妈一直拉着他,不让他开口。 “爷爷查出来有高血压,医生说了尽量不要让他情绪起伏太大,你们没事就先走吧。”沈清澜开口赶人,她平日里不是咄咄逼人的人,但是今天刚去墓园里看过沈奶奶,情绪本就不高,刚才又看到老爷子生气的模样,尤其是看到沈君泽顶撞老爷子的样子,沈清澜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沈君煜看着沈让,“二叔,爷爷最近的身体确实不是很好,你们要不先离开吧,你们住的地方找好了吗?要是没有,我去帮你们订酒店。” “不用不用,我们已经找好了住的地方,既然你爷爷身体不好,那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他。” 沈君煜站起来送客。 “君煜,你奶奶她在葬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 沈君煜想了想,报了一个地址,沈让一脸感激地离开了,临走前,女人走在最后,对着沈君煜说了一声对不起,沈君泽则是看都不看沈君煜一眼,冷哼一声,上了车。 沈君煜转身,看见站在门口一脸冷漠的沈清澜,无奈地笑笑,“还在生气呢?” “没有。”沈清澜将头上的手扒拉下来,生气不至于,只是不满他们对爷爷的态度而已。 “好了,不是说中午要陪傅爷爷吃饭,先回去吧,爷爷这里有我。” 沈清澜想了想,点点头,朝着傅家走去,赵姨已经准备好了午饭,就等着沈清澜回来了。 “清澜丫头回来了,那就开饭吧。”傅老爷子看见沈清澜,笑眯眯得说道,他的身体恢复地很好,除了右手暂时不能用之外,头上的伤没有留下任何的后遗症,这也可以说是不信中的万幸了。 “爷爷,以后您别等我吃饭了。”让老人家等她吃饭,沈清澜很不好意思。 傅老爷子根本不在意,招呼着沈清澜坐下,将一碗汤推到沈清澜的面前,笑眯眯,“清澜丫头,这是我让小赵专门给你炖的汤,很补的,对调理身体很好,你最近一直喝中药,都瘦了。你放心,这个汤我让人专门问了医生,跟你吃的中药不冲突。” “谢谢爷爷和赵姨。”沈清澜道谢,前段时间老爷子住院,沈清澜没有按时吃中药,最后还是傅衡逸将药交给了赵姨,家里人这才知道沈清澜在吃药,只是傅衡逸说了这是调理身体的药,具体的倒是没说。 汤很清亮,上面的油都已经撇去了,沈清澜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 “爷爷,姑姑呢?”沈清澜喝了一口汤,没有看见傅靖婷,问道。 自从老爷子出院之后,傅靖婷就申请调回了国内,现在在外交部工作,每天都会回家陪老爷子吃饭。 “说是中午要开会,不回来了。”沈老爷子右手现在不方便,所以都是用的左手,亏得傅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被称为双枪手,两只手都很灵活,不然现在就连吃饭都要人喂了。 吃饭完,沈清澜陪着傅老爷子在院子里散了步,等老爷子上楼午睡了才离开大院。 回到江心雅苑,沈清澜正在打扫卫生,就听见了手机响,是一串陌生号码,她接起来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挂了电话就往楼下冲去。 ** “到底怎么回事,爷爷为什么会被送来医院?”沈清澜匆匆赶到医院,就在抢救室的门口看见了等在外面的沈让一家三口还有沈君煜。 沈君煜的脸色很冷,见到沈清澜,脸上也没有以往的温和笑意,“爷爷突然吐血昏迷,现在还在抢救。” 沈清澜冰冷的视线在沈让三人身上扫过,沈让和他妻子的脸色苍白,沈君泽的脸上除了苍白之外还有害怕。 对上沈清澜看过来的视线,他立刻叫起来,“不管我的事,我就是说了几句,谁知道他就吐血了真的跟我没有关系。” 沈清澜神情微变,上前,抓住他的衣领,轻松将他拎起来,“你跟我爷爷说了什么?” 女人也就是卢雅琴站了起来,“那个,清澜,你先放手,有话好好说。”她不敢上手去拉沈清澜,只能站在一边干巴巴地说道。 沈清澜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松了手,但是眼睛直直地看着沈君泽,开口,一字一顿,“说,你到底跟爷爷说了什么?” 沈君泽缩了缩脖子,嚷嚷,“我跟我爸妈去看奶奶,谁知道会碰见这老……爷爷,他当场就让我爸滚,我一时气不过,就说了他几句,然后他就吐血了。” “你说了什么?”沈清澜开口,语气冰冷。 “我也没说什么。”沈君泽小声嘀咕,“我就是说要不是他不许我爸妈在一起,我爸也不会离开沈家,我奶奶就不会生病,就不会那么早死,她不得善终都是因为他的固执,是他造成的……”说道后来,沈君泽的声音已经跟蚊子哼哼一般,实在是沈清澜的眼神太恐怖。 卢雅琴看着这样的沈清澜,脸色也变了,讷讷开口,“清澜,君泽说话是过分了,但是他就是一时气急了,说话没过脑子,你……” 只是一句话还没说话,走廊里就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巴掌声,沈君泽的脸偏向一边,嘴角挂着血丝,很快整张脸就肿了起来。 沈君泽心中是暴怒的,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挨打,但是对上沈清澜的视线,却什么话也不敢说,对于沈老爷子的事情他的心中本来就心虚。 卢雅琴看到儿子挨打,很是心疼,可是沈老爷子现在还在里面抢救,什么情况都还不清楚,哪里还敢说什么。 “你们最好保佑爷爷没事,否则…。”沈清澜的视线在他们几个的身上扫了一圈,最后看向沈让。 沈让坐在椅子上,从来到医院之后就一言不发,就连儿子被打了他都无动于衷,对沈清澜的话,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澜澜,过来。”沈君煜揽着她的肩,将她带到一边,沈清澜沉默着不说话,但是偶尔看向手术室的视线中却充满着担忧。 手术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沈清澜疾步走过去,比她动作更快的是沈让,“医生,我爸怎样了?” “老爷子已经没有危险了,但是毕竟是受了大的刺激,这几天都会处于昏迷状态,而且有点小中风的征兆,你们做家属的平日里照顾地要精心一些。” 沈让连连点头应是,看着沈老爷子从手术室中被推出来,又被推进病房,亦步亦趋地跟着。 沈老爷子的身上还插着呼吸机,眼睛紧紧地闭着,沈清澜坐在老爷子的床边,握着沈老爷子没有打点滴的那只手,沈老爷子的手上都是褶皱,上面还有很明显的老年斑,但是沈清澜感受着上面的温度,心里却很安心。 她看着老爷子,眼睛里带着暖意,“爷爷,幸好你还在。”这是沈清澜看着沈老爷子从手术室中出来之后最想说的一句话,她不想失去了奶奶时候,就连最疼爱她的爷爷也走了。 她静静地看着沈老爷子,这次的感觉跟上次楚云蓉住院是完全不一样的,她无法想象要是这一次老爷子没有从抢救室中出来,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病房里只有沈清澜一个人,沈让他们已经被沈君煜请到外面去了。 “二叔,你们先回去吧,等爷爷醒了我再通知你。”沈君煜说的很客气,但是也很疏离,这次的事情是沈君泽搞出来的,沈君煜无法做到忘记。 ------题外话------ 李希潼又要出来蹦跶啦,最后一次蹦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