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一网打尽,不速之客(一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22.一网打尽,不速之客(一更)

“哇,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我要回家。”一个女孩子哭了出来,这一哭其他的孩子也哭了。 沈清澜看着这群哭泣的孩子,满脸的无措,站在原地,无助地看向傅衡逸,傅衡逸拉着沈清澜出来,跟随而来的警察进去,将孩子一个个抱出来,最后一个被抱出来的就是豆豆,依旧昏睡着。 “傅爷,这些孩子的情况我们暂时不知道,需要先将他们带回去,然后再想办法联系他们的家人。”临省的公安局局长对着傅衡逸说道。 “这个孩子的父母我们知道是谁,可以将他交给我们吗?”沈清澜手指了指豆豆,说到。 公安局长已经知道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孩配合他们破获了这起拐卖儿童的大案,对沈清澜自然客气非常,“当然可以,不过我们需要先登记。” “这个孩子应该被喂食了一些药物,到现在还没醒,先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沈清澜建议。 公安局局长点头同意了。 傅衡逸和沈清澜跟在最后,离开前,沈清澜的视线在关押着孩子的房间里停留了片刻,然后才随着傅衡逸离开。 后面的事情就跟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将孩子送到医院检查之后,发现只是被喂食了一些安眠药,到了明天就好了,沈清澜放心了,让警察打电话联系了这个孩子的父母。 沈清澜和傅衡逸一直没走,等孩子的父母到了,沈清澜才发现年轻妈妈的脸上有巴掌印,眼睛上也有些青肿,她的视线在孩子的父亲身上停留了一秒,眼神很冷。 “谢谢,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们了。”年轻妈妈紧紧得抱着失而复得的孩子,对着警察不断鞠躬。 警察往傅衡逸和沈清澜的方向指了指,说了一句什么,只见年轻妈妈走了过来,对着他们就是一个九十度的深鞠躬,“谢谢你们帮我找回儿子,谢谢。” 沈清澜上前,扶起她,“我接受你的谢意了,现在时间也晚了,赶紧带孩子回去吧。” 年轻妈妈已经认出了沈清澜就是在游乐场帮自己的那个女孩子,脸上的感激更甚。 “以后出门记得看好孩子,不要玩手机了。有些委屈可以忍,但是有些委屈不能忍,如果你自己都不爱自己了,别人又凭什么爱惜你?”沈清澜在离开之前,在女人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声音只限于女人一个人听到。 女人一怔,眼泪倏然滑落,将脸蛋紧紧地贴在孩子的身上,无声痛哭。 回去的路上是傅衡逸开的车,沈清澜一直没有说话,傅衡逸侧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是不是今天看到那些孩子,心情不好?” 沈清澜点点头,“傅衡逸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也是这样被别人抱走的,那个男人拿一张帕子捂了我的嘴,我就睡过去了,等我醒来就在一间小黑屋里,那里有很多的孩子,他们都是被人贩子抓来的。我醒来之后很害怕,我会哭,我想让我爸爸妈妈来救我,但是一直到最后,他们都没有来……” 沈清澜讲述着被拐的那段过去,她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但是眼底却隐藏着悲伤,车子不知何时停靠在路边,傅衡逸解开安全带,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去想。” 沈清澜埋首在傅衡逸的怀中,声音闷闷的,“傅衡逸,我不是一个好人,我曾经……”是个杀手。最后四个字被淹没在傅衡逸突如其来的吻里。 他的吻很温柔,带着安抚的味道,沈清澜今晚暴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傅衡逸放开她,看着她的眼睛,“我不管你的过去经历过什么,又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以后也会是我唯一的妻子。”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眸光微颤,“傅衡逸,如果我的过去是与你的军人职责相对立的呢?” 傅衡逸的心轻轻一颤,在心底无声地叹气,看着她眸光中隐藏的害怕,“清澜,那只是你的过去,是你不能选择的生活,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心底是那么的善良而柔软,清澜,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泪无声地滑落,傅衡逸眼底闪过心疼,伸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珠,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她哭,第一次是在雨林里,他隐约可以猜到沈清澜过去的身份,但是他没有告诉她的是,作为一个特殊部队的军人,他的手上从来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干净。 他有自己的信仰,也有自己的责任,但是这个信仰与责任与他爱她,护她的心从来都不是对立的,或许有人会说他自私,但是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那么他又谈何来保护别人,保卫国家? “清澜,不要哭,看见你的眼泪我会心疼。”傅衡逸柔声说道,粗糙的指腹擦过她的脸颊,带来微微的痒意。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傅衡逸,“傅衡逸,谢谢你。”多么感谢上苍让我遇见你。 傅衡逸轻笑,“傻瓜,我是你的丈夫,是要和你共度一生的人,你永远不必对我说谢谢。” 沈清澜嘴角轻扬,跟傅衡逸相视而笑。 “我手上的这个手表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傅衡逸抬起手腕,将手表露在沈清澜的面前。 “你的这个手表里一个小型的追踪器,是与我手上的手表相配套的,只要我开启按钮开关,在一定的范围里我们可以相互感应。”沈清澜解释,并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一定的范围是指多远?” “两百米以内可以精准定位,一千米以内只能大致判断,超过一千米基本就失去了作用。它最大的功能是能躲避探测器的检测,安全性很高,所以范围反倒是不大。”其实说起来,就两百米的范围是有点鸡肋的。 “这个东西你是怎么来的?是跟那个定位装置一样你的朋友做的?” 沈清澜点头,“她很喜欢研究这些,经常做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并不是想要跟踪你,只是……” 傅衡逸轻笑,“我知道,我会一直带着它的。” 沈清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眼底的却满是笑意。 第二天,新闻报纸上病没有报道出这则拐卖儿童的新闻,一直到一周后,这件事才被报道出来,警方根据那几个人提供的线索,抽丝剥茧之后顺利找到了这班人的老巢,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一百多人,救了被拐卖的儿童五十几人,甚至还有许多已经被卖出去的,现在正在根据犯罪嫌疑人提供的口供在寻找当中。 新闻一出,立刻震惊全国,新闻里还表扬了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救人之举,只是对俩人的名字和外貌并没有提及。 沈老爷子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并没有往自己的孙女身上联想,还是公安厅的厅长亲自打了电话过来跟沈老爷子表示感谢,他才知道的。 所以等沈清澜回沈家吃饭的时候就被沈老爷子叫到了书房,“爷爷,你怎么了?”见老爷子只是打量她,却不说话,沈清澜轻声问道。 “有没有受伤?”沈老爷子温和地问道。 沈清澜没有反应过来,沈老爷子说了新闻二字,沈清澜立刻明白了,摇头,“爷爷,我没事,我就是负责跟踪他们。” “你啊,有危险总是往前冲,自身的安全都忘了是不是。”沈老爷子说着责备的话,但是语气却不带丝毫责备。 “爷爷,我的身手是你亲自教的,你对我还不放心?”沈清澜轻轻开口。 沈老爷子无奈笑笑,叮嘱,“下次可千万不能这么冲动知道吗?” “什么,沈清澜,你又去冒险了?”上来叫他们吃饭的沈君煜听到这话,瞬间就炸了。 “嚷什么?”沈老爷子沉声喝道,“小心被你妈听到。” 眼见着心理治疗的疗效慢慢出来了,楚云蓉现在可受不得刺激,谁知道这一刺激会出什么事。 沈君煜收了声,但是看着沈清澜的视线却冒着火,“沈清澜,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些事什么人,那些都是人贩子,是不要命的人,你跟人家硬碰硬,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危,我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是将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是不是?” “哥,傅衡逸跟我在一起的,我根本没有跟他们动手。”沈清澜解释。 沈君煜狐地看着她,“真的?” “真的。”沈清澜肯定地说到,没说自己在大街上飙车的事情,这件事因为事出有因,交警那边并没有说什么,网上虽然有些视频流传出来,但是因为即使出面,已经被压下去了。 沈君煜放心了,傅衡逸的身手他是信得过的,对付几个人贩子而已,小菜一碟。 “那就好,记住了,以后这样危险的事情你就交给傅衡逸,他是男人。”沈君煜说的理所当然,完全忘记了傅衡逸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兄弟。 “爷爷,后天是奶奶的生祭,我想去看看奶奶。”沈清澜低声说道。 沈老爷子和沈君煜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变,沈老爷子点点头,“嗯,去吧,爷爷跟你一起去。” 因为李希潼离开了乐团,所以本来打算在家里休息的楚云蓉又开始忙碌起来,第二天一早就飞去了国外,因此,沈奶奶的生祭去的人只有沈君煜、沈清澜和沈老爷子。 沈奶奶的墓地在京城城南的一座公墓里,这里依山傍水,风水极好,沈奶奶的墓碑就在半山腰上,可以看见山脚下的一小片花田,风景极美。她的墓碑经常有人打扫,所以很是干净。 沈清澜手里捧着一束栀子花,是她跑遍了京城的花店买到的,将带来的鲜花放在沈奶奶的墓前,看着墓碑上笑的慈爱的老人,沈清澜的眼前有瞬间的恍惚。 “奶奶,我来看你了。”沈清澜轻声开口,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 沈君煜和沈老爷子站在她的身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沈清澜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也保持了沉默。 “你们先下去吧,我在这里跟你奶奶说说话。”沈老爷子看着妻子的墓碑,开口。 沈君煜和沈清澜对视一眼,默默下山。 沈老爷子在沈奶奶的墓碑前坐下,小心地用衣袖擦拭着墓碑,“老婆子,我来看你了,你一个在那里还好吗?最近家里发生了一点事儿,李希潼已经走了,跟我们沈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沈老爷子轻声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眼睛里满是深重的怀念,“老婆子,澜澜现在很好,很幸福,你不需要再为她担心了,她跟云蓉之间的关系也好了很多,现在云蓉越来越像是一个母亲了……。” 风吹来,吹落一片树叶,刚好落在沈奶奶的墓碑上,沈老爷子将叶子拿开,“老婆子,你走了之后,我就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 沈清澜和沈君煜在山脚下等着沈老爷子,老爷子身体康健,从山上走下来不成问题,兄妹俩倒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哥,你跟兮瑶姐怎么样了?”沈清澜问道。 沈君煜笑着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管我的事情了?” “不能问?”沈清澜挑眉? “我跟她很好。”沈君煜笑笑,想起温兮瑶,眼睛里闪过笑意,“她是个不错的女人。” “那你喜欢吗?”沈清澜看着沈君煜的视线里带着一丝探究,沈君煜伸手拍拍她的脑袋,不禁好笑,“我要是不喜欢她能跟她交往?” “我以为你会喜欢方彤。”毕竟沈君煜当初对方彤是真的有那么一点不同的。 沈君煜无语地看着她,“她是你的朋友,我一直都当她是妹妹,要说真有那么一点不同,大概就是爱屋及乌吧。” 沈清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咯。 “对了,方彤最近在公司还好吗?” “还不错,对待工作挺认真的,前段时间公司里流传了一些她跟我的流言,对她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她也没有放弃,倒是让我看到了一些身上的优点,能力是有的,只是还需要打磨。” 沈君煜并没有要隐瞒着沈清澜的意思,将方彤在公司里的表现都说了,“只是对待感情不够果断,据说她的男朋友劈腿了?” “你还关注这样的八卦?”沈清澜打趣他。 沈君煜没好气地看她一眼,“我是因为谁才这么关注她。” “方彤在工作上该怎样就怎样,你不需要顾及我。”沈清澜淡淡开口,不管是对于晓萱还是对方彤,她不主张过分的帮助,人生是他们自己的,该怎么走应该由他们自己选择。 沈君煜点头表示明白,“你好歹也是公司的大股东,对于公司你就真的打算撒手不管了?” “我可以把手上的股份全部给你,或者等你和兮瑶姐结婚的时候,把股份给她就当是我送的新婚礼物。”沈清澜缓声开口。 沈君煜无奈,别人巴不得手握大权,这个妹妹倒好,摇摇头,“知道了,你啊就是个偷懒的。” 正好沈老爷子从山上下来,俩人也没有再说,而此时,沈家门口,也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辆车是谁的?”沈君煜看着家门外停着的陌生车辆,疑惑地问道。 “家里来客人了。”沈清澜说了一句,打开车门,和沈老爷子一起进屋。 开门的是宋嫂,“宋嫂,家里来客人了?” “是……。”宋嫂看了一眼老爷子,欲言又止,“老爷子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沈清澜狐疑地看了一眼宋嫂,她从来不是那么墨迹的人,今天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跟着沈老爷子进屋,当看见客厅里的那个人时,沈老爷子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你来这里干什么?”沈老爷子怒喝,他一向是个脾气温和的老人,很少有这样怒容满面的时候,沈清澜不由地看向了客厅里的人。 客厅里坐着两男一女,看样子是一家三口,其中的中年男人面容与她的父亲有那么一点相似,联想到曾经了解的沈家的情况,沈清澜的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爸。”中年男人开口,证明了沈清澜心中的猜测。 “不要叫我爸,我不是你爸,你给我滚出去。”沈老爷子指着门口,胸膛剧烈起伏着,沈清澜连忙上前,“爷爷,不要激动,医生说了你不能生气。” 前几天沈老爷子查出来有点高血压,医生说了老爷子的情绪不能太过激动,沈君煜进门就听见了老爷子的怒喝,加快了脚步,当看到客厅里的人的时候,还有些疑惑,一直到男人出口叫了老爷子一声,沈君煜顿时就想起来,这个男人竟然就是自己离家多年的二叔——沈让。 当年沈让离开沈家的时候沈清澜还没出生,就连沈君煜都还很小,对他的记忆很是牧模糊。 “爸,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你和我妈,你们身体还好吗?”沈让无措地说道,离家这么多年,觉得最愧对的就是自己的父母。 沈老爷子刚平复下去的呼吸就因为沈让的这句话立刻又急促起来,“你妈早就死了,你回来看什么,骨灰吗?” 沈让不可置信地看向沈老爷子,沙发上坐着的女人从沈老爷子进门开始就惶惶不安,当年沈让就是为了她离开沈家的,甚至二十多年不曾回来过,在听到老爷子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神情很是震惊。 “爸,你说什么,你说我妈死了?”沈让声音颤抖。 沈老爷子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爸,你告诉我,我妈到底怎么了?”沈让不相信,他的母亲身体一向康健,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 可是他却忘了,他离开沈家已经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的人世沧桑又岂能凭借最初的印象来判断。 沈老爷子指着大门口,“沈让,你早就不是沈家的人,我们沈家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现在带着你的老婆孩子给我滚出去。” “爸,就算我不是沈家人,我也还是我妈的儿子,你告诉我,我妈在哪里,让我去看看她行吗?”沈让祈求。 沈老爷子冷眼看着他不说话,只是意思很明显。 “二叔。”沈君煜开口,“爷爷最近的身体很不好,你们先走吧。” “谁让你叫他二叔的,他不是你二叔。”沈老爷子打断沈君煜的话。 “我说你这老头怎么回事,我爸带着我们回来看你,你接受就好了,现在在这里矫情什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少年开了口,只是刚开口,在场的人脸色就变了。 沙发上的女人是尴尬,沈老爷子脸色铁青,“好好好,沈让,你教的儿子好啊,果然好家教。” 女人拉了一把少年,“快跟你爷爷道歉。” 少年一脸的倔强,“他刚刚都说了,我爸不是他儿子,那他自然不是我爷爷,而且我又没有说错,我凭什么道歉。” “沈君泽,道歉。”沈让沉了脸,喝到。 沈君泽见父亲生气了,不甘不愿地对着沈老爷子说了一声对不起,语气敷衍,沈清澜眸光微凉。 “爸,您别生气,君泽这孩子被我们从小惯坏了,说话不知轻重,您别跟他计较。”女人一脸的讨好。 “上梁不正下梁歪。”沈老爷子说了一句,看都不看她一眼,当初要不是这个女人,他最优秀的儿子也不至于离家出走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甚至连自己的母亲去世都没有赶上最后一面。 “爸。”沈让喊了一声,却没有说其他的话,从决定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场面,唯一没有料想到的就是自己母亲的去世。 “澜澜,爷爷累了,扶爷爷上去休息。”沈老爷子开口。 沈清澜上前扶着老爷子上楼,离开前看了一眼沈让一家三口。 当初回到沈家之前,她曾查过沈家的资料,自然知道自己有个二叔,但是资料上显示的是这个二叔二十多年前因为一个女人跟沈家断绝了关系,离开了沈家,从此杳无音信。 “爷爷,您还好吧?”看着沈老爷子不太好看的脸色,沈清澜担忧地问道。 沈老爷子摆摆手,“你将那边的药给爷爷拿过来。” 沈清澜走过去,拿起药看了一眼,是最近老爷子在吃的降血压的药,倒出两粒,“爷爷,给。” 沈老爷子吃了药,又坐了一会儿,脸色才缓过来,“好了,爷爷没事儿了,不要担心,刚才就是太激动了。” 见沈清澜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沈老爷子笑容温和。 “爷爷,您先好好休息,我下去看一眼。” 沈老爷子点点头,在床上躺下。 楼下,沈让一家三口还没走,沈君煜在陪着他们,“你就是君煜吧,这么多年不见,你都这么大了。”沈让看着眼前的沈君煜,感慨良多。 沈君煜微微一笑,“二叔的变化倒是不大。” 沈让摇头,“什么不大,我也老了,连白头发都长出来了。”看看沈君煜,欲言又止。 “二叔是想问奶奶的事情吧?”沈君煜主动开口。 沈让点头,“你奶奶她……” 沈君煜开口,“奶奶去年八月已经走了,胃癌晚期。” 沈让心神剧震,“怎么会,为什么我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 “你关心过沈家的消息吗?”沈清澜清越的嗓音从楼梯口的方向传来,没一会儿,清瘦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客厅中,视线在沈让一家三口的身上扫过。 沈让脸色隐隐有些发白,眼神空洞,根本没有听到沈清澜的话,倒是沈君泽,看向沈清澜的眼神有些不爽,“你又是谁,这是我们沈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多什么嘴!”他以为沈清澜是沈君煜的女朋友或是妻子。 沈清澜笑了,笑的十分好看,但是笑容里却透着冷意,“我是沈谦的女儿,你说到底谁才是外人?” “哦,原来你就是大伯家的小女儿,我爸是你二叔,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到底懂不懂得尊重人?” 沈君煜黑了脸,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女人就一把拉住了他,给他使眼色,不许他开口,“那个,君泽不是这个意思,他刚刚从国外回来,对这里的国情不是很适应,你们不要跟他计较。” ------题外话------ 一更奉上,阿离今天开始上班了,哭唧唧

上一篇   221.追踪(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