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追踪(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21.追踪(二更)

人贩子的车上,一个精瘦的男人坐在后排,他的腿上躺着一个孩子,赫然就是今天在游乐园失踪的豆豆。 “强子,前面有路障,好像在查酒驾,我们换条路走吧。”精瘦男人开口,这条路线是他们事先踩过点的,平日里基本不查酒驾,今天却忽然要查,这让精瘦男人很是不安。 被叫做强子的男人看了一眼前后长长的车队,烦躁地说道,“现在这样,怎么出去?” “那怎么办,万一被抓到,我们可是要坐牢的。”精瘦男人急了。 强子看了一眼前面一辆车一辆车查过去的交警,眼神一狠,“我们手上可是有筹码的,等会儿你先别急,如果过不去,我们再说。”说着,还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精瘦男人腿上的孩子。 被喂食了安眠药,孩子睡得很熟,精瘦男人扶着孩子,防止他滚下去,“他暂时醒不了,这个药量,足够他睡到明天了。” 队伍虽然长,但是检查起来倒是很快,没一会儿就轮到了他们,强子降下车窗,“警察同志,我们没有酒驾。” 那里标识的是查酒驾。 警察冷着脸,“有没有检测一下就知道了,将驾驶证拿出来。” 强子拿出驾驶证,警察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强子,将驾驶证还给他,“你下车。” 强子眼神一暗,倒是没有其他动作,下车,交警递给他一个仪器,“吹一下。” 强子配合地吹了气,一切指标正常,强子笑嘻嘻,“你看警察同志,我就说我没有酒驾,我可是良好市民。” 交警往后座看了一眼,“他们是什么人?” 强子笑笑,“这是我弟弟,今天带着孩子来京城玩的,这不,孩子玩累了就睡着了,我们正要带着孩子回家呢。” “你家住哪里的?”交警状似无意地问道,他其实已经知道了这辆车就是要找的车,车上的孩子就是那个失踪的男孩,但是他们接到了命令,要放他们过去,同时尽量拖延时间。 强子说了一个地址。 “那可真够远的,那么远怎么跑京城来玩。” 强子无奈地笑笑,“还不是孩子闹着要来吗,都闹了好几天了,趁着今天周末,就带他来玩玩,回到家天都黑了。” 交警表示理解,“做父母的也确实是不容易,我家里也有孩子,也时常闹着要去车里要去那里。” 眼见着交警一副要跟他们唠家常的姿态,精瘦男人的眼底全是焦急,只是他低着头,交警并没有看到。 强子符合一声,“说是不是呢,那个警察同志,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交警挥挥手,“走吧走吧,路上开车慢点,别颠着孩子。” “哎哎哎,多谢警察同志。”强子上车,开着车走了,开出一段路,见后面没有任何异常,强子和精瘦男人的心才彻底放下来,看来这就是一次突击的酒驾检查,现在酒驾查的严,这种事倒是经常发生。 沈清澜跟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距离,既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也不会跟丢。 “清澜,你到哪里了?”耳机里传来傅衡逸的声音,沈清澜看了一下路标,报告了位置,这里已经是临省了。 “你自己注意安全。”傅衡逸叮嘱。 “放心。” 傅衡逸挂了电话,又给临省的公安局局长打了电话,按照人贩子现在前往的方向,大致估摸了目的地,而后来事实证明,傅衡逸的这个估算八九不离十。 沈清澜跟到半路的时候就与从另一个方向赶过来的傅衡逸汇合了,未免引起那辆车上的人的怀疑,沈清澜直接上了傅衡逸的车。 “他们往那里开了。”沈清澜指了一个方向,傅衡逸跟上,傅衡逸跟的距离比沈清澜还要远一些,只能判断出大致的位置,这里已经是比较偏僻的地段,外来的车辆出现在这里很是扎眼,所以傅衡逸也不敢跟的太近。 远远的,沈清澜见那辆车停下来,驾驶位上的男人下车,还盯着他们看来很久,傅衡逸装作路过,直接超过了他们,朝着前面开去。 “强子,我就说是你太敏感了,我看他们就是来旅游的。”精瘦男人看着傅衡逸他们已经开远的车说道,这附近有个小景点,虽然知名度不高,但是来的人也有,只是不多而已,更多的是那些喜欢幽静的小情侣。 强子从远去的车上收回目光,“小心驶得万年船。没有被跟踪最好。” 精瘦男人点点头,“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这一票做的真是太惊险了,我们以后可不能像今天这么冒险,人多的地方还是少下手为好。” 强子看了他一眼,“你现在的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我们做的就是这门子买卖,你要是胆子不大,早就饿死了。” 俩人说着,重新上车,车子朝着与傅衡逸他们相反的方向开去。 “你确定你手上的这个东西能行?”傅衡逸抬眼打量了一眼沈清澜手里的手机,手机屏幕上一个红色的点正在移动着。 “不确定,这只是一个试验品,并不是成品,我也是第一次尝试。”沈清澜回答,这是前两天金恩熙在研究的一个东西,她看着有趣,就拿来看看,结果放进包里就给忘记了,刚才忽然想起来,在车子经过人贩子的车的时候,沈清澜将定位装置扔了出去。 定位装置很小,估计就一个人的指甲盖那么大,很薄,而且具有很强的吸力,可以牢固地吸在车身上,沈清澜并不怕被他们发现,而事实证明,他们也没有发现。定位装置与沈清澜的手机相连,她只要打开手机就可以进行追踪。 “清澜,你这东西是哪里来的?”傅衡逸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问道。 沈清澜微微一顿,开口,“一个朋友研究的。” 傅衡逸没有继续问,笑了笑,“这个东西的实用性不错,要是试验证明性能不错,倒是可以投产。” 见傅衡逸明显转移了话题,沈清澜美眸轻闪,没有说话,车厢里一时陷入了寂静。 “他们到了。”屏幕上的红点已经停了下来,证明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将车子停在远一点的地方,从另一侧绕过去。 人贩子所在的地方是个大院,周围只有他们一栋建筑,远处是大片大片的农田,绿油油的一片。 “这个地方视野开阔,想要隐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傅衡逸观察之后沉声说道。 沈清澜默默点头,“而且他们的人数似乎不少,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人,是否还有武器装备。” “清澜,你在这里等着我,天黑之后我进去看看。”想了想,傅衡逸开口。 “不行,太危险了。”沈清澜不同意。 “清澜,你要相信我。”傅衡逸握着沈清澜的手,轻声说道,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大院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枝叶繁茂,隐藏其中倒也不怕被他们发现。 沈清澜沉默,算是默认了傅衡逸的建议,傅衡逸给警局方面的人打了电话,说明了具体的位置和计划。 天渐渐黑下来,院子里点起了灯。 “我先过去查看一下,你待在这里不要动。”傅衡逸叮嘱道,见沈清澜同意了才跃下树枝。 沈清澜见傅衡逸在田野间穿梭,幸好他今天穿的是深色的衣服,在黑夜中倒也不那么明显。 傅衡逸在离院子还有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弯下腰,让身子完美地隐藏在庄稼中,这才慢慢地接近院子。 院子中,朝南的房间里,强子和今天的那个精瘦男人正在吃饭。 “强子,今天的这个不错啊,长得很虎头虎脑的,还是个男孩,估计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壮硕的男人,对着正在吃饭的强子说道。 “那是,要不是因为长得好,我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吗?”这可是他从京城的游乐园抱回来的,强子暗暗想到。 “这次的价钱可不能跟上次一样了啊。”强子吃了一大口面,说道。 壮硕男人笑,“这个你放心,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价格方面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 强子笑笑,对男人的话算是默认,精瘦男人一直没说话,在外面主事的一直是强子,他负责配合就好。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个了,钱什么时候打给我?”强子喝下最后一口面汤,开口。 “明天一起打给你,你要分开打,还是都打在一个账号里?” “分开吧,一起太扎眼了,下个月我暂时先休息,和瘦子去外地避几天风头。”强子说道,这个月他做了五次案子,一个不小心就很可能会被查出来,保险起见,还是先离开京城再说,最重要的是,今天在路上遇见的那辆车,总给他一种不安的感觉。 “行,那你先出去玩一段时间。” “要是没事,我跟瘦子就先走了。”强子站起来,对着精瘦男人招手,“我跟瘦子连夜就走,你明天把钱打过来。” “等等。”壮硕男人忽然叫住强子,“你这次怎么走的这么急,该不会是惹了什么事情吧?”壮硕男人狐疑。 “是有急事,瘦子的母亲生病住院了,瘦子要回去看他母亲,我索性跟他一起。”强子没有说今天碰见的异常。 壮硕男人放了心,“那行,你们先走吧,过两天这些孩子就会被带走,我也要离开这里。” 强子点点头,跟精瘦男人走了,沈清澜在树上,看见手机屏幕上那个红点又开始移动,立刻就知道了肯定是有人要离开了,她没有给傅衡逸打电话,而是给金恩熙发了一条信息,就在刚才,她已经联系过金恩熙,金恩熙会时时追踪这辆车。 等待是最煎熬的,沈清澜坐在树上,不知院子里的情况,也不知傅衡逸的状况,眼底浮现着急的情绪。 又过了十分钟,她滑下树干,朝着院子的方向移动,她的身形比之傅衡逸娇小很多,自然更加容易隐藏,来到大院的围墙下,沈清澜朝四周打量了一圈,没有发现摄像头,往后退了几米,一个助跑就跃上了墙头,轻松地落在了墙内。 院子里很是空旷,沈清澜选择的地方又是一个无人的死角,进来之后一个人也没有,她的手在腕表上的一个小按钮上轻轻按了一下,腕表震动了一下,表面立刻变成了一副类似于地图的模样,沈清澜放下手,脑海中自动浮现之前观察到的院子里的布局。 傅衡逸正伏在一件屋子的窗户上,手腕上忽然传来了轻微的震动,他低头看了一眼,视线落在手腕上的腕表上,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沈清澜手上的腕表,平时看就是一款女式电子表,但是只要她开启了追踪装置,表面就自动切换成了一个小型的电子屏幕,屏幕上是一个红色的小点,那是傅衡逸所在的位置。 她朝着与傅衡逸相反的方向而去,在经过一间房间的时候停了下来,房间里传来小声的哭泣声,她靠近窗户,向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了七八个孩子,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 房间还算大,里面有一张炕,几个孩子都窝在炕上。 “不要哭,哭了会挨打的。” “这个馒头给你,吃了才有力气逃跑。” “不要怕,我会保护你。” 谁的声音在她的耳中轻声呢喃,沈清澜甩了甩头,将耳边的声音甩出脑海。 见这些孩子暂时没有说事情,沈清澜朝着傅衡逸所在的方向靠拢,傅衡逸手腕上的腕表轻颤的频率在增加,他看看一眼腕表,往另一个方向而去,果然很快就与沈清澜汇合了。 “不是让你在外面等我吗?”傅衡逸看见沈清澜,第一次对着她沉了脸。 沈清澜微微一顿,轻声开口,“我可以保护自己,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傅衡逸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简单说明了一下,“人不多,六个男人,现在都聚集在那间房间里,暂时没有发现杀伤性武器。”他指了指那间亮着灯的房间。 “但是孩子没有看到。” “孩子我已经找到了,一共八个孩子。”沈清澜开口。 摸清楚了情况,傅衡逸给外面发了一条信息,然后跟沈清澜对视一眼,朝着人贩子所在的房间走去。 警方的人早已在外面布置好了天罗地网,强子和瘦子刚刚离开大院子可以观望到的范畴就被警方的人控制住了,强子在被抓住的那一刻,忽然想起了今天下午在路上遇到的那辆车。而精瘦男人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完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靠近有人的房间的时候,傅衡逸将沈清澜护在了身后,然后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门被原本正在打牌的几个人看见出现在门口的一男一女,立刻意识到了不对,操起家伙就朝着沈清澜和傅衡逸冲来。 这些人虽然有些身手,但是在傅衡逸和沈清澜的面前却是有些不够看的,甚至沈清澜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这几个人就被傅衡逸干趴在地上了。 看着失去了战斗力的几个人,傅衡逸拿出手机给等候在外面的警察打了一个电话,很快,警察就团团包围住了这个大院子。 沈清澜没有管他们,径直走进了关着孩子的房间里,大概是外面的动静太大,孩子们都已经醒了,此时正一脸惊惧地看着他们。 沈清澜缓和了一下表情,嘴角轻轻勾起,“别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指了指身边的傅衡逸,“这位叔叔是军人,他会保护你们。” 七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一个男孩子大着胆子开口,“你们真是来救我们的?” 沈清澜点头,“是,外面还有很多警察叔叔,他们会送你们回家。” ------题外话------ 征文票啊,征文票,每人每天都有一张哦,大家不要忘了投,么么哒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