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傅爷爷病危,姑姑归(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15.傅爷爷病危,姑姑归(二更)

温兮瑶笑了笑,“跟我还这么客气。” 沈清澜从善如流,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也是,也许未来你就是我的嫂子了,跟你确实不需要太客气。”说完,眼角余光观察着温兮瑶的神情,这话也不乏试探的成分在内,最近楚云蓉一直在她耳边念叨着温兮瑶的好,沈清澜也颇为嫌弃沈君煜三十岁了还是一枚大龄单身老处男,要是温兮瑶喜欢大哥,倒是不错。 温兮瑶无奈摇头,“就连你也打趣我,我跟你哥只是普通的合作关系。” 见她不似开玩笑,沈清澜心底有些遗憾,耸耸肩,“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要是我妈的行为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可以去说说。” “那倒不用,阿姨人不错,偶尔一起吃个饭也是不错的。” 既然人家都不介意,沈清澜自然是不会再多说什么,恰在此时,楚云蓉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碗面,“清澜,过来吃面。” 很是简单的番茄鸡蛋面,上面还有几根青菜,楚云蓉干干地说道,“妈妈不太会做饭,只会下面,你先垫垫肚子,晚上回去我让宋嫂给你做好吃的。” 不管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楚云蓉的生活条件都很优渥,根本不需要她下厨,她唯一会做的就是番茄鸡蛋面,还是年轻的时候为了沈谦学的,要说沈清澜和楚云蓉有哪里相似的地方,恐怕就是厨艺了,这俩人都不擅长做饭。 楚云蓉紧张地看着沈清澜,她已经好多年没下厨了,也不知道这面的味道怎么样,第一次给女儿做吃的,要是不好吃,那就尴尬了。 沈清澜尝了一口,味道很一般,盐还放多了,有点咸,“味道不错,谢谢妈。” 楚云蓉松了一口气,笑的温柔,“你喜欢吃就多吃一点。” 沈清澜神情淡定地开始吃面。 “兮瑶,面厨房里还有,要不要再吃一点?”楚云蓉问温兮瑶,虽然她跟温兮瑶是吃过午饭过来的,但是中午温兮瑶吃的少,难保不会饿。 温兮瑶摇头,“阿姨,我刚跟您吃过午饭,现在不饿。” 沈清澜面色不变地吃完了整整一碗的面,“还吃吗?妈妈再给你盛点?” “我吃饱了,谢谢妈。”沈清澜拒绝,她现在只想喝水,端起碗,拒绝了楚云蓉洗碗的要求,沈清澜进厨房的第一件事就是端起茶杯喝了两杯水。 “清澜,你跟妈一起回去,生病刚好,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我不放心。”温兮瑶离开之后,楚云蓉看着沈清澜说到。 沈清澜摇头,“妈,不用了,晚上傅衡逸就回来了,他有两天的假期。” “衡逸要回来?” 沈清澜点点头,这是早上傅衡逸打电话跟她说的。 楚云蓉放心了,又叮嘱了沈清澜几句,这才回家,沈清澜坐在沙发上,神情无奈,她是真的不适应楚云蓉现在对她关怀备至的样子,她还特意跟楚云蓉的心理医生周医生通过电话,周医生的解释是,之前楚云蓉被人多次催眠,将李希潼当做了她,产生了移情作用,现在渐渐清醒了,这样才是正常的。讲白了,这是楚云蓉原本应该对她的爱,她只要接受就好。 傅衡逸是提前到家的,他到的时候沈清澜正打算画画,大概是刚刚提笔,沈清澜的画板上还是一片空白,“在画什么?” 傅衡逸轻声开口问道。 沈清澜看见是他,很高兴,放下手里的画笔,站了起来,“你提前回来了?” “嗯。”傅衡逸先看了一眼她的脸色,发现气色不错,微微放了心,“中药按时吃了吗?” “吃过了,明天正好要去配药。” 傅衡逸自然知道明天要去配药,他就是算准了日子回来的,摸了摸沈清澜的手,发现还是凉凉的,微微皱眉,“明天让钟医生给你换个方子。”都吃了这么久了也不见效,。傅衡逸都要怀疑这药的效果了。 “哪里有这么快的,中药本来就见效慢。先不说这个了,你既然提前回来了,晚上我们就回大院陪爷爷吃饭吧。”沈清澜提议。 傅衡逸自然没有异议,进房间换了衣服就带着沈清澜回去了,家里只有赵姨,傅老爷子出去找老朋友喝茶去了。 到了晚饭十分,傅老爷子踏进家门,看见孙子和孙媳妇,很是高兴,晚上就多喝了两杯,谁知就出事了。 傅衡逸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傅老爷子的一声惨叫,他猛地睁开眼睛,跳下床,打开房间的门就冲了出去。 只见傅老爷子躺在一楼的地板上人事不知,地板上还有血液远远不断地从傅老爷子的头部流出来,傅衡逸脸色一变,“爷爷。” 沈清澜也起来了,跟着傅衡逸出来,看见老爷子的样子,神情都变了,连忙回房间第一件事就打电话。 这样的动静自然惊醒了赵姨,家里顿时鸡飞狗跳,大半夜的120急救车开进军区大院,这样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别人,第二天天还没亮,傅老爷子住院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军区。 沈老爷子听到消息,让沈君煜送他到医院的时候,傅老爷子还在抢救室里没有出来,傅衡逸靠在医院的墙上,沈清澜在一边陪着他。 “情况怎么样?”沈老爷子问傅衡逸。 傅衡逸神色晦暗不明,声音低沉,“暂时还不知道,医生还在抢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怎么就到医院来了?” “爷爷昨晚上多喝了两杯酒,晚上起夜的时候不小心从二楼的楼梯摔了下去。”沈清澜低声说道,情绪很低落,躺在里面的人虽然不是她的亲爷爷,但是却是对她疼爱有加的老人,还是她爱的男人的爷爷,她心里的担心一点也不必傅衡逸少。 沈老爷子脸色当即就变了,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下去,就是年轻人都可能会出问题,更何况是傅老爷子这样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沈老爷子看向手术的门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沈君煜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傅衡逸,没有开口,楚云蓉也保持着沉默,一直到上午九点,手术的门才被打开,看见医生走出来,傅衡逸立刻走了上去。 “医生,我爷爷的情况怎么样?” “老爷子右手骨折,其他地方倒是只是一些擦伤,但是麻烦的是他撞到了头部,造成了头部的大量出血,要是不能及时醒过来,你们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准备指的什么,在场的人心知肚明,傅衡逸的脸色当即变得透明,看着医生的眼神很阴沉,医生也知道躺在里面的人是以为值得尊敬的老人,但是他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要听天命了。 “傅少帅,这件事我们也很抱歉,但是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这是京城最好的军区医院,给傅老爷子开刀的也是全国知名的专家,傅衡逸不管心中如何想的,但是却也没有为难医生,沉默着不说话。 还是沈清澜上前,跟医生道谢,至于住院手续则是沈君煜去办的,傅老爷子被送进了ICU,只要24小时之内他可以恢复意识,那么就不会有问题。 “傅衡逸,给姑姑打个电话吧。”良久,沈清澜对着傅衡逸说道,傅衡逸站在ICU室外,看着身上插着呼吸机的老爷子,过了很久,才缓声说了一声好。 又给部队去了电话,让顾阳和顾凯回来,顺便也通知了一声顾博文,傅靖婷是最后一个到的。 傅靖婷从来没有想过再一次见到父亲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一直以为自己和父亲之间还有很多的时间,但是现在有人却告诉她,也许这就是她见她父亲的最后一面。 “你们到底是怎么照顾爷爷的,怎么会让他从楼梯上摔下来?”傅靖婷冷声质问着傅衡逸和沈清澜,确切地说是质问沈清澜,毕竟时常在家的人是沈清澜不是吗? “靖婷,你冷静一点,这不是清澜的错。”顾博文拉住傅靖婷,劝道。 傅靖婷冷冷地看了一眼顾博文,“你当然不急,躺在里面的人又不是你的父亲!”转头看着沈清澜,“清澜,平日里我爸可是把你当亲孙女疼的,对着你比衡逸还亲,你明知道老爷子年纪大了,不能喝酒为什么不拦着?” 沈清澜低着头,“对不起。”这件事她确实有错。 傅衡逸挡在沈清澜的面前,沉声开口,“姑姑,昨晚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拦住爷爷,不关清澜的事情,你不该迁怒她。” “衡逸,你还在帮她说话,里面躺着的这个人是你的亲爷爷,但凡她上心一点,你爷爷就不会躺在里面生死不知。”傅靖婷厉声指责。 傅靖婷的话很难听,楚云蓉看着被指责的女儿,脸色很难看,一把推开傅衡逸和沈清澜。 “傅靖婷,你胡说八道什么,又不是清澜将老爷子推下去的,你现在来指责她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清澜没有照顾好老爷子,你自己又做了什么?你是老爷子唯一的女儿,却因为那点子鸡毛蒜皮的事情离家二十多年,你就做到了一个为人子女的本分了吗?” 被提及最后悔的事情,傅靖婷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苍白,她微微后退了两步,要不是顾博文及时拉住了她恐怕傅靖婷就要跌倒在地上了。 顾阳看着母亲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心有不忍,但是对刚才母亲指责沈清澜的话却不是很认同,这件事大家都知道跟沈清澜没有任何关系,而母亲却迁怒她,这对沈清澜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傅靖婷后退一步,楚云蓉更近一步,“傅靖婷,你自己内心愧疚可以,但是不要迁怒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是嫁到你家,但是不是去你家受气的,你就是要摆婆婆的谱,也去找你的正经媳妇。” 楚云蓉说话不好听,沈君煜却没有上前阻止,傅靖婷刚才的话说出来他就想开口了,只是被楚云蓉抢先了一步而已。 “嫂子,刚才是靖婷的不对,你多多包涵,她就是看见老爷子病危,急昏了头。”顾博文将傅靖婷护在身后,对楚云蓉道歉。 傅靖婷低着头没有说话。 “好了,你们闹够了没有,傅老头还在里面生死未卜,你们就在这里吵得你死我活,像话吗?”沈老爷子沉声开口,走廊里顿时安静下来。 顾博文将傅靖婷拉到一边,对着沈老爷子道歉,“沈叔,刚才是靖婷的不对,您别放在心上。” 沈老爷子了冷着脸,但是傅靖婷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摆摆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靖婷现在不冷静,你带她出去冷静一下。” 傅靖婷没有反对,只是离开前,对着沈清澜的方向开口说了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傅衡逸轻声说道,握着沈清澜的手,微微用力,沈清澜抬眸,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姑姑说的没错,要是我能劝着一点爷爷,爷爷或许就不会出事。” 她的眼眶微红,看的傅衡逸很是心疼,“清澜,姑姑刚才就是糊涂了,她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真要计较起来,这件事其实是我的错,我不该陪着爷爷喝酒的。” “好了,你们不要站在这里自责了。”沈老爷子打断他们的话,头疼地揉揉额头。 “顾阳,让你爸带着你妈先回家去,顾凯也回去,还有云蓉和君煜,你们都回去,这么多人堵在这里做什么,让衡逸和澜澜留下就行了。” 顾阳不愿意,“沈爷爷,我外公……”他想说外公还没有脱离危险,万一……那么这就是最后一面,他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 他和顾凯的身上还穿着军装,他们是直接从部队里过来的,连衣服都没来的换。 “不愿意回家就给我一边待着去,看着你们一个个的我头疼。”沈老爷子沉下脸,开口。 顾阳和顾凯乖乖走到一边坐下,傅靖婷不闹腾,楚云蓉自然也不会开口,和沈君煜坐在沈老爷子的身边。 走廊里瞬间安静下来。 傅老爷子是第二天早上醒的,还是傅衡逸第一个发现的,他一直站在窗口前看着傅老爷子,看着他睁开了眼睛,傅衡逸面上一喜,“医生。” “恭喜,傅老爷子已经没事了,不过到底是年纪大了,摔了一跤,又动了手术,你们做家属的要好好照料。” 傅靖婷听到一声的话,一夜没睡的脸上满是喜色,等到看着傅老爷子被转到普通病房时,她终于忍不住握着父亲苍老的是泪流满面。 “清澜,对不起。”傅靖婷看着沈清澜,开口说道,“昨天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是我迁怒了你,希望你能看在衡逸的面子上,原谅姑姑,不要跟姑姑计较。” 沈清澜看着真心道歉的傅靖婷,嘴角轻勾,“姑姑,我知道的,那件事我没有放在心上。” 这样的沈清澜倒是更让傅靖婷羞愧地无地自容,她也不知道昨天自己是怎么了,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疯了,尤其是当医生说父亲可能撑不过来的时候。 “清澜,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你不计较不代表我没错,你妈说的没错,是我将自己的错怪罪在了你的身上,对不起。”傅靖婷是个爽快的人,即便是向小辈认错,她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沈清澜能理解傅靖婷当时的感受吗,她是真的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看着一直不停地道歉的傅靖婷,心里也很是无奈,眼角余光看见走过来的沈君煜,连忙投过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傅姑姑,傅爷爷醒了,正在找你。”沈君煜只开口说了一句,就见傅靖婷步履匆匆地走了。 “爷爷醒了?”沈清澜看向沈君煜,沈君煜点点头,沈清澜要走,却被沈君煜拉住了,她疑惑地看过去。 “人家父女有话要说,你去凑什么热闹。” 沈清澜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就看见了傅衡逸走了过来,沈君煜看见来人,冷了脸,“傅衡逸,我妹妹是因为你受的委屈,这是第一次就算了,要是再有一次,我们这兄弟也别做了。” 傅靖婷虽然已经道歉了,但是沈君煜的心理还是很不舒服,自己的妹妹平白被人指责,他不生气才怪。 傅衡逸脸色沉沉,却没有发怒,只是点点头,保证道,“不会有下一次。” 沈君煜对他的话不置可否,“澜澜,哥哥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沈清澜点头,傅衡逸等到沈君煜走了,才低声开口,“对不起。” 沈清澜无奈,为什么都要跟她道歉,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她自己都没放心上,这一个个的……被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她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呢。 “傅衡逸,我没有放在心上,而且姑姑也已经跟我道过歉了。” “不只是这件事,本来说好的,放假了带你出去走走,现在爷爷出了事,我……” 沈清澜不由地笑了,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歪着头看向傅衡逸,“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讲理的人,就因为不能出去玩儿就跟你闹别扭?” 傅衡逸轻轻摇头,“自然不是,只是觉得很对不起,平时陪你的时间本来就少,现在又……” “傅衡逸,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不觉得自己很啰嗦吗?我们现在还年轻,以后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相伴,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傅衡逸垂眸,看着眼前这张清冷的脸,眼底满是温柔,他握着沈清澜的手,将她的整个手包裹在掌心中,“清澜,还好遇见你。” 傅衡逸和沈清澜回到病房里的时候,病房里只有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没有看见其他人。 “傅老头,你说说你,明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偏要喝,喝了就算了竟然还能从楼梯上摔下来,你的眼睛是用来摆设的吗?”沈老爷子数落着傅老爷子。 傅老爷子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将他们吓坏了,心里正虚着呢,任由沈老爷子数落着,小声嘀咕,“我哪知道就那么寸呢,我不过是想起床到楼下喝点水,结果就踩空了。” “你还有理了,你也不想想自己多大的年纪了,还逞能喝酒,现在好了吧,手残了。要我说,你残的就不该是手,而应该是脚,省的你以后瞎蹦哒。” 傅老爷子一开始还忍着,但是眼见着沈老爷子越说越难听,脸色也变了,“哎哎哎,我说沈老头,你适可而止啊,我现在可是一个病人。” 沈老爷子翻白眼,“你还知道自己是个病人,我以为你当自己是金刚呢。” “行了啊,我以后不喝酒就是了。” “衡逸,澜澜,这话可是这老头自己说的,以后他要是再敢喝酒,你就拿这话怼他,将他的时收藏统统没收。”沈老爷子说道。 傅老爷子直瞪眼,却没有说出任何反对的话来。 沈老爷子又待了会儿,才被傅衡逸送回家,他也是一夜没睡,到底是老了身体吃不消,而傅老爷子刚动完手术,也需要休息。 而因为傅老爷子住院,这两天傅衡逸和沈清澜也一直在医院里陪着他,傅靖婷就更加了,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二十二个小时都在傅老爷子的病房里。 “行了行了,你们都走吧,整天围着我这个老头子转做什么。”在傅靖婷又一次给他削了水果之后,傅老爷子终于不耐烦了。 “爸,你现在身体虚弱,医生说了,你的身边不能离开人。”傅靖婷不肯离开,这次真的是吓坏她了。 傅老爷子现在是看见人家在他的眼前晃悠就烦,任谁整天被人看着心情也不会好,“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工作的工作,陪媳妇的陪媳妇,不要在我老头子眼前晃悠,看的我眼睛疼。” ------题外话------ 我感觉你们会骂死傅姑姑的,其实她就是关心则乱,算是人之常情吧 今天的问题是:兮瑶是以什么借口让楚云蓉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