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分手,一耳光(一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14.分手,一耳光(一更)

方彤说完就要走,丁明辉一把拉住她,祈求,“彤彤,昨晚我真的是喝醉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我保证,你原谅我一次。” 方彤垂眸,看着被丁明辉的手,眼神毫无波动,“放手。” 丁明辉不放,非但不放,还啪的跪在了地上,“彤彤,我求求你,不要分手,你别离开我,我求你。” 方彤看着眼前卑微着祈求着她的男人,心底是深深的痛楚,这是她真心爱过的男人,是她的初恋,他们在一起了将近四年时间,现在却要以最决绝的方式分开,她的眼底划过一滴泪,“丁明辉,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像是风的呢喃飘进丁明辉的耳中,却比任何的歇斯底里还要让他绝望。 “不,彤彤,不是的,我们还有机会,还有的,我们以后会结婚,会有属于我们的孩子,我们会幸福生活一辈子,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求你。”丁明辉哭了,这是方彤第一次看到丁明辉哭,她转开眼眸,不去看他。 “丁明辉,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大方的人,这件事我或许会记一辈子,也许以后我那天心情不好了,就会拿这件事出来说,然后我们会吵架,会疲惫,这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丁明辉,放手吧,放过你自己,也放过我。” 丁明辉颓然地垂下了手,“真的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吗?”轻声的祈求,低到尘埃里的语气,方彤差点就答应了,她摇头,转身离开。 丁明辉没有看到,方彤转身的刹那,决堤的眼泪,方彤也没有看到,丁明辉看着她的背影,哭得像个孩子。 沈清澜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良久,才转身离开,手里还拿着一件外套,这是原本要给方彤的。 方彤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一进家门就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付芳华在打扫卫生,也没有在意,只是等到了饭点还不见方彤出来,敲门叫女儿出来吃饭,结果叫了半天都没人应声,顿时觉得不对劲了。 “彤彤,你开门。”付芳华拍着门,这样大的动静,就算是在睡觉也该被吵醒了,但是方彤的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付芳华急了,拿出备用钥匙打开看方彤房间的门,幸好方彤的门没有反锁。 付芳华看见方彤的时候方彤正蜷缩在床上,连被子也没有盖,闭着眼睛,脸蛋通红,她伸手在她的额头上一探,脸色顿时就变了,方彤发高烧了。 “彤彤,醒醒。”付芳华拍拍女儿的脸,方彤没有任何反应,她的额头上全是汗,嘴里却喊着冷,付芳华加重了两分力道,但是方彤依旧没有醒。 她连忙给方承志打电话,结果却被告知正在开会,无奈之下,付芳华给李博明打了电话。 “阿姨,彤彤怎么了?”李博明一脸的急色,他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 付芳华急的都快哭了,“彤彤高烧昏迷了,怎么叫都叫不醒,我一个人又抱不动她,博明,现在该怎么办?” 她已经六神无主了,平日里跟方彤吵归吵,但是方彤出点什么事情最着急的人肯定就是付芳华,往日里满精明的一个人,到了现在竟然都没想到打120。 李博明走进方彤的房间,抹了一下方彤的额头,“阿姨,方彤现在必须送医院。”说着一把抱起方彤,付芳华连忙跟上,连鞋子都忘记换了。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付芳华紧张地问道。 “没事儿,就是有点高烧,挂个点滴就好了。” 付芳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谢谢医生。” 点滴已经挂上,但是方彤依旧没醒,她的眉头紧紧地皱着,脸色惨白得近乎透明,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李博明坐在床边看着她,眼底满是心疼。 “阿姨,这里有我看着,您先回去换件衣裳吧。”李博明看着还穿着拖鞋家居服的付芳华开口说道。 付芳华摇头,“等彤彤退烧了再说,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跟她说话也不理。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发烧了,现在突然发烧,真是吓死我了。” “阿姨,彤彤会没事的,等会儿就该退烧了。”李博明安慰她。 付芳华笑笑,“博明,今天多亏了你,我真是吓得六神无主了。” “阿姨,不需要这么客气,以后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李博明笑笑,“阿姨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先去给阿姨买点吃的。” “谢谢你啊,博明。” 付芳华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就不吃了,李博明还在医院,不确认方彤没事儿他总是有点不放心,方承志已经到了医院。 “博明啊,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跟你阿姨呢,明天你还要上班,别耽误了你的工作。”方承志见李博明坐在走廊里,说道。 “方叔叔,没事儿等会儿方彤就挂完点滴了,我将你们送回去我再回去也来得及,我年轻,就是晚睡一会儿也不会影响工作的。” 见他执意留下,方承志也不好再说,只是心底却对李博明充满着歉意,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年轻人,但是奈何女儿不喜欢他。 方彤挂完点滴依旧没有退烧,医生建议留院观察,李博明跟着去办了住院手续,因为要在这里这一夜,总要准备一件换洗的衣服,所以方承志先送老婆回家拿些生活用品。 李博明靠在方彤的病床边,握着她没有打点滴的那只手,落在她他的脸上。 “丁明辉,我恨你。”忽然,从方彤的嘴里飘出了几个字,声音很轻,除了李博明谁也没有听见。 李博明眼神一暗,看了一眼依旧闭着眼睛的方彤,尤其是在看到她眼角的那滴泪的时候,心脏处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一下,他伸手,轻轻地抹去了她眼角的泪珠。 “彤彤,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李博明轻声问道,只是能回答他的那个人还没有醒。 一直到了后半夜,方彤的烧才退,第二天早上,方彤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颗黑乎乎的脑袋,趴在她的病床边睡着了,一只手还握着她的。 方彤侧头看了李博明一眼,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惊醒了他,“彤彤,你醒了。” 李博明看着醒过来的方彤,很是惊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方彤摇头,“我想喝水。” 李博明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扶她起来,将水递到她的嘴边,方彤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就不喝了,她的喉咙就像是火烧一样,难受的很。 “还喝吗?” 方彤摇摇头,“我怎么会在医院?” “还说呢,你昨天发高烧昏迷了,阿姨都急死了,要不是及时送你来医院,你就要烧成一个小傻子了。”李博明开着玩笑,但是方彤却笑不出来。 “我爸妈呢?” “叔叔阿姨守了你一夜,我刚刚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什么东西,我帮你下去买?” 方彤摇头,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吃。 “彤彤,你昨天怎么会突然发烧?”李博明看着方彤,问道。 方彤眼底闪过一抹痛楚,“我困了,想睡觉。”说着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看着明显就是在逃避的方彤,李博明的眼神一暗,温柔开口,“好吧,那你好好睡一觉,我就在这里,有什么需要你开口。” 方彤不说话,似乎是真的睡着了,只是微微颤抖着眼睑说明她其实还醒着。 李博明坐在她的床边,拿出随手携带的平板电脑开始处理工作邮件。病房里一时间陷入安静之中。 方彤原本是不想睡的,但是她的身体真的很累,不知不觉就真的睡着了,听着方彤平稳的呼吸,李博明放下平板电脑,将被子给她整理好,微微叹口气。 方彤的手机响起,李博明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丁明辉,他知道这是她的男朋友,看了方彤,本来想挂掉的李博明手指一划按了接听。 “彤彤,我们不分手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会有下一次,我今天就从公司辞职,离那个女人远远的,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彤彤,我爱你。”电话刚一接通,丁明辉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李博明的脸色很难看,简直可以用阴沉来形容,看了一眼方彤,悄然走出了病房,“方彤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丁明辉的声音一顿,开口质问道,“你是谁,方彤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 “我是方彤的朋友,方彤现在有事,不方便接电话,你暂时不要打来了。”李博明的语气冰冷,说着就挂了电话。 丁明辉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突然想起了那天来公司接方彤的男人,会是这个男人吗?方彤的手机为什么会在那个男人的手里,难道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在一起? 丁明辉越想,脸色越难看,只要一想到方彤昨晚可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就疯狂的先要杀人。 丁明辉再打了一个电话,却被李博明挂断了,顺便将手机也给关了,扔在一边,继续处理着公司的事务。 ** 自从沈君煜带着温兮瑶跟楚云蓉吃过一次饭之后,楚云蓉就很喜欢温兮瑶,时不时地会给温兮瑶打电话,这不,中午刚刚约了温兮瑶吃饭呢。 “阿姨,对不起,我来晚了。”温兮瑶很是抱歉地说道。 楚云蓉摆摆手,“不是,是我早到了。快坐,我看你脸色有点憔悴,是不是最近工作累的?” 温兮瑶的脸色确实不是很好看,她最近在忙一个案子,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本来中午想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下,就接到了楚云蓉的邀约。 “昨晚上大概是没有睡好。”温兮瑶摸摸自己的脸,不在意地说道。 “女孩子不要这么拼,你看你瘦的,我家清澜我就觉得她瘦,你啊比她更瘦。”楚云蓉念叨着,“现在你们年轻女孩子都喜欢苗条,阿姨也喜欢,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健康,知道吗?” 温兮瑶脸上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意,对楚云蓉没有丝毫的不耐烦,“阿姨,我就是天生这么瘦,其实我饭量还是很不错的。” 俩人吃饭有说有笑,倒是很有的聊,温兮瑶是个很会聊天的人,总能恰到好处地说上一两句,让楚云蓉不至于觉得是自己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接触过几次,楚云蓉对温兮瑶很是满意,跟沈谦还有沈老爷子也提过几回,现在整个沈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对此沈君煜也很是无奈,他跟温兮瑶之间真的就没有什么,但是似乎自己的妈妈总想到将他们凑成对。 吃完饭,楚云蓉本想让司机来接她的,但是温兮瑶说可以送她,楚云蓉自然求之不得,正好可以多待会儿。 到了大院门口,楚云蓉就看见了在门口的沈希潼,这是自从楚云蓉从医院里出来之后第一次见到沈希潼。 她等在大院门口,却没有进去,其实不是沈希潼不想进去,而是她现在根本进不去,沈家跟门口的警卫员打过招呼,以后沈希潼要是来,不要放她进来,所以从来都是自由出入这里的沈希潼第一次被拒之门外了,气的沈希潼当场就想离开,但是想到自己的处境,她又忍了下来,她需要楚云蓉的帮助。 她给楚云蓉打过电话,但是一直显示关机,所以她只能来大院门口堵人。 楚云蓉下车,沈希潼看见楚云蓉眼睛一亮,“妈妈。” 楚云蓉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疼了十多年的养女,神情很是复杂,这段日子以来,她一直在反思过去,对着这个养女,不管是移情作用还是因为催眠的原因,她是真的疼爱过她的,甚至因为对于她的过度疼爱,家里人对她都很有意见。 她不知道沈希潼已经跟沈家闹翻了,沈谦只是告诉她沈希潼想要跟亲生父母一起住,就搬出去了,而且改回了自己的姓氏,所以现在应该叫李希潼了。 沈谦给楚云蓉办了一个新的手机号,所以这段时间李希潼一直联系不上楚云蓉也是正常,而且现在沈家人已经知道了楚云蓉的情况,基本都是让楚云蓉在家里静养,今天是难得出去跟温兮瑶吃了一顿饭。 “妈妈。”李希潼又喊了一声,一脸委屈地看着楚云蓉。 楚云蓉脸上的神情淡淡的,“你来了,怎么不进去?” 这话让李希潼怎么接,难道说沈家不让她进去?她甚至怀疑楚云蓉说这话是不是故意的。 “妈妈,我想你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一直不接?”她很委屈,她以为就是就算沈家不要她了,但是起码楚云蓉对她是真心的,不会不理会她。 换了手机号的事情楚云蓉心底明白这是沈谦不想要她跟李希潼有任何的联系,网上的事情闹得那么大,楚云蓉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她却刻意没有去关注,每天就在家里泡茶,养花,或是弹弹钢琴,根本不关注外界的事情。 “妈妈,你不想我吗?”见楚云蓉没有丝毫反应,李希潼的心哇凉哇凉的,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慌,因为网上爆出来的那些黑料,她的广告合约都被取消了,不仅如此,还需要赔偿那些广告商一大笔钱,她的所有积蓄都赔进去也都还不够,而那些广告商就像约好了一样,每天都在打电话催她赶紧还钱,不然就去法院告她,家里又是乌烟瘴气的,这段日子,真是比过去的二十多年还让李希潼痛苦。 现在她才更清楚地认识到,离开沈家之后,她根本就是一无所有,甚至连她在乐团里的位置都被人取代了,理由就是她现在的名声这个样子,不利于乐团的发展。 乐团之前虽然是楚云蓉在管理,但是却不是她一个人创办的,不可能是她一个人的一言堂,以前是李希潼身上没有污点,自身表现也不错,楚云蓉又想捧她,自然有人给面子,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已经有人听到了风声,李希潼被沈家赶出去了,而后来李希潼没有住在沈家而是跟亲生父母住在一起似乎也证实了传言的真实性,于是,原本在乐团里如鱼得水的李希潼现在是举步维艰。 撑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就撑不住了,只能来找楚云蓉。 “妈妈,我很想你,之前我听说你生病了,我去医院看你,但是爸爸不让我进去,我知道爸爸是在怪我,但是妈妈请你相信我,网上说的那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害妹妹,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沈家的事情。”李希潼哭了,她的神情憔悴,无声哭泣的样子很让人心疼,楚云蓉的心里很难受,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上前安慰她。 温兮瑶一直坐在车里看戏,这个女人她自然是认识的,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讲真的,本人没有照片漂亮,这是温兮瑶见到李希潼之后得出的结论。 “阿姨,这是谁?”温兮瑶下车,挽着楚云蓉的胳膊,笑盈盈地问道。 “这是……”楚云蓉本来想说是我女儿,话到嘴边,就成了“李希潼。” 李希潼眼神一暗,眼底神情晦暗不明,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勉强。 温兮瑶了然地笑笑,“阿姨,我送您进去吧,站在外面怪冷的。” 楚云蓉点点头,就要跟着温兮瑶上车,“妈妈。”李希潼开口叫到,“妈妈,我求你帮帮我。” 顾不得有外人在场,李希潼连忙开口,她怕自己再不开口,楚云蓉就真的走了。 楚云蓉脚步一顿,看向李希潼,李希潼眼神一亮,她就知道楚云蓉还是喜欢她的,肯定不会不管她。 “妈妈,我现在被广告商追债,他们说我要是不还钱,就去告我,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做了十多年母女的份上帮帮我?”李希潼的姿态放的很低,楚云蓉看着这样的李希潼很是心疼,毕竟是自己养了十多年的女儿,她心里没有任何波动绝对是骗人,但是一想到她对沈清澜的事情,那点心疼顿时就消失无踪。 “你的事情我帮不了你。”楚云蓉缓声开口。 “不,妈妈,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妈妈,难道你也真的相信网上的事情是我做的吗?”李希潼眼睛含泪。 李希潼不提网上的那些事情还好,她一提,楚云蓉就想起来了,她直直地看着李希潼,“潼潼,你扪心自问一下,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我可是将你当做我的亲生女儿一样的,可是你又是怎么对待清澜的,她是我的女儿啊,你对她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之间的母亲情分?” 李希潼收起了脸上的楚楚可怜,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妈妈,说到底你就是不相信我,认定了那些事情是我做的。你一直说将我当成亲生女儿,如果你真的是将我当做亲生女儿,你现在又怎么会放弃我。” 李希潼看着楚云蓉,继续说道,“你以为你的女儿沈清澜就真的那么无辜吗,比起我,她的心狠多了,她不仅横刀夺爱抢走了我最爱的男人,她还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我如今会身败名裂也是拜她所赐,你以为的善良的女儿其实就是表里不一,虚伪至极的绿茶婊。” “啪。” 李希潼不敢置信地看着楚云蓉,“你竟然打我,就因为我说出了事实吗?” 楚云蓉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仿佛不敢相信刚才自己竟然打了她,可是就在刚刚,当她听到李希潼说沈清澜的不好的时候,她的心底涌起了一股怒火,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手已经挥出去了。 “潼潼,我……”楚云蓉软了神情。 “阿姨,我昨天跟清澜打电话,她似乎是生病了,她现在好一点了吗?”温兮瑶忽然开口,打断了楚云蓉即将出口的话。 “啊?”楚云蓉有一瞬间的茫然,然后才反应过来温兮瑶说了什么,脸上一急,“清澜生病了?怎么会突然生病呢?” “我也不知道,昨天本来想约她吃饭的,给她打电话,却发现她的声音很不对,然后才知道她发烧了,我以为这事阿姨是知道的,现在好像是我多事了。”温兮瑶说的有些歉意。 听到沈清澜发烧,楚云蓉哪里顾得上这个,“这个孩子,生病了怎么就不知道回家,也个人硬撑。”楚云蓉念叨,转念一想,沈清澜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或许从小生病了她都是这样撑过来了,瞬间心疼得无以复加,哪里还顾得上李希潼,拉着温兮瑶就要走。 “妈妈,你真的这么心狠吗?”李希潼在身后喊,楚云蓉脚步一顿,却没有转身,“希潼,我现在有事,你的事情改天再说。” 温兮瑶转头,冲着李希潼笑笑,跟着楚云蓉走了。 看着车子从眼前消失,李希潼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温兮瑶将楚云蓉送到江心雅苑,沈清澜看见楚云蓉的时候很是惊讶,“妈,你怎么过来了?” 楚云蓉拉着沈清澜上下打量,还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你这个孩子发烧了怎么也不去医院,自己一个人硬撑什么,不知道给妈打电话吗?” 沈清澜听得莫名其妙,却只见温兮瑶冲着她眨眨眼,做了一个“李希潼”的口型,沈清澜虽然没有明白,但猜测这应该是温兮瑶找的一个借口,配合地说道,“妈,就是一点小感冒,我吃了药睡一觉就全好了,现在一点问题也没有。” 楚云蓉刚刚才探过沈清澜的额头,自然知道温度正常,但还是不放心,“要不,我们再去医院看一下,虽然是个小感冒,但是也不能马虎了。” “不用,我真的没事,”沈清澜拒绝,其实对于楚云蓉忽然的转变她到现在还没适应,想了想开口,“妈,我午饭还没吃,现在饿了。” 楚云蓉立刻说道,“我给你去做点吃的,你等着啊,兮瑶,麻烦你陪陪清澜。” “好。”温兮瑶开口应道,等楚云蓉去了厨房,温兮瑶简单快速地将事情的经过跟沈清澜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你的这个养姐根本不会就这么算了,估计还会找你妈。” 沈清澜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这次的事情谢谢兮瑶姐。” ------题外话------ 一更奉上,今天依旧是三更哦。二更依旧是十点,抢答环节

上一篇   213.背叛(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