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跌落云端(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07.跌落云端(二更)

金恩熙眼睛一亮,“这个可以有,安现在去找她男人了,肯定没有时间管这些事情,我们作为朋友的,总不能看着她被白白欺负。” 茜丝莉是个比金恩熙更加唯恐天下不乱的,妖娆一笑,“哎哟,人家最喜欢这样的游戏了,不过要怎么帮着安报仇呢,你说将她抓来,好好享受一下我们的小可爱们怎么样,我都好久没有尝过动手‘伺候’人的滋味了。” 茜丝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底很是兴奋,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相当好,对于那些不要脸的贱人,该出手时就出手,安就是脾气太好,所以才让这个贱人蹦跶地这么久。 “这个不行,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金恩熙马上否定了这个提议。 “为什么?”茜丝莉不解。 “这里是Z国,我们不能给安惹麻烦,要不然她是会生气的。”金恩熙开口。 茜丝莉一想也就明白了,耸耸肩,有些遗憾地说道,“那不能用那些小可爱,用我的拳头总可以吧。”她的拳头也是很硬的,肯定能让那个叫沈希潼的尝尝滋味,绝对的美妙啊。 “茜丝莉,你好歹也是个名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我真的很怀疑,安德烈到底是怎么忍受你这和母老虎般的脾气的。”金恩熙对她的建议很是嫌弃,我们是文明人,文明人懂吗? “那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你说怎么办?”茜丝莉崇尚的一向就是暴力,以暴制暴,所以她的格斗一直以来都十分出色。 “我们要文明。”金恩熙说道。 茜丝莉翻个白眼,文明个大头鬼,拖拖拉拉的,一点也不爽。 “给你看一个好东西。”金恩熙开口,茜丝莉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见着电脑上的视频,茜丝莉的眼睛里终于闪现了一丝趣味,“哟,这个清纯玉女还有这么劲爆的一面啊,你这是从哪里搞来的?” 金恩熙嘿嘿笑,“我曾经调查过她,这个女人很喜欢去魅色酒吧,我就黑进了他们的监控系统,然后就发现了这个,怎么样,好东西吧,我这里还有呢。” 说着,点开一个录音文件,里面出来的是沈希潼和一个男人的对话,以及这个男人跟另一个男人的对话,后面这段对话中的其中一个男人显然是在沈清澜画集签售会上捣乱的那个记者。 “这是我从那个记者手里抢来的,怎样,给力吧,我跟你说,就这些东西发上去,那些人的口水都能淹死这个女人,还需要我们亲自动手?” 茜丝莉不住点头,“这个主意不错,就这么干,我说你有这么些好东西,干嘛不早点曝光出来,要是早点曝光了,那个女人还能这么蹦跶?” 金恩熙神秘一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用Z国的话说,这叫站的越高摔的越惨,之前谁知道她沈希潼是谁啊,就算爆出来过段时间也就淡忘了,哪里有现在的效果好,安说了,要让她得到她最想要的东西,让她站在最高处,然后跌落云端,想想那个滋味,可真是美妙啊。” “没错没错,不亏是安,想的注意就是这么好。”茜丝莉一脸的兴奋,催促着金恩熙赶紧将东西发布到网上。 当天下午,眼见着有所平息的网络风暴再一次刮了起来,甚至比之前更剧烈,沈希潼微博底下一片叫骂声。 我是路人甲:“哟,还清纯玉女呢,就这可是比一些那什么还有骚一些。” 风花雪月不了情:“沈家这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啊,养女竟然谋害亲女,这要是我家的,我肯定一把掐死她。” ABCD:“表面上看着是个大家闺秀,内里却是个蛇蝎心肠,这个女人不得了不得了啊。” 忘不了你:“之前的记者招待我看啊八成就是炒作,这样的女人会放弃沈家而去赡养自己的父母?我不信,你们信吗?” XXX是个大太监:“我也不信。打死她我都不信。” …… “哈哈哈,果然那句话说的好,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看看这些大众的评论,好可爱。”金恩熙嘴里啃着一个苹果,跟茜丝莉俩人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 而沈希潼则是气的差点将整个家都给砸了,田翠芳站在一边喊着:“希潼啊,你别砸了,你就是生气你也不能砸东西啊,这些都是钱买来的,老贵了。”眼看着又一个水晶花瓶被沈希潼砸了一个粉碎,田翠芳的心疼得直抽抽。 “要我说有什么好气的,他们说的也是事实。”李勇坐在沙发上,闲凉凉地说道,一脸的幸灾乐祸。 沈希潼这个死女人,这么有钱,竟然连给他买个房子都不肯,他早就恨死她了,要不是这房子不是在他的名下,他肯定会拍手叫好。 “李勇,你给我闭嘴。”沈希潼恨恨地瞪着李勇,都是这些人,要不是他们,她根本不至于落到现在的这个境地,沈家将她赶了出来,她肯定是不会就这么回去的。 但是网上的视频和音频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是认识几个人,但是人脉跟沈君煜他们是没法比的,就她认识的那些人,不来添乱就不错了。她想到一个人,就是那次音乐会的最大赞助商。 拿出手机,在心中打了一遍腹稿,沈希潼拨通了男人的电话,但是那人的电话却显示已关机,沈希潼的心猛地一沉,这是将她拉黑了还是……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你看这就是男人,前两天还在跟她吃饭,亲热的叫她希潼,现在却是连电话都不接了。 “哟,人家不理你啊,要我是男人,我也不理你,看看你这样子,谁知道将你娶回去头顶上的帽子会不会变色。”李勇说着风凉话,田翠芳给他使眼色他全当听不见,没有了沈家,沈希潼还不是任由他们说了算,她要是敢横,他就敢揍她。 李勇是个混人,还是个不讲道理的混人,除了父母他谁都敢打,上次沈希潼就被打过一次。 沈希潼原本心中就气不顺,被李勇这么一说,拿起手边的花瓶就朝着李勇砸去,这要是被砸中了,李勇不头破血流才怪。 李勇闪得快,加上沈希潼的准头也不足,花瓶砸在了李勇的叫上,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妈,她打我,她想打死我。” 田翠芳也是吓了一跳,李大头原本是坐在一边看戏的,反正这件事他管不了,沈希潼有钱也不是给他的,之前说好了,在记者会上说这一切都是误会,回来她就将这房子过户给他,结果刚回来就反悔了。 只是看见宝贝儿子挨打,李大头坐不住了,脱下脚下的鞋子就抽在了沈希潼的身上,“他是你弟弟,你竟然敢打他,反了你了,将他打坏了你赔的起吗?” “爸,我的脚好疼,不知道断了没有。”李勇在一边火上浇油,他的脚疼是真的,但看戏也是真的。 沈希潼反抗,但是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上李大头这个大男人,只有挨打的份,李大头一听儿子的话,下手那是毫不留情。 沈希潼到了后来索性不反抗了,坐在地上,冷冷的看着李大头,“有本事你就直接打死我,打死我了你们一分钱也别想得到,我让你们全特么给我滚蛋。” 李大头手上的动作一顿,犹豫了一下,现在他们一家都靠着沈希潼,沈希潼要是不管他们了,他们确实没有地方可去。 沈希潼冷笑,这几个吸血鬼。 李勇就见不得沈社希潼拿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他们,你跟我们是血缘至亲,我们是垃圾,那你又高贵到哪里去,真以为姓沈了就是沈家的大小姐了? “爸,别听她胡说,她现在名声都臭了,哪里还有什么钱。估计她手里也就剩下这栋房子了,我们把房子卖了,就离开京城,她不是一直不想认我们嘛,那我们走就是了。” 李大头一听,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但是房产证在沈希潼的手里,登记的是她的名字,他们根本无权买卖啊。 沈希潼脸上的冷笑丝毫未减,心中忽然庆幸幸好时间仓促,她还没来得及跟沈君煜去办过户手续,这栋房子还登记在沈君煜的名下。 “呵呵,还想要房子,你们做梦去吧,我就是死了,这套房子我也不会留给你们。” 李勇一听,顿时怒了,拿起刚才刚才沈希潼砸他的花瓶就沈希潼的身上砸去。 沈希潼的运气就不是很好,这个花瓶落下来,刚好砸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眼前一黑,顿时就晕了过去。 鲜红的血液从她的额头上汩汩流出,六在地板上,在场的三人瞬间就慌了,李勇脸色惨白,他只是想要教训一下沈希潼,可没有想过要她死。 “妈……”李勇颤抖着嗓音,“她该不会是死了吧?” 杀人是要偿命的,他还这么年轻,他不想死。 ------题外话------ 今天的问题是:找沈清澜挑战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你们说白莲花就这样死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