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体贴的傅爷(一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03.体贴的傅爷(一更)

方彤笑着摇头,“不介意,我也更喜欢吃中餐。” 李博明将菜单递给方彤,方彤摆手“你点吧,我不挑食。” 李博明笑笑,点了几样菜,其中有大半都是方彤爱吃的,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又在方彤家里吃过几次饭,自然之道方彤的喜好。 方彤没有留意到这一点,而是有些心不在焉,李博明看了她一眼,“最近是不是很累?” 方彤啊了一声,没有听清楚他说的什么,“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你说了什么?” 李博明重复一遍,方彤摇头,“没有,大概是最近晚上睡眠不是很好,所以看着人很憔悴是不是?” “倒不是憔悴,只是看你眼睛里似乎充满疲惫。” 方彤一怔,然后苦笑,难道自己的情绪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跟男朋友吵架了?”李博明玩笑似地问道。 “不是,就是工作上遇到了一点问题,想着怎么解决,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方彤解释,其实李博明说对了,最近她跟丁明辉确实是闹矛盾了。 上次沈君煜让她陪着他参加一个应酬,公司里关于她跟沈君煜的风言风语传得就有些夸张,原本只是在秘书办流传的闲话不知怎的,传到了丁明辉的耳朵里。 丁明辉就生气了,无论她怎么解释,丁明辉都不肯理她,这让她感到很无力,其实她跟沈君煜就真的没有什么,虽然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可是她也能感觉到沈君煜对她是没有那方面意思的。 她从来不是一个迟钝的人,一个人对她是不是有感觉,她还是知道的,比如眼前的李博明。 “如果工作强度太大,适应不了,可以向上司提出来,不能累垮了自己的身体。”李博明说道。 方彤点点头,“我知道的,但是现在还可以承受。”如果真是工作上的事情就好了。 一顿饭吃得很是安静,李博明即便没有主动开口,方彤也不知道该跟他聊些什么。 “今天谢谢你的午餐,我先回公司了。”站在餐厅门口,方彤笑着道别。 “我送你回去?” “不用,这里打车很方便。” 李博明也没有勉强,帮着她拦了一辆车然后才返回公司。 他对方彤是喜欢的,而且是从小就喜欢,他相信以方彤的聪明,肯定也察觉到了,不然后期也不会刻意疏远他。 李博明笑了笑,他也知道方彤有男朋友,只是只要方彤一天没有结婚他就还有机会不是吗? 方彤回到公司,先去了沈君煜的办公室汇报了工作,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她进来,原本热闹的办公室瞬间没有了声音,大家低头看文件的看文件,看电脑的看电脑。 方彤装作看不见,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一份文件安安静静地看着,对于徘徊在耳边的窃窃私语全当没听见。 “哎,方彤,你刚才又去总裁办公室啦?”同事A坐在方彤的隔壁,过来在方彤的身边轻轻问道,眼睛里闪烁着八卦的味道。 方彤嘴角轻勾,“你没看见我是进去给总裁汇报工作的?不到三分钟就出来了。”语气微凉,她是与人为善,却也不是谁都可以踩上一脚的。 同事A撇撇嘴,眼底闪过一抹鄙夷,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走后门进来的。 方彤看着桌上的文件却很久都没有翻开一页,她心里想的全是丁明辉,眼底浮现一丝疲惫,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工作后,她跟丁明辉之间的问题似乎就多了起来,原本来君澜是为了让自己跟他更近一点,现在却觉得俩人走的越来越远了,那么她来君澜的意义在哪里呢? 耳边是同事们的小声议论,眼前是丁明辉生气不理人的画面,方彤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她很想给沈清澜打电话,但是她知道沈清澜去了军区陪傅衡逸去了,而于晓萱也在忙着自己的工作,这样一想,自己的身边竟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方彤苦笑了一声。 等到下班时间,方彤竟然意外地在公司楼下看到了丁明辉,似乎是在等人,难道是在等她?她心中一喜,朝着丁明辉走去。 丁明辉确实就是在等她,见方彤过来了,他向外走去,他知道方彤会跟上来的,果然方彤跟着他走了。 丁明辉走到僻静的角落,等着方彤过来。 “明辉,你是在等我吗?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如果知道丁明辉在等她,她一定会早点下来的。 丁明辉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定定地看着方彤,“彤彤,你还爱我吗?” 这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爱你啊。”方彤不解。 “你既然爱我,就辞职吧,离开君澜。” 方彤一愣,“为什么?” “现在公司里关于你和沈君煜的流言满天飞,这是他们还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要是知道了,你让他们怎么看我?” “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我跟沈君煜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还是不肯相信我?”方彤有些受伤。 丁明辉解释,“不是,彤彤,我是肯定相信你的,但是你能保证沈君煜对你没有一点想法吗?” “而且你看看现在公司里的人都把你说成什么样了,你自己不在乎,我都替你生气,还有那个沈君煜,明知道你受了委屈,却不出来澄清事实,这样的人根本就是人品有问题。”丁明辉兀自说着,却根本没有注意到方彤的渐渐凉下来的眼神。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详细我,丁明辉,在你的眼里,我方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水性杨花?” 见方彤生气了,丁明辉立马就慌了,慌乱地解释,“彤彤,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相信你的,我只是觉得既然沈君煜不肯澄清流言,那么你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方式。”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这时候离开就承认了我跟沈君煜确实有一腿?我为什么要背这样的黑锅?” 丁明辉一愣,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方彤不离开,一旦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那么他在公司的人眼中,就是一只活脱脱的绿毛龟。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自私,也对不起方彤,但是他比她更有发展前景,他在公司里可以走的比方彤更远,只有不断地往上爬,他才能早日在京城买房子,然后跟方彤结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 丁明辉将自己的想法分析给方彤听,方彤听得心凉了半截。 “丁明辉,我忽然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方彤幽幽地说道。 “彤彤,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当然是爱你的,如果我不爱你,我根本不会考虑我们的将来。你家的条件比我好,我知道,你家甚至有能力在京城帮你买房子,但是彤彤,我希望是我给你的幸福,而不是你的家里。”丁明辉看着方彤的眼睛,深情地说道。 他的眼睛里充满着爱意,但是以往看见这样的眼神会很开心的方彤,此刻只剩下满心的疲惫。 “我不会辞职,这个黑锅我也不会背,如果你觉得是我在拖累你,那么我们就分手吧。”方彤疲惫地说道,“丁明辉,我最近很累,真的很累,每天上班要面对同事的流言蜚语,而你又这样的不信任我。” “彤彤,我没有不信任我,我只是……”太在乎你。丁明辉想解释,但是方彤摆摆手,她现在很累,不想听解释。 “你不要说了,谈恋爱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如果你觉得给我在一起让你觉得很痛苦,那么我们不如分手。” 方彤说完,转身要走,丁明辉从后面抱住她,“彤彤,我不要分手,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我只是太在乎你了,所以才无法忍受那些流言蜚语,我们不分手好不好?”他的声音里满是祈求和慌乱。 方彤心底一痛,对这段感情她付出的一点也不比丁明辉少,只是现在,她真的很疲惫,家里父母的压力、丁明辉的不信任这些都让她身心俱疲。 她掰开丁明辉抱住她的手,“我们彼此先冷静一段时间吧,都好好想想这段感情到底要不要继续。” 丁明辉想拉住她,但是最终还是看着方彤走远了,方彤没有向以往那样挤公交,而是打了一辆车。 她也没有回家,一个人打车回了学校,游荡在校园里,看着熟悉的景物,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其实这个大学里,每一处角落都留下了她跟丁明辉的足迹,他们曾牵手漫步在校园里畅谈对未来的设想。 这段感情里,她肯定是认真的,也愿意跟丁明辉携手走完一生,但是现在,面对现实的压力,她忽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彤彤,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迟才回来,打你电话也不接。”刚一进家门,付芳华就迎了上来,她一直在客厅里等着女儿回来,给方彤打了不少电话,可是却没有人接,心中担心的不得了。 方彤这才想起手机设置了静音,拿来一看,都是她父母的未接来电,“抱歉,不小心按了静音,这几天事情多,我今天加班了一会儿。” “爸爸呢?”没有看见方承志,方彤问道。 “你爸爸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刚去公司里接你去了。”付芳华一拍脑袋,“对了,我得赶紧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回来。” “彤彤,你晚饭吃了吗?”打完电话,付芳华关心道。 方彤点点头,“已经吃过了。”她其实什么也没吃。 “彤彤,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付芳华注意到女儿奇差无比的脸色,不免担心。 “没事儿,妈,就是工作有点累,我睡一觉就好,我先进去了,等爸爸回来您帮我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要是累就早点休息,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快去洗澡休息吧。”付芳华赶女儿进去洗澡休息。 方彤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楼顶的天花板,眼神呆滞。 方承志回来的时候付芳华还在等着丈夫,“彤彤呢?” 付芳华指了指方彤的房间,“累了,已经休息了。” 方承志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他没有跟老婆说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从君澜集团的大楼里出来,楼下的保安方彤早就离开公司了,公司里一个人都没有。 趁着付芳华去洗澡,方承志敲了敲女儿的房间,“彤彤,你睡了吗?” 方彤还没有睡着,听到父亲的声音,起身开了门。 “爸爸。” 方承志看着女儿,一脸的慈爱,“爸爸可以进去吗?” 方彤让方承志进房间,然后关了门,“爸爸,对不起,今天让你们担心了。” “这都没什么,只是彤彤,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妈妈刚才都快急疯了。”方承志温声开口,听不出一丝的责备。 “我知道了,爸爸,以后肯定不会了。” “彤彤,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方彤一愣,摇头,“没有啊,我没事。” 方承志笑笑,“彤彤,虽然爸爸在家的时间不多,但是你的性子爸爸还是知道的,这段时间,你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要是想跟爸爸说,爸爸就当你的树洞,你要是不愿意说,那么等你愿意说了再告诉爸爸,好不好?” 方彤低着头,没有说话,方承志轻轻叹息一声,摸摸方彤的头,起身打算走,“彤彤,既然累了就早点休息吧。” “爸爸。”方彤拉住方承志的衣袖,轻轻喊了一声,方承志重新坐下来。 “爸爸在。” “爸爸,你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方承志神情一顿,看着方彤若有所思,“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对于我来说你跟你妈妈,还有工作都是很重要的。” “那如果妈妈被人说了一些闲话,你会因此而让妈妈离开单位吗?” 方承志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是不是跟那个男孩子闹矛盾了?” 方彤没有否认,“爸爸,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方承志笑笑,“彤彤,两个人相爱的基础就是彼此信任。” 方彤明白了,眼底黯然,丁明辉不信任她,所以才会选择让她辞职。 “彤彤,我知道最近你妈妈对你逼得太紧,但是你也要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她就你一个女儿,肯定是希望你好的,在爸妈的眼里,李博明确实比丁明辉更适合你,但是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李博明,那么爸妈也不会真的让你跟他在一起,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爸爸。” “彤彤,别人的看法不必太在意,你只要坐在无愧于心就可以了。”方承志离开之前,忽然停住脚步说了一句。 沈君煜是这周五才知道公司里的流言的,他手上事情很多,平日里对公司的这些八卦消息并不关注,也没有人当着他的面说过这些,要不是偶然的一次机会,听到两个女人在八卦他跟方彤,恐怕他还茫然无知。 “总裁。”正在讨论八卦的两个女人一转头就看见了沈君煜,吓得魂飞魄散,脸色都白了,背后议论别人被别人当面抓住这没什么,但是如果这个人是自己的老板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沈君煜的脸上温文尔雅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定定地看着他们,眼神微凉,“我请你们来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八卦的。” 两个女人惨白这一张脸,虽然沈君煜只是说了这一句就走了,但是留给她们的害怕却没有减少丝毫。 “怎么办,总裁不会开除我们吧?”谁知道就这么寸,被总裁给听到了。 另一个脸上惊疑不定,“应该不会吧,总裁刚才并没有多说什么啊。”而且总裁平日里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虽然说上班时间说老板的八卦是职场上的大忌,但是应该会没事的吧? 俩人忐忑不安的回到办公室,在坐立难安中度过了一下午,见一直没有事,提着的心才刚刚放下,就接到了人事部的通知,从明天开始她们两个都不用再来上班了。 沈君煜回到办公室就给方彤打了一个电话,将方彤叫进办公室,方彤进去的时候沈君煜整在埋头批文件。 “沈总。”方彤喊了一声,这几天因为公司里的流言,除非是沈君煜召唤,不然她绝对不会出现在沈君煜的面前。 沈君煜抬头看了她一眼,放在手中的笔,示意她坐。 方彤坐的很规矩,双手交叠在自己的腿上。 “在公司里受了委屈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沈君煜开口问她。 方彤先是一愣,猜测着沈君煜指的是什么。 “新同事进公司会被老同事欺压,这在职场上是常事,原本我以为以你的个性,总是懂得如何反击的,现在看来还是我高估了你。” 下午他特意让助理余斌去了解了一下方彤在秘书室里的情况,没想到这一问,结果还真是出人意料,这要是让清澜知道了,还以为是自己欺负她的朋友呢。 “其实也没有关系,我还是一个实习生,多做一点也是应该的,就当时学习了。”工作虽然繁多,但是这里在方彤的眼中都还是可以应付的。 “那公司里的流言呢?你自己无法解释,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样的流言其实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伤害是很大的,更何况据他所知,方彤的男朋友也在君澜集团。 方彤微微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这种事都是越描越黑,即便是解释了,人家也不会相信,又何必去费这个劲呢。我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 “方彤,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沈君煜开口,方彤疑惑地看着他。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善良大度是好事,但是不意味着要一味地忍让,适当的维护自己的权益还是很有必要的。” 方彤沉默,这些道理她都懂,只是她本来就是因为沈清澜的关系才可以进到君澜集团的,如果再这样强势,人家就真的以为她实在狗仗人势了。 “不想让自己被人说是靠关系,走后门,那么就用自己的实力去证明。”沈君煜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淡淡地说道。 方彤点点头,“我知道了,沈总。” “你自己想明白就好,能帮你的永远都是你自己。” 等到方彤离开了,沈君煜笑着摇摇头,到底是年轻,即便是聪明,但是也不见得事实就做得周全,之前他听清澜提起方彤,言语间不乏赞美,现在看来,聪明有余,干练不足。 到底是自己妹妹的朋友,沈君煜也不能不照顾着一点。 “沈总,你中午约了新禾国际新上任的温总吃饭,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余斌走进来提醒沈君煜行程。 沈君煜站起身,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套上,边走边问,“我让你去办的事情办好了吗?” 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情,余斌点点头,“我已经办好了,东西会按时送到,不会错过日子。” 沈君煜放心了。 “沈总,这边请。”侍应生将沈君煜带到包厢里,他约的人还没到,这个新禾国际是沈君煜的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一直以来合作的都很愉快,只是上周,原本的总经理到了年龄辞职了,新来的总经理据说是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姓温,具体情况不知,很是神秘。 既然是长期合作伙伴,对方公司换了高层,总要出来一起吃顿饭,联络一下感情的。沈君煜约这位温总也不是第一次了,一直到第三次对方才答应,倒是大牌。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但是对方却迟迟不来,沈君煜一点也不着急,淡定的坐在那里喝茶。 “沈总,需不需要我打个电话问一下?”余斌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开口询问,沈君煜一向是很不喜欢没有时间观念的人的。 “再等五分钟。”沈君煜开口。 余斌看了一眼腕表,再过五分钟,刚好是半个小时。 “走吧。”沈君煜站起来,恰在此时,包厢的门被人打开,一道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抱歉,我来晚了。”五官精致,身姿窈窕,不是曾在临市有过一面之缘的温兮瑶是谁。 沈君煜寻声看去,眉头一皱,很是意外,“是你。” 温兮瑶挑眉,“沈总看到我似乎很意外?” 沈君煜重新坐下来,低着头看着腕表,“温总的时间观念并不如何,难道温总平日里做事也是这样的风格?” 温兮瑶咬牙,这个小气的男人,上次宴会的事情到现在还记着呢。 “沈总难道不知道迟到是女人的专利?”温兮瑶笑眯眯,慢条斯理地坐下来,而事实上是,她并不喜欢迟到,今天是临时被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绊住了,这才迟了。 沈君煜笑笑不说话,现在人都已经到了,他也不可能就此离开。 “没想到新禾国际的新总经理竟然是温总。”毕竟温兮瑶看着实在是太年轻了,这并不符合新禾国际以往的作风。 “沈总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我也没想到我到京城来工作之后,与客户吃的第一顿饭竟然是和沈总。”她是刚刚答应了新禾国际的邀约的,之前一直忙着交接工作的事情,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搭理其他人,当然,她不否认,两次拒绝沈君煜邀约是有点故意的成分。 温兮瑶毕业于M国哈佛大学的商学院,早早地就拿到了MBA,进入了M国著名的投资公司工作,坐到了公司高管位置,个人能力自然毋庸置疑,这次要不是家中父母希望女儿回国,苦口婆心地劝说,恐怕温兮瑶还不会回来。 “沈总,清澜是你妹妹?”温兮瑶问道。 “你认识我妹妹?”沈君煜惊讶,这倒是有点意外。 “她是我在B大的学妹,上次在临市也遇到了她,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是一家人。”温兮瑶说的意味深长,实在是兄妹俩的个性相差太大,清澜那么温和好相处的人怎么会有一个性子这么恶劣,这么爱记仇的哥哥。 沈君煜自然不知道温兮瑶对他的看法的,等到后来温兮瑶玩笑似地说给沈君煜听的时候,沈君煜直喊冤。 知道她是清澜的朋友,沈君煜对温兮瑶的印象终于提升了那么一点点。 虽然上次有过一点不愉快,但是毕竟都是成年人,接下来还会成为合作伙伴,所以对于那点不愉快,俩人都选择性得遗忘了,一顿饭吃得倒是宾主尽欢。 “温总,你没开车?”走出餐厅,见温兮瑶站在路边,沈君煜问道。 温兮瑶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的车送去保养了,刚才是打车过来的。” 沈君煜挑眉,“温总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坐我的车。” “那就多谢了。”温兮瑶从善如流。 沈君煜送温兮瑶回公司,余斌就先自己打车回去了。 “对了,不知道清澜什么时候有空,我想约她一起吃个饭。”温兮瑶没话找话。 “澜澜跟着衡逸去部队了,目前并不在家。”沈君煜开口,“温总和澜澜很熟?” “算得上是很熟吧,我跟她在学校里就认识了,只是后来我出国留学,这些年也不怎么回来,所以联系并不多,上次在临市意外遇到,才重新联系上的。”温兮瑶解释。 “温总是哪里人?”车厢里陷入一片沉默之后,沈君煜也觉得有些不习惯,主动开口。 “海城。” 海城?沈君煜若有所思,“海城温家跟温总是?” “我就是海城温家的人,温丙川是我的父亲。” 沈君煜了然,难怪上次在临市周家能看到温兮瑶,原来他是温丙川的女儿。 温丙川是海城市的一把手,早年间曾和他的父亲在同一所军校学习过,只是后来一个从军一个从政,他也曾听父亲说起过这个人,倒是知道一些。 “温总怎么会一个人来京城工作?” 京城和海城一个在北,一个在南,隔了大半个Z国。 “新禾国际在我还在M国的时候就多次向我发出过邀请,这次反正是要回国的,索性就接受了他们的邀约。”被沈君煜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着,温兮瑶倒是没有任何的不耐烦,正好可以避免独处的尴尬。 “沈总似乎对我特别好奇?”温兮瑶挑眉笑着说道。 沈君煜微微一顿,“只是对新禾国际这么年轻的总经理感到好奇。”言外之意,如果你不是新禾国际的总经理,我对你根本就不会好奇。 温兮瑶撇嘴,这个男人可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不过上次的事情还是要谢谢沈总的帮忙解围。” 沈君煜笑笑,“能帮得上温总的忙是我的荣幸,只是希望下次可以换一种方式。” 温兮瑶脸黑,这个混蛋男人,给你一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什么叫得寸进尺,这就是。 温兮瑶冷笑,“沈总对人一向是这么不客气的吗?” “因人而异。”沈君煜淡定回答。 温兮瑶呵呵笑,决定不再跟这个男人说话,这男人不仅小气还毒舌,真是白瞎了他那副温文尔雅的好面孔,心中也暗暗可惜,清澜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哥哥,可惜可惜。 到了公司,温兮瑶敷衍地说了一声谢谢,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连个眼神都欠奉。 沈君煜摇头失笑,今天的自己也确实是失了风度,竟然跟一个女人计较。 ** 傅衡逸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在阳台上看见沈清澜,平日里这个时候她都喜欢坐在阳台上画画的。 走进卧室,这才发现沈清澜竟然躺在床上,皱着眉头,一脸不适的样子,傅衡逸一惊,“清澜,哪里不舒服吗?” 沈清澜看着进来的男人,想要起身,但是下身涌出的热流却让她的动作微微一顿,傅衡逸紧张了,“清澜,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见沈清澜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脸色也苍白的很,上前想要抱起沈清澜,“走,我们去医院。” 沈清澜拉住他,“没事儿,不用去医院,我只是……只是那个来了。”后面的声音有些轻,傅衡逸神经一松,不是生病他就放心了。 沈清澜一直有痛经的毛病傅衡逸是知道的,以前他都会提前为她准备好需要的东西,暖手宝、红糖水一样不缺,但是这次似乎提前了一个星期? “姜糖水喝了吗?”傅衡逸坐在床边,温声问道,摸了摸她的手,冰凉凉的,吃了一个星期的中药,她的身体似乎没有一点改善。 沈清澜摇头,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舒服,然后例假就来了,中午刚好傅衡逸有事不能陪她吃饭,她索性就躺在床上什么也没吃。 傅衡逸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暖手宝,充上电,这是上次他特意去买的,就是为了这个时候。 暖手宝充电需要一段时间,傅衡逸坐在床边,将大手覆在沈清澜的腹部,轻轻地揉着,他的掌心干燥而温暖,揉的力道恰到好处,沈清澜觉得腹部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吃了这么多中药没有一点效果吗?”傅衡逸皱眉,这个中药他尝过一口,确实很苦,如果说没有用,那还是不要吃了,没必要遭这个罪。 “效果还是有的,只是现在时间还短,没有那么明显而已。”比如这次的量就比以前多了。 傅衡逸起身,将暖手宝塞进被窝里,放在她的肚子上,暖手宝的外面包着一层绒毛,倒也不担心会烫着她,“你先好好躺着,我去给你煮红糖水。”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淡笑,这个男人真的是个很体贴的人。 知道她例假来了,傅衡逸就猜到了她中饭肯定没吃,想了想,拿出食材,开始做饭。 沈清澜喝了姜糖水,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起来了,看着傅衡逸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笑了笑,“傅衡逸,有没有人对你说过,嫁给你的女人一定很幸福。” 傅衡逸闻言轻笑,看着她,“那你觉得幸福吗?” 沈清澜想了想,认真点头,“我很幸福。” 傅衡逸笑得温柔,“这里油烟大,不要进来,去餐厅里坐着,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沈清澜乖乖照做,刚刚喝了姜糖水,腹部暖暖的,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她心中好笑,似乎自己变得娇气了,以前来例假的时候没有这些,她也可以,现在却…… 傅衡逸做的比较清淡,都是符合沈清澜现在的口味的,“吃完饭我再带你去钟医生那里一趟,问问她有没有什么缓解的办法。” “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其实比起以前来,已经好很多了,那个药还是很有效的。”因为这个去找钟医生,沈清澜觉得她会被笑话的。 饭后,傅衡逸没有带她去医院,却给钟医生打了电话,问了问有没有什么缓解痛经的法子,看着他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还时不时问着钟医生其中的细节,沈清澜转过脸去,眼底却盈满了温柔的笑意。 ------题外话------ 亲爱的们,阿离参加了潇湘的现代征文,现在晋级了,十月份是最后的决赛期,决赛期间,凡在潇湘书院2017年3月—2017年9月每月订阅消费达10元以上VIP会员,每日可得到一张征文票,投给自己喜欢的参赛作品,你们手头要是有票请记得多多支持阿离啊,阿离会加更答谢的,煽情的话我就不说了,假期期间阿离会加更,这是一更,十点奉上二更,么么哒,爱你们! 下面是征文的链接:http://hd。xxsy。net/pc/bookvote2017 PS:二更有有奖竞猜,前三名分别有88、66、33的潇湘币奖励。

上一篇   202.傅爷太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