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纠缠我的未婚妻,经过我同意了吗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2.纠缠我的未婚妻,经过我同意了吗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多谢卫先生款待。”于晓萱察觉到餐桌上凝固的气氛,开口打破沉默。 沈清澜站了起来,于晓萱的话正合她意。 卫林内里本来就不如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绅士,内里其实很是小肚鸡肠,为人又好面子,沈清澜刚才的话,明显就是在下他的面子,原本对沈清澜只是感兴趣的他瞬间记恨上了沈清澜。 他一把拉住沈清澜的手腕,面上是略显轻佻的笑意,“沈小姐,这么急着走干嘛,我们才刚吃完午饭,离天黑还早的很,不如换个地方,继续玩玩?” 沈清澜垂眸,眸光落在拉着自己手腕的那双大手上,眼底闪过一抹寒意。 “这小子忒没有风度,不过是拒绝了他而已,就这样不依不挠了。”韩奕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他们这桌与沈清澜那桌正好是斜对角,只隔了一桌而已,虽然不是故意偷听,但是刚才几人的对话还是听清楚了。 “不知道沈大小姐会怎么处理这样的状况。”韩奕眼睛里满是兴味,他对这个沈家低调的大小姐可是一直很感兴趣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接触,谁让沈家小姐上面还有一个妹控的哥哥沈君煜,把这个妹妹护得密不透风,唯一见沈清澜的那次还是自己去找沈君煜恰巧碰上的,而他不过是多看了一眼沈清澜,事后就被沈君煜给警告了,很长一段时间,看着自己的目光都带着防备。 傅衡逸不理会韩奕的话,眼睛虽然是看着自己面前的水杯,但是注意力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后面那桌上,不知为何,沈清澜的那双眼睛,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卫林,你放手。”沈清澜还没有开口,于晓萱先怒了。 卫林看也不看于晓萱,眼睛紧紧盯着沈清澜。 沈清澜手腕轻轻一动,就挣开了卫林的手,“卫先生,大庭广众之下,请自重。” 这虽然不是高级西餐厅,但也算不错,此时正是午餐时间,餐厅里的人不少,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卫林好面子,自然不想在众人面前丢脸,但是又不想就此放过沈清澜,他不知道沈清澜的底细,想要找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卫林收拾好脸上的表情,微微一笑,“沈小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大家既然认识了就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留个联系方式也很正常,你说是不是?” “我和你应该成不了朋友,这是午餐的钱,我想AA制更适合我们。”沈清澜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放在桌子上。 卫林看着桌上的那几张红票子,只觉得刺眼极了,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侮辱。再也维持不住绅士风度,甚至忘了此刻还是公众场合,一把捏住沈清澜的手腕,音量不高,语气阴沉“看来沈小姐是不给卫某面子了。” 于晓萱面色一变,很是难看,瞪圆了眼睛,看着卫林的眼睛充满了不可置信,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不顾脸面的人。 沈清澜眼底寒意渐重,就在她考虑在公众场合动手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时,一双手掰开了捏住她手腕的手,然后,她的腰上多了一只大手,沈清澜身子一僵,眼眸冰寒,却在瞬间消失无踪。 “你当着我的面纠缠我的未婚妻,经过我同意了吗?”低沉磁性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只是这道声音中充满着寒意。 众人的目光落在圈着沈清澜的男人身上,在看清了他的样貌时,都免不了一怔,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沈清澜侧身,看清了男人的五官,眼底诧异,原来是他。 “哼,你说她是你的未婚妻她就是了,如果她是你的未婚妻,她还会出来相亲。”卫林说这话时眼神落在沈清澜的身上,带着一丝不屑,仿佛在看什么脏东西。虽然摄于傅衡逸身上逼人的气势,但是输人不输阵,又是大庭广众的,量这个男人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这里的动静,早已引起了餐厅里的人的注意,人们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沈清澜身上,男人惊艳于那张盛世美颜,女人则是嫉妒,尤其是当自己的男伴用那种惊艳的目光看着沈清澜的时候,心底不由暗暗骂了一声“狐狸精”。再听到卫林的话,更是觉得沈清澜不检点,有了未婚夫还出来勾三搭四。 “清澜才不是出来相亲的,她是陪我来的,你这人要不要脸,看着清澜好看就对人家死缠烂打,也不看看自己的尊荣。”于晓萱爆了,她的脾气一向好,但是一碰上清澜的事情就容易怒,尤其是当别人欺负清澜时。 于晓萱的话是解释,也是打脸。 “你出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还在生我的气?”傅衡逸说道,看着沈清澜的目光温柔宠溺,还带着一丝无奈,似乎是看着一个闹别扭的孩子。 沈清澜虽然知道对方是装的,但还是忍不住嘴角轻抽,这个男人。 “临时有事,出来一趟,下次一定事先跟你说一声。”既然人家是来帮忙的,沈清澜也不会拆穿他,配合着说道。 “这位先生,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的未婚妻,她大度,不会与你计较,但是我却没有她那么好说话,你要是再敢纠缠她,那么下一次,我不会对你这么客气。” 傅衡逸看着卫林,语气严肃,只是那双眼睛里的寒意却如刀剑般,实打实地落在卫林身上。 卫林原本想要说的话在对上那双充满寒意的眼眸时消失无踪,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不是在开玩笑。 韩奕坐在位置上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一定是看到了假的傅衡逸。 傅衡逸没有再理会卫林,直接揽着沈清澜走出了餐厅,于晓萱见状,连忙拿上包包跟上,只留下卫林站在原地脸上青白交加,哦,还有一人,就是被傅衡逸遗忘到脑后的韩奕。 韩奕只手摩挲着下巴,看着离去人的背影,眼底兴味渐浓。 ------题外话------ 从今天开始更新啦,最近阿离可勤奋了,存了好几万的稿子,嘿嘿嘿,快来夸夸我,夸夸我! 还有,厚着脸皮卖萌打滚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上一篇   1.相亲,初见

下一篇   3.沈希潼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