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那个人没死?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99.那个人没死?

伊登又拿出了另一张照片,沈清澜看了一眼,脸色立刻就变了,那张照片上,是一个背对着她的女人,女人穿着一件吊带裙,在女人的右肩上有个暗红色的刺青。 对于这个刺青,在座的几人都不陌生,曾经,他们的右肩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刺青。这个刺青,是魔鬼基地的标志,他们出师的那天,会有人专门在他们的右肩上烙印上这个标志。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原本对这个女人并不上心的沈清澜在看到这个刺青的时候心态就完全变了。 明明魔鬼基地已经被他们给毁了,为何这个标志会再次出现,还是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我们的前辈吧?”金恩熙一脸的冷沉,猜测。 “不会。”沈清澜摇头,她从来没有在基地见过这个女人,当然,基地的人不少,她不可能每一个都认识,但是身上有这个刺青的人在基地里就绝对不多,当初她毁灭的不仅是那个基地,还有基地里的人。 “难道?”忽然想到某种可能,金恩熙的脸色瞬间变了,有些惨败,她惊惧地与沈清澜对视了一眼,“安,那个人不会没死吧?” 说到那个人,在场的几人脸色都变了,在他们的心中,那是个比恶魔还恐怖,还要让人惊惧地存在,残忍、嗜血、无情,这些都不足以形容那个人带给他们的恐惧。 “可是我是亲眼看见他从悬崖上摔下去的。”金恩熙的嗓音微微发颤,那么高的悬崖,就是他们没有受伤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前提下还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更何况,那个人掉下去的时候已经身受重伤,跟个半死之人也没有任何区别了。 沈清澜一脸的清冷,只是眼底蕴含着冰霜,她看了一眼脸色都不好看的几人,缓声开口,“不管他是活着也好,死了也罢,我既然能杀他第一次,就可以杀他第二次,曾经他掌握着我们的命运的时候,我们可以毁了他经营多年的心血,现在他就算是真的没死,恐怕也比不上当初,我们需要惧怕他什么?” 众人如醍醐灌顶一般,骤然清醒,是啊,如果那个人真的活着,身体康健,恐怕早就来找他们几个了,别人不知道他们的真实样子,作为把他们一手教出来的人,对他们自然是熟悉无比。 更何况……几人一致看向沈清澜,安德烈沉声开口,“安,我们暂时不知道这个女人跟那个人的关系,如果真的是那个人,那么他一定会来找你,你有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跟我们说。” 沈清澜挑眉,“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集体来京城的?” 茜丝莉点点头,“对啊,我们都很担心你,那个人对你……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小心。安,曾经是你将我们拖出了那个地狱,现在我们也不会看着你不管。”她的神情认真。 其他几人跟着点头。 沈清澜笑了,笑容清浅却温暖,“当初是你们自己将自己拉出了那个地狱,如果光靠我一个人,就是赔上这条命,恐怕也不能毁了那个地方。” “不,”伊登摇头,“安,用你们这里的话说,你不要妄自菲薄,如果不是你,我们即便恨那个人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我们也没有那个勇气去反对他,更不要说是杀了他。是你救了我们。” 沈清澜也不与他们争辩这个问题,是不是的,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重要。 金恩熙点点照片上的女人,“安,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去查这个女人吗?” “不,如果她真的是那个人调教出来的,那么她对我们的行事风格一定很了解,就算是去调查也查不到什么东西,倒不如守株待兔,等着她自己找上门。” “这个女人的嘴巴很硬。”金恩熙开口,“当时我抓住她之后,曾经逼问过她,但是却没有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沈清澜一点也不意外,如果这个女人真是那个人训练出来的,他们想要从她的嘴里知道些什么,恐怕是很难的。 自然她曾经想方设法的冒充她,还刻意接近她,那么肯定就不会这么算了,恐怕好戏还在后面。 只是……沈清澜眉头轻皱,当初那个女人冒充冷清秋的时候,似乎并不知道她就是冷清秋,但是却对冷清秋的一切了如指掌,这点让人匪夷所思。 沈清澜是没有怀疑过丹尼尔的,丹尼尔的为人她清楚,这就肯定不是他会做的事情,那么为什么这个女人知道的这么多呢?沈清澜想不通。 “安,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伊登问道。 沈清澜摇头,“没什么。其实你们没有必要全都来这里,那个人是就算真的要来找我,也不会这么急。”这么多年他们都平安无事,可见即便活着,那个人伤的也不轻,根本对他们造不成不了威胁,没有十足的把握,那个人从来都不会随意出手。 “你们回去吧,要是有事,我肯定会告诉你们的。” 茜丝莉又躺倒了沙发上,“我才不回去,安,你知道吗,我从做了模特开始,都没有好好的休过假,这次就当我是来度假的,我反正也没有来过Z国,正好来看看你的祖国。” 伊登则是一脸温和的笑意,“我来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的,暂时也要留在这里。” “不要看我。”安德烈露齿一笑,“你知道的,我是来拍电影的。” 所以这些人是打定在主意不走了,沈清澜无奈,心中却是暖暖的,“那你们在这里的时间里注意安全,要是发现任何异常,都要告诉其他人。” 几人点点头,又聊了几句其他的,安德烈他们几个就走了,留下沈清澜和金恩熙,沈清澜需要等颜夕回来。 “安,你害怕吗?”金恩熙开口。 沈清澜看着地面,头发遮住了她的脸,金恩熙看不清她的神情,“你害怕吗?” 金恩熙自嘲的笑笑,“我有什么好怕的,从小我们就是从死亡的地狱里挣扎着活过来的,死神的镰刀多少次架在我们的脖子上,我们不也照样活到现在,而且日子过得比一般人舒服多了,现在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安,你知道吗,曾经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有机会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不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历练,不用担心身边的同伴忽然把刀插进自己的身体里,不用害怕哪一天自己的心脏就被敌人的子弹射穿了。我可以在阳光下自由的奔跑,可以在校园里和那些单纯的孩子一般纵情欢笑,安,这样的生活都是你带给我们的。” 想起曾经,金恩熙的眼角有些湿润,其实何止是这些呢,如果不是安,恐怕她早已经死在了那一场场无休止的历练中,即便从历练里活下来,她也成了一个只知道杀人的冷血机器,灵魂永远沉沦在地狱里。 “安,你害怕吗?”金恩熙的嗓音有些暗哑。 沈清澜轻轻点头,“我害怕。” 金恩熙惊讶的瞪大了眼,没想到害怕一词竟然会从安的嘴里说出来。 “我害怕我的丈夫知道我的身份会离我而去,害怕我若死了,他该怎么办,是否还有另一个人如我这般爱着他,陪他走过这漫长的一生。恩熙,我怕死。” 曾经为了毁掉那个组织差点就没命的安,竟然说她怕死。 金恩熙此刻的心里是震惊的,原来爱情会使一个人改变这么大吗? “安,你放心吧,就算是那个人真的还活着,我们照样可以让他死第二次。”金恩熙笑着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 “安,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特别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跟我们一样都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为什么你还能保持你的初心?”不像他们,如果没有她,肯定就沦为了无情冷血的怪物。 沈清澜眼底有微光,“因为无论我陷入多绝望的境地,身边总有一些人温暖着我。”当初那个小男孩是,后来的秦沐也是,再后来的安德烈他们同样如此。 他们一直用自己的行动在告诉她,这个世界其实依旧对她保持了一分的善意。对于他们这样的人,一丝的温暖都是上帝的恩赐。 金恩熙注意到她眼底的亮光,笑了。 “大姐姐,你来啦?”房门被打开,颜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见沈清澜,一脸的惊喜。 “你去哪里了?”沈清澜温声问道。 “我去同学家补习,我给恩熙姐姐留了纸条的,我不是不告而别。”颜夕解释,有些着急。 “不用紧张,只是想问问你为何没接电话。”她给颜夕打过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颜夕连忙从包里拿出手机,一脸的懊恼,“大姐姐,对不起,我手机静音了,没有看见。” 沈清澜倒是没有计较,朝她招招手,颜夕走过来,坐在沈清澜的身边,有些忐忑的看着沈清澜。 “大姐姐,你要是想骂我就骂吧。” 沈清澜好笑,她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跟你家里有联系过吗?”沈清澜换了一个话题,颜夕是个独立的个体,去哪里是她的自由,只要不危及安全,沈清澜并不会过多干涉。 颜夕神色一暗,昨天她刚接到过颜盛宇的电话,知道爸爸妈妈已经离婚了,妈妈离开了颜家。离婚的原因颜盛宇没有告诉她,但是她多少可以猜到一些,毕竟她听到过爸妈在电话里的争吵。 “大姐姐,我爸爸妈妈离婚了。”颜夕轻声说道。 客厅里只有颜夕跟沈清澜,金恩熙见沈清澜要跟颜夕谈谈,就进去了。 “我爸爸认为是我妈妈将我那个私生女姐姐弄丢的,所以跟我妈妈离婚了。”颜夕落了泪,泪水砸在她的手背上。 “可是我相信我妈妈,她一定不会这么做的,我妈妈是个很善良的人,她根本不会去做这么恶毒的事情。” 对于赵佳卿,沈清澜不予置评,毕竟她自己也在怀疑当年秦沐的失踪跟赵佳卿有关,只是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而已。 “我是外人,对于你父母之间的事情我不好说话,对于将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颜夕一脸的迷茫,她现在整个人都是迷茫的,曾经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后来知道这个幸福是假的,而现在,就连一个假的幸福的家都散了。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只想先考上B大,其他的事情我都没有想好。” 沈清澜想起颜盛宇打电话摆脱她的事情,淡淡开口,“有没有想要出国留学,换个环境或许你会觉得开心一些。” 颜夕摇头,“我不想出国留学,我就想留在这里,这里有我的亲人和朋友,国外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会害怕。” 沈清澜理解她的感受,在她刚刚被人贩子绑走的那段时间,面对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群,她也害怕,每天都活在恐惧当中,只是这种恐惧渐渐被其他的东西磨灭,从而滋生出了新的东西。 “家人和朋友不能陪你一辈子,未来的路注定了要你一个人走,无论面对什么,你都要勇敢一点。”沈清澜缓缓开口。 “大姐姐,我知道,我会坚强的,我只是一时有些想不通而已。”颜夕对着沈清澜笑,“大姐姐,你说有一天我爸爸的另一个女儿会回来吗?” “你希望她回来吗?”沈清澜反问她。 颜夕摇头,“我不知道,她的妈妈害得我爸爸妈妈离婚了,我是恨她的,但是一想到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父母,一个人漂泊在外,不能跟自己的亲人在一起,我就恨不起来。” 沈清澜眸光沉沉,看着颜夕的目光里带着她看不懂的情绪,秦沐,如果你还活着,知道自己有个这样的妹妹,是否也会如我一样的喜欢她。 不,或许我只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如你一般的温暖,所以才会喜欢她。颜夕,愿你永远如现在这般单纯善良。 “颜夕,不管未来怎样,都不要对这个世界充满怨恨,也不要去恨你的父亲,他是对不起你的母亲,但是他没有对不起你,大人的事情应该让他们大人去解决,你是你父母的孩子,就算他们不在一起,对你的爱也不会少一分,你可明白?”这话是颜盛宇拜托沈清澜说的,确切的说是赵佳卿拜托她的,不管赵佳卿这个人怎样,冲着她这份对颜夕的心,她就不会拒绝这个请求,这也是今天她在这里等颜夕回来的原因。 颜夕愣愣地看着沈清澜,看着沈清澜看向她是疼惜而温暖的眼神,眼眶又湿了,她用力点点头,嗓音哽咽,“我明白的,大姐姐。” 沈清澜走出尚雅苑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是给傅衡逸打了电话,傅衡逸还没睡,看见沈清澜的电话,第一时间接了起来。 “清澜。”低沉磁性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暖人心,尤其是在这样的夜里。 沈清澜嘴角轻勾,“工作很忙吗?” “刚刚结束。”傅衡逸侧着耳朵仔细地听了听,“你还在外面?”他听见了汽车的喇叭声。 “耳朵可真灵。”沈清澜说到,“刚刚跟几个朋友聚了聚,现在正打算回家。” 傅衡逸只以为是跟于晓萱他们,也不多问,只是问道,“喝酒了吗?” 沈清澜摇头,“没有,喝的果汁。” “冰的?” “不是,常温的。” 傅衡逸满意了,“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中医已经回来了,过几天我回来一趟,让她看看。”沈清澜体寒,每次来例假都会疼痛异常,虽然她能忍,但是傅衡逸却心疼,他是听别人说过,吃中药可以调理这方面的问题。 “其实我可以自己去的。”沈清澜倒是不介意去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你等我两天。”傅衡逸坚持,沈清澜自然也不会说不。 “衡逸,你睡了吗?”电话里,忽然传出一道女声,沈清澜的神情有片刻的凝滞,却又在转瞬间恢复自然。 傅衡逸听着门外的声音,脸色有些不好看,看了一眼正在通话中的手机,轻声解释,“是部队的军医,我今天有点头疼,她给我送止疼药,你不要多想。”傅衡逸今天头疼的老毛病犯了,原本是不打算告诉沈清澜的,但是现在要是不解释清楚,他怕沈清澜多心,虽然知道沈清澜并不是那么小心眼的女子,但没必要的误会傅衡逸就绝对不会让它存在。 沈清澜本来也没有多想,只是听到傅衡逸说头疼,立刻紧张了,如果不是疼的厉害了,哪里需要吃药,“怎么会好端端的头疼?” 傅衡逸淡淡一笑,“老毛病了,睡一觉就好,是军医小题大做了,不要担心。” 沈清澜还是有些不放心,“先聊到这里,你先去开门,军医既然开药了肯定就是有吃药的必要,你赶紧吃了药好好休息。” “我真的没事。”傅衡逸强调。 “别让我担心。”沈清澜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傅衡逸立刻妥协了。 挂了电话,起身去开门,门外,姜文静还等在那里,看见傅衡逸,温婉的笑了笑,将一盒止疼药递给他,“我听政委说你头疼的毛病犯了,给你开了一点止疼药,要是实在受不住你就吃一点。” 她的手很美,到底是拿着手术刀的手,纤长白皙,傅衡逸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的药盒上,没有伸手接,神色微冷,“我不需要止疼药,你拿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了。” 姜文静的脸上的笑意一僵,“我只是想关心一下你,我们毕竟认识了这么多年,即便当不成恋人,难道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吗?” 傅衡逸轻轻皱眉,“我已经结婚了,我不想让别人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姜文静脸上的渐消,愣愣地看着眼前这样让她着迷的脸,“衡逸,我知道你结婚了,我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跟你以朋友的身份相处,这样也不行?” “不行。”傅衡逸只送给了她两个字,然后就关上了门,姜文静的手还举在那里,不尴不尬的姿势。 “文静姐,你在我大哥宿舍门口做什么?”顾阳吊儿郎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姜文静身子一僵,收回手,转过身子,就看见了顾阳靠在墙上,身上是一身作训服,帽子拿在手里晃着,站没站相。 姜文静温柔笑笑,“没什么,你这么晚没睡,来这里做什么?” “来找我大哥啊。”顾阳给了姜文静一个“你是不是傻,这都看不出来”的表情。 姜文静尴尬,转移话题,“你大哥好像睡了。” “哦。”顾阳随口应了一声,看着姜文静,“文静姐你的手总放到后面做什么?你拿着什么东西吗?” “没什么,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睡了。”姜文静留下一句,匆匆离开。 顾阳嗤笑一声,看着姜文静狼狈的背影,摇摇头,姜文静是傅衡逸以前的同学,大概是初中同学,后来傅衡逸出国了,回来后直接进了部队,后来就在部队里碰上了做军医的姜文静。 只是傅衡逸那时候很快就被选拔进了特种部队,基本不再京城,姜文静也没有机会见到他,这次傅衡逸回来做教官,就遇上了姜文静。 姜文静时常出现在傅衡逸的身侧,即便一开始不明白,现在哪里还能有人不明白,姜医生这是看上傅队长了。 如果说沈清澜没有出现,顾阳倒是对姜文静很是看好,毕竟长得好看,性格又好的女子大多数男人都会喜欢的,只是看过了沈清澜之后,顾阳忽然觉得,女孩子还是要像自己的嫂子那样能文能武才行。 顾阳敲了敲门,“大哥,开门。”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顾阳继续敲,“大哥,你要是不开门,我就打电话告诉小嫂子,说你在部队里约会小情人。” 门很快就开了,只是傅衡逸的神情很冷,顾阳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脸上扬起一抹讨好的笑,“大哥,我刚刚就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傅衡逸冷冷的看着他,“大半夜不睡觉,还有时间出来晃荡,看来方连长最近对你们很是松懈,我明天需要找他谈谈。” 方连长是顾阳所在连的连长,平常负责他们的训练。 顾阳苦了脸,“大哥,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我大哥是谁,那可是冷面战神,除了对小嫂子,对别的女人那是连看都不屑看一眼。” “别耍嘴皮子,说正事。”傅衡逸头疼得很,懒得跟顾阳在这里浪费时间。 “那个大哥……”顾阳一脸的踌躇,“你能不能跟外公商量一下,让我早点退伍啊,这部队生活真的不适合,整天就围着一群大男人转悠,浑身都是汗,从早到晚,衣服就没有干的时候。”顾阳抱怨着部队的生活。 他来连队还没有一个月,就已经是受不了了,他虽然从小寒暑假也会被傅老爷子扔到部队里来训练,但是那样的训练跟现在这样的正式训练根本没有可比性。 “嫌苦?”傅衡逸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尤其是他头上戴歪的帽子停留了一会儿,顾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连忙戴正了帽子。 “不是我嫌苦,而是这部队生活真的不适合我,你看看我这吊儿郎当的性子,哪里像是一个当兵的,这不是侮辱了军人这个词嘛。”为了早日离开部队,顾阳也是拼的,不惜贬低自己。 “还挺有自知之明。”傅衡逸淡淡开口。 顾阳脸色一喜,“那我是不是可以离开部队了?” “休想。”傅衡逸冷哼一声,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顾阳脸一垮,“大哥……” “你就是叫祖宗也没用,想离开部队?可以,自己打电话给爷爷,你要是可以说服他,我就让你离开。” 顾阳耷拉着脑袋,这不是废话嘛,他要是可以说服傅老爷子,早就去了,哪里还能等到现在,“大哥,你就帮帮我吧。” 傅衡逸也不着急赶他走了,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顾阳,我们来算一笔账。” 顾阳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一脸防备的看向傅衡逸,“大哥,我们之间哪里有什么帐啊,我也没有像你借过钱啊。” “极乐赌坊。”傅衡逸说了四个字。顾阳的脸又垮了,“大哥,你怎么还提这件事啊,我不是已经乖乖来了部队了嘛。” 他轻声抱怨,当初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他才会妥协来部队的,谁知傅衡逸现在又拿这件事说事。 “顾阳,傅家的家规是什么?”傅衡逸沉声问道。 顾阳脸色一僵,“不准碰黄赌毒,不然赶出傅家。”傅家虽然是世家豪门,但是规矩不多,对子孙的后代的要求也没有那么严苛,唯一必须严格遵守的就是这个。 “大哥,我错了。”顾阳认错,他虽然不信傅,但是他也是傅家的一份子,傅家的家规他同样也要遵守。 “顾阳,你已经二十四了,不是小孩子,做人的道理不需要我这个做大哥的来教你。当初赌坊的事情我知道是有人存心设计你,但是你自己也用脑子给我好好想想,如果你没有动那份心思,人家能设计到你?” 顾阳被傅衡逸说的满脸通红,当初赌坊的事情确实是他犯蠢,人家才会有可乘之机,他也知道自己性格中的缺陷,做事太冲动,不计后果,禁不起别人的激将法,上次赛车的事情也是这样,他要是不受林浩的激将,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 见顾阳沉默了,傅衡逸继续开口,“你是一个男人,将来是要扛起一个家的责任的,难道将来你有了另一半,你也做事这么冲动不计后果?” “让你来部队,爷爷和姑父也没指望你能在这条路上有所发展,只是希望来部队磨砺一下你的性子,让你成熟稳重一点,道理你不会不明白。而且对于未来,你的规划是什么,你将来想做什么,难道就这样一天天的无所事事下去?话我今天就说到这里,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清楚,等想明白,再来跟我说话。” 顾阳走了,一脸的沉重,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了顾凯,站在门边,没什么表情。 顾阳摆摆手,“走吧。” 顾凯跟上顾阳的脚步。 “顾凯,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太不懂事了?” “是。”不止是顾阳,他也是,他比顾阳还大一岁,看着是成熟稳重,但性子与顾阳也差不多。 顾阳闻言,脸一黑,抬脚就往顾凯的身上踹,被顾凯躲了开来。 “你安慰我一下会死啊。” “又不是小姑娘,安慰什么?” 顾阳继续黑脸,却没有再抬脚,而是跟顾凯俩人勾肩搭背的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傅衡逸揉揉太阳穴,他的头就真的是很痛,迅速洗了一个战斗澡,直接翻身睡觉。 过了两天,沈清澜将方彤和于晓萱发给她的外文翻译和毕业论文看了一遍,将其中不妥之处修改好了就打印了一份,帮他们送到导师那里。 因为是周一,校园里的人没有像上次那么多,沈清澜也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不善于处理那样的场面。只是刚走出行政楼,就用一个黑影朝着她扑了过来。 沈清澜眼神一冷,后退了一步,那个黑影扑了一个空,沈清澜这才看清这个人竟然是吴倩。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吴倩了,自从去年在商场遇见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上次见到吴倩的时候她还是一身的名牌打扮,陪在一个老男人身边,今天见到的吴倩,却是满脸的憔悴,眼底下是浓重的青黑,看起来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了。 “你做什么?”沈清澜淡淡地问道,她跟吴倩并不存在客气一词,也不需要客套。 吴倩没有说话,而是噗通一声直接在沈清澜的面前跪了下来,“沈清澜,你帮帮我,我求你帮帮我。” 吴倩满脸的祈求,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不然也不会求到沈清澜的面前来,毕竟她是那样的讨厌沈清澜。 “你先起来。”沈清澜皱眉,她是真的很不喜欢人家动不动就下跪。 吴倩不肯起来,“沈清澜,你帮帮我,你答应帮我我就起来。” “你总要说出来什么事情我才能知道我是不是可以帮你。” 吴倩依旧没有起来,只是开口,“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钱,不多,只要二十万就好。” 沈清澜眸光微冷,看着吴倩,“你要这笔钱做什么?”如果是家里有人生病了,急需用钱,她不是不可以借,但是吴倩必须给她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吴倩一顿,“爸爸生了重病,需要开刀,医生说起码要二十万,我家里的情况你也清楚,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我身边的朋友也没有能一下子借给我这么多钱的,我只能来求你了。” 吴倩说的情真意切,一边说,还一边抽泣。 沈清澜眼神幽幽,看着吴倩,“你父亲得的是什么病?” “胃癌,已经是晚期了,医生说要是现在开刀,起码还可以让我爸爸多活几年。”吴倩说着,手指轻轻的绞着,沈清澜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但是现在她有求于人家,自然要放低姿态。 沈清澜看着她的小动作,若有所思,“你刚刚知道你父亲的病?” 吴倩点点头,“今年过年才知道的,刚刚查出来,家里的亲戚都借遍了,我又不认识有钱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你就借我二十万,我以后肯定还你,你让我写借条也是可以的。” “你家里的电话多少?” “什么?”吴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是说借钱的事情吗,问她家的电话号码做什么? “你父母的联系方式,你父亲现在住在哪个医院,虽然我可以拿出二十万借给你,但是我总得搞清楚具体情况吧。我也好问问医生,看看你父亲的病我是不是能帮上忙。” “我父母没有手机,现在我爸爸住院,家里的电话也联系不上,你直接把钱打给我,我明天就赶回老家,去交住院费和手术费。”吴倩说道,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沈清澜看着吴倩的目光彻底冷了,“吴倩,你的父母应该会后悔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 吴倩脸色一变,“沈清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为了借钱,你已经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要利用了吗?” “沈清澜,你不愿意借你就直说,不要不说八道。”吴倩站起来,也不跪了。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沈清澜不想与她掰扯,越过她就要离开。 “沈清澜,”吴倩低吼,“你就打算见死不救是吧,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沈清澜看了她一眼,“如果你父亲真的得了重病,这笔钱我肯定借你,但是事实是吗?吴倩,做人基本的道德底线还是要有的。” 吴倩脸色铁青,“沈清澜你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出身好一点罢了,你要是跟我一样,也许现在还不如我呢。” ------题外话------ 明天开始撒狗粮,你们准备好了吗

上一篇   198.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