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沈希潼挨打

“我之前听你的描述,你似乎更喜欢亲近养女一些,这是为什么?”周医生是沈谦找来给楚云蓉的,接触了楚云蓉一段时间,知道她的病情其实很严重,不仅有抑郁症,还有轻度的精神分裂,前几次的治疗楚云蓉都不是很配合,今天愿意配合,她也想多了解一些,找到症结所在。 楚云蓉一顿,缓缓开口,“希潼很喜欢粘着我,对我很依赖,跟清澜小时候很像。而且每次面对清澜,只要看到她看着我的眼神,我就感觉好痛苦,心脏像是被人生生撕开了一般。”此刻她的神情痛苦,就连声音都带着颤音。 周医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楚云蓉跟她女儿之间的矛盾根本算不上矛盾,更多的是楚云蓉的心结未解,她陷在过去的那段往事里,太深,又不愿意从那段往事里走出来,时不时地折磨自己,也折磨了自己的女儿。 但是从沈谦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周医生知道,这里面不只是楚云蓉一个人的原因,毕竟曾经她曾多次被…… 而从楚云蓉的只言片语中,周医生知道,沈清澜的内心其实是个很柔软的人,只要楚云蓉肯放下心结,勇敢面对过去,把自己对女儿的爱说出来,跟亲女之间的关系不能说亲密无间,却也不会疏远至此。 周医生依旧轻声细语,她的语速很慢,很轻缓,就像是一股微风,吹进了楚云蓉的心间。 楚云蓉的神色渐渐放松,眉头舒展了开来。 周医生打了一个响指,楚云蓉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神有着片刻的空洞,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回过神来,她看向周医生,嘴角带着笑意,“周医生,谢谢你。” 周医生轻笑,“这都是我该做的,只是你最近睡眠质量不好,我等会儿给你开一点药,记得按照吃。平日里跟你女儿相处的时候,尽量放宽心,不要想那么多,你要记住一点,沈清澜是你的亲生女儿,母女之间没有隔夜仇。” 楚云蓉点点头。 周医生犹豫了一下,开口,“要是可以的话,最好下次能让你的女儿一起过来,这样对你的病情会很有帮助。” “不了,周医生,我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我的病情,也请你替我保密。”楚云蓉当即拒绝。 周医生也只是一个建议,见楚云蓉不愿意,也不勉强,“当然,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是不会将你的病情告知任何人的。” 楚云蓉又在周医生这里坐了一会儿,然后才离开。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是有病的,在对待两个女儿的态度上,她的做法根本不像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楚云蓉给沈谦打了电话。 沈谦一直都知道妻子的心结,这么多年,妻子的病其实都没有好的很彻底,依旧吃着药,但是她不愿意看心理医生,这次答应了看心理医生还是他劝了好久的结果。 “你回去就好好休息,乐团的事情能少操心就少操心,没事儿的话就去清澜那里看看,平日里衡逸在部队,她一个人在家,你可以多陪陪她。”沈谦温声跟妻子说着。 楚云蓉笑着点头。 “而且,希潼的亲生父母已经找到了,你也该让她跟自己的父母多多相处。”沈谦在最后说了一句。 楚云蓉顿了顿,“嗯,我知道的,我今天还劝她来着。你在部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的事情不要担心。” 沈谦又嘱咐了妻子几句,这才挂了电话,脸上已经没有了跟妻子通电话时的温情,他的神情莫名,想起跟儿子的争执,揉揉眉心,无声叹气。 其实不是他想要留着沈希潼,让沈希潼离开沈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必须考虑到妻子的感受,楚云蓉这些年一直都是把沈希潼当做亲生女儿养的,养了这么多年,跟亲生的也没有差别了,而楚云蓉心中对清澜一直身怀愧疚,要是让她知道沈希潼对沈清澜做的事情,恐怕她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他才会劝着楚云蓉去看心理医生,只要将楚云蓉的病好了,缓和跟清澜的关系,那么即便将来她知道了沈希潼做的事情,也不至于承受不住。 沈谦心中也隐隐后悔,当年他就根本不应该那样做,即便是妻真的疯一辈子,那又如何呢?他依旧爱她不是吗? 儿子指责他忘了沈清澜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怎么可能忘记呢,这是他唯一的女儿啊,是他曾经期盼了好多年才盼到的女儿。 沈希潼最近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沈谦底线,要不是考虑到妻子,恐怕当时李家夫妻找上门的时候他就会让沈希潼离开沈家。 这次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快了,再等一段时间,只要楚云蓉的病情可以好一点,能清醒一点,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 “你们又想做什么?”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沈希潼很是烦躁。 田翠芳小心翼翼地看着沈希潼,“三……”刚开口就对上沈希潼冰冷的目光,田翠芳立刻改了口,“希潼,还是你弟弟的事情,你看他今年都这么大了,还没有工作,他以后可怎么娶媳妇啊,你认识的人这么多,你就帮他找一份工作行不行?” 站在田翠芳身边的青年一脸的吊儿郎当,站在那里还抖着腿,简直就是站没站相,沈希潼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这样的人竟然是她的亲弟弟,简直就是来搞笑的。 李勇嘴里嚼着口香糖,注意到沈希潼的眼神,不爽了,“你那是什么眼神,鄙视我?你有什么资格鄙视我,如果不是人家收养你,你现在还不如我呢。” “你别说话。”田翠芳拉拉儿子,不想儿子惹了沈希潼不快,他们现在是在求人,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就算面前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她并不觉得求她是一件丢面子的事情,要是面子能换来儿子的前程,她就算把面子丢在地上让沈希潼踩,她也是乐意的。 脸上扬起一抹讨好的笑,“那个希潼,你弟弟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不懂事,妈妈知道你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妈妈但凡有别的办法都不会来求你,主要是这里我真的人生地不熟,只能来找你了。” 沈希潼木着脸,这样的话她最近实在是听的太多了,只要他们来找她肯定就是这样的借口,人生地不熟,呵呵,好一个人生地不熟。 是不是你们人生地不熟一辈子我就要管你们一辈子?我欠你的? “既然是人生地不熟,那就回老家好了,我给你们十万块,你们回老家造一间房子,剩下的钱,只要你们勤快点就饿不死,那里是你们的老家,总该熟悉了。”沈希潼冷冷地说道,不是人生地不熟吗,回去就熟了。 “十万块,你打发叫花子呢。”李勇喷她,“现在十万块钱够干嘛的,你有这么多钱,就是拿出来给我们花花又怎么了?”要他说,沈希潼出钱养他们那是应该的,要是没有他爸妈将她扔到孤儿院,她能被有钱人收养,指不定就跟前面那两个姐姐似的被卖了。 这话换来沈希潼冷冷的一眼,这人到底是怎么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的? “我赚的钱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花,我欠你们的?” 李勇眼睛一瞪,“要不是爸妈,你能过千金小姐的生活,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沈希潼气笑了,果然是那对奇葩夫妻的儿子,也是个奇葩,她忽然庆幸当初他们将她扔了,要不跟这样的一家人一起生活,她会疯的。 “不要吵你们不要吵。”田翠芳一脸的急色,“小勇,她是你的姐姐,你不能这么跟你姐姐说话。”一边说、一边给儿子使眼色,你的工作还要靠她呢。 李勇闭嘴,等他发达的,看他怎么收拾沈希潼。 “希潼,你弟弟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就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直靠你,心里急的,他昨天还说呢,他这么大还要靠自己的姐姐,心里很难受。” 沈希潼冷笑,“既然觉得愧疚,那就自己出去找工作,只要有心想要找,一个健康的大男人还找不到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 李勇被她说的很是生气,捏了捏拳头,想要动手,但是又给放下了,他现在确实还要靠这个女人,要是凭他自己,哪里有什么好工作,去工地搬砖吗?那样的体力活,又脏又累,他吃不消。 “现在快递行业这么发达,他就算是去送快递一个月下来只要不懒也能挣个不少。” “整天搬上搬下,还要在外面跑来跑去,累死了,我才不干。”李勇撇嘴。 “呵呵,倒是有不累的,但是以你的学历你会吗?”不是沈希潼看不起他,而是这个李勇身上就没有哪一点是让她看得上的。 明明是个四肢健全的年轻小伙,每天想的就是不劳而获,有手有脚却靠父母养,说出去她都觉得丢人。 “不会我学啊,你都不帮我找,你怎么就知道我做不来。” 田翠芳在一边帮腔,“是啊,希潼,小勇很聪明的,你只要帮他找到一份好工作,他一定可以做的很好。” 沈希潼对这话是一个字都不信,“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帮他留意的。现在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她现在只想离这家人远远的。 “等等,我们没钱吃饭了,你给我们一点钱。”李勇拦住她。 “我前天刚刚给了你们一千,你们这么快就没了?” 李勇不耐烦,“就一千块钱,够吃什么,我们可是有三个人。”就那么一点钱,还不够他买游戏装备的,伸出手,“快点,我们早饭都没吃。” 沈希潼气的胸口微微起伏,她很想把自己手里的包包砸在李勇的脸上,这里虽然是乐团的角落,基本没人来,但是不代表绝对没人来,平复了一下呼吸,从包里拿出钱包。 李勇一把抢过钱包,将里面的现金全部拿出来,数了数,“艹,才两千块钱,这点根本不够,你打我支付宝吧,我自己去取。” “你给我滚。”沈希潼终于忍不住将包包砸在了李勇的身上,田翠芳不能看着儿子挨打,上前拦住了沈希潼,“有话好好说,你打他做什么。” 李勇本来就是霸王性子,哪里会甘愿挨打,举起了拳头,一拳头就落在了沈希潼的肩上,疼的她当场就喊出了声。似乎是还嫌不够,李勇对着沈希潼的小腿就是一脚,但这一脚的力度不大,顶多就是多个淤青而已。 田翠芳吓了一跳,根本没有料到李勇竟然会出手打沈希潼,看着沈希潼捂着肩膀,眼泪的都出来了,连忙上前扶住她,“怎么了,快让妈妈看看。” 沈希潼躲开她,“你们离我远点。”她看着李勇,眼神冰冷,“李勇,你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刚才的那下不轻,她感觉她的肩膀都要碎了。 李勇会怕她?他瞪了回去,“你不给试试,你要是不给,我就举报你,说你不赡养亲生父母,看那些记者怎么写你。还有,下次再敢动手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希潼脸色一变,知道这就是个混人,说得出就做得到,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指着大门口,“你们给我离开这里。” “离开就离开,当我稀罕来这里。”李勇拉着田翠芳就走了,田翠芳其实不想走,她想哄哄沈希潼,沈希潼现在是他们家的摇钱树,要是把她惹恼了,不给他们钱了怎么办,她儿子的工作还没有着落呢。但是儿子拉着她要走,她自然是听儿子的,回头嘱咐了一句沈希潼就跟着儿子离开了。 沈希潼捂着肩膀,疼的吸气,脸色有些发白,她试着动了动,肩膀疼的要命,演出也没有多久了,要是肩膀不能动,她还怎么弹钢琴? 这次的机会很是难得,是楚云蓉给她精心安排的,她绝对不能错过,想了想,她还是不放心,打算去医院做个检查。 “希潼,你怎么看,脸色这么难看?”刚走到门口,就碰见了同事,同事一脸关心的看着她。 沈希潼勉强笑笑,“刚才走路不专心,一下子撞到墙上了,肩膀有些疼,我去医院看看。” 同事见她脸色确实有些白,连忙说道,“快去快去,需要我开着送你去吗?” 沈希潼现在也确实开不了车,所以并没有拒绝,“那就谢谢你了。” 同事是个热心肠,笑了笑,“这点小事算什么,走吧。” “对了,我刚才听说有两个人来乐团里,说是来找你的,你家的亲戚?” 同事问道,她是个热心肠没错,但是她也是个八卦王。 沈希潼脸上的神情微僵,即便知道同事这样问没有恶意,她的心里也很不舒服。 “不是亲戚,就是来送快递的,但是他们送错了人了,快递不是给我的。” 同事将信将疑,送快递需要两个人一起送?她只当是沈希潼家的穷亲戚,过来打秋风的,所以她不好意思说。这样的亲戚谁家都有,她理解的。 “只是有些红肿,擦点药就可以消肿了,没什么大事。”医生给沈希潼检查完,说道。 沈希潼柳眉紧皱,“医生,既然没有大问题,那么为什么我现在还是这么疼?”她都快疼死了,结果这个医生竟然说她没有大事,要怎么样才算是大事?等到她残废吗?不是说这个医院是京城做好的骨伤科医院,眼前的人还是这方面的专家吗?专家就是这样给人看病的? 对上沈希潼怀疑的眼神,医生也很无奈,她总不能说是因为你太娇生惯养,细皮嫩肉了,所以才觉得格外的痛吧? 但到底行医几十年,倒不至于因为沈希潼的这点子怀疑而生气,和气地说道,“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可以去拍个片子。” “那就麻烦医生给我开个单子吧。”沈希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医生给她开了一个单子,等沈希潼拿着单子走了,医生的同事忍不住吐槽,“真是有钱烧的,本来就没事,拿点红花油擦擦就好了,还拍片子。” 医生笑笑,“大概是不放心吧,随她吧,反正是她自己要求的,花的也不是我们的钱。” 同事不说话了,说的也是,管这么多干嘛,她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确实没有什么问题,没有伤到骨头,你回去用红花油擦几天,用力揉揉,将淤血揉化了就好。”医生看了看片子,说到。 沈希潼这次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问道,“医生,我是弹钢琴的,下周还要参加一个演出,这个演出对我来说很重要,不能出任何一点意外,我这个伤……” “放心吧,你这个伤过两天就可以完全好,不会影响你演出。”医生肯定地说到。 沈希潼这才放心,之前她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而那次本来以为可以算计一把沈清澜,没想到反倒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要不是那个老太婆死得早,现在自己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这次的机会是她努力了很久才得来的,无论如何她都要抓住了。 从医院里出来,同事还在外面等着她,“希潼,你的肩膀没事吧?” 沈希潼笑着摇头,“没事,医生说就是有些红肿,擦两天药就好了。” 同事脸上放心了,笑了笑,“没事就好,下周就要演出了,你可不能出事。对了,这几天都没有看见楚老师,她是有什么事情吗?” “妈妈她说想让我自己来,就当时锻炼了,所以就在家里休息了。”沈希潼说道,笑得很甜。 同事自然是知道楚云蓉是将沈希潼当做自己的接班人培养的,眼底划过一丝艳羡,家世好的就是好,机会都比别人多。 “楚老师对你可真好。”她羡慕的说到。 沈希潼嘴角轻勾,心中很是欢喜,她喜欢这种被人羡慕的感觉。 ** 沈清澜和傅衡逸在海边待了很久,海边风大,傅衡逸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沈清澜披上。 “我不冷,真的。”沈清澜说到,她的体质就真的很好,这点冷风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就算是不冷也披上,女孩子受凉到底不好。”傅衡逸没有理会她的拒绝,将外套拢紧,摸摸她的手,依旧是冰凉。 看来改天要带她去那个老中医那里看看了,都春天了,她的四肢依旧是这样的冰凉。 俩人沿着海岸线走着,傅衡逸一直牵着她的手,偶尔说两句,话不多,但是谁也没有觉得无聊,眼看着日落西山了,才带着她回来。 晚上俩人也没有回大院,直接回了江心雅苑,只是刚到江心雅苑门口,就看到等在小区门口的颜夕。 沈清澜远远地看着那个人影像颜夕,靠近一看还真是,让傅衡逸停车,“颜夕。” 颜夕抱着胳膊,在原地走来走去,初春的晚上,其实天气还很冷,听见有人叫她,看去,就看见了沈清澜,她眼睛一亮,“大姐姐。” 她在沈清澜的面前停了下来,两步远的地方,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沈清澜不说话。 “来找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沈清澜问道。 “我打了,但是你的手机关机了。”颜夕解释,嗓音有些嘶哑。 沈清澜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不知何时竟然没电关机了,难怪她打不通。 “先进去吧。”沈清澜打开后座的门,让颜夕进去,颜夕看了一眼驾驶座的傅衡逸,然后才坐了进去。 “姐夫好。”颜夕轻声跟傅衡逸打招呼,这是大姐姐的老公,叫声姐夫也是应该的。 傅衡逸原本看见颜夕而略有些不悦的脸色在这一声“姐夫”里消失殆尽,淡淡地嗯了一声。 沈清澜看的好笑,傅衡逸平日里绝对不算是个难相处的人,看他对于晓萱和方彤的态度就知道了,今天这样的异常,恐怕还是因为颜盛宇,颜夕就是个被迁怒的。这个醋缸子。 “吃过饭了吗?”到了家里,沈清澜问颜夕,颜夕摇头,沈清澜看向傅衡逸,傅衡逸走进厨房。其实他跟沈清澜晚上也没吃饭,现在不过是多做一个人的饭而已,看在那一声“姐夫”的份上,他就不跟这个小朋友计较要把自己的老婆拐去给她做嫂子的事情了。 客厅里,颜夕坐在沙发上,沈清澜看着她,“不是来找我的,现在怎么又不说话?” 颜夕看了看厨房,“他听不见。”沈清澜开口。 颜夕有些不好意思,“大姐姐,我能不能在你这里待一段时间?”她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沈清澜神色一顿,“发生什么事了?”其实从见到颜夕的时候她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颜夕是个不会隐藏情绪的人,一丝一毫都写在脸上。 颜夕垂着眸,看向地面,“大姐姐,我就是想在这里待几天,你要是不方便的话也没有关系,我去住酒店。” “为什么不想回家?” 颜夕沉默。 沈清澜不问了,“先吃饭,等吃过饭我送你去我的另一个家,我朋友住在那里,是个女孩子,你跟她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颜夕眼睛一亮,赶紧点头,“我可以的。” “清澜,吃饭了。” 傅衡逸从厨房里端了两碗面出来,是炸酱面,时间有点晚了,家里食材也不多,傅衡逸就没有炒菜,炸酱面自然是最方便的。 他将面放下,又进了厨房,出来时又端了一碗,比那两碗要多一些,是他自己的,将筷子递给颜夕,颜夕接过,小声地道了一声“谢谢。” 颜夕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眼睛一亮,加快了吃面的速度,原本也没有对傅衡逸的手艺抱有希望,毕竟他们家的两个男人都是不会做饭的,她原本以为傅衡逸也是如此,没想到手艺竟然这么好。 颜夕一边吃着面,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比自己的哥哥长得好看那么一丢丢,气质嘛,她哥是阳光男孩,眼前的这个男人则是成熟稳重的大叔,这个没有可比性,但是他比哥哥会做菜,做的好很好吃。 一番比较下来,颜夕瞬间理解了为什么沈清澜会选择傅衡逸而不是自己的哥哥,要是换做自己,恐怕也会选择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样一想,颜夕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同情自己的哥哥,想要在这样的男人手里将大姐姐抢过来,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咳咳咳咳……”颜夕忽然剧烈咳嗽起来,沈清澜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将一杯水递给她,“想什么呢,连吃饭都不专心。” 颜夕哪里知道自己只是想的出神了一点,就呛到了,她咳得满脸通红,就连眼睛都红了。 “没事吧?”沈清澜有些担心,傅衡逸侧目,清澜对眼前这个小女孩似乎特别关心。 颜夕摆手,等缓和下来了,才端起水喝了一口,“大姐姐我没事,就是有点呛到了。” 吃过饭,沈清澜站起来想要收拾碗筷,毕竟还有外人在,她要给傅衡逸留点面子的,结果傅衡逸直接拿着碗筷就走了。 “大姐姐,姐夫对你真好。”颜夕不无羡慕的说到,她不由地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以前觉得自己的父母很恩爱,现在想来,其实都是假象,他们之间的互动从来就不像是一对相爱的夫妻。 眼底的神色暗了暗,刚刚升起的情绪又低落了。 沈清澜知道她不愿意说,便也不问,“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等会儿带你去我家。” 颜夕点点头,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着沈清澜。 沈清澜进了厨房,跟傅衡逸说了一声,傅衡逸也是后来才知道她在尚雅苑还有一套房子,知道要送颜夕去那里,傅衡逸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道,“开车小心一点,我等你回来。”说到后面,他的眸光似有若无地在她的某个部位停顿了一下,眼神幽深。 沈清澜接收到他的目光,想起下午在海边时某人说的话,脸上有些热意,点点头,拿着车钥匙就走了。 傅衡逸笑笑,继续洗碗。 “大姐姐,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路上,颜夕看着窗外,轻声问道。 沈清澜开着车,并没有看她,“你有喜欢的男孩子了?家里不同意,所以你离家出走?”她猜测着。 “才不是呢,我才不是因为一个男人离家出走的。”颜夕反驳,却没有否认自己是离家出走。 “那是为了什么?” 颜夕沉默了一瞬,然后开口,“大姐姐,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我爸爸的私生女吗?” “记得。”秦沐,她如何会忘记。 “她的妈妈回来了,还跟我爸爸见过面,不知道她跟我爸爸说了什么,我爸爸竟然要跟我妈妈离婚,而且……而且,我还亲眼看见我爸爸动手打了我妈妈。”颜夕红了眼,“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我爸爸动手打人,他从南城过来,我以为他是来看我和妈妈的,结果他一进门就动手打了我妈妈一巴掌,力气很大,我看见妈妈的嘴角都流血了。” 沈清澜神色一冷,心里对从来没有见过的颜安邦升起一丝不喜,自从知道这个男人就是秦沐的亲生父亲时,沈清澜就很不喜欢他,现在听到他竟然打女人,就更难以升起好感了。 “我妈妈还什么都没说,他就要跟我妈妈离婚,而且态度很是坚决。” “理由呢?”沈清澜问道,既然是要离婚,总要有理由的吧。 颜夕摇头,神情悲伤,“我不知道,他们关在书房里大吵了一架,我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好像是跟我那个失踪的私生女姐姐有关系,后来我爸爸就离开了,离开前说让我妈妈尽快回南城办理离婚手续,不然他就要起诉。” 沈清澜眸色有些深,跟秦沐有关,难道是秦沐的失踪有关,她记得曾经她问过秦沐,为什么她会落在人贩子的手里。当时秦沐是怎么回答的呢? “小七,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就是人心,你记住,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更不要过分依赖别人,就是我,你也不能相信。” 沈清澜的脑海中想起秦沐说这话时眼底的悲伤,联想到之前的某些猜测,眼底的寒意渐深。 将颜夕送到尚雅苑,走之前,沈清澜忍不住叮嘱道,“这几天你就在这里,不要乱跑,你是一个女孩子,不要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万一遇上点什么事,你后悔都来不及。” 对于沈清澜的话,颜夕一向是听得,闻言,乖巧地点点头。 “你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要是找不到我可以找恩熙,她会帮你。”沈清澜说着,看了一眼金恩熙,金恩熙回了她一个知道了的眼神。 颜夕点点头,目送着沈清澜离开,然后和金恩熙大眼瞪小眼,金恩熙其实早就认识颜夕了,毕竟她还在调查当年秦沐失踪的事情,清澜的怀疑她知道,只是按着那个方向去查,至今没有查出任何线索。 “恩熙姐姐,我先睡了。”毕竟不熟,颜夕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金恩熙相处,选择了睡觉,金恩熙笑眯眯,挥挥手,“去吧,女孩子早点睡对皮肤好。” 沈清澜刚走到楼下,就接到了颜盛宇的电话,“沈同学,我妹妹有没有来找过你?”电话刚一接通,颜盛宇就问道,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急切。 他已经找了所有能找的地方,但是一直没有找到颜夕,现在天都黑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太危险,他能不着急吗,同时心里也在暗暗责怪颜夕的任性,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闹离家出走了。 “她在我这里,没事。”沈清澜淡淡开口,“我看她情绪不是很好,所以留她在我这里住两日,你们要是担心,可以过来接她。” 其实就算是颜盛宇不给她打电话,她也是要告知颜盛宇一声的。 “不用了,让她先在你那里待几天吧,过两天我来接她,麻烦你了。”颜盛宇长长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 挂了电话,沈清澜上楼,走进卧室,傅衡逸果然已经躺在床上等着他,穿着睡衣,靠在床头翻看沈清澜的画集。 见到沈清澜回来,将画集放在床头柜上,就那么一瞬不瞬地看着沈清澜,眼底的热火就算是瞎子也看的出来是什么意思。 沈清澜被他看的脸颊发热,说了一句“我先去洗澡。”就一头钻进了浴室,傅衡逸笑笑,等着她叫自己。 果然,没过几分钟,就听到了沈清澜的说话声,“傅衡逸,帮我拿一下睡衣。”她刚才忘记拿睡衣了,一直到浑身泡沫才想起来。 “好,等下。”傅衡逸掀床,走到衣柜边,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件黑色的睡衣,看了一眼手上薄薄的布料,笑了笑,走到浴室前,“把门打开。” 沈清澜打开一条缝,伸出雪白的皓腕,傅衡逸将睡衣放在她的手上,回到了床上,嘴角轻勾,显然心情极好。 ------题外话------ 嘿嘿嘿,想看澜澜穿布料特少的睡衣吗?请看下回分解,O(∩_∩)O哈哈~ ** 推荐:《盛世第一宠:吾妻是军医》作者:海鸥 蓝亦诗酒后乱拔萝卜,毁了海市战狼大队队长夜修的清白之身,还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留下了她的专属爪印! 待她刚刚睁开眼,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蓝亦诗,你欠我一个儿子!” “小叔……” “都这么坦诚相见了,再喊我小叔,你不觉得别扭?” 她碎了闺蜜的叔叔! 蓝亦诗捂着脸落荒而逃! 谁知,夜修那头狼追到了边境,见了面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扑倒,“为了公平起见,这次换我碎你!” “夜修,你混蛋!”被人压榨完了的蓝亦诗怒吼! 夜修坏坏的勾起唇角,眸中露出了餍足的笑意。

上一篇   193.她说,我爱你

下一篇   196.温家兮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