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傅衡逸回来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92.傅衡逸回来了

方彤不以为意,耸耸肩,啃了一口苹果,清澜家的苹果真心不错,口感很棒,不知道在哪里买的,自己回去的时候也去买一点带给丁明辉。 “清澜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怎样?”于晓萱看着沈清澜,一脸的期待。 沈清澜脸上有些为难,“我家里没有吃火锅的工具。” 于晓萱哀叹一声,一脸的失望,“我的肥牛、我的大虾、我的肉丸、我的鱿鱼……” “这么多肉,怎么不肥死你算了。”方彤白了她一眼。 于晓萱忍不住跳起来,“你懂什么,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吃过肉了,你知道吗?整整一个月啊。我每日三餐都是吃草,我都快变成草了。” 于晓萱很怨念,琳达姐说她太能吃了,为了保持好身材,必须吃素。 沈清澜犹豫了一下,“要不我让酒店送一桌火锅过来?” 于晓萱眼睛一亮,“好啊好啊,我要吃得胜的,他们家的肥牛特别好吃,还有虾滑,简直就是美味。” 方彤也没意见,沈清澜将手机递给于晓萱,让她负责点菜。 于晓萱知道三人的口味,很是开心地包揽下了点菜的任务,为了防止忘记,她问沈清澜拿了纸跟笔,先记下了自己要吃的菜,才开始打电话。 方彤看着于晓萱一脸开心满足的样子,也不禁笑了笑,其实有时候这样简单的快乐才是最让人满足的。 “今天怎么了?”沈清澜坐在方彤的身边,轻声问道。 方彤一愣,“我没事啊?” “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虽然方彤表现的并不明显,或者说她掩饰得很好,连跟她玩闹了半天的于晓萱都没有察觉出来,但是沈清澜却看清了她眼底的淡淡的忧虑。 方彤对上沈清澜清冷的眉眼,想了想还是摇头,“我真的没事,就是最近工作有点累,你知道我是新人嘛,事情肯定会比较多。”这话半真半假。 方彤最近已经回了君澜集团上班,还是沈君煜亲自招进来的,在秘书办自然就是重点关照人物,人人都在猜测方彤跟沈君煜的关系,毕竟沈君煜可是第一次亲自招进来一个实习生,还是一个之前主动从君澜集团辞职的实习生。 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方彤只是因为是老板的妹妹的朋友才被招进来的,大家看着她的眼神瞬间就变了,本来嘛,方彤就是她们中资历最底的,现在还是一个关系户,而且观察了一个星期,沈君煜对方彤也没有任何的不同,大家对她的态度马上就变了。她的工作立刻加重了很多。 这些对方彤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就是多一些工作而已,她就当是锻炼了。 让她感觉到困扰的是丁明辉跟她家里的矛盾,她的父母很不喜欢丁明辉,原本就连态度保持中立的爸爸自从跟丁明辉见面之后也跟她的妈妈站在了一块儿,反对她跟丁明辉在一起。 而丁明辉似乎对她的父母也不是很喜欢,每次讲到这个话题,他虽然都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回避的态度里,方彤依旧能察觉到几分。 尤其是最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彤总觉得丁明辉有意无意地在躲着她,明明在同一家公司,但是见面的次数竟然屈指可数。 “要是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你一定要开口。”沈清澜也不再追问,而是轻声说道。 方彤心中很是感动,点点头,“放心吧,不会跟你客气的。” 外卖送来的很快,只是等沈清澜看清了送来的东西之后,很是无语地看了一眼于晓萱,这分量,就是再叫三个人来吃都够了。 “于晓萱,你是猪吗,点这么多,你是想撑死谁?”方彤没好气。 于晓萱尴尬地笑笑,“一不小心就点多了,我们就尽量吃嘛,吃不完……吃不完再说。” 沈清澜无奈地笑笑,对于晓萱的吃货本质知之甚深的方彤更是不想说话了。 这天中午,三人如愿吃撑了。 方彤和于晓萱瘫在沙发上,于晓萱一个劲的揉着肚子,太撑了,撑死她了,早知道就不吃这么多了,呜呜呜…… 沈清澜起身去厨房泡了三杯消食茶,于晓萱摆手,“不行了,我是一口都喝不下去了,清澜,我感觉自己的肚子都要炸了。” 方彤端起来喝了一口,其实她也很撑,但是却比于晓萱好多了,这人看见肉就跟那饿了一个月的狼一样,一顿猛吃。 揉了揉肚子,方彤觉得舒服多了。 “谁让你吃那么多的。” 沈清澜看着于晓萱的样子,微微皱眉,“要不要吃两片消食片?” 于晓萱摇头,“不用吃,等过会儿就好了,我可是大胃王,这一点算什么,没准下午我还要加餐呢。” 只是于晓萱到底高估了自己好久没吃荤的身体,一下子吃了这么多肉,她的肠胃根本消化不了,没一会儿,她就开始跑厕所了,在跑了四五次之后,方彤和沈清澜将她带到了医院。 于晓萱在挂点滴,琳达走进来的时候脸很黑,看着于晓萱也不说话,毕竟病房里还有其他人,该给自家艺人的面子还是要给足的。 于晓萱看见琳达黑脸的样子,缩了缩脖子,终于知道害怕了,求救的眼神看向沈清澜。 沈清澜看了一眼于晓萱,“琳达,可以跟你谈谈吗?” 琳达自然是认识沈清澜,知道她是韩奕的朋友,也知道她是沈家的千金,现在炙手可热的青年画家冷清秋,更知道她还是圣煊的股东,说起来也算是她的老板,点点头,跟着沈清澜出去,也没有走很远,就在楼梯拐角处,这里是私人医院,隐私性很好,沈清澜和琳达也不必担心有人跟踪偷拍。 “琳达,我知道你是晓萱的经纪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晓萱好,但是艺人的身体也是很重要的,你认为呢?”沈清澜语气平淡,就像是平常人聊天。 琳达知道这位的身份,对着沈清澜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反倒是神情有些严肃,“沈小姐,我知道晓萱是你的朋友,你们的私交很是不错,但是她现在毕竟是一个艺人,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形象,尤其是像她这样的正在发展中的艺人,虽然只是吃多了,消化不良进了医院,但是万一被媒体拍到了,就不是这一点麻烦了,媒体的笔可没有这么温柔。” 沈清澜看了一眼琳达,眼底划过一抹赞赏,她是听韩奕提起过这个琳达的,琳达作为娱乐圈的王牌经纪人,可不是嘴上说说的,她对手底下的艺人很严厉,但是能经过她磨砺的艺人最终成就都不会低。 当初于晓萱被分到她的手下,要说其中没有韩奕的帮忙沈清澜是不信的。 “琳达,我既然敢把晓萱送到医院来,自然就不会怕被媒体拍到,或者让媒体捕风捉影,我们言归正传,我知道你一切都是为了晓萱好,但是为了她的身体健康,适当的荤素搭配还是很有必要的。” “我手下的艺人都是吃素的,而且我给他们安排的饮食都是经过高级营养顾问允许的,能够确保他们的身体所需的营养充足。”所以根本不存在营养不了的问题。 琳达从来不认为给艺人吃素是什么大问题,甚至心中对于晓萱还有点不满,别人吃素都没问题,怎么你吃素就这么多问题,才多久时间不吃肉,就忍不住了,连自己的嘴巴都控制不了,我还指望你什么?你是够努力,但是够努力不代表可以不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 要是于晓萱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她真的就要重新考虑是否还有继续带她的必要了。她是一棵好苗子,但是她手上的好苗子也不止这一棵。 沈清澜能看不出琳达的想法?美眸轻闪,缓声开口,“琳达,不是于晓萱吃不了这个苦,而是我认为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娱乐圈里有那么多的艺人,难道个个都吃素?平日里加强锻炼比节食来的更有效果。就我个人而言,不止是在这方面,其实很多事情也是同样的道理,明明可以采取别的,容易让别人接受的方法,为何不这样做呢?” “沈小姐,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好好考虑你的建议,但是我带艺人也有我自己的方法,这点也希望沈小姐可以理解。” “当然。” 琳达虽然不是很赞同沈清澜的观点,但是她这人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听进去别人的意见,沈清澜说的话,她记住了,她也会认真考虑她的建议,但是接不接受就是另一回事了。 沈清澜不是个喜欢插手管别人的事情的人,这次会插手,也不过是因为实在看不得于晓萱可怜兮兮的样子而已。 琳达没有回病房,而是直接离开了,毕竟她的手下也不止于晓萱一个艺人,她要做的事情很多,能抽空过来看一眼于晓萱,已经是对于晓萱的看重了。 “琳达姐呢?”于晓萱往沈清澜的身后看了一眼,没有看见琳达。 “她走了。不过你回去之后估计要吃一番苦头了。”沈清澜淡淡说道。 刚知道琳达已经走了而松了一口气的于晓萱瞬间变成了干瘪的白菜,蔫头耷脑的,“我就知道是这样,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肉了,要是少吃一点也不会搞成这样。” “晓萱,你怎么样啊?”于母的声音从病房外传来,转瞬间,于母的人就出现在了病房里,随行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是于晓萱的父亲于玮。 于母一脸的担忧,“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啊?” “妈,我没事,就是吃多了,肚子有点不舒服而已。”于晓萱很是尴尬,吃个午饭把自己吃到医院来了,这也是够丢人的。 于玮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着女儿的眼神也透着担忧,沈清澜和方彤对视一眼,默契地退出了病房。 于母看着于晓萱苍白的脸色,都心疼坏了,“晓萱啊,要不这个艺人咱们就不做了吧,我们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但是爸妈的钱还是有一点的。” 于玮也跟着点头,从女儿说要当艺人开始,他们就经常见不到女儿,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眼看着女儿一天天瘦下去,养着的那点子肉全给减没了,他们做父母的看着心疼啊。 于玮原先只是看着一个小型的服装加工厂,年前的时候忽然有一家服装公司找上门来,主动说想要跟他们合作,而且是长期合作关系,于玮一开始还以为是骗子,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君澜集团下属公司。 知道女儿跟沈家的姑娘叫好,于玮自然也知道这笔生意主要还是看在自家姑娘的面子上,而也因为这个合作,厂子今年的效益好了不少,找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自家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而他就这么一个女儿,那什么不是女儿的。 当初支持女儿当艺人,是因为她喜欢,现在看着女儿受罪,他实在是舍不得了。 于晓萱不愿意,“爸妈,我真的没事,这次就是一个意外,平日里我们吃的可好了,我的经纪人都是请了专门的营养师负责我们的饮食的,你看我现在变得多苗条。” 要不是还打着点滴,于晓萱真想站起来在他们的面前转个圈圈,好证明自己现在确实健康无比。 “爸妈,我现在也根本不觉得苦,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无比的充实,我的觉得很快乐,你们就继续支持我好不好?” 于晓萱头靠在于母的身上撒娇,于母拿她一向是没有办法的,跟于玮对视一眼,“你呀,要是累了就回家,知道吗?爸妈养你。” 于晓萱笑,眼底湿润,“爸妈,你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多少好事,这辈子才能做你们的女儿呀?” 于母笑,“你就贫吧。” 方彤给于晓萱发了一条短信,就跟沈清澜一起离开医院了,毕竟现在于晓萱的父母来了,他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在医院门口的时候倒是碰上了一个意外的人,沈清澜叫住韩奕,“你也来医院看病?” 韩奕笑了,“小嫂子,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你,我不是来看病的,就是过来做一个常规体检。” 韩奕笑得妖娆,解释得也合情合理,只是可惜沈清澜却并不相信。 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韩奕,“但愿如此。” 韩奕看着沈清澜离开的背影,抹汗,不知为啥,每次对上沈清澜,都有一种心虚的感觉,也是见了鬼了。 韩奕进了医院,直接打听于晓萱的病房,只是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的说话声,他的脚步一顿,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听着里面一家子和乐融融的笑声,眼底划过一丝艳羡。这样简单的家庭温暖是他从来不曾感受过的。 韩奕在病房外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 沈清澜今天是开车来的,车子刚开出医院不久,沈清澜随意地一瞥,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不由地又看了一眼,看着那人上了车,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清澜,怎么了?”方彤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疑惑地问道。 沈清澜摇头,“没什么,以为看到了熟人,发现是我看错了。现在送你回家吗?” “要是方便的话,送我去新华街吧。” 沈清澜微顿,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丁明辉就住在新华街。 将方彤放在新华街上,沈清澜就离开了,原本是打算回去沈家的,毕竟刚才在那里看见楚云蓉让她有些奇怪。 那个私人医院旁边是一家高级的心理咨询中心,楚云蓉去那里干嘛,而且她刚才没有看错的话,她的手上是拿着东西的。 但是车子刚刚调转车头,她就接到了傅衡逸的电话,“清澜。” 沈清澜放慢了车速,听着傅衡逸低沉磁性的嗓音,柔了眉眼,“嗯。” “你现在在哪里?” 沈清澜报了地址,“你就在那里别动,我过来找你。” 沈清澜惊讶了,“你回来了?” 傅衡逸轻笑,“我回来不高兴?” 怎么可能不高兴,沈清澜的眼睛里染着笑意,“你现在在哪里,还是我过去接你吧,我开车了。” 傅衡逸想了想,报了一个地址,离沈清澜并不远,没过多久,沈清澜就看见了傅衡逸,站在路边,即便是在等人,身姿也是站的笔直的,她笑了笑,在傅衡逸的面前停下。 傅衡逸没有上车,而是示意沈清澜下车,沈清澜疑惑,却还是听话的下了车,“怎么了?” 却只见傅衡逸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沈清澜笑笑,坐了进去。 傅衡逸绕道另一边,坐进了驾驶位,却没有开车,而是侧身帮沈清澜系上安全带,熟悉的气息近在眼前,沈清澜的心忽然毫无防备的猛地跳了一下。 “你今天怎么回来了?”沈清澜问道,不是说要到月底才能回来吗? 傅衡逸笑笑,“想你了就回来了。” 这样的鬼话沈清澜自然是不信的,但是嘴角却不自觉地翘起,傅衡逸看着她嘴边的浅笑,微微一笑,其实这次回来是到京城军区办事的。 京城军区今年要选拔一批新兵组建一支新的特种部队,邀请他来做总教官,以往也发生过这种事,但是傅衡逸都是拒绝的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浪费的时间的行为。 这次上面的人征询她的意见原本也只是试试,没指望他会答应,没想到傅衡逸竟然答应了,其实这件事一个星期前就确定了下来,傅衡逸跟沈清澜打电话的时候没有告诉她就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现在看来,这个惊喜的效果很不错。 傅衡逸直接将车子开回了家,因为中午吃的火锅,尽管沈清澜已经打扫过,而且还开了窗通风,但是家里还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火锅味。 “中午吃火锅了?” “嗯,晓萱和方彤来家里,三人一起吃的。”沈清澜解释,“是不是家里味道太重了,我去喷点空气清新剂。” 傅衡逸拉住她,低头就是一个热吻,沈清澜毫无防备,被吻了一个正着,男人的吻一点也不温柔,带着汹涌的情绪,沈清澜微怔,揽上傅衡逸的脖子,回应着这个吻。 她能感受到傅衡逸的思念,她也思念着他。 明明该是干柴烈火的激情,但是却被一阵铃声打破,傅衡逸不满地看了一眼响个不停的手机,心不甘情不愿地接了起来。 是工作电话,沈清澜看了一眼,自觉走进了卧室,将傅衡逸带回来的一个小行李袋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放好。 傅衡逸接完电话,走进卧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沈清澜蹲在地上给他整理衣物的样子,她今天没有将头发扎起来,就那么随意地披散在肩上,从侧面看过来,她的脸上少了一分的清冷,多了一丝的柔和。 “放着我自己来整理就好。” 沈清澜笑笑,“没几件衣服,我马上就整理完了,你这次回家呆多久?” “我要在京城军区训练一批新兵蛋子,要在这里半年。” 沈清澜豁然抬头,“半年?” 傅衡逸挑眉,“怎么,我回家你不高兴?” 沈清澜瞪了他一眼,这人偶尔会有些恶趣味,明知道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偏要误解她。 “你这次回来爷爷知道吗?” “晚上去大院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次回来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谁也没告诉。他可是知道家里老爷子的性格,要是知道了,指不准下一秒就告诉了沈清澜,谁让在老爷子的心中,孙媳妇比孙子更重要呢。 “对了,过几天周末爷爷他一个老战友生日,邀请了家里人参加,你有时间吗?”沈清澜想起傅老爷子昨天电话里跟她说的,说道,原本傅衡逸不在京城那也就算了,现在回来了,而且还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自然需要问一声。 “这个周末吗?” 沈清澜点头。 “那就去吧,这个周末应该没事。” 晚上俩人回了大院,依旧先去沈家看了看沈老爷子看,周末的寿宴沈老爷子也会去参加。看见傅衡逸回来,很是高兴。 而今天恰巧沈希潼也在家,与以往看见傅衡逸就一脸幽怨的样子相比,她今日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嘴里还哼着歌,看见沈清澜和傅衡逸还主动笑着打招呼。 沈清澜看了一眼她手上拿着的花瓶,对她的话听闻不问,对于沈希潼这个人,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无疑,这个女人在她的眼中就是个蠢的,蠢得无可救药。 沈清澜不由想起了李大头和田翠芳夫妇,不得不说,愚蠢这个东西真的是会遗传的,沈希潼就是典型的只长脸蛋不长脑袋。 “爷爷,妈呢?”沈清澜想起白天看到楚云蓉的事情,问道。 “在楼上呢。” 沈清澜上楼,见父母的房间门没有关紧,就敲了敲门,然后就进去了,刚刚进去,就看见楚云蓉慌慌张张的将一个什么东西藏在了抽屉里。 沈清澜美眸轻闪,“妈,你刚刚在做什么呢?” 楚云蓉扯了扯嘴角,“没什么,刚刚在整理一些常年不带的首饰,下周有个慈善拍卖,妈妈想把这些首饰都拿出去。” 沈清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也不知道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楚云蓉看了看沈清澜,“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 “傅衡逸从部队回来,所以回家来看看爷爷。”沈清澜的视线停留在楚云蓉的脸上,带着几丝探究与打量,“妈,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楚云蓉笑着摇头,“我哪里有什么不舒服,最近在准备一场演奏会,人有点累,睡眠也不是特别好,家里的安眠药又吃光了,一直没有时间去配,今天难得抽出时间去配了一瓶安眠药回来。” 楚云蓉的心里是欣喜的,因为沈清澜主动关心她了,但是也有点不习惯,却更多的是欣喜于这样的改变。 所以,她今天看到的就是楚云蓉去配药回来?沈清澜想到。 “演奏会固然重要,但是身体也很重要,您要注意休息。”沈清澜淡淡地说了一句。 楚云蓉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妈妈知道,其实妈妈已经在慢慢放手了,潼潼成长的很快,要是可以的话,妈妈想把乐团交给她,这样妈妈就有更多的时间留在这里,如果你跟衡逸打算要孩子,那么妈妈也可以帮你带,毕竟请保姆总是没有家里人来的放心的。” “不过你还年轻,要是不想那么快要孩子也没事。”她兀自说着自己的打算,却没有留意到沈清澜的眼底的幽深。 “沈希潼会参加接下来的演奏会吗?”沈清澜问道。 楚云蓉点头,“当然,她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支撑起一个乐团了,这次的演奏会虽然名义上是我在筹备,但其实都是潼潼在做,我也想趁着这次机会让她好好表现一下,等到以后将乐团交给她也不至于引起别人的非议。” 难得女儿愿意跟她聊天,楚云蓉对于沈清澜的问题回答得很详细。 沈清澜听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沈希潼不是一直嫉妒她的名声吗,这次不妨送她一程,只是不知,站的高了,摔下来会不会很疼。 “清澜,这个周末你周爷爷的寿宴你跟衡逸会参加吗?”楚云蓉终于想起了这件事,看着女儿的眼神里带着一点小期待。 “嗯,他要在京城军区待半年,这个周末会跟我一起参加宴会。” 楚云蓉更加高兴了,“衡逸调回京城军区了?”傅衡逸和沈清澜一直分居两地,一个月见面次数太少,这一直是楚云蓉担心的,虽然她自己过得也是这样的生活,但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加知道这种生活里面蕴含的苦楚,而且她的女儿还这样的年轻,要是傅衡逸能调回京城军区,那么俩人相处的时间也会多很多。 “具体不清楚,只是这半年都会在京城军区。”沈清澜没有具体说,因为她也不是很清楚,傅衡逸部队里的事情她从来都是不过问的。 楚云蓉也知道规矩,没有多问,但是眼底的笑意清晰可见,“那明天跟妈妈去商场买些衣服吧,参加宴会的衣服你应该还没有准备吧?” 沈清澜想了想,答应了,她还想给傅衡逸买两件衣服,家里她的衣服不少,傅衡逸的不多。 楚云蓉笑得越发开心了,看着沈清澜的眼神也越加慈爱,这样的眼神让谁沈清澜很是不适应,以往楚云蓉并不喜欢跟她有过多的亲近,看着她的眼神更多的是愧疚与……惧怕。 不知从何时起,俩人的关系似乎就变了,确切的说是楚云蓉对她的态度变了,她会主动关心她,尽管这样的关心在沈清澜看来显得有几分多余,她早已过了需要母爱的年纪。 “今晚跟衡逸一起在家里吃饭吧?” 沈清澜摇头,“来之前已经给爷爷打过电话会回傅家吃饭。” 楚云蓉有些失望,但是却没有勉强,沈清澜见楚云蓉并没有什么事,也就离开了。楚云蓉看着女儿离开的背影,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位置,笑了。 她找到傅衡逸的时候,傅衡逸和沈老爷子正在花房里修剪花枝,沈老爷子站在一边,扶傅衡逸的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根据老爷子的指示下手,看样子配合的很是不错。 见到沈清澜,傅衡逸也没有放下剪刀,温柔地看了一眼沈清澜,沈清澜与他对视一眼,看向沈老爷子,“爷爷。” 沈老爷子看见孙女就很开心,尤其是看到小俩口刚才虽然不说话,但是却含情脉脉的样子,心底更是欣慰。 “跟傅老头说好了回去吃饭是不是?” 沈清澜点点头。 老爷子挥挥手,“去吧去吧,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啰。” 傅衡逸淡淡一笑,“爷爷,明天我们过来蹭饭你可不许嫌弃。” 沈老爷子笑瞪了他一眼,“家里缺你们这口吃的?”脸上却很是开心,看得沈清澜有些愧疚,这段时间,她确实很少回来。 “爷爷,我先扶您回去。”沈清澜上前,老爷子挥开她的手,“爷爷还没老的走不动路呢,不用你扶,你跟衡逸先走吧,明天记得回家吃饭。” 沈清澜也不勉强,笑着点点头,跟傅衡逸走了。 沈老爷子看着傅衡逸牵着沈清澜的手离开的背影,笑笑,低着头,摆弄着眼前的一盆栀子花,嘴里轻声念叨着,“老婆子,澜澜现在很好,衡逸对她十分好,你要是还活着,定然也会高兴的。我也很好,每天吃的好睡得好,看着澜澜幸福的样子,我很高兴,就是有点想你了,我俩风风雨雨一辈子,到底是没能一起走到最后,你一定要走得慢点,等等我,等我看见澜澜的孩子出生我就来找你,她跟衡逸的孩子一定很漂亮,到时候我给你慢慢说。你要是一个人在那边寂寞了,晚上就来我的梦里看看我,跟我说说话……” ** “舍不得爷爷?”走出沈家,傅衡逸察觉到沈清澜有些低落的情绪,柔声问道。 沈清澜摇头,不是舍不得,“只是觉得爷爷似乎又老了一点。”刚才她看见爷爷的时候,发现他耳边的白发更多了,脸上的皱纹也深了一些。 “以后常回来看看他,陪他吃顿饭,我陪你回来。” 沈清澜看了他一眼,握紧他的手,“傅衡逸,爷爷是想奶奶了。”虽然自从奶奶去世以后,爷爷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一样,但是跟两位老人相处最多的沈清澜却依然能察觉出爷爷对去世的奶奶的思念。 “傅衡逸,你说我们能像爷爷奶奶那样度过一辈子吗?”沈清澜的声音很轻,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害怕。 傅衡逸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清澜,我们会像爷爷奶奶那样,一起走过这辈子,而且我答应你,绝不会让你先走。” 他的眼底盛满温柔神情,沈清澜看着,忽然有些害怕地闭上了眼睛,“傅衡逸,你为什么不问我那天的事情?我问了我就会告诉你的,你想要知道的,都会告诉你。”只要你问,我就告诉你,毫无保留。 她闭着眼睛,没有看见傅衡逸眼底一闪而逝的心疼,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尽管她依旧一脸的清冷,可是他却清晰地感受到了她的害怕。 他上前半步,将她抱进怀里,“清澜,不要害怕我,我也不会问你,等你准备好了你再告诉我不迟。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所以,你不需要害怕,无论未来如何,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 沈清澜神情动容,埋首在他的怀里,“傅衡逸,你会把我宠坏的。” 傅衡逸笑了笑,“宠坏就宠坏吧,娶都娶了,不宠你,我都觉得天理不容。” 沈清澜闻言笑了,眼睛里笑意盈盈,一颗心忽然安定下来,她从傅衡逸的怀里抬起头,往四周看了一眼,见周围没人,踮起脚尖,在傅衡逸的唇上亲了一口。 傅衡逸笑望着她,眼底温柔。 ------题外话------ 嘿嘿,接下来傅爷要在京城军区待半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这几天评论区好安静,出来冒个泡呗。 PS:关于更新和收费说明:QQ阅读的宝贝们,阿离在这里再做一次说明,书城的定价都是统一的,都是千字五分,这是网站定的,不是我,我无权更改,而且它是按字数收费,不是按章数,字数多了,收费就高,所以,你们可以按照收费标准算算我的更新字数;一般我都是万更,虽然只有一更,但是比起其他人,我的更新量绝对不少,你们看书请看更新字数,不要看章数,谢谢大家的理解,爱你们。 而且阿离会时不时加更哦!

下一篇   193.她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