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见面会上的意外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91.见面会上的意外

盛情难却,张林最后还是收下了这副作品,张珊珊可是高兴坏了,把这幅画当做宝贝,时不时就要拿出来看看。 沈清澜接下来还有事,跟张林他们吃完饭之后就去找了丹尼尔。 丹尼尔手下有个工作室,还有一间画廊,沈清澜的作品都是交给他运作的,这一次在丹尼尔的主张下,她出了一本画集,其中的一百本需要她亲笔签名。 “我的姑奶奶,你总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都要打电话催你了。”丹尼尔看见沈清澜一脸的激动。 沈清澜挑眉,“不是说好的三点?”她看看时间,两点五十,她还早到了十分钟。 “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能早点到,今天这一百本你可是你要全部签完的,明天还有个签售会,你答应出席的。” 沈清澜一顿,她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这件事是丹尼尔一手操作的,她就负责听,丹尼尔也算是认识她了解她了,一见她这个表情,就知道她是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禁再一次感叹,他当初怎么就上了沈清澜这条贼船了呢,简直就是操心死他了,他迟早有一天会被沈清澜给气死。 “丹尼尔,你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沈清澜淡淡开口。 丹尼尔脸色一青,这人是会读心术的吗,怎么连他想什么都知道。 “我不会读心术,只是你的情绪都写在你的脸上了。”我想装作不知道都很难。 丹尼尔不想说话了,将一堆高高的书堆到沈清澜的面前,“这些你今天必须签完,要是不签完你别想回家,我今天就在这里看着你了。”知道她做事散漫,丹尼尔是下定决心陪着她,端了一把椅子坐在这里。 沈清澜看看桌上堆得满满的书,“丹尼尔,这里不止一百本吧?”目测绝对超过一百。 “一百五十本,那五十本是精装纪念版,必须有你的亲笔签名。”丹尼尔解释。 沈清澜其实也知道对于作品,她除了画出来,之后的事情全是丹尼尔一手搞定的,他费了不少的心力,所以丹尼尔的很多决定,沈清澜并不会反对,认命地坐下来,拿起桌上的笔开始签名。 丹尼尔看着她配合的样子,终于满意了,为了加快她的速度,还亲自将书翻到扉页,好方便她签名。 有了丹尼尔的配合,沈清澜的速度确实快了不少,花了一个多小时也就签完了。 第二天一早,丹尼尔就来接沈清澜了,她现在虽然算是个公众人物,但是盯着她生活的人并不多,她外出也不会被记者跟拍,是那些记者故意不拍吗?这自然不是,而是沈君煜和傅衡逸联手导致的结果,再加上韩氏企业本身就是传媒界的老大,有了韩奕的协助,自然不会有那些不开眼的记者跟踪拍照。 但是今天是沈清澜作为冷清秋出版的第一本画集,签售会的现场就不能没有记者,但今天会来到这里的记者都是经过丹尼尔精心挑选的,是京城的几家主流媒体,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倒是一点也不用担心。 沈清澜到达现场的时候来的人已经不少,看着现场黑压压的人群,这样的场面让她有些微的不适应。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我只给你安排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你就可以离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丹尼尔小声地说道,面相观众的脸上满是笑意。 沈清澜满意了,舒展了眉头,脸上虽然是一贯的清冷表情,但其他人也不会认为她是在不高兴,看见她进来,现场的一些粉丝已经开始兴奋起来,大声呼唤着冷清秋的名字,还有一些人则是叫着沈清澜,这部分是被沈清澜救人的视频圈粉的。 韩奕看见沈清澜在网上的人气的时候,还跟沈君煜感叹,要是沈清澜肯进娱乐圈,那么肯定可以成为一代人气天后,只是可惜,人家根本不乐意,上次王导的邀请就被沈清澜拒绝,韩奕也看过那个剧本,确实很不错,女主角的人设跟沈清澜的外在形象很相符。 本来这件事韩奕是不知道的,只是王导被拒绝了以后很是遗憾,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韩奕跟沈清澜相识,就想让韩奕来劝劝,可惜的是,韩奕知道了以后直接就拒绝了,开玩笑,沈清澜的决定是他能左右的吗? 再说了,他要是把沈清澜拉进了娱乐圈里,沈家和傅家的两位老爷子估计就要找他家老头子喝茶。 “啊啊啊,冷清秋,我爱你。” “什么叫才貌双全,这就是啊,真不愧是我的女神。” “我终于见到真人了,好激动,她救人的样子真的好帅好帅,现在也好帅啊,就算是不笑,也帅爆了。” ...... 现场的粉丝数量其实也就两百人左右,都是沈清澜的死忠粉,丹尼尔在这方面考虑的很周全。 沈清澜先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才接受记者的访问,记者的问题都很规矩,基本都是创作方面的,沈清澜事先已经看过丹尼尔给她的提问详细,回答的也很中规中矩。 “沈小姐,我听说你曾经被爆出过被包养的传闻,请问这是真的吗?”一个记者话筒递到沈清澜的面前,问道。 只是此话一出,沈清澜还没有任何动作,现场的粉丝先炸了,一个个义愤填膺地看着这个记者。 “我们清秋是什么身份,还需要被包养,你是来搞笑的吗?” “就是,出门带脑子了没有。” “这种人出门脑袋肯定被门夹了,这么明显的造谣都分辨不出来。” 虽然被粉丝喷了,但是这位记者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慌张,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沈小姐,我相信以你的身份这样的传闻肯定是假的,但是我后来听说,这件事查清楚以后,你将造谣者告上了法庭,让他被判了刑。而这个人其实已经向你道过歉了,只是你不接受,还让校方开除了他,这是否有些过于咄咄逼人了呢?毕竟他对你也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不是吗?” 沈清澜眸光轻闪,直直地看向那个记者,记者迎着她的目光,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似乎都被人看透了一般,眼底有些不自在,却极力保证着镇定。 丹尼尔的脸色也变了,看了一眼这个记者,却发现根本不认识,他根本没有邀请我这个人。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人是谁?又是怎么混进来了? “沈小姐,能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吗?”记者将话筒往前一分。 “敢造谣就要能承担这个后果,我们清澜只是在正常捍卫自己的权益,这有什么错?”一个粉丝直接喷过去。 “就是,这样的人就该坐牢,被包养,这样的传闻闹出来,亏的是我们清澜自己有本事可以澄清,要是那些没有办法澄清自己的,被毁掉的就是一个女孩子的一生,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怎么了?” “什么叫我们清澜让校方开除人家,这就更是胡说八道,我就是B大的,当初那件事我就是见证者,其实是这个人暗恋我们清澜,被拒绝了,所以才报复清澜,因为这件事对清澜还有学校的声誉都造成看了很恶劣的影响,学校领导才开除了那个人,跟清澜可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学校的人都是知道这件事的,你不要在这里蒙蔽大众的眼睛。”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站出来,这个人竟然是金恩熙。 她冲着记者说完,还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跟沈清澜眨眨眼。 沈清澜看见是她,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刚才人太多,她还真的没有发现金恩熙竟然也来了。 不过看着现场的粉丝这么维护她,沈清澜的心中不是没有感觉的,这些人对她来说可以说是陌生人,但是就是这些陌生人,现在却站在她这一边,帮着她说话,无条件的相信她。 “你想让我说什么?对于这件事我能说的只有一句,我问心无愧。”沈清澜终于开口。 记者原本以为沈清澜不会回答,现在见她回答了,眼底瞬间一喜,“沈小姐,据我所知,那个学生来自农村,家里就他一个孩子,能供他上大学很不容易,你虽然是在捍卫自己的权益,但是是否太过无情了一些呢?人家既然已经道过歉,你要是给他一个悔过的机会,那么他肯定也会知错能改,现在你毁掉的就是一个人的前程。前段时间网上还传一段你救人的视频,我现在倒是有些怀疑这个视频的真实性了。” 这样言辞犀利不客气的一番话说出来,这位记者又惹了众怒了,有些粉丝甚至摩拳擦掌,看样子很想上去揍他一顿。 记者脸上的表情很是害怕,但是眼底却带着兴奋,这要是粉丝敢打人,明天的头条肯定跑不了,而沈清澜的好名声肯定就会染上污点,他们是你的粉丝,现在却打人,你作为偶像你就必须为自己的粉丝的行为负责任。 金恩熙自然是看见了记者眼底的神色,和沈清澜对视一眼,沈清澜拿过了话筒,示意大家安静,清冷的嗓音在现场响起,一下子就安抚了粉丝们即将躁动的情绪。 “大家先安静一下听我说。”沈清澜看了一眼粉丝们情绪激动的脸,笑了笑,“我现在其实很想问这位记者先生一个问题。” “什么?”记者下意识的问道。 “你有女儿吗?要是有,今年几岁了?” 虽然只是随口的一问,但是这个记者还真的有女儿,“有,今年十五岁。”他女儿今年还是个初三的学生。 “要是有一天有人冲出来说你的女儿小小年纪就跟人不清不楚,还同时交往好几个人,甚至将一些似是而非的照片传到网上,给你的女儿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困扰,让你的女儿受别人的指指点点,甚至时不时有人到你的女儿面前说些污言秽语,等到事情查清楚了,造谣者却站出来说他只是开个玩笑,根本不是有意的,你会原谅他吗?” 记者脸色一青,要是他女儿遇到这种事,他非打死那个造谣者不可,这根本就是想毁了她女儿。 记者的反应被大家看的清清楚楚,很多粉丝不禁笑出了声。 记者的脸色很是难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掉入了沈清澜的套中了。 “相信你应该明白我当时的感受了,我身体确实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这不代表我就没有受到伤害。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三岁的孩子,都有自主的行为能力,就该为自己的所作为负责任。如果伤害了别人道歉有用,那么制定这条法律做什么?” “对啊,要是道歉有用,还要法律做什么?” “这个人纯粹就是来找茬的。” “当时那件事我也知道,我也是B大的,那段时间,清澜被他害的,连学校都不能来,这难道不是伤害?” 越来越多的人附和,记者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本来就是一个娱乐八卦的小记者,原本也不会来这种场合,是有人找到了他,给他一笔钱,要求就是在沈清澜的粉丝见面会上爆出她将人弄进牢里去的事情,原本以为一切顺利,谁知道竟然一败涂地。 他想逃,但是现场粉丝很多,团团围住他,他根本走不了,他们是没动手,但是却不让他走。记者急的一脑门子汗,早知道就不要那笔钱了。 沈清澜倒是一脸的淡定,她已经可以肯定,这个记者的背后绝对有人,只是到底是谁她还不能肯定,左右就是那几个吧,毕竟她也没有得罪太多的人。 沈清澜看着记者,淡淡开口,“这位记者先生,在开口指责别人之前,请先想想清楚,你说的话是否真实可信,如果只是信口开河,那么也要想想自己能否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 “对,没错,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的。”现场响起一道清丽的女声,众人寻声望去,发现是于晓萱。 于晓萱现在虽然不是什么大红大紫的明星,但是却绝对是圣煊力捧的新星,光看她最近的资源就知道了,琳达姐给她安排了好几个广告片约,加上王导亲自执导的电视剧,她最近忙的是连轴转。 作为一个新人,刚进公司就拿到了这么好的资源,自然是惹来了众多的非议,甚至在公司里也有人明里暗里的给她使绊子,于晓萱从一开始的懵懂无知,到现在虽然不是玩的得心应手,但起码也不是别人随意就能欺负的了的。 本来沈清澜还有些担心,但是见她自己能应付,就没有插手管,知道她最近忙,所以根本没有告诉她今天有见面会的事情。 看着出现在这里的于晓萱,沈清澜虽然有些意外,倒也不算多惊讶,毕竟这次的活动丹尼尔进行了大力的宣传,知道的人并不少数。 于晓萱因为最近的资源,倒是有不少人认识她,现场也有一些十分喜欢她的人,看见她出现,纷纷要求跟她合影。 “今天我是来给我最好的朋友清澜来加油的,签名合影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可以吗?”她笑容亲切,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跟以往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判若俩人。 在场的粉丝很是配合,嬉笑着散开。只是还是让他们很意外,没想到沈清澜和于晓萱竟然是好朋友,除了B大的人,其他人并不清楚这一点,而沈清澜和于晓萱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这个,于晓萱的人气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于晓萱走到沈清澜的身边,俏皮地眨眨眼,沈清澜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而因为于晓萱的到来,现场的粉丝的注意力从记者的身上转移到了于晓萱的身上,那个记者趁机逃离了现场,只是他没有发现的是,还有一个人也跟着他离开了这里。 沈清澜似有若无地看了一眼记者离开的方向,收回了目光,专心应对这次的签售会,毕竟是安排了半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只是因为刚刚的意外状况,等沈清澜和于晓萱从现场离开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哎呦,清澜你现在可是比我这个当艺人的红多了,你要不要考虑也来圣煊发展?”于晓萱瘫在后座上,感叹道。 沈清澜在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没坐相的于晓萱,“想去哪里?回公司?” 于晓萱连忙摆手,故作可怜状,“我不回公司,我今天可是特地跟琳达姐请过假的。最近忙的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你看我都瘦了,你忍心将我送到公司饱受摧残吗?” 沈清澜打量了她一样,确实瘦了不少,以前的婴儿肥已经彻底不见了,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看着还真有几分我见犹怜的味道。 “既然不回公司,那就去我家吧,方彤等会儿也会过来。” 这么一说,于晓萱终于想起来了被她遗忘的事情,“对了,今天怎么没见到方彤,我可是一大早就赶了过来,生怕错过你的新书签售会,她怎么可以不出现?” “是我不让她来的,反正只有半个小时,指不定等她过来,我这边都已经结束了。” 于晓萱撇嘴,不说话了,趴在沈清澜的背后,“清澜,你家那位什么时候回来啊,年前就说请我们吃饭,现在年都过完这么久了,我也没吃着。” “他月底回来,到时候请你们吃饭。” “我要吃他亲自做的。”于晓萱到现在还记得方彤蹭了傅爷一顿饭,还发照片跟她炫耀,的事情,对于傅爷那看上去色香味俱全的手艺惦记得很。 沈清澜点点头,“可以。” 到了江心雅苑,于晓萱忍不住四处打量,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沈清澜的家,“清澜,你家那位又不缺钱,为什么不弄个大点的房子啊。”她可是去过沈家,这个房子跟沈家比起来简直太小了。 但是她也不认为是傅爷买不起房子,毕竟傅家的家业摆在那里。 “我跟他只是两个人,要那么大的房子做什么。”沈清澜端着一盘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水果是切好的。 于晓萱一想也是,平时只有清澜一个人在家,房子太大了,一个人住多冷清,要是换做她也愿意住一个小房子,最重要的是,小房子打扫卫生方便啊,要是换了一个大房子,光打扫就要累死人了。 看见沈清澜手上的水果,于晓萱不客气的接过,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大吃特吃,吃到一般,忽然咦了一声,“清澜,你这水果是用机器切的?” 沈清澜疑惑地看着她。 于晓萱插起一块苹果,“你这切的大小形状都一样,不是机器切得难不成还是你自己切的?” 沈清澜莞尔,她虽然做饭的手艺一般,但是这个刀工,一般人还真的比不上她。 于晓萱正想继续说,门铃响,沈清澜起身去开门,有些连忙把腿放下来,端正坐好,等看见进来的人是方彤,立刻又把腿盘上去,继续端着水果大吃特吃。 “我这还没来就吃上了,于晓萱你是猪吗?”看着吃得香甜的于晓萱,方彤忍不住开口怼。 于晓萱毫无形象地翻了一个大白眼,“我就要吃,要你管。” “你现在大小也算是一个明星,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你这样子要是被琳达姐看到了,你就完了。”方彤白了她一眼,在沙发上坐下,抢过她的果盘,拿起一个草莓。 “琳达姐又不在,怕什么。”于晓萱毫不在意。 *********** 话说那位记者从现场离开之后就直接打了一辆车,金恩熙也拦了一辆车,跟着他后面,她相信这个人一定会去找幕后之人,只要跟着他就能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 她跟着那个记者来到了一家商场。 金恩熙跟了上去,却见那人没有进商场,而是就在商场门口徘徊,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一眼,看样子是在等人。金恩熙进了旁边一家甜品店,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个地方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个记者,而且这个位置离门边也不远,就是那个人有什么行动,她也不会将人跟丢。 记者确实就是在等人,只是他等的人并没有来,而是等来了一个电话。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钱呢?”记者低声问道,语气很是不满,他刚刚查了一下自己的账户,并没有多出一毛钱,那个人可是答应他了,只要他在见面上为难沈清澜,那么就会给他一笔钱,那笔钱足以抵得上他半年的工资。 电话那端的是个男人,声音很低沉,“我可没看见沈清澜被为难,反倒是你,一身狼狈的逃了出来,就你这样子还想拿钱,我不跟你要钱就不错了。” 记者咬牙,“你这是打算赖账?我告诉你,我的手上可是有我俩的通话录音的,你要是敢赖账,我就把这份录音寄给沈清澜,到时候我讨不了好,你也别想好。” 电话那端的男人先是脸色一变,却在瞬间恢复自然,轻笑出声,“你寄。我等着。”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记者瞪着电话,咬牙却又无可奈何。 看了一眼四周,转身就走了,金恩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跟上去。 亏得那个男人怕被别人听见,站在了角落的位置,而那个位置刚好可以让她清楚地看见他说了什么。 他们几个都是懂唇语的,那么近的距离看清楚记者说了什么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你想干什么?”记者后背贴着墙,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长了一张萝莉脸,身材娇小,看样子年纪并不大,他看了一眼被关上的门,“这里可是男厕所。” 他本来想回家了,但是人有三急就想先找个地方解决一下,谁知他前脚刚进入卫生间,后脚这个女人就跟进来了,还随手关上了门。 “我能对你一个老男人干什么。”金恩熙翻了一个白眼,对眼前之人一副防狼的姿态很是不屑。 就是金发碧眼的大帅哥脱光了在她的面前秀腹肌,她都未必会看一眼,更不要说是眼前这歪瓜裂枣了。 记者一想也是,这就是一个女人,他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就算真的发生什么,自己也不吃亏不是。 这样想着,眼睛不由自主地在金恩熙的身上打量了一眼,眼睛一亮,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别说,眼前的女人长得真是漂亮。 金恩熙俏脸一寒,看着记者的眼神透着杀意。记者忍不住身子一抖,刚刚升起的熊心豹子胆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金恩熙伸出白嫩嫩的手,“拿来吧。” 记者一脸懵逼,“什么?我没钱。” 金恩熙再次翻了一个大白眼,“谁要你的钱。”本姑娘长得一副缺钱的样子吗?我的钱要是拿来砸你,都能把你砸成肉酱了,不仅长得不好,眼睛还瞎。 “我家里有老婆的。”记者结巴,但是却隐隐地有些期待。 金恩熙笑了,笑得特别可爱,今天她竟然遇上了一个神经病,只是还没等她笑完,一个拳头就狠狠地落在了记者的腹部,他疼的瞬间弯下了腰,发现一声惨叫。 “敢跟老娘装蒜,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是不是。赶紧的将录音给我交出来,不然我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 她吹了吹小拳头,狠狠地说道,只是配上她那张脸,怎么也没有恶狠狠的味道,反倒是越发可爱,只是记者先生现在可不会认为眼前的这个长得一张萝莉脸的女人真的是个萝莉了,这下手重的,疼死他了。 因为剧烈的疼痛,他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身子弓成一个虾米,“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录音,我没有录音。” 他的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声音从牙齿缝里飘出来。 金恩熙在他的面前蹲下,一把抓住他的头发,迫使他抬起脸来,“刚刚还打电话危险人家,现在这么快就忘了?你这记性可不咋好啊。” 记者眼睛蓦地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你是他派来的人?” 知道他是误会了,金恩熙也不打算解释,“快点,将录音交出来,不要等到我动手。” 你现在难道不是在动手吗?记者心里哀嚎。 “我没有录音,我刚才就是吓唬吓唬你们的,那笔钱我不要了,我保证这件事除了我,不会有别人知道,你放我走。” 金恩熙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记者的脸,“你是听不懂我的话,我说了我要录音,别说你没有,我既然这么做了就是肯定了,我这人虽然长得漂亮,但是耐心真的就不算好,你要是现在交给我,那还可以少受一点苦,要是等我耐心消耗没了,你猜你会怎么样?” 记者眼底闪过一抹惧怕,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将录音交出去,他都打算好了,要是这些人不将钱给他,他就拿着录音去跟沈清澜换钱,相信她一定会对想要害她的人感兴趣的。 只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等金恩熙笑眯眯地走出男厕所的时候,记者的脸已经红一块青一块,真的连爹妈都不认识了。 有人看见金恩熙一个女的竟然从男厕所出来,还一脸满足的笑意,摇摇头,感叹世风日下,旁边就是酒店,开个房而已,终于这么猴急吗,这里可是公众场合啊喂,注意一点影响行不行?现在的年轻人哪。 金恩熙哪里会管别人的目光,拿着手机就回家了,刚到家,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将那拿到手的录音导入电脑中,很快就响起了一个男人跟记者的对话。 越听,金恩熙的眉头皱的越深,从这份录音里,根本猜不出对方是谁,想起记者刚才说的,那个男人曾经给他打过一笔钱,算是定金,眼睛一亮,手指噼里啪啦在键盘上一阵敲打。 看着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画面,金恩熙吹了一声口哨,她第一次知道,一个女人竟然会这么作死。 “嘿,安,在干嘛呢?”金恩熙给沈清澜打电话。 沈清澜看了一眼客厅,“事情有结果了?”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你肯定想不到是谁要整你。”金恩熙语气兴奋,带着洋洋得意。 “又是沈希潼?”沈清澜淡淡开口。 金恩熙脸上的笑意顿时僵在脸上,夸张地叫到,“安,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调查出来的。” “猜的。”沈清澜回答,见不得她好的人就那么几个,只要仔细想想就能想明白的事情。 金恩熙有些沮丧,“安,每次对上你,就让我感觉特别挫败,你们Z国有句话叫什么鱼什么亮的,我觉得特别适合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是既生瑜何生亮。” “对,就是这个。不过你这个养姐这次学聪明了,竟然知道通过好几个人联系那个记者,要不是我顺着他们转账的这条线一层层地往上扒,我还真的查不到她。看来被你打击得多了,她的智商都长进了。” 沈清澜知道是沈希潼倒是没有一点惊讶,找到沈希潼的父母这么久了,她要是再不行动,她都要怀疑沈希潼是不是被掉包了。 “安,要不要我帮你却解决了这个女人,保证不留下任何痕迹,省的她没事就瞎蹦跶,怪碍眼的。”金恩熙瘫在沙发上,啃着一个大苹果,这是傅衡逸特地从国外给沈清澜订的红玫瑰苹果,昨天刚刚空运过来的,口感很好,昨天金恩熙刚好去沈清澜家,顺手搬了半箱子回来。 “恩熙,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沈清澜声音微沉。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是随口说说,你别这么认真严肃嘛。”金恩熙耸耸肩,一脸的笑嘻嘻。 沈清澜不能不当真,她是了解金恩熙的性格的,刚才她若是点头,恐怕沈希潼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这样的方式虽然是一时痛快了,却会带来无显的麻烦,最重要的是,她不想日后傅衡逸知道了她的身份,将她看做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魔头。 对付沈希潼这样的人,她有更好的方式,绝对比金恩熙所认为的方式更能让沈希潼痛苦一百倍。 别怪她心狠,要怪就只能怪沈希潼惦记了不该惦记的东西,而且还伸了手。 “将你查到的东西发到我邮箱。”沈清澜交代了一句金恩熙就挂了电话。 “清澜,我们刚刚在说中午就在你家吃火锅吧,你看怎么样?沈清澜刚走出卧室,就听见于晓萱兴奋地说道。 “我们去超市买些火锅料,就在家里自己煮着吃,是不是很好?”越想,于晓萱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她想吃肥牛、大虾、鱿鱼、肉丸...... “赶紧擦擦你的口水。”方彤扔给于晓萱一张餐巾纸,一脸的嫌弃。 于晓萱下意识的接过,擦了擦嘴角,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方彤耍了,冷哼了一声,“方彤你给我等着。” ------题外话------ 又是周一,又要上班了,心好凉

上一篇   190.颜家往事

下一篇   192.傅衡逸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