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颜家往事

颜夕捡起来一看,就看见了照片上的她的爸爸,还年轻的爸爸,身边站着一个女人,不是她的妈妈,她爸爸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照片上的三个人笑得很开心。 尤其是她的爸爸,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爸爸笑得那么开心,虽然从小她的爸爸就很疼她,对着她也是笑眯眯的,但是这种笑不一样。 这张照片不是她上次看见的那张,但是上面的小女孩都是同一个人。 颜夕怔怔地看着照片,脸色有些发白。 “小夕,你在干什么?”颜安邦沉声说道。 颜夕吓得手上的盒子都掉在了地上,信撒了一地,她的手上只有那张照片。 颜安邦看着她手上的照片还有撒了一地的信,脸色一变,快步过来,夺过她手上的照片,“谁让你进来乱翻别人的东西的,你妈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从来见过这样子的爸爸,颜夕被吓到了,脸色苍白,“爸爸,我不是故意的。” 颜安邦看着女儿的脸色,也知道自己吓到她了,缓了缓神色,“小夕,以后不要随便进爸爸的书房,更不能随便翻爸爸的东西知道吗?” 颜夕点点头,垂着眸,看着颜安邦手上的照片,“爸爸,那照片上的人是你吗?那两个人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颜安邦脸色微变,却很快恢复自然,“你看错了,上面的人只是爸爸的朋友,不是爸爸。” “不,上面的人就是爸爸,我看过爸爸年轻时候的照片,上面的人就是你。可是跟你拍照的那两个人是谁,你为什么会跟他们在一起?” “颜夕,我说了上面的人只是我的朋友,不是我。” “爸爸,你不要把我当成三岁的孩子好不好,我已经十九岁了,是个大人了,难道我会连自己的爸爸都认不出吗?”颜夕抬头,定定地看着父亲,一脸的执拗,她虽然单纯,但是并不蠢,她看得出来,爸爸很紧张这张照片,或者说是紧张照片上的人。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爸爸会这么紧张?颜夕想知道一个答案。 “我说了你看错了就是看错了。”颜安邦沉声说道,声音有些冷。 “爸爸,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去告诉妈妈。” “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啊?”颜母正好上来听见了这话,笑着问道。 颜夕和颜安邦的脸色瞬间一变,没有想到颜母会突然进来,还正好听见了他们的对话。颜安邦悄然将手中的照片放进口袋里,“没什么,就是跟小夕开个玩笑。” 他没有注意到地上的信封,但是颜母却注意到了,等看清信封上的字迹,眼神猛地一变,面上却看不出什么,看了一眼颜安邦,只是对颜夕说道,“小夕,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洗澡睡觉。” 颜夕还想问那张照片的事情,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好时机,默默地走出了书房。 颜安邦顺着颜母的视线看去,才发现她注意到了那些信封,等颜夕走出,他刚想捡起来,颜母却比他更快一步,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信封。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留着这些东西。”颜母淡淡地说道,嘲讽的语气。 颜安邦脸色一僵,“都是一些陈年旧物,放在那里忘记扔了而已,你别多想。” “我都没说什么,你心虚啥?”颜母定定地看着自己的丈夫,眼底晦暗不明,“既然是想要扔了的陈年旧物,那么我就替你扔了吧。”说着,就要把信撕了。 颜安邦脸色一变,一把夺过颜母手中的信,“你干什么?” 颜母笑了,却笑得惨然,“不是说要扔了吗,现在又舍不得了,不过是她写给你的信你就舍不得了,要是她的人站在你面前,你是不是还要为了她抛弃这个家?” 颜安邦皱眉,“她都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你又何必再斤斤计较。” “我斤斤计较?”颜母眼底怒色一闪而过,“颜安邦,你自己扪心问问,这么多年,你的心何曾在我的身上停留过一会儿?别人都说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结果我呢,人家都还活着呢,我都争不过,要是她死了,我是不是直接可以给一个死人让位了?” “赵佳卿,你不要胡闹。”颜安邦脸色很难看,被提起陈年旧事,相当于揭开了他心口的伤疤。 “我胡闹,你颜安邦,我看你是还没有清醒,你要记清楚,当年拆散你们的不是我,是你的父亲,我的公公,你无法怪自己的父亲,却让我承担你的愤怒,你的内心就不愧疚吗?这么多年了,别人眼里的好丈夫好父亲的你,你自己问问,你是否真的尽了一个父亲的责任。” 被提到当年的往事,颜安邦脸色铁青,当年,他在跟颜母即赵佳卿结婚之前其实是有爱人的,叫做秦妍。但是秦妍出身低微,只是一个孤儿,所以家里人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那时候颜家遇到了危机,他的父亲因为站错队,被对手打压。 没有人愿意帮他们家,而这时候他的父亲就看上了赵家,赵家当年在南城可算是一把手,要是他们肯伸手帮他们家,那么他父亲就可以没事。 可是他们家跟赵家的关系一般,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交集,无缘无故的别人也不会出手相帮,所以他的父亲就想到了联姻的方式。 年轻时候的颜安邦在南城也算是青年才俊一枚,赵佳卿对颜安邦自然也是喜欢的,所以在颜家上门来提亲的时候,没有让父亲一口拒绝。 赵父知道颜家这时候联姻的目的,本来不想同意,但是唯一的女儿喜欢颜家的小子,他也只能同意了,毕竟颜家当初的问题对于赵家来说也不是不能帮。于是两家的婚事就这样敲定的。 颜安邦知道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帮他把婚事都敲定了,甚至连婚期都定下来了,他在家里大闹了一场,但是一点用也没有。为了防止他跑到赵家去胡说八道,甚至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他出去,还去找了秦妍,将秦妍赶出了南城。 等他获得自由去找秦妍的时候,她的人早已不见了,他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她,而家里的状况他知道,要是没有赵家的帮助,他们他父亲的前途差不多也就断了。心灰意冷之下才跟赵佳卿结了婚。 而因为颜家瞒得紧,颜安邦跟秦妍的事情赵家是一点也不知情,赵佳卿能感觉到颜安邦对她的冷淡,她只以为是因为联姻的关系,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所以没有感情,等以后相处久了,感情也就培养出来了。 颜安邦本来也想跟赵佳卿好好过日子,可是婚后不久,大概是一个月之后,秦妍回来找他了,跟离开前相比,她瘦了,也憔悴了,见到他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指责他,而是轻轻说了一句,“只是想念你想念得心都疼了,所以想回来看你一眼,就一眼,我马上就走了。” 颜安邦本来就深爱她,见到秦妍这副样子,哪里受得了,俩人不知怎的就纠缠在了一起,颜安邦在外面给她租了房子,安顿她住下,时不时来看看她,偶尔也会在她那里过夜。 赵佳卿一开始无所觉,但是次数多了,难免就留心了,这一留心,就发现了这个秘密,顿时如晴天霹雳。 她大闹了一场,颜安邦的父亲自然也知道了,那时候赵父还活着,自然不肯让女儿白白受欺负,两家人上演了一场撕逼大戏。 但那个年代女人离婚是一件很难听的事情,更不要说是他们这样的人家,最后的结果就是秦妍走,而她跟颜安邦继续过日子。 只是那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秦妍走了不到一个月,颜安邦就把她找回来了,因为她怀孕了,而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秦沐。 秦沐百天的时候,秦妍抱着孩子来找过挺着大肚子在家里养胎的赵佳卿,被她这么一刺激,赵佳卿直接就早产了,生下了颜盛宇。 秦妍自知闯了祸,根本不敢再待在南城,等赵家和颜家的人去找她的时候,早已经是人去楼空。 赵家和颜家也是这时候才知道,颜安邦不但没有跟那个人断了,甚至还有了一个女儿,一个比颜盛宇还大几个月的女儿,赵父受不了这个刺激,直接气的进了医院,颜家也是一阵鸡飞狗跳。 颜安邦也知道是自己的错,跪在赵父面前求原谅,赵父哪里肯轻易原谅他,但是女儿连孩子都给人生了,不原谅又能怎么办,让颜安邦发誓,绝对不会去找那对母女,更不会认那个孩子,此时才作罢。 赵佳卿也是有苦难言,她想离婚,可是父亲不同意,而且要是离婚,孩子肯定是给颜家的,她也舍不得,于是只好捏着鼻子跟丈夫继续过下去。 夫妻俩相敬如冰的关系维持了两年,后来赵佳卿得了一场重病,差点就死了,是颜安邦在忙前忙后的照顾,赵佳卿看了感动,才原谅了他,夫妻俩的关系开始缓和,而且看着似乎比刚结婚那会儿还好。 赵佳卿想也许她还是可以跟这个男人白头到老的,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一直到四年后,她怀颜夕的时候,看见丈夫的书中夹着几封信,信里面有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就是今天颜夕看到的那张,她才真正死了心,明白了那个女人就是丈夫心中的白月光。 她不是没想过去举报丈夫,毕竟他是军人,要是私生活不干净,前途就别想要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却传出了那个孩子失踪了,找不到了,最后那个女人也精神异常,离开了南城。 颜安邦失魂落魄了一段时间,赵佳卿看着心不在家中的丈夫终于再一次提出了离婚,但是颜安邦不同意,甚至跪下来求她,赵佳卿一时心软,又因为女儿的出生才算安静了下来。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颜安邦重归家庭。 而后来的许多年里,颜安邦似乎是真的浪子回头了,安心待在家里,对着两个子女也很是疼爱,虽然夫妻间的感情并不如外界所以为的那样好,但是起码也能做到相敬如宾。 ** 因为想起了往事,颜安邦的脸色很不好看,“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现在还来提有意思吗?” 赵佳卿冷笑,“是挺没意思的,颜安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你这么疼颜夕,就是因为颜夕长得跟你那个私生女有点像吧。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两分的相似,你会如此疼爱颜夕吗?” “赵佳卿,你今天想要挑事是吧?”颜安邦也怒了。秦沐的失踪一直是他心中的痛,被赵佳卿这样提起,不恼羞成怒才怪。 赵佳卿哪里会怕他,一脸冷漠地看着他,“颜安邦,这辈子嫁给你,就是我瞎了眼,当初我父亲不同意我嫁给你就对了,是我自己不听话,所以今天这苦果,我也吃了,想要这些信,你全部拿去好了,最好就抱着你的这些信过一辈子,看看你的那个白月光会不会回来找你。” 书房里夫妻俩吵得凶,没有察觉到书房里原本应该已经回房的颜夕就站在门外,捂着小嘴,一脸的难以置信,尤其是听到后来,已经是一脸的惨白。 赵佳卿开门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脸惨白的颜夕,她的脸色猛地一变,“小夕,你怎么在这儿?” 颜安邦也看见了女儿,尤其是看着女儿比白纸还白的脸色时,再也顾不得那些陈年旧物,快步走了过来,“小夕。” 颜夕眸子轻轻转动,看着眼前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的父母,她一直以为她的父母是很恩爱的,是别人眼里的模范夫妻,她拥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却原来一切都只是她的自以为吗?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她的声音很轻,脸色很白,身子也轻轻地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 赵佳卿当年在生颜盛宇的时候伤了身子,又病了一场,本来是不会有孕的,谁知却怀了颜夕,医生也说过,这个孩子先天不足,最好是打掉。 怀颜夕的时候赵佳卿的父亲已经去世了,颜盛宇和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无论如何都舍不得,坚持要生下来。 索性生下来的颜夕并没有缺胳膊少腿,但是身体底子很差,还有很严重的哮喘,颜家精心照料,才有了现在健康活泼的颜夕。 此刻见到女儿这副样子,赵佳卿心中无限后悔,刚才就不应该跟丈夫吵架,更不应该提那些陈年旧事,还被女儿听到了,女儿素来单纯,现在可怎么办。 “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爸爸他真的有个私生女?”颜夕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父母,眼底泪光闪烁。 赵佳卿和颜安邦沉默。 颜夕看向颜安邦,“您这么疼我,只是因为我跟那个私生女长得像?”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颜安邦立刻摇头,“不是的,小夕,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是爱你的。” 颜夕笑了,却流了泪,她以为的幸福家庭是假的,就连父爱都是假的吗? “小夕,你去哪儿?”颜夕转身就跑,赵佳卿没有抓住她,眼看着颜夕就要跑出家门,最后还是颜安邦一把拉住了女儿。 这大晚上的,一个小姑娘出去太危险了。 “小夕,我们有话在家里说,不要任性。”颜安邦拉住女儿,不顾她的挣扎想要将她带回房间。 颜夕满脸的眼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被颜安邦带回房间,“小夕,你听爸爸说,爸爸一直是爱你的,不是因为你长得像谁,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最爱的女儿。” 颜夕一直哭,根本不听颜安邦的话,颜安邦安慰了半天,根本一点用也没有,赵佳卿上来又是一番安慰劝说,同样毫无作用。 夫妻俩无奈,只好双双退出房间,想让颜夕冷静一下。 颜夕给沈清澜打电话,但是电话关机,根本打不通,想给哥哥打,可是万一哥哥要是不知道呢,知道了会不会也跟她一样难过? 赵佳卿回了房间,颜安邦则是去了书房,将那些书信和照片统统扔进了垃圾桶里,不是他对那对母女没有感情,在他的心里,永远都有那对母女的位置,只是现在,对于他来说,现在的家庭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他的一双儿女。 可是第二天一早,当赵佳卿端着早餐上来找颜夕的时候,却发现颜夕不见了,而书房中原本应该被颜安邦扔进了垃圾桶的那张照片也不见了,不确切的说,是有半张不见了。 ** 沈清澜听着颜夕的讲述,眸光复杂,她没有想到秦沐竟然真的是颜家的人,还是颜家的私生女。 “大姐姐,你说我爸爸真的是因为我长得像那个人所以才对我这么好的吗?”颜夕问道,声音哽咽。 沈清澜不认为颜夕长得跟秦沐很像,虽然没有见过颜夕小时候,也没有等到秦沐长大时,但是从俩人的脸部轮廓看,颜夕跟秦沐,只能说有一两分的相似之处,就是她,认识颜夕这么久,也没有将颜夕与秦沐联想起来。 如果不是那次画展,颜夕认出了秦沐,或许秦沐的身世她还需要调查很久才能调查出来,也或许,根本查不出来。 “颜夕,你爸爸对你怎么样,你应该自己用心去感受。”清越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暖意。虽然颜夕是颜家的人,而秦沐当年的失踪很可能跟颜家有关,但是对于这个单纯活泼的小姑娘,沈清澜厌恶不起来。 颜夕沉默,低着头想着什么,“大姐姐,你说的那个秦沐……” “她已经死了,在十几年前就死了。”沈清澜嗓音微冷,眼底划过一抹悲伤,那一日的血色仿佛在眼前徐徐展开。 她还记得,秦沐最喜欢对她说的话就是,“小七,无论多痛苦,多绝望都要坚持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回家,回到亲人的身边。” 她说让她活下去,然后回家。所以她活下来了,也回家了。 颜夕抬头看着沈清澜,眼底是不可置信,“死……死了。” 沈清澜点头,“是,死了。” “大姐姐,她是照片上的那个人吗?”颜夕虽然知道自己还有个私生女姐姐很难受,也知道那个孩子早就已经丢失了,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对方去死,所以忽然听到说死了,心底隐隐生了期盼,希望死的那个人不是她的私生女姐姐。 沈清澜很想点头,但是对上颜夕的目光,最终还是摇摇头,“应该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她是个孤儿,我们是在孤儿院里认识的。” 颜夕心里似乎松了一口气,“她是怎么死的?” “生病,得了一场大病,没有钱治就去了。” 颜夕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大姐姐,你说要是有一天那个人重新回来找我爸爸了要怎么办?我爸爸会认她吗?” 沈清澜眸光轻闪,秦沐要是能回来,会回来找家人吗?她想是会的,毕竟她是那么渴望着回家,想必在她的记忆里,她的父母应该对她很好很好吧,不然她也不会心心念念着想要回家。 “你呢?你希望她回来吗?”明知道秦沐再也回不来了,但是沈清澜却很想知道颜夕对秦沐的态度,说起来,颜夕也算是秦沐的家人吧。 颜夕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她的妈妈是破坏我妈妈幸福的人,按道理我应该是讨厌她的,但是我却讨厌不起来,其实算起来,出生不是她可以选择的,做错事的是我爸爸跟她妈妈,跟她是没有关系的。大姐姐,你说我这种想法是不是很奇怪?” 沈清澜笑了,眼底染着真实的笑意,“颜夕,你很善良,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要管,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我可以吗?”颜夕神情迷茫。 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当然可以。你是你,他们是他们。” 颜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地面,不知道想些什么。 沈清澜也不再开口,突然知道了秦沐的身世,她其实也没有消化,她的视线落在颜夕带过来的那张照片上,看着照片上的秦沐,神情莫测。 今天是颜盛宇送颜夕来的这里,只是他没有上来,而是在外面等着。 颜夕那日从家里跑了之后就来了京城找沈清澜,但是沈清澜恰好出国了,无奈之下她只好住在酒店里,颜家发现颜夕不见了之后四处找人,最后还是颜盛宇猜测她可能会来京城找沈清澜,将寻找的方向转向了京城,这才找到了颜夕,将她带了回去。 颜夕在家里待了两天就开学了,颜家的人害怕颜夕会做傻事,每天都车接车送,根本不给她离开自己人视线的机会,所以即便后来沈清澜回国了,颜夕也没有机会来找沈清澜。 颜盛宇不是没有发现妹妹自从回来之后就沉默了很多,甚至很多时候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肯说,家里人也不愿意告诉他。 颜盛宇再一次感觉很无力,第一次这样的感觉是在画展上得知沈清澜已经结婚那会儿。 颜夕每天除了上学放学,其他时间都待在家里,赵佳卿从南城过来照顾她,面对沉默寡言,再不复天真活泼的女儿,赵佳卿的心里就犹如被人拿刀在那里一道道扎的疼。 今天颜夕第一次开口说要出去,赵佳卿先是一喜,女儿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但是又怕女儿想不开,想要追问女儿出去做什么,却又不敢开口,最后还是颜盛宇说了他送她出门,赵佳卿才放心。 颜盛宇打电话给沈清澜的时候,颜夕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颜夕,沈清澜忽然有点不忍心叫醒她。 “她现在睡着了,你先回去吧,晚上我送她回去。” “不用,我先去其他地方办一点事情,迟一点再来接她。”颜盛宇开口。 沈清澜想了想,同意了。 挂了电话,沈清澜去卧室又拿了一床毯子盖在颜夕的身上,看着她的脸,仔细端详,其实眉眼间,颜夕跟秦沐是真的有些相似的,以前没有联系到一起不觉得,现在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再来看颜夕,沈清澜终于明白了当初对颜夕的莫名好感是从哪里来的。 颜夕这段时间过得压抑,心里堆积了不少事情,睡眠质量很不好,这次跟沈清澜聊天,心里的情绪抒发了出来,心里也彻底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沈清澜见她睡觉还算乖觉,应该不会摔下来,也没有管她,而是进了卧室给金恩熙打了电话,金恩熙已经回了Z国,但是最近一直在查颜家的事情正毫无进展呢,沈清澜就给他送来了这么好的一条线索。 “安,你放心吧,这次我肯定可以查出来。但是,安,秦沐已经死了,你现在查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什么意义?沈清澜也知道,即便查清楚了一切,秦沐也回不来了,但是她依旧想要知道让秦沐念念不忘的家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她当年会进入魔鬼基地,是否还有另一段隐情。 “你尽量查吧,查不到也没有关系,最近BK那边有什么动作?” “KING逃走了,BK的成员在这一次的行动中伤亡极大,尤其是KING的左右手,几乎被砍了一个干净,他很暴怒,据闻,他已经扬言要找Z国围剿他的部队报仇。”金恩熙说着自己最新得到的消息。 这些年表面上她是退出了,也没有出过一出手,但是她的消息渠道来源很多,道上的很多人也会跟她买卖消息,这也算是她的一个副业。 沈清澜眸光微动,“他想报仇?” “是的,而且已经开始招兵买马了,他现在正在像一些小的雇佣兵组织递出橄榄枝,你也知道BK的名号,自然很多人也愿意进去,还有一些单独的雇佣兵,也被他招募走了。” 沈清澜眸光一沉,跟金恩熙结束通话之后就给傅衡逸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 傅衡逸最近一直被叫去开会,上级领导已经知道了这次的行动中有第三方势力插手,虽然帮的是他们这边,但是毕竟是不明势力,对方的目的也不清楚,自然是要调查的。 参与这次行动的每一个人都被叫去了问话,只知道是一男一女,对方长得什么样,是什么人根本一无所知,就算想要调查也无从查起。 傅衡逸即便知道是沈清澜,却保持了沉默,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接到沈清澜的电话的时候,他刚从上级领导的办公室里出来回到自己的宿舍,听了沈清澜的话,傅衡逸的面色不变。 “放心,我会小心的,只要他敢来,我就能抓住他第二次。”被KING逃了,傅衡逸心中也很是不甘心,正愁没有机会。 沈清澜很是不赞同,“你要抓他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用自己做诱饵,傅衡逸,你答应过我,不会让自己受伤。”这次的事情她还没跟他算账呢。 傅衡逸听出了她的话外音,轻笑,“这次是我错了,我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你放心吧,我不会让KING有机会伤了我的。” 沈清澜闻言,微微放心,出去的时候就看见颜夕已经醒来了,正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懵懵懂懂的。 “大姐姐,我怎么睡着了?” 沈清澜笑笑,“饿了么,要不要吃面?” 颜夕摸摸肚子,她是真的有点饿了,点点头。 沈清澜进了厨房煮了两碗番茄鸡蛋面,她的厨艺依旧一般,但是面做的还不错,颜夕将一整碗面都吃完了。 “大姐姐,你做的面真好吃,我吃得好饱。”颜夕揉揉肚子,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沈清澜跟着笑笑,“锅里还有,吃吗?” 颜夕摇摇头,“吃不下了,要是我跟牛一样,有两个胃就好了。” 沈清澜莞尔,这话,曾经于晓萱也说过。仔细想来,其实颜夕的性子更像于晓萱。 颜夕一直在沈清澜家里待在颜盛宇来接她,这次回去,颜夕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虽然说话依旧不多,但是对着赵佳卿却亲近了许多。 赵佳卿很想知道让女儿改变这么大的人是谁,问了儿子,才知道是京城沈家的千金。这位沈家千金她是知道了,没想到女儿竟然还跟她认识。 “改天要是她有时间,邀请她来家里坐客吧,人家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总要谢谢她。”赵佳卿话是对着儿子说的。 颜盛宇没有反对,想着哪天给沈清澜打个电话。 第二天是周末,是沈清澜约好跟导师还有他的女儿吃饭的日子,她先去了一趟丹尼尔那里,拿了一幅画,然后才驱车去了约定好的地点。 到了地方,导师跟他女儿已经到了,“张老师,抱歉,我迟到了。” 张林笑了笑,“是我早到了。” 指了指身边自从沈清澜进来之后就一直看着沈清澜的小姑娘,说道,“这是我的女儿张珊珊。” 张珊珊今年十八岁,是个高三艺术生,主攻的就是美术,她以前喜欢的其实不是冷清秋,而是另一个画家,但是自从沈清澜救人的视频曝光之后,她就很喜欢沈清澜,后来得知沈清澜其实就是冷清秋之后,对冷清秋的画就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 她知道沈清澜是她爸爸的学生,也一直想要见见她,但是她爸爸不同意,她软磨硬泡了许多才让她爸爸同意安排她跟沈清澜见一面。 “张老师,上次真的很抱歉,原本约好的时间,我却失约了。”沈清澜真诚道歉,她从来都是守约的人,上次的事情确实是她的不对。 张林倒是无所谓,笑笑,“人难免会遇到一些急事,不用放在心上。”他知道沈清澜虽然不常在学校,但是事情一定很多,毕竟她是冷清秋,作为一个知名画家,平日里肯定是很忙的。 张珊珊看着沈清澜,眼睛放光,“沈姐姐,我终于见到你了。” 沈清澜哪里会没有察觉到她的注视,对着她浅浅一笑,拿出一个长盒子,“送你的小礼物。” 张珊珊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连忙拒绝,冷清秋的画作现在是个什么价格他是知道的,这么一幅画,价值可不低,抵得上他一年的工资了,哪里肯接受。 “这个我们真不能收,我只是带着我女儿过来跟你吃顿饭,要是收了这个,那我成什么了。”张林拒绝。 张珊珊虽然喜欢冷清秋的画,但是也知道她一幅画的价值,倒也没有伸手去拿。 沈清澜笑了笑,“张老师,这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你女儿的,既然是我的…。粉丝,那么送一份小礼物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钱对于沈清澜来说根本不重要,更何况只是一幅画,眼前的人既然帮过她,这份情谊她是记住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