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浑身是血的男人(首推,求收)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9.浑身是血的男人(首推,求收)

这一支插曲根本没有引起于晓萱的注意,她捧着那杯橙色的果酒,趁着沈清澜不注意,一口接着一口。 等沈清澜解决完油头男,于晓萱的面前已经放了四个空酒杯。 一向情绪不外露的沈清澜无奈地扶额,已经可以想象到等会儿的惨状。 眼看着于晓萱还要伸手去拿第五杯,沈清澜连忙把酒杯挪远了一些,周围已经有男人蠢蠢欲动,想要上来搭讪,这样的美人,实在罕见。 看着于晓萱迷离的双眼,沈清澜就知道这丫头已经醉了。掏出几张纸币扔在台面上,沈清澜拉起于晓萱就出了酒吧。 一路上倒是没有人拦,顺利地出了酒吧,沈清澜刚要打车,就见于晓萱捂着嘴,弯腰就抱着一棵树狂吐起来。 沈清澜在背后轻轻拍着她的背。 “咦,怎么有两个,不对,三个清澜?”好不容易吐干净了,于晓萱晃晃悠悠地看着沈清澜。 眼看着她就要向一边倒去,沈清澜连忙上前扶住她,于晓萱摇头晃脑,“哎呀,清澜,你不要晃啊,你晃得我头都晕了。” “好好好,我不晃,你站稳了。”沈清澜扶着她,防止她跌倒。 “好。”于晓萱乖巧地站好。 幸好这里是酒吧一条街,出租车很多,沈清澜随手招来一辆,将于晓萱扶进去,报了于晓萱家的地址。 “清澜,我今天好开心啊,我给你唱首歌吧。”于晓萱笑嘻嘻,说完,就扯开嗓子长了起来。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五音不全的嗓音扯破天际,沈清澜相信,如果此刻有鸟的话,鸟儿一定会被于晓萱的歌声惊飞,没看见刚才司机大叔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打滑了嘛。 好不容易到了地点,司机大叔刚把人放下就一踩油门逃也似的开走了,生怕被叫住。 这个姑娘的歌声太可怕了,不知道晚上回去会不会做噩梦。 开门的是于母,于晓萱一看见自己的妈妈,眼睛一亮,就朝着于母身上扑去,“妈妈。” 于母手忙脚乱地接住女儿,“哎哟,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阿姨,抱歉,没有看住她。”沈清澜歉意。 于母不在乎的挥挥手,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那就是个小酒鬼,看见酒眼睛就发亮,偏偏还没有酒量,要是光没有酒量就算了,酒品还不好,一喝醉就喜欢折腾人,看着沈清澜额头的薄汗,恐怕被折腾的不轻。 “不关你的事,清澜啊,谢谢你把这个丫头送回来。这个丫头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吧。” “哪有,我才不是麻烦呢,是不是清澜?”于晓萱靠在于母的怀里,不满地出声抗议。 “好好好,你不是麻烦,我是麻烦行了吧。”于母无奈。 “阿姨,我帮你把她送回房间吧。” 于家是个复式,于晓萱的房间在二楼,以于母的身板,想把喝醉的于晓萱送回房间估计有些困难。 于母当然求之不得。 “那就麻烦你了,清澜。” “您太客气了。” “妈妈,我今天好开心,我好爱你的。”于晓萱不老实,抱着于母的脖子蹭蹭,撒娇。 “妈妈也爱你,听话,站好。”与母声音温柔宠溺。 于晓萱乖乖站好。 好不容易才把于晓萱送回了房间,沈清澜和于母累出来一身的汗,喝醉的于晓萱,简直就是个磨人精。 “清澜,时间不早了,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今晚就在家里住下吧。”于母挽留。 沈清澜轻轻摇头,“不用了,阿姨,我朋友在外面等我,他会送我回家。” 于母一听有人送沈清澜回去,也不再勉强,“那好,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改天来家里吃饭,阿姨给你做你喜欢的蜜汁排骨。” “好。” 沈清澜没有让于母送,独自走出了小区。 小区外并没有人等着沈清澜,她那样说只是为了让于母放心。 于晓萱的家位于京城的一个高档小区内,这附近多的是私家车,很难打到车。 今晚的天气不错,褪去了白日的燥热,浸透着夜的凉意。 沈清澜决定先走走。 她慢慢地走着,眼神放空,回到这个城市六年了,这个城市留给她的记忆依旧少的可怜,而小时候关于这座城市的记忆也早已被淡忘。 沈清澜的眼前闪过很多人的身影,爷爷、奶奶、爸爸、哥哥、妈妈、沈希潼、傅老爷子、于晓萱,还有,傅衡逸。 虽然是炎热的夏季,但是夜晚的空气还是带着丝丝凉意,清冷的街道上,只有沈清澜孤单单的背影,路灯将她的背影拉长,也拉长了她身上的凉意。 忽然,谁沈清澜听到了一阵打斗的声音,似乎是从前面的小巷子里传来的。 沈清澜驻足,站在巷口一个避光的角落里,接着微弱的灯光,她看清了正在打斗的两拨人,确切地说是一群人在围殴一个人男人。 男人身上都是伤,留着血,就连脸上也全是血,看不清样貌,但即便如此,他出手依旧狠辣,每次出手,都能把对方的一个人放倒,尽管这时候他的身上必然会添上一道新伤。 沈清澜静静地站着,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既没有走开,也没有上前帮忙。 “警察来啦,快跑。”忽然一阵警车的鸣叫声在暗夜里响起,由远及近,惊醒了正在打斗的一群人。 “警察来了,快走。”其中一个人惊慌地喊了一声,跟着同伴逃走。 很快,巷子里就剩下了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他无力地靠坐在墙边,喘着粗气。 逃走的那群人惊慌之下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只听到了警车的声音,却没有看见警察,甚至他们逃跑了之后身后也没有没有警察追来。 良久,沈清澜才慢慢地从黑暗中走出来,她站在那个男人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伤得很重,出气多,进气少,身上的伤口还在汩汩流血,察觉到有人靠近,他倏地睁开眼眸,看着沈清澜,眼神狠厉。 只是在看清了沈清澜的身形之后,陡然放松,伸出手,似乎想要拉住沈清澜,却又无力垂下,最后头一歪,昏了过去。 沈清澜看清了他最后未出口的那两个字——救我。 ------题外话------ 各位北鼻们,阿离从今天开始为期三天的首推,这三天阿离会二更,要是当天的收藏增加十个以上,加更,所以,各位支持阿离的宝贝们动动手将本文加入书架吧。 欢迎踊跃冒泡,这三天评论留言有奖哦! 二更在老时间,晚上八点!

上一篇   18.信任与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