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离开这里

门外,上来叫俩人下去吃饭的沈清澜站在书房外,听着祖孙俩的对话,悄无声息地下楼去了。 “你爷爷和衡逸呢?”傅靖婷没有见到来人下来,奇怪地问道。 “我看他们好像在谈事情,我就没有进去。”沈清澜解释。 傅靖婷也不再问,换了一个话题,“清澜,你是不是快开学了?” 沈清澜点头,“嗯,正月十七开学。”她接到的通知是这样的。 “我听说你们大四现在也没有什么课,你毕业以后是打算开画廊还是工作室?”傅靖婷问道,按照她的想法,沈清澜的画现在正是当红的时候,就是自己开个画廊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在这方面她也认识几个人,要是沈清澜想开画廊,她还能帮上一点忙。 “丹尼尔有个自己的画廊,他又是我的经纪人,把事情交给他我很放心,”沈清澜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之前盘下了一间茶馆,年后我的主要精力应该会放在茶馆那边。” 傅靖婷一听,来了兴趣,“哦?你还开了一间茶馆?在哪里?” 沈清澜报了地址,傅靖婷虽然常年不在国内,但是对于这个地方还是知道的,“没想到你能盘下那里的店铺,很是不错,改天带姑姑去看看?” “这有什么难的,姑姑想去随时说一声,正月十六我的茶馆就会正式开始营业,到时候姑姑跟我一起去?” “好。”傅靖婷答应的爽快。 傅老爷子和傅衡逸也没有在书房里待多久,很快就下来了。 吃过午饭没有多久,傅衡逸就上楼换了一身军装下来,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知道他这是要走了,站起身,出门来送他。 门外,已经有了一辆军用吉普停在那里,傅衡逸没有急着上车,而是给沈清澜整理一下围巾,“先进去吧,外面冷。” “你先上车,等你走了我就进去了。” 傅衡逸笑,“舍不得我?” 沈清澜很是干脆地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是。” 傅衡逸一怔,给了她一个拥抱,“放心吧,下个月底我就回来了。” 沈清澜微微一想,也就是一个半月多点,点点头,催促着傅衡逸上车。 傅衡逸也不再矫情,上了车,一直到车子再也看不见了,沈清澜才进去,俩人都以为起码要过一个多月才能再见到对方,却没有想到他们会那么快见面,还是在那样的情境下。 后来,沈清澜一直想,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去,是不是事情的发展就不会是那个样子,但是无论想了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样的。即便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依旧会做同样的选择。 “衡逸走了?”傅老爷子问。 沈清澜点点头,“爷爷,下午要不要陪您下棋?” 傅老爷子摆手,“这大过年的,你去找朋友玩儿去吧,要是晚上想跟朋友一起吃饭也是可以的。我一个老头子,有靖婷陪我就够了。” 傅靖婷也附和道,“对啊,清澜,去找朋友聚聚,不要整天闷在家里。” 他们都知道这对小夫妻感情好,傅衡逸又是刚刚回部队,沈清澜难免会有不舍,心情不好,要是出去找朋友玩玩,或许能好过一点。 沈清澜有些无语,其实她真的没有那么多愁善感,傅衡逸离开家,她是有不舍,但她的适应能力一向强,现在已经调整过来了,但是也不愿拂了两位长辈的好意,最后还是背着包出门了。 她没有给于晓萱和方彤打电话,而是去了江心雅苑,卷起袖子就开始打扫卫生。房子不大,但是里里外外的打扫还是花了她不少时间,等她将卫生打扫完毕,时间也已经傍晚了。 回去大院的时候,她在半路上下车,买了几份吃的,路过大院门口的时候,递给了门口的警卫员,当值的依旧是那天被沈希潼呵斥的那个。 “那天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的人说话难免有些不好听,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刚才路过的时候看见这家店的东西不错,给你们带了一点,你们分着吃,辛苦你们了。”沈清澜说道,声音依旧清冷,但是出口的话却充满着暖意。 那个警卫员很是感动,连连摆手不接,“这是我的工作,是我应该做的。那天的事情跟沈小姐您也没什么关系,我都已经忘记了。这东西我们就不要了,外面这么冷,您早点回去。” “本来就是给你们买的,拿着吧,放心,你们领导不会说你们的。”沈清澜说道。 警卫员都是当兵的,思想简单,沈清澜执意要给,他们也不会那么矫情,接下了东西,看着沈清澜离开的背影,心中再一次感叹,这个沈家的小姐有才有貌却为人低调,这才是真正的沈家人。 ** 晚上,某五星级酒店的门被敲响,李大头看了看田翠芳,田翠芳向门外吼了一声,“谁啊?” 门外的人没有回答,而是又用力敲了敲门。 李大头和田翠芳对视一眼,李大头站起来走到门边,没有马上开门,而是问了一声,“谁在外面?” “沈希潼。”门外的人瓮声瓮气地爆了一个名字,李大头打开了门,见着门外的那个身影,脸上笑开了花。 “三丫,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田翠芳热情地招呼着。 沈希潼皱着眉,走进来,神情很是不耐烦,“我不叫三丫,我叫沈希潼。” “行行行,那我们叫你希潼。”田翠芳从善如流,不过就是个名字,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咯,我们是不介意的。 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和两把椅子,椅子上放了不少东西,根本没地方可以让人坐,田翠芳将被子挪到一边,让沈希潼坐下。 让沈希潼看着凌乱的床铺,眼底划过一抹厌恶,哪里愿意坐下,“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她开门见山。 田翠芳和李大头也站着,在沈希潼盛气凌人的目光下,略显局促。 “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听说我是你们的女儿才会找上门来,虽然我跟你们去做了鉴定,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承认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我的爸爸妈妈只有一个,那就是沈谦和楚云蓉,这辈子都是。” “三丫,我们……”田翠芳想解释,沈希潼就是他们的女儿,不会错的,但是沈希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不就是想要钱嘛,钱我可以给你们,条件只有一个,离开京城,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多少钱?”李大头下意识问道,问完之后老脸上都是尴尬。 沈希潼眼底浮现一抹不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从包里拿出一叠现金扔在床上,目测起码有十万。 李大头眼睛亮了亮,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现在这些钱还是给他的,讲真,他心动了。 “三……希潼,我们不是为了你的钱才来找你的。”田翠芳忽然说道,拉回了李大头的理智。 他赞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看来这个娘们儿也不是那么没用,自己刚才要是答应了,损失的可就大了,沈希潼可是一座财神爷,她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的一点也够他们一家生活得很好了。 这么一想,李大头看向十万块的目光就平淡多了,要是认下这个女儿,不要说十万,就是一百万也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田翠芳还在那里说,“希潼,我们找了你这么多年,只是想弥补我们做父母的过错,真的不是冲着你的钱来的。” 李大头赞同地点点头,“你妈一直很后悔当年把你丢在了福利院门口,只要一想到你,她就哭的厉害,整夜整夜的不睡觉。” 田翠芳配合着流了泪,一脸的后悔模样,本以为这样应该能让沈希潼心软,可是沈希潼的心里根本没有一点波动,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过,看着这对夫妻的眼神很冷。 或许他们都以为自己那时候还小,早就不记得了,但是很可惜,自己不仅记得,还记得很清楚,对于他们虚伪的表演根本连看一眼都觉得厌恶。 “你们现在要是拿着这钱离开,那么这些钱还是你们的,要是等到鉴定结果出来,不管我是不是你们的女儿,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沈希潼冷冷地说道,眼睛看着眼前的墙壁,根本不落在李大头夫妻身上。 田翠芳哭的更加伤心了,看着沈希潼的目光仿佛是在看着一个不理解父母苦心的任性女儿,但是嘴上一句话都不说,就那么用一双眼泪涟涟的眼睛看着她。 李大头虽然也没有说话,但是眼睛里却充满着不被理解的怒气,“我们是不会走的,一定会等到鉴定结果出来,这些你拿回去,我们不要你的钱。” 沈希潼嘴角轻勾,嘲讽的弧度,“这话可是你说的,以后你们也别想得到一分钱。”说着还真是将扔在床上的钱放进了包里。 李大头眼睁睁看着到了嘴边的肥肉就这样飞走了,想要出手阻拦,但是却又在心里拼命安慰自己,这些都会回来的,以后都是他的,现在他不能急。 沈希潼踩着高跟鞋走了,田翠芳擦了擦眼泪,看向丈夫,“现在咋办?” 看着那么多钱就这么没了,李大头的心还疼着呢,闻言,恶声恶气地说道,“你问我,我咋知道,都是你这个没用的娘们,什么也不会,连个丫头片子都搞不定。” 田翠芳被丈夫训,也不敢顶嘴,只是默默的抹了一把眼泪。 李大头见状,狠狠地说了一句,“整天就知道哭哭哭,老子的运气都被你哭没了,晦气。” 田翠芳不敢哭了,连忙擦着眼泪,生怕李大头一个不顺心又动手打她,这段时间,因为要上京城找女儿,他已经不再打她了。 沈希潼走出酒店,眼底神色越发冰冷,原本以为这对夫妻没有见过世面,十万块钱足可以搞定,没想到他们竟然不要,是想要更多? 她从来不认为他们是真心想要弥补她,若真是这样,那么他们也就不是他们了。 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的酒店,沈希潼眼底越发冰冷,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一大早,沈谦就接到了医院朋友打来的电话,说鉴定结果出来了,听着最后的结果,沈谦久久不语,然后才低声说了一声“谢谢”,挂断了电话。 “君煜,今天上班?”在楼下看见沈君煜,沈谦温和地问道。 沈君煜摇头,今天周末,他休息。 “正好,今天鉴定结果出来了,你帮我去取一下?” “行。”沈君煜站起来,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回来的路上,顺道接上李家夫妻。 沈希潼知道今天会出结果,这三天她一直没有出过门,也没有再去找李家那对夫妻,只是乖乖待在家里,偶尔弹弹钢琴,或是跟着楚云蓉学花艺,一副乖女儿的模样,似乎对鉴定结果一点也不关心。 看着沈君煜出门,她知道应该是已经有了结果了,眼眸一沉,走到客厅,“爸爸。” 沈谦的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看见沈希潼,温和笑笑,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希潼,不要站着。” 沈希潼在沈谦的身边坐下,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眼角余光却时不时打量着沈谦,见他一脸从容镇定的模样,看不出丝毫情绪,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潼潼,帮妈妈拿一把剪刀。”楚云蓉在门外喊,沈希潼应了一声,“好,马上来。”又看了一眼沈谦,“那,爸我先去找妈妈了。” 沈谦笑着点头,“去吧,你妈妈估计又在折腾那几朵花了。” 沈希潼离开前再次看了一眼沈谦平静的面容,抿了抿唇,走了出去。 李家夫妻第二次踏入沈家的时候,依旧是被眼前的景致奢华而惊呆了的,相比第一次的拘谨害怕,这一次他们的胆子大了很多,从进来开始就一直打量着这个房子,越是打量,眼底的贪婪越是浓郁。 这个房子是近两年沈君煜花了大手笔重新装修的,很多家具都是从国外专门订做的,价格自然不菲。 李家夫妻虽然不认得这些家具的牌子,但是也能看出这个家的富有。 “那个,沈先生,是不是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李大头搓着手,拘谨地问道。 沈谦笑得温和,“不急,等人来齐了。” 沈希潼侧目,人来齐了,谁?爷爷、妈妈、大哥都在了,不是已经齐了。 正在此时,沈清澜走了进来,沈希潼眼眸一沉,狠狠看了沈清澜一眼,这是来看自己的笑话?只是可惜了,今天想要看她的笑话,恐怕还有点难度。 沈清澜确实就是来看戏的,这本就是她导演的,要是不看,不是白白浪费了自己那么多的时间与精力? 在沈老爷子的身边坐下,照例问了一下沈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沈老爷子笑着拍拍她的手,“爷爷身体好得很,不要担心。” 沈清澜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就在这里宣布一下鉴定结果。”沈谦拿起沈君煜从医院带回来的鉴定报告,沈希潼看着那份报告,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嘴角轻勾,一脸的淡定。 “经过鉴定,希潼跟你们确实存在亲子关系,换句话说,她确实是你们的女儿。”沈谦平静地说道。 沈希潼原本镇定的表情瞬间龟裂,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谦,确切地说是看着他手里的报告,仿佛要将它盯出一个洞来。 而李家夫妻的脸上则是狂喜和激动,尤其是田翠芳,看着沈希潼,激动得落泪,嘴里还念叨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我就知道我不会认错的。” “不,这不可能,这份报告是假的,一定是假的。”沈希潼失态尖叫,鉴定样本早就被她换掉了,鉴定的结果怎么可能是真的。脸色一变,指着沈清澜,“是你,是你对不对,你想把我赶出沈家,所以才伪造了这份报告。” 此话一出,在场的除了李家夫妻之外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就连楚云蓉,看着沈希潼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 沈清澜神色倒是依旧清冷,看不出喜怒,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调换样本的事情还真是她做的,只不过,她只是把真的样本换回来而已。 沈希潼却从这一眼中看出沈清澜对自己的鄙视,瞬间反应过来,刚才情急之下自己又做了什么样的蠢事。 “爷爷、爸、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沈希潼想解释,但是看着沈家人毫无表情的脸,心中一阵无力。 “好了,这份报告的真实性不用怀疑,是真的,既然你亲生父母已经找到了你,而他们也希望你回去,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沈老爷子板着脸,说道。 沈希潼瞪大了眼睛,“爷爷,你是要把我赶出沈家吗?”说着,眼泪刷的落了下来。 楚云蓉看着沈希潼伤心落泪的样子,心中微软,她是知道的,这个孩子对这个家很依恋,却一直缺乏安全感,心思比较敏感。 想要开口,但是对上沈清澜清冷的脸,想起沈希潼刚刚对她的指责,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保持沉默,低着头,不去看沈希潼。 沈希潼原本以为楚云蓉起码会劝她两句,但是却迟迟没有见到她动作,心中越发凉,到底不是亲生的,说放弃就可以放弃。 “爷爷,我不想离开这个家,是你和爸爸妈妈把我养大的,给我良好的生活环境和教育,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你们,我不想离开你们。”理智回归,沈希潼哭得伤心。 “希潼,你爷爷没有让你离开沈家。”沈谦开口,“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生父母,现在找到你了,你是愿意跟他们回去,还是留在沈家,这要看你自己的意思,我们会尊重你的选择。” 沈希潼闻言,心中松了一口气,只是却哭得愈发厉害了,泪水涟涟地看着沈谦,“爸爸,我要留在这里,我想陪着你跟妈妈,你们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三丫,我们才是你的亲爹娘,找了这么久才找到你,你咋能不跟我们回去呢?”田翠芳急了,要是沈希潼不跟他们走,他们的好日子哪里来。 “当年是你们不要我的,现在又来找我做什么?是看我生活好了,想要钱是吗?”沈希潼恨恨地看着李家夫妻,语气怨愤。 田翠芳也哭了,“当年真的是没办法啊,要是不把你送到福利院去,你就要饿死了,你是我生下来的,我咋舍得。后来等家里条件好了一点,我们去找过你的,可是你已经不在了啊。这么多年,我一天都没有睡过好觉,天天想的都是你,你爸他也总是埋怨我这个做妈的心太狠。” 李大头配合着做出一副伤心的表情。 沈清澜冷眼看着,一语不发,啧啧,这对夫妻不去做演员可惜了,沈君煜也看的津津有味,讲真,他对沈希潼本来也没有什么感情,她走不走的,跟自己也没有关系,但是能看戏,还是不错的。 看了看沈清澜,他的眼中划过一抹柔软,这才是他要疼爱和保护的妹妹。 “行了,都别哭了。”沈老爷子发话,客厅里瞬间安静下来,“这件事已经清楚了,希潼,你既然选择留在沈家,那么我们也不会多说什么,但是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哪怕当年抛弃了你,到底也是生了你,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你有时间也跟他们走动走动。” 沈希潼满脸的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答了一声好,李家夫妻闻言,很是欣喜,看着沈老爷子的目光充满着感激。 “澜澜,爷爷累了,扶爷爷上去休息。”沈老爷子说道。 沈清澜站起来,扶着老爷子上了楼。 沈君煜被吩咐着送李家夫妻回了酒店,楚云蓉也找了一个借口上楼休息了,丈夫早就说过,这件事不允许自己管,她躲开就是了。 “爸爸。”客厅里只剩下沈希潼和沈谦,沈希潼心中有些不安,小声地叫了一声。 沈谦温和地笑笑,“怎么了?”他脸上的笑意与他平常没有任何分别,沈希潼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她总觉得,沈谦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 沈希潼想要笑,但是她笑不出来,扯了扯嘴角,“没什么,爸,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上去了,妈妈刚才说有些不舒服,我上去看看她。” 沈谦笑着点点头,“去吧,要是你妈妈真的很不舒服,记得叫医生过来看看。” “好。”沈希潼点头,起身上楼。 沈谦看着她上去的背影,眸光沉沉,不禁想到,当初为了安抚妻子的情绪而领养了这个孩子是不是做错了? 妻子的病看着是好了,其实根本没好,依旧常年吃着药,而亲生女儿回来之后,也跟他们夫妻不甚亲近。 原本以为这个孩子好歹沈家也养了这么多年,教育了这么多年,起码是个好的,但是现在,沈谦开始怀疑了。 今早接到朋友的电话,跟他说了鉴定结果的同时还跟他说了个事情,沈希潼曾经托人想要换掉鉴定的血液样本,她什么想法,沈谦只要一想就能明白。 沈谦不是不知道自从沈清澜回来以后,沈希潼就在有意无意地针对她,原本以为只是因为她害怕被沈家赶出去心中不安才会如此,本质还是善良的。 但是从去年清澜结婚以后,发生的很多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 他虽然常年在部队,但是许多事情他不是不清楚,包括去年沈希潼从楼梯上摔下去,说是清澜推的那件事,楚云蓉是没跟他说,可是只要他想知道,依旧可以知道。 清澜的性子他不说全部了解,但是七八分还是有的,除了楚云蓉,想必没有人会相信她会推沈希潼下楼。 年初傅衡逸喝醉了,沈希潼想要趁机做什么被清澜撞破的事情他同样清楚,因为那天他刚好在那个时间上楼,无意中看见了,只是在他们三个没发现之前就离开了而已。 李家夫妻为何会突然找上门来,还那么确定的说沈希潼就是他们的女儿,这其中要是没有清澜的手笔他是不相信的。 他同意沈希潼跟他们去做鉴定,未必没有帮着清澜的意思,君煜总是觉得他对清澜存着防备,存着怀疑,其实不是的。 当初清澜回家,他确实怀疑过是否有人要利用她对沈家做什么,但那只是她回到沈家以前,自从她回来以后,他对她的疼爱不掺杂一丝的虚假,不管儿子和清澜信不信,但确实就是如此。 而儿子至今还在因为他调查清澜的事情而怪他,甚至为此放弃了进部队的机会,这些说起来,沈谦心中也很是难过。 沈希潼……或许这是他当初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 沈清澜扶着老爷子上楼,看着老爷子躺下休息了就回了房间,傅衡逸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 沈清澜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微微一笑,接了起来。 “傅衡逸。” 傅衡逸轻笑,“嗯,在哪里呢?” “在家里,”怕他没有听明白,补充了一句,“在沈家。沈希潼的鉴定结果出来了,爸叫我回家。” “哦。”傅衡逸对这件事不是很感兴趣,他大概能猜到沈清澜在这件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对于结果自然已经清楚,根本连问都没有问。 “晚上回家的时候看看家里有没有生姜红糖水。”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疑惑,“怎么了?要生姜红糖水干嘛?” 傅衡逸眼底有些无奈,这个人对自己的事情怎么这么不上心,“过两天就是你例假的日子,第一天肚子不是不舒服?记得给自己泡一杯红糖水,然后我在卧室床头柜的抽屉里放了一个暖手宝,你把它充好电放在肚子上,知道吗?” 沈清澜清冷的脸上晕染上一抹薄红,没想到傅衡逸竟然知道她的生理期,还给她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她记得傅衡逸也只是撞见过一次她生理期第一天,竟然就发现了她会痛经? “那一点疼不算什么,早就已经习惯了。”沈清澜轻声说道。 “清澜,女孩子要对自己好一点,我平时不在家,不能照顾你,你听话,不要让我担心。”傅衡逸柔声哄道。 他这么一说,沈清澜什么脾气也没有了,乖乖点头,“好,知道了,等会儿我就去去趟超市,买生姜红糖水。” “还有,那几天不要碰凉水,不要受凉。”傅衡逸叮嘱,这些他都是后来上网查的,就怕沈清澜不注意,所以才专门打了电话回来叮嘱。 无论傅衡逸说什么,沈清澜都乖乖点头。 挂了电话,沈清澜嘴角一直挂着笑意,她体寒,这是在魔鬼训练基地落下来的毛病,也因为体寒,她有痛经的毛病,那么多年,她也忍过来了,她其实没有那么娇贵。但被人关心的感觉,实在很不坏。 原本年后傅衡逸是打算带她去拜访一位老中医的,想给她调理一下身体,但是很不巧,老中医去外地儿子家过年去了,这段时间不在京城。 下午沈清澜回傅家,直接绕道去了超市,买了一包生姜红糖回来,还给傅衡逸拍了一张照片,也不等他回复,就回去了。 傅衡逸看到这张照片已经是半夜了,未免打扰她休息,没有打电话,只是笑着给沈清澜发了一条微信。 鉴定结果出来的第二天沈谦就回部队了,他原本前两天就该回部队了,只是沈希潼的这件事没有解决,他特意请了两天的家。 回部队之前,沈谦和沈老爷子在书房里待了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这对父子说了什么,沈谦从书房出来,看见妻子正在给他整理行李。 “云蓉,我只是回部队,又不是搬家,不需要准备这么多东西。”看着被妻子塞得满满的行李箱,沈谦无奈。 楚云蓉将最后一件衣服塞进去,拉上拉链,“知道,但是你不是有好长时间不回来吗,多带点万一忙起来来不及洗,也好有个换洗的衣服。” 沈谦上前抱抱妻子,“我走了,家里又要靠你照顾你。” 楚云蓉有些不适应,都是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肉麻,拍拍丈夫的背,“知道了,家里不用你管,你安心工作就好。” 沈谦笑了笑,放开妻子,“希潼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插手,这毕竟是人家的亲生父母,我们即便养大了她,但是她已经成年了,有些事情交给她自己决定就好,知道吗?” 虽然这话已经说过,但是沈谦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遍妻子,妻子对沈希潼一向是心软的,清澜既然将李家夫妻找来,那么肯定就不会只是认亲这么简单,李家夫妻应该是个能作的,沈谦不希望妻子趟进这淌浑水里。 楚云蓉脸上的笑意僵了僵,对上丈夫认真的眉眼,最终还是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知道丈夫瞒了她许多事,但是这个丈夫对她的好也不是作假的,丈夫既然这么说了,那么肯定就是为了她好,她听着就是了。 送别了沈谦,楚云蓉转身进屋就看见了门边的沈希潼,“妈,爸爸已经走了?” 楚云蓉点头,“是啊,你找他有事?” 沈希潼摇头,“没有。” “你这是要出门看你的亲生爸妈?”楚云蓉见她站在门口,以为她要出门,问道。 沈希潼再次摇头,“妈,我能不能跟你聊聊。” 楚云蓉点头,俩人去了沈希潼的房间,她的房间跟沈清澜的相比,风格明显偏淑女,房间里还有淡淡类似于熏香的味道,味道很好闻,地上还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 楚云蓉在沙发上坐下,看着沈希潼一脸的慈和,“想跟妈妈聊什么?” 沈希潼跪坐在地摊上,将头搁在楚云蓉的腿上,“妈妈,我不认我的亲生父母,你会不会觉得我冷血?” 楚云蓉摸摸她的头发,柔声问道,“怎么会这么想?” “他们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我,但是就像爸爸说的,是他们生下了我,给了我生命,我是不是不该怨恨?” “潼潼,妈妈能理解你的感受,你对你亲生父母有怨恨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既然他们已经找到了你,也真心想要弥补你,你不妨就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多两个人疼你不好吗?” 沈希潼闻言,心里一凉,顿时抬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楚云蓉,“妈妈,你是打算不要了妈?” “傻孩子,你想多了,你是妈妈的女儿,妈妈不会不要你。这辈子都不会。” 沈希潼闻言,终于笑了,抱着楚云蓉,“妈妈,我爱你,我这辈子都要做的你的女儿,要是有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女儿,做你的女儿是最幸福的一件事,也是我最幸运的一件事。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您。” 楚云蓉笑,拍拍沈希潼的肩膀,“嗯,妈妈知道,妈妈也爱你。” “妈妈,你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我会试着去原谅他们。” ------题外话------ 《名门豪娶:大叔VS小妻》艾依瑶 简介: 人都说,男人到了中年,颜值和体力就都不行了。 叶倾心不觉得,因为景博渊就不是,人到中年颜值和体力依旧好得不行。 景博渊举手反驳:“我才三十五,离中年还远。” …… 景博渊,出生勋贵世家,白手起家创立博威集团,在商界呼风唤雨。 大众谈起他:成熟稳重、严肃刻薄、背景深不可测的企业家。 就这个严肃到近乎刻薄的成功男人,忽然老牛吃嫩草,娶了个小自己十四岁的小妻子。 叶倾心,风雨里飘摇的坚韧小草,一场豪娶,她嫁入名门,成了人人羡艳的名门阔太。

上一篇   183.认亲

下一篇   185.见面,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