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亲生父母?(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82.亲生父母?(二更)

“你看错了,我的妹妹只有一个,澜澜从来不去那里。”沈君煜淡淡开口,看也没看楼下一眼。 韩奕拉着他没放,“是我说错了,是你那个名义上的妹妹,你快看看是不是她,我有九成的把握是她。” 沈君煜停下脚步,随着韩奕指着的方向看去,虽然沈希潼画着浓妆,又在人群中,但是沈君煜想要认出她并不难。 韩奕啧啧,“真看不出,你这妹妹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他本来想说“骚”,但是话道嘴边改了口。 沈君煜脸上倒是没有丝毫意外,沈希潼从小就会装,现在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这里他一点也不惊讶。 “走吧。”沈君煜抬脚就走,韩奕又往舞池里看了一眼,收回目光,不屑地笑笑。 他认识沈希潼也有很多年了,可以说是从小就认识,沈希潼长得漂亮,但是一向喜欢美女的韩奕从来就没有对她动过心思,不是因为沈君煜的关系,而是因为这个女人太装,女人偶尔装一装那叫可爱,可是一直装,那就面目可憎了。 韩奕和沈君煜到达停车场的时候,傅衡逸已经走了。 “傅衡逸人呢?他没有开车来,不坐我的车,是打算走回去吗?”韩奕没有看见傅衡逸的人,问顾阳。 顾阳耸耸肩,“小嫂子来接他了,他先走了。” “啧啧,这有了老婆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啊,搞得我都想结婚了。”韩奕感叹。 沈君煜斜了他一眼,“你这么多红颜知己,想要结婚还不简单,就是想要当爹,都有人排队等着你宠幸。” “你们懂什么,那些女人是能结婚的吗?要结婚也该找个贤妻良母型的。像小嫂子那样的就不错。”话是这样说,但是脑海中却闪过一张年轻的脸,弯弯的月牙眼,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 如果是那个丫头,恐怕也做不了贤妻良母。 摇摇头,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又想起那个丫头了,那就是一个母老虎,小狼崽,会咬人的。 ** 傅衡逸上车,才发现后面坐着于晓萱和方彤,俩人的脸蛋微红,似乎是喝了酒。 “喝酒了?”傅衡逸问。 沈清澜摇头,“我没喝,她们两个喝了。” “傅爷好。”方彤主动打招呼,于晓萱跟着方彤喊。 傅衡逸从后视镜看了她们一眼,微微一笑,语气温和,“叫我傅衡逸就好,或者傅哥也行。” 方彤有些受宠若惊,她可不敢,“是,傅爷。” 傅衡逸笑了笑,不再开口。 他坐的是副驾驶,今晚喝了几口酒,不宜开车,沈清澜先把于晓萱和方彤送回了家,才跟傅衡逸回大院。 傅衡逸初十就要走,而今天已经初八了,这几天他们都住在大院里。 回去的时候家里人都已经睡了,沈清澜和傅衡逸也没有吵醒他们,洗完澡就睡了。 第二天上午,傅衡逸和沈清澜吃完早饭,在大院里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大院的门口,目睹了一场好戏。 沈希潼昨晚没有回家,去了酒店,打了电话回家说是在朋友家住,楚云蓉知道沈希潼回国后在京城有几个女性朋友倒也没有怀疑。 玩了一夜,又喝了酒,沈希潼起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知道今天家里没人,也不急着回家,爷爷跟老友约好出去玩了,爸爸妈妈要去拜访朋友,而沈君煜自动被沈希潼忽略了。 打电话让人送来一套换洗的衣服,是她平时的风格,又画了一个淡妆,遮住微微有些憔悴的脸色,这才打车回家。 她的车昨天停在魅色了,没有开回来,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躺着,不想去开车,就先扔在那里吧。 远远的,她就看到大院门口有两人站在角落里,穿着厚重的棉衣,缩着肩膀和脖子,大概是因为冷,还来回走着。离得近了,才发现是一男一女,头发有些花白,看上去有些年纪了。 沈希潼没有在意,下了车,刚要走进去,却见刚刚还站在角落的男女立刻朝着她走过来,那女的甚至还扑上来想要抱住她,沈希潼一惊,下意识后退两步,皱着眉头,冷声呵斥,“你干什么?” 女人似乎是没有料到沈希潼的反应,一时间也不敢动作,只是愣愣地看着沈希潼。 “你们是谁?”沈希潼皱眉。 女人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抓着沈希潼的手,眼睛里泪光闪闪,“三丫,我们终于找到你了,你让我们找的好苦啊。” 沈希潼没有防备之下被抓了个正着,想要抽回手,却没有料到女人力气大的惊人,“你们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女人一脸的激动,“三丫,我们是你的爸妈啊,你的亲爸妈啊。” 听了前半句,沈希潼还想说他们认错了,但是听了后半句,她的动作有片刻的停顿,神情似有恍惚,却又在瞬间恢复了平静,用力掰开女人的手,“你们认错了,我不是你们口中的三丫,我叫沈希潼,我有爸爸妈妈。” 女人一听就急了,抓着沈希潼的手不放,“三丫,我们真的是你的亲生爸妈,我们有照片的。” 说着,冲着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喊,“快把照片拿出来给三丫看看。” 男人闻言,立马从胸口的袋子里掏出一张照片,举到沈希潼的面前,“三丫,你看,这是你小时候的照片,我们真的是你的亲爸妈。” 照片很旧,大概是没有保存好,上面还有黄色的霉斑,照片上是两个大人和三个小女孩,最小的那个沈希潼一眼就认出了是小时候的自己,看年纪应该是五六岁的样子。 沈希潼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随便拿着一张照片就想说是我的父母,你们这是诈骗,我可以报警的。” 本来以为这话能够吓唬住这对夫妻,没想到那个男的反而抬起了头,看向沈希潼,“你报警,就是见了警察我们也不怕的,我们是来找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又没有做坏事。” 这理直气壮的话听得沈希潼气红了眼,不说眼前这两个落魄寒酸的人是不是自己的父母,即便真是自己的父母,当年既然抛弃了自己,现在来找她,又是什么道理? “好好说,跟三丫好好说。”女人做和事佬,他们是来认女儿的,不是来跟女儿结仇的。 男人闭口不语。 女人脸上都是小心讨好的笑,“三丫,你要是不相信,我们可以去做那个什么鉴定的,我们真的是你的亲生父母。” 沈希潼挣不开女人的手,心中懊恼,回头去看大院门口的警卫员,“你们都是死的呀,还不快过来把他们给我拉开。” 警卫员早就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原本一开始就要过来的,但是傅衡逸和沈清澜走了过来,示意他们不要管,他们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听到沈希潼的话,几个警卫员的脸色有些黑。 他们都是部队里的兵,即便是在这里做警卫员,也是属于部队的,在这里住着的各位领导也没有对他们这样说过话,而沈希潼刚刚的样子,分明是把他们当下人呵斥,他们脸色能好才怪。 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卫员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气,不过是个假凤凰,有什么好骄傲的,人家真凤凰对他们都客气有礼的呢。只是看着站在一边的沈清澜,到底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沈清澜。 沈清澜和傅衡逸从角落里走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说话的是傅衡逸。 沈希潼看见傅衡逸,先是一喜,当看见他身边的沈清澜时,脸上的喜意顿时消失无踪,只是可怜兮兮地看着傅衡逸,“衡逸,帮我把这两个人拉开。” 傅衡逸没有理会沈希潼的话,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但是还是佯装不知地看向那对夫妻,“你们是谁?为何要在这里拉拉扯扯?” 中年夫妻大概是没有见过傅衡逸这样的浑身气势的人,脸上满是忐忑不安,女人手上的力道松了松,沈希潼趁机挣脱她,跑到了傅衡逸的身边,女人想要拉住她却落了空。 男人没有说话,给女人使了一个眼色,女人搓搓手,小心开口,“这位……”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傅衡逸,想了一个比较妥帖的称呼,“这位先生,我们是三……是她的亲生父母。” 傅衡逸侧目,指了指沈希潼,“你说你们是她的亲生父母?” 女人点头,“对,我们真是她的亲爸妈,找了她许多年了,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她在这里,我们连年都没有过完就找过来了,可是这里我们进不去,只能在门口等着。” “你们怎么知道她就是你们的女儿,万一认错了呢?”沈清澜开口,声音清冷。 中年夫妻俩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姑娘很漂亮,漂亮得就像是个仙女,他们只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女人小声开口,“我们,我们有证据的,我们问过当年丢弃三丫的那家孤儿院,孤儿院里的人告诉我,三丫被一家大户人家收养了,我打听了很久,走了许多地方,才知道那大户人家是京城的,所以我们就找来了。” 女人说了很多,但是依旧没说他们是怎么知道沈希潼就是他们的女儿的。 沈清澜看着眼前的俩人,眼底划过一抹幽光。 “这里毕竟是大门口,人来人往的,不好看,先进去吧。我父母就是你们口中的女儿的养父母,现在不在家,你们先到我家里坐一会儿,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回来。”沈清澜开口说道,不急不缓。 沈希潼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让他们到我们家里去干嘛,他们就是骗子,还告诉爸爸妈妈,有必要吗?” 女人一听这话,急了,“我们不是骗子,我们真的是她的爸妈。” 沈清澜看了沈希潼一眼,“现在外面的天气这么冷,不管是不是,也不能把人扔在这里,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负责?” 沈希潼一噎,不说话了,愤愤地看了一眼沈清澜,扭头就走了。 傅衡逸看了看俩人,“你们进来吧。” 俩人小心翼翼地跟着傅衡逸走了进去,这一次,门口的警卫员没有拦他们,夫妻俩偷偷松了一口气,只是没等他们把气喘匀了,就看到了沈家的房子。 夫妻俩更加的小心翼翼了,看着精致的沙发,连坐下都只敢坐半个屁股。 宋嫂不知道这俩人是谁,但是看着并不像是沈家的亲戚,给俩人上了茶。 女人有些手足无措,连连道谢,她的手很冷,明明很想马上将热茶捧在手心里,但是却把手在裤子上擦了又擦,才敢小心地捧起茶杯。 男人看着倒是比女人镇定一些,但是那僵直的脊背也透露了他的紧张。 沈希潼上楼去了,一直没有下来,沈清澜已经给沈谦和楚云蓉打了电话,他们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此刻正和傅衡逸坐在沙发上陪着俩人。 刚开始俩人还低着头不敢四处乱看,半过了一会儿,见傅衡逸和沈清澜虽然看着不好接近,但是却也没有为难他们,更加没有看不起他们,胆子渐渐大了。 俩人小心地抬起头,打量着这个房子,见到那些精美的家具时,女人和男人的眼底浮现一丝贪婪。女人还偷偷伸手摸了摸沙发。 沈清澜虽然没有看他们,但是眼角余光却一直留意着,见此情景,眼底终于有了一丝满意。 金恩熙的资料果然没有出错,这俩人也没有让她失望。 傅衡逸看她一眼,在她的手心捏了捏,沈清澜看向他,看见他眼底戏谑的笑意,淡定地转开目光。 傅衡逸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看沈清澜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跟她一定有关系,也许还是她一手促成的,看这俩夫妻的样子也知道家里生活应该不容易,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精力来找多年前刻意丢弃的女儿,还一找就找到了。 这世上不是没有巧合,但是巧合太多了,就让人怀疑了,只是对于沈希潼他也没有好感,沈清澜无论要做什么,他都会站在她这一边。 沈谦和楚云蓉回来得很快,一同回来的还有沈老爷子。 看见沈老爷子也一起回来了,沈清澜站起来扶着老爷子坐下,“爷爷,你不是去老友家了吗?” 沈老爷子看了她一眼,“家里出了事情,哪里还能呆得住。”看了看,见着沙发上陌生的脸孔,知道应该就是这对夫妻了。 “希潼呢?”没有看见沈希潼,沈老爷子皱眉。 “在楼上。”傅衡逸说道。 沈老爷子看向楚云蓉,“去将她叫下来。” 楚云蓉起身,去楼上叫人。 沈老爷子这才看向那对夫妻,“请问你们怎么称呼?” 俩人从三人进来开始就有些坐立不安,尤其是沈老爷子,没有笑的时候显得很严肃。听到老爷子的问话,女人不敢开口,男人搓搓手,“我叫李大头,这是我老婆,田翠芳。” 沈老爷子点点头,没什么表情,“听说你们是来找女儿的?” “是,是的,你们家大女儿就是我的亲生女儿。”李大头答道,害怕沈老爷子不相信,还把那张照片拿了出来,递给老爷子,“这是我们家的全家福,最小的那个就是三丫。” 沈老爷子接过照片,凑近了看一眼,沈希潼来到沈家的时候已经九岁了,跟照片上的小女孩有点不一样,但是还是能看出相似之处的。 他放下照片,将照片放在了桌子上,楚云蓉和沈希潼也已经下来了,沈希潼的脸上全是心不甘情不愿。 “你们说希潼是你们的女儿,除了这张照片还有什么证据?”沈谦沉声开口。 男人似乎没有料到沈谦会这么问,一时有些愣,“我是她亲爸,这还需要什么证据?而且这照片难道不够?” “你说你是我亲生父亲你就是?照片还能造假呢。我看你们就是骗子。”沈希潼语气恶劣。 李大头在沈家人面前不敢硬气,但是在他的心中,沈希潼那是他的女儿,女儿顶撞父亲,那是不孝,脸上的神情立刻变了,想要发怒,还是田翠芳及时拉住了他,拼命使眼色。 李大头瞬间冷静下来,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女儿认下来,来找他们的人可是说了,他们这个女儿现在可是弹钢琴的,赚的钱可多了,要是能把这个女儿认回去,他们家的生活立刻就能得到改善,他儿子娶媳妇的钱也有了,他也不用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躺在家里就可以有钱花。 沈老爷子看了一眼沈希潼,沈希潼立刻就闭嘴不说了,刚才老爷子那眼神明显就是对她刚才的态度有所不满。 傅衡逸和沈清澜坐在一边看戏,难得的大戏,要是不看,也太不对不起自己了。只是二人淡定自若的样子落入沈希潼的眼中却让她心中郁卒得想要吐血。 ------题外话------ 奇葩父母来了

下一篇   183.认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