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傅爷哄娃记2(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80.傅爷哄娃记2(二更)

听着傅衡逸吃味的话,沈清澜啼笑皆非,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傅衡逸,“你的烂桃花也不少,至今还有一朵在我的眼前乱晃。”也没见我说什么呀。 傅衡逸禁声,沈希潼虽然不是他主动招惹的,但是确实很心烦。 “老婆,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吃醋吗?”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挑眉,“你觉得呢?” 傅爷微笑,“我觉得是,不过,”他语气一转,“夫人尽可放心,我是你的,你一个人的,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我都不带看一眼的,你要是不喜欢,完全可以拿把剪刀把他们都给剪了,我绝对举双手赞成。”傅衡逸一本正经,说不得还要为沈清澜递上一把剪刀。 “哦?不心疼?”沈清澜斜了他一眼,油嘴滑舌的傅衡逸可是不多见,却有一种别样的魅力,沈清澜仿若听见自己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傅衡逸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微微移开,“我只心疼你。”然后复又加深了这个吻。 自从昨晚挖掘出了新的姿势以后,傅爷一直蠢蠢欲动,此刻佳人在怀,哪里还忍得住。 沈清澜没有拒绝,过几天他就要回部队了,又要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他,沈清澜也舍不得拒绝,手揽上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卧室内的温度渐渐升高…… 睡到半夜的时候,沈清澜迷糊间似乎听到了一阵哭声,她睁开眼睛,傅衡逸已经起床了,“你先睡,我去看看。” 沈清澜闻言,又躺了回去,傅衡逸披了一件外套,走出卧室。 哭声是从隔壁的客房传来的,那里今天是小豆丁在睡,他到的时候赵姨和傅靖婷已经在了。 “发生什么事了?”傅衡逸问道。 傅靖婷怀里抱着小豆丁,赵姨正在整理床铺,“没什么事,小孩子尿床而已。等会儿把被子换一下就好,衡逸,你先去睡吧,这里有我们呢。” 小豆丁窝在傅靖婷的怀里,小声地抽噎着,身上裹着一条浴巾,估计脏衣服已经换过了,看着傅衡逸进来,小豆丁看了过来,没有见到沈清澜,脸上很是失望。 “姨……姨夫,姨姨呢?” “你姨姨已经睡了。”傅衡逸温声说道。 “我。……嗝……我想跟姨姨睡。”小豆丁的脸上全是眼泪,因为刚刚哭过,大眼睛湿漉漉的,小脸蛋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 傅衡逸本想拒绝的话在看到那张小脸时终于还是改了口,“好。”伸手将小豆丁从傅靖婷的怀里抱了过来。 “洗过澡了吗?”这话问的是赵姨。 赵姨点点头,“洗了,你姑姑带进去洗的。”又指了指床头柜,“他的衣服在那里,你给他换上。” 傅衡逸走过去,给他换好衣服,然后才抱着他回了自己的卧室,沈清澜没有睡,看见进来的俩人,尤其是小豆丁红红的眼圈时,不由问道,“做噩梦了?” “尿床了。”傅衡逸看了怀中的人儿,说道,语气里很是有些嫌弃,都三岁了还尿床,羞不羞。 只是若干年后,当某宝时不时给傅爷来个抽象派作品时,傅爷除了任命地将干净的床单被子给某小屁孩换好,然后将脏的拿起去洗了之外,哪里还记得曾经他还嫌弃三岁的小朋友尿床的事情。 小豆丁低着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敢看沈清澜,“姨姨,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就是晚上喝了太多奶奶了。” 晚上临睡前,傅靖婷曾给小豆丁喝了一大杯牛奶,往常的时候,裴一宁都是给小豆丁穿上纸尿裤的,今天裴一宁虽然将纸尿裤装在小豆丁的小行李箱里,但是却忘了跟傅衡逸和沈清澜交代了。 沈清澜他们又没有孩子,哪里知道这么多,这不一个疏忽就出了这么一件事。 沈清澜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小孩子嘛,她虽然没有养过孩子,但是也曾听人说过小孩子尿床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拍拍床铺的位置,“过来。” 小豆丁光着脚,傅衡逸没有把他放下,直接将他放在了床上,他爬过去,乖乖地在沈清澜得身边躺下,“姨姨,我不会尿床了。” 沈清澜温柔的笑笑,摸摸他的笑脸,“姨姨知道,睡吧。” 不知是不是躺在沈清澜身边的原因,小豆丁很快就睡着了,只是却苦了傅爷,想要抱自己的老婆,中间却隔着一个小人。 心中不禁懊悔,当时自己肯定是脑抽了才会答应小豆丁跟自己一块睡,心里郁卒的傅爷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无语凝噎。 后半夜相安无事。 傅衡逸一早就醒了过来,下意识地想去抱身边的人,却发现手感不对,睁开眼睛才发现是小豆丁。 对准他的是小豆丁的小屁股。 傅衡逸脸色微微有点青,尤其是在看到小豆丁将手放在沈清澜的胸上时,眼底飘着冰霜,脸色刷的一下黑成了锅底。 伸手,将小豆丁从沈清澜的怀里扒拉出来,他这么一动,沈清澜就醒了,看见他的动作,“你做什么,当心弄醒了他。” 傅衡逸看了一眼睡得流口水的某小孩,“弄不醒。”嘴上虽这么说,但是手里的动作倒是下意识地放轻了,给小豆丁调整好睡姿,又给他盖好被子,确定他不会感冒,才看向沈清澜。 “起床吗?” 沈清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点点头,“嗯。” 夫妻俩起床,洗漱完后换了一身的运动装,又一起出门了。 俩人都有晨练的习惯,傅衡逸放假回家,他们倒是经常一起出去跑步。 刚开始傅衡逸还会惊讶沈清澜的体力,无论他的速度快还是慢,她都可以跟上,而且气息丝毫不乱,第一次见的时候,傅衡逸还曾问过她。 沈清澜当时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了一句,“我爷爷是军人,我回来以后我爷爷也曾训练过我。” 俩人跑步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大堆早餐,撞上刚好洗漱完下来的傅靖婷,她打着哈欠,昨晚小豆丁尿床将她吵醒了,她就没有再睡着过,现在整个人困得很。 “咦,你们跑步回来了?”看着俩人手上的早餐,傅靖婷惊讶。 沈清澜笑了笑,“姑姑,过来吃早餐,买了你最爱吃的黄胜记煎包。” 傅靖婷侧目,黄胜记到这里可是足足有五公里,来回可是十公里,这俩人是跑着去的?看着他们浑身清爽,一滴汗都没流的样子,傅靖婷不禁在心里摇摇头,这体力可真是够好的。 “还是清澜有心,以前衡逸可没有给我买过什么煎包。”傅靖婷嬉笑着走进餐厅。 傅老爷子也从楼上下来,一家人坐在餐厅里吃早饭。 赵姨从厨房里拿出碗筷,回来的路上沈清澜已经给赵姨打过电话,让她不要做早饭。 “昊昊呢,还在睡?”傅靖婷喝了一口豆浆,问道。 傅衡逸点头,“给他买了一碗粥,等会儿再配个鸡蛋就行。” “他家人今天要来接他还是在家里多住几天?” “今天就会来接。”正说着呢,楼梯上就出现了一个小身影,自己蹬蹬蹬地跑进了客厅,“姨姨,你起床怎么也不叫我?” 大概是刚学怎么穿衣服,小豆丁身上的衣服穿得乱七八糟的,傅靖婷站起来,将他的衣服给他整理好。 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软嫩的触感让她很是喜欢,顾阳小时候也是这么招人疼的,“昊昊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小豆丁揉揉眼睛,大概是没有睡足,眼睛里还有困意,“姨姨不见了,我就起来了。” 傅靖婷失笑,这个孩子可真是黏清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清澜的孩子呢。 “昊昊要吃早餐吗?”沈清澜问。 小豆丁点头,又摇头,“我还没有刷牙,妈妈说不刷牙,不能吃早餐。” 傅靖婷失笑,抱起他,“走,姨奶奶带你去刷牙去,你姨姨给你买了好喝的粥,等会儿我们刷完牙喝粥去。” 赵姨已经起身去了厨房,给小豆丁盛粥,然后煮了一个水煮蛋。 小豆丁正喝着粥呢,门铃就响了,赵姨起身去开门,见门外站着一个陌生女人,不由狐疑,“请问你找谁?” 裴一宁温声开口,“我是来找清澜的,我是她表姐。” 这么一说,赵姨就知道了,这应该就是小豆丁的妈妈了,仔细一看,和小豆丁长得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侧开身,“请进。” “谢谢。” “妈妈,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小豆丁正在自己拿着勺子喝粥呢,看见进来的人,嘟着小嘴说道。 裴一宁失笑,这是嫌弃她来早了,这臭小子,有了姨姨就可以不要妈妈,到底谁才是十月怀胎生下他的那个人啊。 “我要是不来,你还不打算回家了是吧?”裴一宁没好气。 然后看向傅老爷子,“傅爷爷,打扰了。傅姑姑,好久不见。” 傅靖婷自然是认识裴一宁的,小时候曾经跟着到傅家玩过,但是却有好多年没有见过了。 “你是一宁吧,这是好多年不见了,我都认不出你了。吃过早饭了吗?” “已经吃过了,谢谢傅姑姑。”将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在一边的椅子上,“傅爷爷,这是我父母让我带给您的一点吃食,您尝尝。” 傅老爷子笑得慈和,“人来了就好,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都是一些自己家里做的,我妈妈平日里没事,就喜欢研究这些,您尝尝看,味道不错。” “你妈妈有心了。” 其他人都已经吃完了,只剩下了小豆丁一个。小豆丁虽然吃得慢,但是餐桌礼仪极好,桌上干干净净的。 裴一宁先到客厅里等着他们,小豆丁吃完饭,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妈妈,窝在妈妈的怀里,跟妈妈打着商量,“妈妈,姨姨家可好玩了,太爷爷可有趣了,姨夫还会给我讲故事,我能不能今天先不回家?” 裴一宁好笑,“你已经在姨姨家住了一个晚上,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还想再住,羞羞脸。” 不好意思地看向傅老爷子,“傅爷爷,实在不好意思,这小子脸皮厚,您不要介意。” 傅老爷子哈哈大笑,“昊昊很可爱,我们都很喜欢他,他要是愿意,想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 傅靖婷也接话,“就是,我们家也没个孩子,有个孩子也热闹些,昊昊活泼可爱,我们求之不得呢。” 小豆丁得意地笑,“妈妈你看吧,我才不是麻烦呢,太爷爷他们都喜欢我,姨姨也喜欢我,我昨天还跟姨姨一起睡了呢。我今天还想住在这里。” “可是你有自己的家,不能一直住在姨姨这里,你今天就要跟妈妈回去。”裴一宁耐心地跟小豆丁解释。 “为什么,”小豆丁有点不愿意,“我不想回家。” “妈妈今天就要走了,你不去送送妈妈?”裴一宁见儿子不愿意,只能拿出杀手锏。 “姐,你不是初十才走吗,怎么今天就要走?”沈清澜疑惑,之前裴一宁是说过初十离开。 “临时接到的通知,需要我提前去报道,这不,一大早就来打扰你们了。”裴一宁解释。 小豆丁也来不及为不能留在这里而不高兴了,抓着裴一宁胸前的衣服,“妈妈,你今天真的要走吗?” 裴一宁摸摸儿子的头发,“是啊,所以昊昊去送送妈妈好不好?” 大概是舍不得,小豆丁红了眼,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妈妈,可以带着昊昊一起走吗?” 到底是亲生的,真的到了分别的时候还是舍不得。 裴一宁鼻尖泛酸,“不是说好了吗,昊昊跟外婆住,男子汉说话要算话的。” 小豆丁不说话了,低着头默默掉眼泪。 他这个样子,反倒是让傅靖婷心疼的很,语重心长地开口,“一宁啊,你是跟你先生一起去外地工作吗?昊昊还小,还是一起带去才好,小孩子还是在爸爸妈妈身边长大才是最好的。” 傅老爷子是听说过这个孩子的事情的,闻言,看了一眼女儿,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傅靖婷常年在国外不知道也正常。 “傅姑姑,我没有结婚,昊昊是我未婚先孕生下的。”裴一宁微微一笑,说道,神情坦然。 傅靖婷很是尴尬,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那个,一宁,抱歉。” 裴一宁倒是看得开,“这没有什么的,这件事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反倒是很感谢那个男人,赐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礼物。” 小豆丁听不懂大人们的话,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裴一宁也不去哄他,跟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才起身告辞。 “不再多坐一会儿?”傅靖婷挽留。 “不了,家里还有不少事,下次有机会再来拜访傅爷爷和傅姑姑。昊昊,跟太爷爷和姨奶奶说再见。” 小豆丁已经不哭了,只是情绪一直不高,听到妈妈的话,抬起头,“太爷爷、姨奶奶再见,姨姨、姨夫再见。” 傅老爷子笑呵呵,“昊昊再见,以后常来玩儿啊。” 小豆丁点点头,跟大家挥挥手,跟着裴一宁走了。 傅衡逸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心底默默松了一口气,可算是走了,悄然打量了一眼沈清澜平坦的小腹,心中默默发誓,他们绝对不能这么早要孩子,这么大瓦数的电灯泡,想要装作看不见都难,最好是过了五六七八年的再要。 要是傅老爷子知道了傅衡逸的想法,肯定能气的喷出一口老血,老爷子我八十多岁了,没几年好活头了,就想在临死前抱抱曾孙子,享受一下四世同堂的福气,结果呢,你倒好,过个五六七八年,那时候我活着还是死了都不知道,你这是想气死我呢还是想气死我。 小豆丁走了,家里瞬间冷清下来,“家里果然有了孩子才热闹啊。”傅老爷子感叹,说着,还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沈清澜的肚子,微微遗憾。 孙子已经跟他商量过了,这两年不打算要孩子,等过两年再要,傅老爷子也知道沈清澜现在还年轻,倒是也理解。 傅衡逸微微一笑,并不接老爷子这个话。 上午陪着傅老爷子在家里呆了半天,下午的时候沈清澜和傅衡逸就出门了。 已经是初八,街上的店铺基本上都开门了,这一次,他们两个没有去逛街,而是去了剧组。沈清澜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于晓萱,打算去剧组探班,傅衡逸自然是妻子到哪里,他也去哪里。 ------题外话------ 今天晚上阿离有事,章节提前更新,明天的一更依旧在上午八点!明天二更的时间另行通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