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傅爷的醋坛子又翻了(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78.傅爷的醋坛子又翻了(二更)

“我还有事,先走了。”颜盛宇开口,“小夕,你跟我一起走吗?” 颜夕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沈清澜了,好不容易碰到了,自然想跟沈清澜多呆一会儿,可是看着哥哥极力掩饰的难过,又想陪着哥哥,一时间倒是有些为难。 了解自家妹子的颜盛宇看了她一眼,笑望着沈清澜,“我接下来有事,可能不太方便带着我妹妹,能不能请你帮忙照顾一下?” 沈清澜没有拒绝,颜盛宇见她答应,跟颜夕叮嘱了两句就走了,脚步匆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傅衡逸淡淡扫了一眼,收回目光,放在沈清澜腰间的手微微用力,沈清澜看向他,似乎是看懂了他眼底的意思,心中无语,这醋缸子。 颜夕虽然想让沈清澜做她的大嫂,但是知道沈清澜已经结婚了,而且看样子俩人感情似乎不错,遗憾归遗憾,倒是不再纠结,而是看向了墙上的那幅画。 沈清澜见她一直盯着这幅画,以为她喜欢,于是开口,“你很喜欢这幅画?” 闻言,颜夕摇头,神情似乎有些小纠结,“不是,我只是觉得画上的这个人,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沈清澜神情一变,直直地看向颜夕,“你在哪里见过她?”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傅衡逸不禁侧目,沈清澜的情绪一向克制,很多时候她都是平静无波,很少有事情能引起她情绪上的波动,难道这画上的人对她很重要? 他看向墙上的那幅画,一个小女孩,十一二岁的样子,坐在一片草地上,看着远方笑得很甜。 “颜夕,你在哪里见过她,在哪里?”沈清澜抓着颜夕的肩膀,追问。 颜夕被沈清澜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大……大姐姐。” 沈清澜也发觉自己反应过度了,放开了颜夕,“抱歉,你没事吧?”刚才自己没有控制好手劲。 颜夕摇摇头,肩膀上虽然有些疼,但是也不是很疼,“大姐姐,这个人对你很重要吗?” 沈清澜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傅衡逸,“是,她对我很重要。” 颜夕若有所思,“我好像很久以前在我爸的书房里见过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跟她长得很像,只是年纪还要再小一些。” “那张照片还在吗?” “应该是在的,只是我不知道爸爸是不是放在老地方,那次偷看照片被爸爸发现了,爸爸还生气了。不过我可以回去找找看,等找到了我拿给大姐姐看。” 沈清澜心下有些失望,却还是点头,“谢谢。” “大姐姐,你不用这么客气哒。”颜夕哈哈一笑,“那个,大姐姐,你跟这位叔……哥哥先走吧,我等会儿就回家了。” 颜夕虽然很想跟沈清澜多待一会儿,但是傅衡逸时不时看向她的目光,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嫌弃,未免再当电灯泡,颜夕果断选择了回家。 果然她这话一出,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立马消失了。 “我们送你回去吧。”沈清澜开口。 颜夕连连摆手,“不用了,大姐姐,我门口打车就好,这里打车很方便的。”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口跑去。 沈清澜看着她离开,倒也没有阻止,只是看着墙上的画,神情怔怔,沐沐姐,她口中的那个人是你吗? 仔细想想,其实颜夕的长相,跟秦沐有那么有那么一两分的相似,会是吗? “清澜。”傅衡逸轻轻叫了她一声,沈清澜回神。 “你刚才在想什么?”傅衡逸问道,为何那么哀伤、那么冷冽。 沈清澜淡淡摇头,过去的事情她不想让傅衡逸知道,她不知道要是他知道了,会如何选择,毕竟曾经她是黑,他是白。 “她是谁?”傅衡逸看向墙上的画。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傅衡逸,“傅衡逸,我现在不想说,等有一天我想说了,我一定告诉你,行吗?” 她说行吗?商量的语气,要是傅衡逸摇头,即便为难,也许她也会选择告诉他。 傅衡逸知道沈清澜心中有秘密,他也希望沈清澜能够亲口告诉他这个秘密,但是他不想逼她,也舍不得逼她,要是她心中的秘密会让她痛苦,那么他宁愿永远不知道。 “好。”傅衡逸笑得温柔宠溺。 沈清澜心头微暖,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包容着她所有的一切,她主动伸手,与傅衡逸十指交握。 他们没有回大院,而是回了江心雅苑。 这一夜,沈清澜格外的热情,连以往怎么都不愿意尝试的几个姿势都一一随了傅衡逸的愿。 从客厅到卧室,再到浴室,又回到卧室,俩人彼此纠缠,身体内仿佛有用不完的热情,用不完的精力。 最后还是沈清澜先一步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傅衡逸去浴室里拿了一条毛巾帮她清理干净,又帮她换上睡衣,即便是这样沈清澜也没有睁开眼睛,显然是累坏了。 只是她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紧皱着,嘴里轻声说着什么,傅衡逸靠近,却没有听清,是听到了一个“木”字,是人名?还是一个姓?是今天画上的那个女孩子? 傅衡逸去浴室里将自己清理干净,重新回到床上时,沈清澜蜷缩在床边,把自己抱成了一团,是婴儿在母体中的姿势。 有人说这样的睡姿是缺乏安全感的体现。 傅衡逸眼眸微微一沉,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沈清澜不安的睡颜,眼中满是心疼,他伸手,想要抚平她眉间的皱痕,却停在半空中。 他定定地看着她,清澜,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你的未来我全盘接受,不管未来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会陪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 他上床,将沈清澜抱在怀里,沈清澜自动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眉间的皱痕渐渐松开,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意。 傅衡逸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闭上眼,跟着睡去,折腾了大半夜,他其实也挺累的。 第二天醒来,沈清澜睁开眼睛的时候傅衡逸还在闭着眼睛睡觉。 她就那么看着他的睡颜,也没有打算起床,虽然这时候已经到了她晨练的时间。 傅衡逸的睫毛不长,但是很密,眉眼的轮廓分开来看其实都不算顶好看的,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格外的好看。 但是这样的好看又与韩奕那种美不一样。 大概是常年在部队的原因,他的身上多了一种……沈清澜在心中搜索着形容词。嗯,男人的味道。 “好看吗?”傅衡逸轻声开口。 沈清澜这才发现傅衡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偷看被抓了一个正着,沈清澜倒是没有丝毫不好意思,这是自己的老公,她的男人,她想看就看。 “身上又没有哪里不舒服?”傅衡逸是不介意被看的,尤其这人还是自己的老婆,只是看着沈清澜迟迟没有起床,他担心是不是昨晚做的太狠,伤着她了。 他们结婚以来,虽然做的次数并不少,但是像昨晚那样疯狂的还属第一次,在餍足的同时,傅衡逸也有些担心沈清澜的身体。 沈清澜脸颊泛红,虽然昨晚是有点疯狂,但是她的身体素质其实很好,睡了一觉,身上的不适感已经消失了大半,轻轻摇头,“我没事。” 傅衡逸闻言倒是放心了,心中也在微微感叹,有个体质好、恢复能力强的老婆就是好啊,而且沈清澜的身体很是柔软,许多姿势……傅衡逸连忙打住脑中少儿不宜的想法。 沈清澜的睡衣是傅衡逸换上去的,大概是昨晚领口的扣子没有扣好,开了两颗,露出胸前雪白的肌肤,上面好友红红紫紫的暧昧痕迹。 傅衡逸看着看着,眼神就变了,身体迅速给出了反应。 感受到小腹上的热度,沈清澜的身子一僵,看向傅衡逸的眼神也变了,这个男人,昨晚刚刚……现在又…… 傅衡逸此刻看向沈清澜的木目光就像一头饿了好几天的狼看见了一只肥嫩嫩的小白兔。 “傅衡逸,我们该起床了,我肚子饿了。”沈清澜头皮有些发麻,傅衡逸的体力她真的有点受不住。 傅衡逸温柔一笑,“正好,我也饿了。”说着低下头吻上了沈清澜的唇。 不一会儿,卧室里就春色无边了。 等沈清澜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傅衡逸已经起床,此刻正在厨房做饭,沈清澜依旧穿着睡衣,靠在厨房的门上,打着哈欠,她有点累,昨晚折腾了这么久,今早又来了一场,即便是她身体素质再好,也有点吃不消。 “我们今天不回大院?”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眉头皱起,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说道,“怎么不穿件外套再出来,感冒了怎么办?” 哪里就这么容易感冒了,更何况家里开着暖气呢,一点也不冷。 但是傅衡逸不这么想,要不是还在做饭,估计就要亲自去给她拿衣服了,“先去把外套穿上,马上就可以吃饭了,等吃完饭下午我们要去外婆家。” 外婆家?沈清澜有点懵,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傅衡逸说的是楚家,她的外婆家。 换好衣服出来,傅衡逸已经把菜全都端上桌了,三菜一汤,全是她喜欢吃的。 “先把桌上的温水喝了,然后再吃饭。”傅衡逸指了指桌上的温开水,这是他特意给沈清澜倒好的,她每天起床后都喜欢喝一杯温开水。 沈清澜在餐桌边坐下,喝着温开水,看着傅衡逸盛了饭,端到她的面前,沈清澜挑眉,“这是献殷勤来了?” 傅衡逸在她的对面坐下,闻言微微一笑,“昨晚夫人辛苦了,我自然要伺候好夫人。” 沈清澜:……她发现这人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吃完饭,依旧是傅衡逸洗碗,沈清澜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洗好碗又把房间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还把两人昨晚换下来的衣服洗了。 “你放着,那个我来洗。”看着傅衡逸拿着她的内衣就打算去洗,沈清澜老脸微红。 傅衡逸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更不觉得给老婆洗件内衣有什么丢脸的,“你坐着休息一会儿,要是实在无聊就看会儿电视,我马上洗好了,等我洗完了我们就出发。” 沈清澜也不再阻止他,幸好这是在家里,没有外人在,她也不再这里多留,去了客厅。 傅衡逸很快就出来了,换了一套衣服,手上还拿了一件羽绒服,是沈清澜的。 “走吧。” ** 沈清澜和傅衡逸到楚家的时候,发现沈家的其他人已经到了,包括沈老爷子,还有裴家的人。 “外公外婆,爷爷。”沈清澜先给长辈打招呼,傅衡逸跟在后面,手里拿着好几个礼品包装袋。 “姨姨,妈妈说今天你会来,你就真的来了。妈妈没有骗我。”刚开口,就看见一个胖胖的小身影飞奔过来,然后沈清澜的腿就被人抱住了,看着小豆丁,沈清澜蹲下来。 “妈妈跟你说今天姨姨会来?” 小豆丁点头,钻进沈清澜的怀里,揽着她的脖子,“是哒,妈妈说姨姨也想昊昊了,所以今天会来看昊昊,姨姨,你想我了吗?” 沈清澜笑着点头,“嗯,想了。” 小豆丁很高兴,吧唧一口亲在沈清澜的脸上,留下一个大大的口水印,“我也想姨姨了。” 傅衡逸本来看见小豆丁占据了自己老婆的怀抱就有些脸黑,现在看到这臭小子明晃晃地占自家老婆的便宜,这脸色就越发不好看了,眼神凉飕飕地看着小豆丁。 小豆丁已经知道这是自己的姨夫,才不怕他,跟他对视,傅衡逸挑眉,这小子,胆子不小。 沈清澜将他抱起来,“姨姨,你的脖子上怎么有红红的,是被蚊子咬了吗?”小豆丁忽然说道,还伸手碰了碰,“姨姨,怎么有这么多,你们家蚊子好多。” 沈清澜的脸倏地爆红,尤其是看到客厅里其他听到小豆丁的话,明白过来的人投过来的打趣的视线时,更加不自在,狠狠地瞪了某罪魁祸首一眼。 她都说了不要在脖子这样明显的地方留痕迹,某人非但不听,还变本加厉,现在好了,被人笑话了吧。 傅衡逸脸皮厚,对于自家老婆的瞪视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对于众人打趣的目光也是一脸的淡定,他们是合法的夫妻,做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 “姨姨,你疼吗?”小豆丁关心道,“上次我被蚊子咬了可疼了,姨姨你被咬了这么多次,一定很疼吧?” 沈清澜第一次觉得小豆丁也不是那么可爱,傅衡逸见老婆真要恼了,连忙接过她怀中的小豆丁。 “你姨姨昨晚被大蚊子咬了,现在抱不动你,姨夫抱。”傅衡逸哄着不愿意待在他怀里,要沈清澜抱的小豆丁。 小豆丁停止了挣扎,“姨夫,姨姨是不是很疼?” “现在不疼了。”未免傅衡逸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沈清澜率先开口。 “真的吗?”小豆丁睁着大眼睛。 “你一小屁孩哪里来这么多问题,你姨姨说不疼了就是不疼了。”裴一宁生怕小豆丁再爆出什么惊人之语,打断儿子的话。 “我才不是小屁孩,我已经三岁了。”小豆丁不满妈妈的话,出口反驳,还伸出三个胖胖的小手指。 “三岁你也是小屁孩。”裴一宁翻了个白眼,怼自家儿子。 “妈妈坏。”小豆丁说不过自己的妈妈,委屈了。 不过话题总算是从沈清澜的身上转移了,沈清澜微微松了一口气,要是一直被人用目光调侃,她真的想挖个地缝钻进去。 傅衡逸抱着小豆丁在客厅坐下,小豆丁坐不住,从傅衡逸的腿上滑下,自己跑到一边玩去。 沈清澜坐在傅衡逸的身边,傅衡逸想伸手握着她的手,却被沈清澜躲过去了,傅衡逸无声地笑笑,知道老婆这是恼了他。 傅爷表示他也很无辜啊,谁让沈清澜那么美味,让他欲罢不能,只想将她拆吃入腹呢。更何况昨天还是沈清澜自己主动送上门的,他要是不回应,岂不是对不起自家老婆难得的热情主动? 知道沈清澜脸皮薄,大家也不在看她,倒是裴一宁,看着沈清澜,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沈清澜被看得发毛,“表姐,你想说什么?” 裴一宁啧啧出声,“清澜,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深藏不露。” 昨天画展的事情已经在网上传疯了,今天的京城各大报纸更是争相报道,现在人人都知道沈家二小姐沈清澜不止容颜绝色,巾帼不让须眉,还是知名画家冷清秋。 要不是现在还在寒假,恐怕B大校门口早已围满了记者,即便是这样,B大校长和沈清澜的班主任的电话也已经被打爆了,都是来询问沈清澜在校表现的,得知沈清澜学习成绩优异,年年都是国家奖学金的获得者,一时间对沈清澜的好评如潮水般涌来。 “一开始只是画着玩,没想到画着画着就画出了兴趣。”沈清澜淡淡地说道,她说的是真话,但是落在某些人,如沈希潼的耳中,则成了炫耀。 你沈清澜随便一画都成了知名画家,我这个从小就学钢琴的反而不如你,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亏得沈清澜不知道沈希潼心中所想,否则定要送她一个大白眼,然后说一句,你真是想多了。 沈希潼今天的脸色有点憔悴,即便是已经化了妆,但是依旧掩盖不住眼底浓重的青黑,她昨晚一夜没睡,尤其是在看到网上对沈清澜清一色的好评,说她不愧是真正的沈家千金,虎父无犬女之类的评价时,气的她将房间都给砸了。 动静大得引来了楚云蓉,楚云蓉看着她房间的满地狼藉,第一次对着她冷了脸,疾言厉色地呵斥了她,言语中不乏对她的失望。 沈希潼红了眼,哭求着楚云蓉的原谅。 她哭得太委屈,最终楚云蓉还是心软了,劝慰了她几句就离开了。 但是沈希潼却是一夜未睡,既嫉妒沈清澜,又担心楚云蓉对她的疼爱不在,现在的沈家要是失了楚云蓉对她的疼爱,她就真的无法待下去了。 被自己折磨了一夜,第二天她的精神能好才是怪了。 沈清澜只是刚开始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就不再看她,她不做幺蛾子,她还乐得清闲。 “澜澜,你可真是给我们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外婆齐敏笑着开口,脸上全是喜意。 外公楚湛赞同地点点头,外孙女如此优秀,他自然高兴的很。 看了一眼坐在一边自从沈清澜进来就不怎么说话的女儿,心中微微叹气。 楚云蓉不是不想说话,而是顾忌到了沈希潼的心情,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她也不敢对沈清澜表现的多亲近,就怕沈希潼这个心思敏感的女儿想太多,伤心,但其实心中,对沈清澜的优秀却是骄傲的。 “姨姨,抱抱。”小豆丁自己一个人玩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又跑了过来,朝着沈清澜伸出双手。 沈清澜将他抱坐在自己的腿上,任由他窝在自己的怀里。 傅衡逸看着又霸占自家老婆怀抱的小豆丁,眼神深深,尤其是在看到小豆丁又在沈清澜的脸上亲了一口之后,更加的吃味了。 “姨姨,你身上好香。”小豆丁亲完,还不忘夸一句。 沈清澜笑笑,对于身边男人吃味的眼神视而不见。 “清澜,这小子这么喜欢你,你将他带回家,送给你当儿子好了。”看着跟沈清澜亲亲热热的儿子,裴一宁表示自己吃醋了。 “好啊好啊,我跟姨姨回家。”沈清澜还没说什么,小豆丁先拍手了,这话一出,裴一宁的心瞬间碎了满地,果然儿子才是赔钱货,胳膊肘往外拐的。 其他人也笑了,尤其是楚云瑾,笑得弯了腰,她觉得自家女儿也是欠,明知道昊昊喜欢清澜,她还次次都让昊昊在她跟清澜之间选。 ------题外话------ 二更送上,么么哒 ** 《逆天神医之帝宠谋妃》by小俊儿 她是龙祥大陆襄城城主嫡长女,被其父下毒致死。 她是书香世家一代才女,被仇家杀害身亡。 一朝穿越,她沉着冷静,解开身世之谜,惩戒弑母凶手,披战袍,御万兽,征战天下,开创帝国,令世人仰望! 他是冷亦夫,西北势力领主,冷魅无情,唯独对她一见钟情,傲世天下,却甘愿放弃皇位,自封闲王,携妻逍遥江湖。 【本文甜宠文,穿越女强男强,权谋文,爽文,非小白,夹杂着一些种田,一生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