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吃醋的傅爷

沈清澜注意到她的神情,脑海中忽然想起那天沈希潼从一个男人的车上下来,一脸怒气地冲到她面前发神经的事情,眼神冷了冷。 “你有男朋友了?”沈清澜看着沈希潼,难得主动跟她说了话。 沈希潼本来剥着桔子,被沈老爷子提及心情就有些不好,现在又被沈清澜特意点出来,看着沈清澜的视线就像要生吃了她,沈清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眼中的恼怒。 楚云蓉听到这话倒是笑了,“前几天跟一个朋友聊天,知道她家里的孩子也还没有对象,这不是跟潼潼年龄相当,就想着让两个人见上一面。” 沈清澜似乎来了兴趣,迎着沈希潼吃人般的眼神开口问道,“对方是什么人?” “家里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妈妈还是妈妈的高中同学,前段时间难得碰上了,就留了联系方式。” 原来是书香门第,看妈妈这样子,家境应该不错,只是沈希潼的样子…… “我见过那个男孩子的照片,长得很好看,一身的书卷气,温文尔雅的,一表人才。”楚云蓉还在滔滔不绝,这下子就连沈老爷子也来了几分兴趣。 “哦?这孩子是哪家的?” “是江家的,叫江晨希,还是个大学老师,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教授级别了。”楚云蓉说道。 不会这么巧吧?沈清澜、傅衡逸和沈君煜三人对视一眼,会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江晨希吗?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是听着楚云蓉的描述,应该就是他。 沈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这倒是不错,年轻人有能力是好事。” 虽然不喜欢沈希潼对沈清澜的某些心思,但毕竟也养了这么多年,是沈家的女儿,他还是希望沈希潼能得到一个好归宿的。 “希潼觉得对方怎么样?”沈谦是个好父亲,听闻女儿有了男朋友,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 沈希潼神色有些僵硬,被这么多人看着,尤其里面还有她的心上之人,不想让对方有什么误会,硬着头皮说道,“我只是跟对方吃过一次饭,对这人没什么印象。” “潼潼,你不是跟妈妈说你觉得对方还不错吗?”楚云蓉狐疑。 沈希潼飞速地看了一眼傅衡逸,见他没有任何的神情变化,眼底有些失望,“我们吃过一顿饭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了,感觉没有共同语言。” “不应该啊,你们一个是大学老师,一个是学音乐的,应该很有共同语言才是。”楚云蓉心中狐疑更甚,转瞬间就把这个想法抛诸脑后,看着沈希潼,“没事儿,妈妈认识不少青年才俊,总会有适合你的。” 沈希潼神色越发僵硬,“妈,我不着急,现在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乐团的事情搞好。” 楚云蓉瞪了她一眼,“我跟你说你可不许学你哥哥,你是女孩子,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对身材恢复好,别跟你哥似的年纪一大把了,还自我感觉是青春无敌美少年一枚。” 无辜躺枪的沈君煜:“……”这关他什么事。 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某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美少年”一眼。 沈希潼嘴角牵强地往上扯了扯,“妈,我知道了。”放在袖子里的手却握得紧紧地,看了一眼始终无动于衷的傅衡逸,眼底闪着泪光,怕被看出来,连忙低下头,咬着嘴唇。 ** 从沈家出来,傅衡逸和沈清澜回了家。 第二天就是除夕,一家人吃完年夜饭之后,傅靖婷陪着傅老爷子在看春晚,而傅衡逸却带着沈清澜出门了。 他们再一次来到了电影院,傅衡逸带着沈清澜看了一场据说是贺岁档电影。 电影改编自《西游记》,情节很爆笑,可是沈清澜从开头看到现在,也没有觉得哪里好笑的,听着周围人捧腹大笑的声音,觉得很无语,难道真是自己笑点太高了? 其实傅衡逸也对这类无厘头的电影不感冒,只是来到电影院,见这部电影看得人多,才买了这个。 转头看着沈清澜意兴阑珊的表情,嘴角似有无奈,“不喜欢?”在沈清澜的耳边轻声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又摇摇头,“其实还好。”虽然对于这样的电影没啥兴趣,但是人家难得有时间陪她出来看电影,自然是要给个面子的。 傅衡逸笑了笑,“我觉得有点无聊,我们走吧。”牵起她的手,再一次从电影院里离开。 沈清澜不禁好笑,他们看了两次电影,两次中途离场,想着想着,不由轻笑。 “在笑什么?”傅衡逸低头问道。 沈清澜说了一遍,傅衡逸也不禁莞尔,想想还真是。 “为什么总是喜欢带我来看电影?”沈清澜问他。 傅衡逸看着她,眼底温柔宠溺,“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不是都喜欢看电影吗,想带你体验一次普通女孩子恋爱时跟男朋友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的感受。” 沈清澜神情怔怔,普通女孩子都会做的事? 她看着傅衡逸,看着他看向她时眼底的温柔宠溺,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这几个月来他对她的好。 她伸手,缓缓抱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声音闷闷的,“傅衡逸,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万一哪一天,你要是离开了我,我会受不了。 傅衡逸回抱着她,轻笑,“傻瓜,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傅衡逸在她的头顶落在一个吻,“宠坏就宠坏了吧,我宠的,谁有意见让他跟我说。” 沈清澜眼底晶莹,傅衡逸,但愿有一天,你不会后悔今日说的这番话。 远处,有烟花绽放,在天空中描绘了各种美丽的图案。 傅衡逸从后面圈住沈清澜的腰,微微低着头,看着她的侧脸,看着她脸上宁静的神情,眼中笑意更深。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圣煊集团的顶楼,从这里可以看见远处的烟火还有整个城市的灯光幻影。 “马上就是新年了,有什么新年愿望吗?”傅衡逸在沈清澜耳边轻轻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怔,侧过脸,脸颊擦过傅衡逸的嘴唇,带来温热的触感。 “什么都可以?” 傅衡逸深思一秒,“大概摘星星摘月亮是不行了。” 沈清澜闻言,轻笑,她又不是小孩子,还摘星星摘月亮呢,“我想和太阳肩并肩可以吗?” 她故意逗他,这句话还是从于晓萱的嘴里听到的,据说是什么网络流行语。 傅衡逸状似深思了一小会儿,摇头,“这恐怕不行,你是要和我肩并肩的,要是和太阳肩并肩了,我会吃醋。” 这一次沈清澜真的笑出了声,没想到傅衡逸还有这么幽默的时候。 傅衡逸看着怀里笑得开怀的女子,眼底满是宠溺。 “傅衡逸,我想以后和你携手走过每一天。”笑够了,沈清澜看着傅衡逸,认真开口。 傅衡逸定定看着她,看着她认真的眉眼,忽而笑开,薄唇轻启,“好。” 他缓缓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们的头顶上,是颜色绚烂的烟火,身后是不灭的满城灯火,都为这一刻的温情做了见证。 ** 初一一大早,沈清澜和傅衡逸就起来了,傅老爷子也已经起床,正在院子里晨练。 给傅老爷子拜了年,得到了两个大红包之后,沈清澜和傅衡逸跟来家里拜年的七大姑八大姨打了一个照面之后就去了沈家。 傅家人口少,家里来的这些亲戚其实隔得都有点远,平日里也很少走动,之后过年过节才会见上一面,很多就连傅衡逸都不认识,俩人离开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倒是都很惊讶傅衡逸竟然结婚了。 到了沈家,大老远就听到了里面的欢声笑语,夹杂着小孩子的笑声。 小孩子?沈清澜眼底有着明显的疑惑,他们家并没有小孩子,难道是亲戚家的? 走了进去,果然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她的表姐裴一宁又是谁? “澜澜。”裴一宁一见到沈清澜就迎了上来,张开双臂,沈清澜上前,跟她轻轻拥抱了一下。 “表姐,好久不见。” 裴一宁拍拍沈清澜的背,放开她,“是啊,不过是半年不见,回来时你就成了有夫之妇了,唉。” 然后看向傅衡逸,“这就是我那妹夫?”她不住在京城,以前也很少来大院,知道傅家有个长孙,能力很是出众,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次一见,倒是被对方的样貌惊艳了。 光看这外貌,和自己的表妹站在一起倒也还算般配。 “我叫裴一宁,是清澜的表姐,她妈妈是我的大姨。”裴一宁主动伸手,介绍自己。 傅衡逸伸手与她轻轻握了一下,“我是傅衡逸,清澜的丈夫。” “我知道你,虽然你是傅家的孙子,但是我在这里可告诉你,清澜是我唯一的妹妹,你要是敢欺负她,即便你是傅家的人,我依旧不会放过你。” 傅衡逸闻言,没有丝毫的不悦,而是认真地说道:“放心,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裴一宁对于他的态度很满意。 沈清澜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裤腿,低下头,就看见了一个小豆丁正在拉扯着自己的裤腿。 小豆丁长得虎头虎脑的,穿着一身喜气的唐装,头上还戴着一顶小帽子,眉眼精致,看上去会更像是个年画娃娃。 这是裴一宁的儿子,叫裴皓,今年3岁,小名“昊昊”。 沈清澜蹲下来,与他的视线齐平,“昊昊。” “姨姨。”小豆丁奶声奶气。 “你还记得我?”沈清澜讶异,上一次见到小豆丁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小豆丁才两岁多。 小豆丁一脸的理所当然,“当然记得你啦,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姨姨,我喜欢你。” 傅衡逸脸色一沉,淡淡地扫了一眼小豆丁,这么小小年纪就学会花言巧语哄女孩子了。 小豆丁似乎感受到了凉意,往沈清澜的身边缩了缩,直接缩进了沈清澜的怀里,看得傅爷脸色又是猛地一沉,怎么看这个小豆丁怎么碍眼。 “姨姨,这个叔叔好可怕。”小豆丁偷偷看了一眼傅衡逸,沈清澜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傅衡逸,见着他黑脸的样子,心中好笑,低头看着怀里的小豆丁,神情温柔,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这个叔叔只是看上去可怕,其实人很好的,还有,他是姨姨的老公,你要叫他姨夫。” “什么是老公?”小豆丁歪头。 沈清澜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嗯,就是和姨姨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会跟姨姨结婚的人。” “结婚就可以和姨姨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了吗?”小豆丁好奇地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 小豆丁状似想了想,认真开口,“姨姨,那你跟我结婚吧,我也想跟你一起吃饭睡觉。” 话音一落,除了傅爷的脸阴沉沉的之外,其他人都捧腹大笑,尤其是裴一宁,笑得直不起腰了。 沈清澜满脸黑线,有些无法理解小孩子的脑回路结构,求助似的看向裴一宁。 “你姨姨已经跟这个叔叔结婚了,不能再跟你结婚。”裴一宁笑着说道,弯腰想将小豆丁抱起来,却被他躲过去了,然后抱着沈清澜的脖子,不肯撒手,“我不要妈妈,妈妈的身上不香,姨姨的身上香香的,可好闻了。”说着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个小流氓!傅爷咬牙,恨不得立刻上前把这个霸占了自己老婆怀抱的臭小子扔出去。尤其是在看到沈清澜非但没有推开他,还对着他那么温柔,她都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 较真的傅爷此刻看小豆丁很不爽,看着沈清澜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幽怨。 而沈清澜却没有察觉到傅爷内心的幽怨,还跟小豆丁聊得欢快。 沈清澜看着赖在自己怀里不肯走的小豆丁,索性将他抱了起来,小豆丁乖巧地窝在沈清澜的怀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是软萌。 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豆丁的脸,小豆丁皱着小眉头,“姨姨,不要捏脸,会不帅的。” 沈清澜嘴角笑意加深,这个小豆丁真是太有趣了,小孩子都是这么有趣的吗? 傅衡逸见沈清澜看也不看自己,沉着脸,走到一边坐下,沉默不语。 “昊昊很喜欢清澜。”楚云瑾笑着说道。 小豆丁听到自己外婆的话,理所当然地说道,“姨姨漂亮,昊昊当然喜欢,等昊昊长大了,就给姨姨当老公。” 裴一宁白了一眼自家儿子,“你个小色鬼,才多大就想着娶老婆了。” “小姨。”沈清澜跟楚云瑾打招呼。 “清澜,把这个臭小子给我吧,挺沉的。”楚云瑾伸手,想接过小豆丁。 小豆丁躲开外婆的手,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我不要外婆。” “才刚见到小姨就不要外婆了,你这样外婆是会伤心的。” 小豆丁见外婆似乎真的挺难过的样子,小脸上很是犹豫,看看沈清澜又看看楚云瑾,对着小指头,“那外婆,我先跟姨姨玩一会儿,等会儿再陪你玩行不行?” 这副可爱的小模样,换做是谁都不忍心拒绝,更何况是本来就是逗他的楚云瑾,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好好好,那昊昊记得等会儿要陪外婆玩。” 小豆丁一下子就高兴了,还送了楚云瑾一个飞吻,“外婆么么哒。” “这都是哪里学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裴一宁看着自家儿子卖萌耍贱的样子,很是无语,还么么哒呢,晚上回去当心你的小屁屁啪啪啪。 沈清澜在沙发上坐下,小豆丁乖巧地坐在她的怀里,时不时看一眼身边一语不发的傅衡逸。 就连小豆丁都看出来了身边的这个叔叔似乎心情不好,可是沈清澜却是毫无所觉,静静地听着大家说话,偶尔说一两句,或者低头跟小豆丁低语几句。 傅衡逸原本想等到沈清澜主动注意到他,结果呢,时间越久,眼神越冷,最后,傅爷坐不住了,找了一个借口出去透气。 “姨姨,姨夫好像生气了。”小豆丁等傅衡逸走后,才悄悄在沈清澜的耳边说道。 沈清澜是注意到傅衡逸离开了的,本以为他只是去上个厕所的,但是见他一直没有回来,忍不住将小豆丁交还给裴一宁,然后出去找人。 傅衡逸没有离开沈家,沈清澜是在花房里找到他的,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给一盆仙人掌浇水。 “你要是把它浇死了,爷爷会生气的。”沈清澜见花盆里的水都要满出来了,忍不住开口。 傅衡逸听到她的声音,蓦然回神,看着已经往外溢出的水,淡定地放下洒水壶,“怎么出来了?” “来看看某个吃小孩子醋的男人。”沈清澜说道,眼底笑意满满。 傅衡逸脸色变都没有变,仿佛沈清澜口中那个小气吧啦的男人不是自己。 “谁吃小孩子的醋了?”一脸的那个肯定不是我的表情,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外面冷,我们进去吧。”傅衡逸见沈清澜只是穿着毛衣,连外套都没有穿就出来了,眉心皱得紧紧的,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保证没有一丝的冷风可以钻进去才满意。 沈清澜抬头看着他,他比她高了大半个头,她看不清楚他眼底的情绪,“真的生气了?” 傅衡逸给她理理头发,将乱飞的头发别到耳后,“没有,我生什么气?” 沈清澜也不点破,只是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不生气就好。” 傅爷其实本来就没有生气,只是被一个小破孩夺走了小妻子的注意有点吃味而已,却却没有想到竟然换来这么意外的惊喜,傅爷心中表示很满意。 如此一来,是不是代表着这样的戏码以后可以偶尔来一次,享受一下小妻子主动的福利?傅衡逸的眼底划过一抹深思。 “清澜,你喜欢小孩子吗?”傅衡逸摸着沈清澜的脸,感受着上面的凉意,将手掌贴了上去。 他的手掌温热,将她脸上的寒意驱散。 沈清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猜想大概是刚才看见了自己跟小豆丁的互动所以才有此一问,想了想,认真开口,“不是很喜欢。”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也不讨厌。” 其实她没有说的是,以前她是很讨厌小孩子的,在魔鬼训练基地里有太多孩子,明明该是天真无邪的年纪,却充满了血腥跟算计,这一刻跟你称兄道弟,下一刻就有可能在背后捅你一刀。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沈清澜对小孩子都充满着防备与厌恶。 只是见到小豆丁之后,她的想法才慢慢改变。 小豆丁是表姐裴一宁的独子,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裴一宁的大学不是在京城上的,而是在烟雨的江南。 就在她大学毕业那年,裴一宁毕业回到京城,可是回来的时候却挺着一个六个月大的肚子,当时把楚云瑾吓得差点心脏病发。 楚家是有名的音乐世家,在京城里很有名望,哪里会让裴一宁背上未婚先孕的名声。 逼问裴一宁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裴一宁死也不肯说,想着大抵是裴一宁被男人骗了,既然她不肯说,那么也就不逼问了。 但是肚子里的孩子是不能留的,这要是生下来了,以后裴一宁的名声还有的要吗?还怎么嫁人。 要拉着裴一宁去做引产,可是裴一宁死也不肯去,还以死相威胁,要是他们硬逼着她去打掉孩子,那么她就陪着孩子一起死。 裴家人无奈,只能让她生下这个孩子。 楚云瑾是楚云蓉的亲妹妹,裴一宁生孩子的时候沈家人自然不能不出现,再加上,裴一宁这个表姐的个性干净利落,很是符合沈清澜的口味,他俩处的不错,关系也亲近,沈清澜自然是去医院看过裴皓的。 说也奇怪,别人去的时候裴皓都没有任何反应,闭着眼睛呼呼大睡,而当沈清澜走进的时候,他却睁开了眼睛,睁着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着她,然后嘴角咧着,露出粉红色的牙床。 之后每一次,只要沈清澜去,裴皓不管是在哭还是在闹,只要看见沈清澜,他就会很是乖巧。 裴一宁无数次说这哪里是她的儿子,看见沈清澜比看见自己的亲妈都亲。 而沈清澜也从刚开始的不习惯,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豆丁。 半年前见到小豆丁的时候,他才两岁多一点,连话都说不清楚,却总喜欢缠着沈清澜说话,今年说话利索了就更是抱着沈清澜不放了。 “你要是不喜欢孩子,我们以后可以迟一点再生。”傅衡逸认真地开口,这是他第一次跟她说生孩子的问题。 他们虽然结婚也已经有差不多半年了,就是圆房也好几个月了,但是沈清澜的肚子没有丝毫反应,就是因为傅衡逸做了措施。 “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就好。”沈清澜开口,有了她也就要了,时间对于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也许以前她没有打算生孩子,但是如果这个孩子是她跟傅衡逸的,沈清澜想,她是愿意,并且心中有了那么一点小期待的。 即便是现在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但是她会去学习如何做一个好妈妈。 沈清澜虽然这么说了,但是傅衡逸还是决定将来要晚一点生孩子,可是他忘记了,这世上有个词叫做“意外”,还有一句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 等到后来某小鬼出生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老婆一次次抛下自己去照顾那个小鬼,傅爷无数次的后悔当初自己为啥不再小心一点。 “妹妹。”花房外传来沈希潼的声音,只见她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看着他们,“爷爷叫我出来叫你们吃饭。” 她的视线落在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身上,没有一丝以前的不忿,沈清澜眼睛微闪。 “走吧。”傅衡逸又帮沈清澜紧了紧外套,以防出去被冷风吹着,沈清澜无奈,她又不是瓷娃娃,这点冷风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就算是不穿外套,她也不会觉得冷。 越过沈希潼,傅衡逸带着沈清澜先走了,沈希潼站在原地,看着俩人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消失不见,只是片刻,她的脸上重新扬起笑意,优雅得体。 “姨姨,你去哪里了,我刚才想去找你,但是妈妈不让。”刚走进大门,裴皓小豆丁就扑了上来,抱着沈清澜的大腿,仰着头看她。 沈清澜刚想弯腰抱起他,傅衡逸却快了一步,将他抱进自己的怀里,“你姨姨太瘦了,没有力气,抱你会累的,姨夫抱你。” 小豆丁本来想到沈清澜的怀里去的,但是听傅衡逸说沈清澜会累,立刻乖乖待在了傅衡逸的怀里。 傅衡逸眼底闪过一抹幽光,小样,想跟我抢老婆,你还嫩了点。 只是还没等傅爷得意多久,就听到小豆丁又开口了,“姨姨,我今晚能跟你一起回家吗?我想跟你睡。” 傅爷一听,神色一变,看向沈清澜,果然沈清澜脸上满是温柔,“可以。”在见到傅衡逸的脸色时,加上一句,“要是你妈妈同意的话。” “什么我同意?”裴一宁正好听见最后一句,问道。 “妈妈,晚上我要跟姨姨谁,我不回家。”小豆丁急着开口。 裴一宁默默看了一眼沈清澜,这真的是我儿子?该不会是你儿子假冒的吧? 沈清澜回了她一个清冷的眼神,你想太多了。 “妈妈,好不好嘛?”小豆丁追问,一脸急切。 看着儿子恨不得立刻跟着沈清澜离开的样子,裴一宁很是心塞,她已经可以想象到小豆丁长大以后有了媳妇忘了娘的场景了。 你说这生儿子有什么用,这还没长大呢,就成了别人家的人。 “不行。”裴一宁拒绝,见儿子一脸委屈,又舍不得,解释。 “妈妈过完年就要走,你又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妈妈了,难道不想跟妈妈多待一会儿吗?”裴一宁循循善诱,“姨姨就在这里,等妈妈走后,你可以让外婆带你来看姨姨。” 今年裴一宁要去南城工作,带着小豆丁不方便,于是就把小豆丁留在了裴家交给她妈照顾,这是跟小豆丁商量好的。 虽然以前裴一宁也不在京城工作,但是儿子她是一直带在身边的,但是这一次情况不一样,她根本没有时间照顾他。 小豆丁一脸的为难,他想跟妈妈在一起,但是又不想离开姨姨,“妈妈,我们一起留在姨姨家里行不行?我们一起睡。” 傅衡逸的脸又黑了,看着怀里“得寸进尺”的小豆丁,瞬间觉得晚点生孩子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妈妈晚上还有事,不能留在姨姨家。”裴一宁认真的跟儿子解释。 小豆丁想了又想,小眼珠子转呀转的,沈清澜就那么看着他,眼睛里都是笑意。 “姨夫。”小豆丁小肉手拍拍傅衡逸的肩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今天就不跟姨姨回家了,我要陪妈妈,我不陪着妈妈睡觉,她会哭的,等妈妈走了,我再来找姨姨。” 沈清澜看得有点好笑,看了一眼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傅衡逸,估计这家伙又在吃醋了。 “昊昊,大姨抱你去吃饭吧。”跟着进来的沈希潼站在旁边看了半天,现在才有机会说话,伸手想要抱过小豆丁。 小豆丁身子一扭,“我不要你抱,你身上好臭。” 沈希潼神色一僵,她身上哪里臭了,这个不是好歹的臭小子。 裴一宁解释,“昊昊他对香水过敏。上一次有个同事抱了昊昊,结果昊昊身上都是红色小疙瘩,好几天才消退。” 沈希潼的身上正好喷了香水,香味不是很浓,是一种淡雅的花香。 沈希潼嘴角扯了扯,“对不起,表姐,我不知道昊昊香水过敏。” “不知者不怪。”裴一宁笑笑,很是客气,她对沈希潼一向是这个态度,客气有余,亲近不足。 楚云瑾看到的时候也说了她几次,但是裴一宁这人是个爽利、恩怨分明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也无法装作喜欢的样子,她对沈希潼的不喜欢来自于小时候的一件事。 那时候沈清澜已经丢了,沈家收养了沈希潼,楚云蓉带着沈希潼来他们家做客。 裴一宁是家中独女,家境又好,房间里免不了有几样好东西,其中就有一个特别漂亮的水晶杯,是她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也是她的最爱。 沈希潼来家里做客,就看上了这个水晶杯,一直在她的面前夸赞这个杯子漂亮,她很喜欢,明里暗里地暗示她将杯子送给她。 裴一宁装作听不懂,不搭理。 结果沈希潼回家之后,她就发现她的水晶杯碎了,问了所有的佣人,才有一个佣人小声地说道,她见过沈希潼进过她的房间。 虽然没有证据显示是沈希潼做的,但是裴一宁直觉打碎水晶杯的人就是她。 那时候起,裴一宁就不喜欢沈希潼,当时她才多大,不过十一二岁吧,心思就那么恶毒,得不到就要毁掉。这样的人,即便她表现的再大方优雅,她也喜欢不起来。 这件事她妈妈也知道,妈妈只是说还是个孩子,不要那么计较。 后来沈清澜回到了沈家,这个表妹给她的又是另一种感觉,就像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她的清冷,是刻在了骨子里,从她的眼睛里,她看见了疏离与冷漠,可是她也看见了简单,这个表妹不是个心机复杂之人。 比起沈希潼,裴一宁明显更喜欢沈清澜,不是因为她跟自己有血缘关系,而是因为她待人真诚,不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而自己大姨对待两个孩子的态度她也看在眼里,她实在无法理解楚云蓉的想法,如果换做是她,自己的孩子丢了,她是绝对不愿意收养别人的孩子的,还把别人的孩子当做亲生的来养,她更加做不到。 更不要说在亲生孩子回来以后,偏心养女,冷落亲女,甚至为了养女而责骂亲生女儿,这些事,她不止一次看见,每次看见,她就觉得眼睛疼,甚至觉得她大姨那是脑子有病。 裴一宁知道楚云蓉因为沈清澜丢了,曾经生了一场大病,但是这样的行为她依旧无法理解,她也不止一次跟自己的妈妈说过,而妈妈和外婆也不止一次地跟大姨说过,但是一点用也没有。楚云蓉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再加上沈希潼一副白莲花绿茶婊的面孔,久而久之,裴一宁渐渐的也不喜欢来沈家了,找沈清澜也是直接给她打电话吧,让她出来。 沈希潼也知道自己不受这几个人的待见,这个表姐更是从小就不喜欢她,不过就是打碎了她一个水晶杯而已,就记仇到现在,也是个斤斤计较的女人罢了。 沈希潼也不想在这里多待,直接去了餐厅。 ------题外话------ 晚上正版群里会有福利,想要看傅爷和澜澜福利的小可爱们可以进来啦! 进群方式:先进验证群【656204326】,然后找管理递交全文订阅截图,验证通过以后,管理会让大家进入正版群。 看盗版的读者就不要加群了,因为不会通过的。

下一篇   175.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