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客人,傅爷回来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72.客人,傅爷回来了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年二十七,明天傅衡逸就回来了,沈清澜比以往醒得更早,睁开眼睛的时候才五点多一点,睡不着,索性起床,爬起来去外面晨练。 毕竟是军区大院,早上起来晨练的人并不少,沈清澜一路上就碰见了好些熟面孔,等她晨练回来,傅靖婷已经起床了。 “清澜,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这么早就看见了沈清澜,傅靖婷很是惊讶,现在的年轻人早上多睡一分钟都是好的,更不要说起来晨练了。 见着傅靖婷一身运动装的样子,“姑姑这是要出去跑步?” 傅靖婷点点头,她是已经习惯了,没事的时候不出去跑两圈就浑身难受,前两天是调整时差没起来,今天醒得早,就想出去跑跑。 “那我再陪姑姑跑两圈。”沈清澜停下脚步,转而跟着傅靖婷出门。 “你不是刚回来,我一个人去也是可以的。”傅靖婷说道。 “我刚才跑得并不远,正好跟着姑姑一起再跑一段。”沈清澜解释。 她虽然才刚刚晨练回来,但是身上干净清爽,气息平稳。傅靖婷自然是相信了。俩人再次出去跑了一圈。 沈清澜和傅靖婷跑完步回来,刚吃完早餐,就听见了门铃响,没等沈清澜起身,赵姨就先起身去开门了。 赵姨直接将客人迎到了客厅里,上楼跟傅老爷子说了一声,然后就回了厨房。 “赵姨,来的是什么人?”经过餐厅的时候,傅靖婷问道。 “说是老爷子以前的部下,趁着年前来看看老爷子。” 傅靖婷也没有放在心上,每次过年前后,家里经常会有老爷子以前的部下过来看望,虽说老爷子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但是当初好歹是军中的一把手,即便退休了人脉关系也在这里,更何况傅衡逸如今也还在部队里。 客厅里隐隐传来说话声,沈清澜吃完早饭,正打算上楼打扫一下她跟傅衡逸的房间,经过客厅的时候,随意地里面看了一眼,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停下脚步。 “方彤?” 方彤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忽然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抬头看去,就看见了沈清澜,脸上一喜,“清澜。” 沈清澜走过去,跟傅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看向方彤,“你怎么在这里?” 方彤看了一眼自己的爸爸,然后才说道,“我跟我爸妈一起来看望一下我爸以前的老领导。” “清澜,这是?”傅老爷子疑惑的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解释,“这是方彤,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大学的室友。” “原来你就是彤彤口中的清澜啊。”付芳华笑望着沈清澜,眼角余光还不忘瞪了一眼方彤,认识傅家人怎么不早说。 方彤当做没看见,自从上次跟李博明见过一次之后,他妈就时不时将李博明叫到家里来吃饭,美其名曰李博明在京城举目无亲,理应多照顾一点,实际上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母女之间的关系因此很是有点紧张,方彤自然知道傅家是沈清澜的夫家,来傅家拜访很有可能会碰上沈清澜,但是她就是不想告诉自己的妈妈她跟沈清澜的关系,谁让她硬要将她跟李博明凑在一起的。 “阿姨好,”沈清澜开口喊人,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子,猜测着这可能是方彤的爸爸,喊了一声“叔叔。” 付芳华和方承志笑呵呵的应了。 方承志看向傅老爷子,“老首长,这位是?” 傅老爷子笑呵呵,“这是我孙媳妇,沈清澜,你沈首长的孙女。” 方承志惊讶了,“衡逸结婚了?” “只是领了证,婚礼要等到清澜丫头毕业了再办。” 原来如此,难怪他没有收到丝毫消息。 既然都是熟人,沈清澜也没有离开,而是在方彤的身边坐了下来,傅靖婷只是过来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 方承志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就在傅老爷子的手底下,后来因伤退伍,就从了政,这些年一直外放,也没有跟傅家走动,现在回来了,自然是要来拜访老首长的,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认识傅家的孙媳妇,而且看样子跟对方的关系还很是不错。 方承志要是知道方彤不止跟沈清澜认识,关系不错,她还去沈家做过客,很得沈老爷子的喜欢,估计会更加惊讶。 因为方彤和沈清澜的关系,傅老爷子开口留了他们一家人吃午饭,方承志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 毕竟他现在调回京城,来傅家拜访不是没有拉近两家关系的想法,既然如此,一起吃饭的机会又怎会拒绝。 中午的时候傅靖婷没有回来,说是见一个朋友去了,所有吃饭的只有方家一家人还有傅老爷子和沈清澜。 吃完饭,方家人就告辞回去了,方彤倒是想留下来跟沈清澜说说话,但是现在也不是好时候,只能下次再找机会。 出去的时候,沈清澜出去送,却意外见到沈希潼从一辆车上下来,看脸色似乎并不怎么愉快,沈清澜看了一眼那辆车,只能看见驾驶座上的似乎是个男人,带着一副墨镜,看不清长相。 沈清澜转身回家,却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沈清澜你站住。” 沈清澜停下脚步,看着沈希潼,“有事?” 看着她这张清冷的毫无表情的脸,沈希潼就没来由地不舒服,“沈清澜,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沈清澜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有病就去吃药。” “沈清澜,你才有病,要不是你横刀夺爱,我至于整天被逼着相亲吗。”沈希潼三两步冲到沈清澜的面前,冲着她吼。 又是这样的话题,沈清澜都不记得沈希潼就这个话题跟她提了多少次。 “沈清澜,就因为妈妈偏爱我,你嫉妒我就这样报复我是吗?可是我有什么错,又不是我自己自愿进入沈家的,是他们收养的我,不是我想抢你的东西。” “所以你也承认现在所享受的这一切原本就是属于我的?”沈清澜看着她,淡淡地反问。 沈希潼一僵,她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她应得的,才不是沈清澜的,她没有抢,反倒是沈清澜,抢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沈清澜,要不是你横刀夺爱现在我就是傅太太,是傅衡逸的妻子。你面对我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吗?”沈希潼看着沈清澜,就像是看一个无耻不要脸的坏女人一般。 沈清澜觉得好笑,沈希潼对这样的戏码不厌烦吗,她表演的人不累,她看得人都累了。 转身就要走,沈希潼伸出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沈清澜,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得意?” “我有什么得意的?”沈清澜反问。 沈希潼红了眼眶,“你抢走了我的傅衡逸,我爱了他十七年,从我九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他我就爱上了他,可是你却抢走了他。他原本是属于我的,我的,他不是你的。” 她有些歇斯底里。 今天的沈希潼看着有点奇怪,在沈清澜的认识中,沈希潼是个很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尤其是在外面,她的形象一贯良好,现在这副胡搅蛮缠的泼妇样可不符合她的行事风格。 其实沈希潼今天也是被刺激得狠了,沈清澜跟傅衡逸刚领证那会儿,沈老爷子让楚云蓉给她安排了好多相亲,一副要将她立刻嫁出去的模样,可是后来因为她加入了楚云蓉的乐团,事情渐渐多了起来,沈老爷子也就放下这件事。 就在沈希潼以为这件事过去的时候,家里人又给她安排了相亲,而且这一次提出这件事的人竟然还是楚云蓉,这对沈希潼的刺激不可谓不小。 上次车祸意外,楚云蓉先拉开沈清澜的行为原本就在沈希潼的心中留下了疙瘩,这次明知她不愿意相亲还逼着她去,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穷教书的,要说沈希潼心中不怨恨,那是不可能的。 正好看见了沈清澜,沈希潼的理智瞬间全都没了。 沈清澜不愿意跟沈希潼这样的半疯子耽误时间,她还要回去打扫卫生呢,傅衡逸明天就回来了,一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忍不住升起一抹急切,看着眼前还欲纠缠的沈希潼也失了那份耐心。 “沈希潼,傅衡逸从来都不是你的,也从来没有在意过你,但凡他有一点点在意你,那么他就不会选择跟我结婚。” 沈希潼脸上很难看,“你胡说,肯定是你使了什么手段逼他跟你结婚的。他是在乎我的,一定是你,一定是你用了什么龌龊手段。” 沈清澜懒得跟她废话,转身离开,却见沈希潼又一次拦在了她的面前,这一次,沈清澜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她冷冷的看着沈希潼,眼睛里没有丝毫温度,“让开。” 沈希潼对上沈清澜的眼神,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这样的沈清澜总是让她有几分害怕。 沈清澜要走,沈希潼伸手想要拉住她,却被沈清澜反手握住了手腕,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让沈希潼瞬间白了脸,“疼,疼死了,你放开我。” 沈清澜没有放开,反而握紧了一分,看着沈希潼满脸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一字一句说的清晰,“沈希潼,不要惹我,也不要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否则,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得起的。” 沈清澜一把甩开她的手腕,扬长而去,沈希潼握着发疼的手腕,看着上面明显的红痕,红了眼眶。 沈清澜,你又是凭的什么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什么是你的东西?我想得到的东西,即便得不到,我也会毁掉。 沈清澜回了家,傅老爷子已经上去午睡了,年纪大了,即便是冬日,傅老爷子也习惯午睡一小会儿。 她没有去打扰,安静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打扫屋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打扫的,赵姨每隔几天都会上来打扫一次,房间里干净的很,只是沈清澜总想做点什么。 夜里,沈清澜洗完澡,躺在床上,一想到明天傅衡逸就要回来了,眼底波光闪烁,一丝睡意也没有,在大床上翻来覆去的,脑海里全是傅衡逸的身影。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耳边却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沈清澜瞬间睁开眼睛,眼中厉光闪过,猛然意识到这里是傅家,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房门打开,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沈清澜一下子坐了起来,“傅衡逸!” 尽管卧室里漆黑一片,但是沈清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黑暗中的身影。 傅衡逸没有开灯,怕沈清澜的眼睛一下子受不了突然的光亮,摸黑走到床边,在床沿上坐下,温声开口,“是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沈清澜摇头,又怕傅衡逸看不见,开口,“没有,我还没有睡着。” 傅衡逸也不戳破,沈清澜的睡眠一向浅,哪怕只是些微的声响她都能立刻清醒,他回来时已经刻意放轻了脚步,她依旧是醒了。 沈清澜打开床头灯,借着灯光,看清了傅衡逸的脸,他的下巴上有些微的胡渣,眼底下也有淡淡的青色,身上穿着一身的军装。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张脸,仅仅只是半个月没有见,却似乎隔了好久,原来傅衡逸在自己的心中已经这么重要了吗? “傻了?”傅衡逸抬手摸摸她的脸,笑道。 沈清澜任由他摸着,“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想你了。”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柔声开口,眼底的温柔似潮水般将她包围,沈清澜脸颊微红,垂下了眸。 傅衡逸加班加点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连夜赶了回来。虽然忙了这么久,身体也很疲惫,但是看着眼前的这张脸,他觉得那些疲惫瞬间烟消云散。 “我先去洗个澡。” 沈清澜掀开被子就想起来给他拿衣服,傅衡逸按住她,将被子给她盖好,“即便是开了暖气,到底是冬天,在被窝里好好躺着,不要感冒了。”说着起身自己去衣柜里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傅衡逸洗澡很快,只是几分钟时间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沈清澜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 感觉到身边的床榻陷下去一块,然后自己被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沈清澜轻轻吸了一口气,沐浴露好闻的气息萦绕在鼻尖,那是跟她身上一样却又不一样的味道。 她伸手,将手搭在傅衡逸的腰上,将头埋在傅衡逸的胸膛,感受着他心脏的跳动,心里竟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 傅衡逸揽着她,将头搁在她的头顶,怀里的人儿真实的温度也让他觉得异常的满足。 沈清澜的手缓缓下移,移到了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傅衡逸身子瞬间紧绷,即便还隔着睡衣,他依旧感受到了手上的温度。 他低下头,定定的看着她,眼神幽深,似酝酿着狂风暴雨,沈清澜恰好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傅衡逸,我想你了。”沈清澜轻轻启口。 一句话,犹如一把剪刀,剪断了傅衡逸脑中那根理智的弦,湿热的吻铺天盖地袭来。 傅衡逸没有刮胡子,冒着胡渣的下巴划过沈清澜脖子上的肌肤,引得她身体一阵战栗,口中不由地轻吟出声。 傅衡逸温柔一笑,低下头,缓缓地吻上了她的耳垂,长臂一伸,卧室里瞬间一片黑暗,只听得到男人粗粗的喘息,以及女子偶尔的呻吟。 ** 第二天,沈清澜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的就是傅衡逸含笑的眼眸,“老婆,早。” 沈清澜微微一笑,“早上好。” “几点了?”沈清澜问。 “七点。” 沈清澜一惊,竟然已经七点了,她这是又睡过头了? “时间还早,你可以多睡一会儿,我已经跟赵姨说过了,今天我们会晚点起。” 饶是一贯淡定的沈清澜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红了脸,瞪他一眼,这话一说,谁不知道他俩昨晚干了什么。 傅爷脸皮厚,被老婆瞪了一眼反而笑眯眯地在沈清澜的脸上落下一个吻,“我打赌,爷爷对此一定乐见其成。” 沈小姐脸皮薄,经不起逗,直接拿过一边的睡衣就打算起来洗漱。 傅衡逸一把拉住她,定定地看着她,“就这样走了?” 沈清澜一脸莫名,不然呢? 傅爷幽怨了,“你可真是典型的用完就扔啊。” 沈清澜怒了,送给傅爷一个白眼,傅爷温柔一笑,在她的唇上狠狠亲了两口,这才放开,“好了,起床吧。” 沈清澜:…… 沈清澜和傅衡逸洗漱好下楼的时候,傅老爷子和傅靖婷已经散步回来了,看着下楼的小夫妻俩,傅老爷子老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灿烂。 他们都是早上才知道傅衡逸回来的,以往赵姨起床的时候,沈清澜也已经起来了,可是今天一直到早饭都做好了,沈清澜还没有下来,赵姨不免有些担心,怕她身体不舒服,于是想上楼看看,结果应声的是傅衡逸。 赵姨知道傅衡逸回来了,小夫妻俩小别胜新婚,自然不会那么不识趣地去打扰,下楼时正好遇见傅老爷子,就随口说了一句,傅老爷子就乐呵呵地跟傅靖婷吃早饭去了。 被傅老爷子和傅靖婷看得不好意思,沈清澜加快了脚步去餐厅吃早饭,傅衡逸落后一步,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眼底笑意更浓。 “爷爷,姑姑。” 傅老爷子嗯了一声,傅靖婷笑笑,“赶紧去吃早饭吧。” “你等会儿跟小赵说一声,让她给清澜丫头炖点汤,女孩子多喝汤身体好。”傅老爷子嘱咐傅靖婷。 傅靖婷听得好笑,“爸,清澜还小,这事不能急。” 傅老爷子变脸,“我急了吗,我急了吗?” “是是是。”傅靖婷连忙安抚,“您不急,是我急了。” 傅老爷子一脸的“本来就是你急了,我可不急”的表情,背着手晃悠悠地走了。 傅靖婷好笑地摇摇头,老爷子真是越老越孩子气。 不过清澜的年纪确实小了点,等两年再要孩子其实也来得及,只是老爷子估计等不了那么久。 顾阳知道今天傅衡逸会回来,本来并不想来傅家,但是一大早,他爸就把他叫了起来,美其名曰马上就要过年了,给他妈送一点年货过去。 顾阳很是无语,傅家什么没有,还需要他送年货,而且前几天他去傅家的时候不是已经给外公带了礼物吗。 “爸,我前天刚去过。”顾阳不想去,今天傅衡逸就要回来,要是碰上他大哥,指不定他会怎么修理他呢。 顾博文对着儿子一向都是温和的,闻言也没有生气,只是耐心地说道,“你外公现在年纪大了,平时总是一个人在家,孙子辈的也只有你跟衡逸,衡逸又是常年在部队,你理应多去看看。” 眼见着顾博文又要开始跟他讲大道理,顾阳瞬间投降,“爸,您别说了,我去,我立马去。” 顾博文满意了,又说道,“这次的东西比较多,你一个人拿不了,我跟你一起去。” 顾阳:……爸,你想去看我妈你就直说,不要找这么多借口嘛,你儿子我又不是不帮你。 任命地起床,打着哈欠看着他一箱一箱地往车上搬东西,“我说爸啊,你是打算把整个超市都搬去外公家吗?” 顾博文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确认将所有的东西都搬上车了,他才关上后备箱的门,“就是一些日常吃的用的,哪里多了,而且衡逸不是已经结婚了,我做长辈的总不能连个见面礼都不准备吧。” “行行行,爸,你总是有理的,不是赶着去见我妈吗,走吧走吧。”顾阳坐进车里催促道。 顾博文看着儿子,想解释,可是似乎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于是,闭嘴不言。 顾家父子到达的时候,沈清澜正陪着傅老爷子下棋,傅衡逸和傅靖婷在一旁观看。 “外公,我和我爸来看你了。”顾阳人还没进门,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傅靖婷原本是笑着的,在见到进来的那抹身影时,脸上的笑意消失无踪,木着脸,对着傅老爷子说了一句,“爸,我先上去了。” 傅老爷子听到了顾阳的话,也知道是谁来了,见女儿要走,开口留人,“好不容易回家过个年,就不能好好陪陪我老头子?” 傅靖婷脚步一顿,又坐回了沙发上。 顾博文一进来就看见了傅靖婷的身影,两年多不见,她似乎又瘦了一些,依旧是记忆中那般的干练。 “爸。”顾博文开口喊人,傅老爷子淡定地应了,虽然女儿女婿已经离婚了二十多年,但是顾博文对他的称呼一直没有改,傅老爷子也能看出顾博文对女儿的心意,乐得当不知道。 傅靖婷眉心紧皱,显然对顾博文的这个称呼很是不满,只是没等她说话,傅衡逸就开口喊了一声“姑父”,沈清澜自然是跟着傅衡逸来的。 傅靖婷听着,看着顾博文的眼神越发的冷,对上顾博文投过来的视线,直接转过目光,视而不见。 “外公,我爸把整个超市都给你搬来了。”顾阳依旧是一脸的嬉皮笑脸。 傅老爷子见他将头发染回来了,总算觉得看着顺眼了几分,听着他的话,看了一眼顾博文,“人来了就好,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家里什么没有。” 顾博文笑得温和,“都是一些日常用品,平日里都是用得到的,您别听顾阳胡说。” 顾阳撇嘴,也不拆自家老子的台,他刚才可是看了一眼,很多东西都是他妈妈喜欢的吃的,或者习惯用的牌子。 傅靖婷从顾博文进来之后就一句话也没说,坐在沙发上,跟个木头人一样,就连顾阳跟她说话她也不理。 “爸,我去厨房看看中午的菜色。”坐了一会儿,傅靖婷终于忍不住站起身开口。 傅老爷子倒是没有再留着她,而是说道,“去吧,跟小赵说一声,博文和顾阳中午也在家里吃饭,做几道他们爱吃的菜。” 傅靖婷的背影一僵,脚步微顿,却什么也没说,直接离开了客厅。 顾博文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傅靖婷,一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了他才收回目光。 傅老爷子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心底微微叹息,其实他并不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忽然有一天傅靖婷到他面前说她怀孕了,孩子是顾博文的,要跟顾博文结婚,那个时代,女孩子未婚先孕是要被人吐唾沫星子的,更何况还是他们这样的人家,他当时气得差点没有打死傅靖婷。 但是顾博文来了,在他们家门口跪了一天一夜,而傅靖婷同时表态,即便是傅老爷子将她赶出家门她也是要嫁给顾博文的,傅老爷子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他俩结婚后,顾博文对傅靖婷很好,可以说是百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老爷子也就渐渐放了心,可万万没有想到,刚生下顾阳还没有一个月,傅靖婷就闹着离婚。 等傅老爷子知道的时候,俩人不仅办完了离婚手续,甚至傅靖婷连出国做驻华大使的申请都打好了,而且还获得了批准。 傅老爷子刚开始还以为是顾博文做了什么对不起女儿的事情,打上了顾家的大门,但结果呢,看见的是一个喝的烂醉的顾博文,看见他抱着他的大腿哭得像一个孩子,求着他让傅靖婷不要走。 傅老爷子至今还记得顾博文当时的模样,胡子拉渣,衣冠不整,眼眶通红,哭得涕泗横流,狼狈不堪,即便是他一个大男人看得也于心不忍,问顾博文发生了什么事,他却什么也不说,问傅靖婷,结果人家直接就是“不爱了,不想过了。” 然后傅靖婷就出了国,几年都不带回来一次。 即便到了今时今日,傅老爷子还是不知道当年的真相,见顾博文单身多年,傅老爷子甚至劝过他不要等傅靖婷了,遇到合适的人就再婚吧,可是顾博文是怎么说的? “爸,靖婷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没有谁比她更适合我,我会一直在原地等她,为她维持着这个家,等有一天她走累了,回头的时候,她还能有个家可以回。” 这样的话,傅老爷子听了也不得不动容,再三劝女儿,可是女儿的性子像他,一旦决定的事情,又岂是别人三言两语可以改变的。 沈清澜自然是察觉到了傅靖婷与顾博文之间的异样,但是她只是一个小辈,对于长辈的事情自然不能多说什么,再说,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 倒是今天的顾阳,从一进门跟她打过招呼之后就一直不敢正视她,就连跟她说一句话 也是躲躲闪闪的。 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沈清澜也不戳破,而是看了一眼傅衡逸,没想到顾阳这么怕他。 顾阳心中能不忐忑吗,沈清澜之前就说了,她会把这次赌场的事情告诉傅衡逸,原本想着自家大哥没有那么快回来呢,结果呢,一进门就看见了他,当时吓得他魂都要飞了,当即就想拔腿就跑,要不是见傅衡逸见到他时神色正常,想来是沈清澜还没有跟他说,恐怕此时他早就不在这里了。 再一次感觉到沈清澜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顾阳都要哭了,趁着傅衡逸不注意,偷偷给了沈清澜一个祈求的眼神,口中无声地说着求饶的话。 沈清澜虽然是打算让傅衡逸管管顾阳,但也没打算现在就说,见着他耍猴似的表情,不禁好笑。 “顾阳。”傅衡逸是谁,哪里会没有注意到顾阳跟小妻子之间的“眉来眼去”,淡淡开口。 “到。”顾阳条件反射地喊了一声。 这么一喊,倒是把从傅靖婷离开以后就一直在走神的顾博文的注意力喊了回来。 他看着沈清澜,“你就是清澜吧?” 沈清澜点了点头,“姑父。” 顾博文温和的笑笑,“知道你跟衡逸结婚,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你,前段时间从国外出差回来给你带了一份礼物,也一直没有机会给你,这次正好带过来了,一并给了你吧。”说着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沈清澜接过,却没有马上打开。 “不打开看看?”顾博文笑问。 沈清澜看了一眼傅衡逸,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下打开了盒子,是一对钻石耳钉,樱花的设计,镶嵌的却是两颗蓝钻,尽管只是小小的两颗,但是那抹深蓝,蓝的深邃而纯净。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刚好看见这个,想着你们小姑娘应该会喜欢。”顾博文解释,其实他一个姑父,送这样的礼物是有点不合适的,但是家中也没有女孩子,他也没有女儿,实在是不知道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会喜欢什么。 “谢谢姑父。”傅衡逸开口道谢。 “我很喜欢,谢谢姑父。”沈清澜淡淡勾唇。 顾博文闻言,笑了笑,“你喜欢就好。听顾阳说你还在上学?” “嗯,明年六月份毕业。” “婚礼是打算毕业之后再办?”顾博文又问道。 “嗯,她现在毕竟还在上学,等毕业再举行婚礼也比较好。”回答的是傅衡逸。 顾博文附和着点点头,跟傅衡逸和沈清澜随意地聊着天。 他是个温和而又风趣的长辈,和他聊天是件十分轻松愉快的事情,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赵姨过来叫大家吃饭,一群人移驾餐厅,傅靖婷已经帮着赵姨把饭菜都端上来了。 吃饭期间,顾博文给傅靖婷夹过一次菜,可是傅靖婷只是放在一边,连碰都不碰一下,顾博文看得眼底神色黯然,面上却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意。 饭后,沈清澜正打算跟傅衡逸出去走走,走到屋子门口,却听见院子里传来傅靖婷与顾博文的说话声,她与傅衡逸对视一眼,停下脚步。 院子里,傅靖婷站在一棵桂花树旁,没有看顾博文,只是冷冷地问道,“你找我出来,到底想说什么?” 顾博文站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深深地看着她,“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傅靖婷侧对着他,感受着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眼神平静,“很好。” “国外的生活还习惯吗?”顾博文又问,虽然每个月他都会飞一趟Y国,远远地看她一眼,但是不亲口听她说一句,到底是不放心。 “你找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傅靖婷没有回答他,而是皱眉看向他,神色间有些不耐烦。 顾博文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意,“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顾博文,我们已经离婚二十多年了。” 顾博文微笑着点头,“我知道,但是做不成夫妻,我们依旧是朋友,偶尔关心一下总是可以的。” “顾博文,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之间做不成夫妻,也成不了朋友。”傅靖婷很是不耐烦,二十多年了,每次她回来,都会上演一次这样的戏码,这让她很心烦,但是心烦的同时,心里隐隐地酸疼情绪却在不知不觉间蔓延。 “靖婷,我没有恶意,我只是单纯的想关心你一下。”顾博文解释。 ------题外话------ 关于QQ阅读的收费,我在这里做两点说明:1、定价的是网站,不是我,千字五分的定价是所有作者统一的;2、收费是按照字数收取的,不是按照章数,一千字一章5书币跟一万字一章五十书币的单价相同。就像买苹果,你买一个跟买一斤付的钱能一样吗?所以说我抢钱、黑心的这个锅我不背!也希望大家看书的时候理智一点,谢谢你们了! ** 《我就是这般美貌》:袁之逸著架空,穿越,古穿古 上辈子的霜落是国公府嫡女,在宅斗中为一家子操碎了心,于花样年华陨灭而穿。这辈子的霜落,只想做个被别人保护的宝宝,负责貌美如花,无奈总有刁民不同意(霜落死鱼眼)。 变态文案: 女路一:本小姐身份高 霜落:我长的美 女路二:本小姐是才女 霜落:我长的美 男主:我就喜欢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