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解决,姑姑回来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71.解决,姑姑回来了

赵炎又看了他一眼,壮汉面上闪过一抹犹豫,一咬牙,还是决定说实话,“赵哥的弟弟之前跟这两位有矛盾,被人教训了。赵哥知道后就很生气,让人给这个男的设了一个套,使得他输了好几千万,然后这个男的就给这个女的打了电话,女的来了之后赵哥说赌一局……”巴拉巴拉,这个壮汉犹如竹筒倒豆子般将事情的经过说的清清楚楚,一些就连沈清澜都不知道的事情都说了。 “老大,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壮汉说道,感受到赵炎投在他身上的好似要杀人的视线,他本能得往阿南的方向靠近了一点。 石枫脸上看不出喜怒,看向赵炎的神情也很平静,“他说的都是真的?” 赵炎很想否认,但是这种事不是他否认就管用的,他的神色颓然,低下头,“是。” 石枫抬起脚就是狠狠的一踹,直接将赵炎踢到了墙角边,重重地撞在了墙上,赵炎被踢得当即吐了血。 顾阳看得心惊胆战,这个石帮的老大,好狠的心,对待自己的手下都这么狠。 赵炎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也不敢叫疼,也不是刚入行了,石枫的手段他早就领教过,现在默默受着总比被他事后算账的好。 石枫看也不看赵炎一眼,而是看向沈清澜,“这件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回头我一定给沈小姐一个满意的补偿,沈小姐你看如何?” 沈清澜淡淡一笑,“石老大都发话了,这个面子怎么着也该给,只是补偿就算了,只是希望以后石老大能约束好手下的人,再有第三次,我就不是这么好说话了。” 石枫笑得温和,“当然,以后他们要是再来找沈小姐的麻烦,沈小姐就是把他们活活打死了,我石枫也绝对没有二话。” “不只是我,还有我身边的朋友。”沈清澜补充一句。 “当然。” “那么现在我跟我的朋友可以走了吗?” 石枫让出道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沈清澜带着顾阳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了出去。 “呼,终于出来了。”顾阳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刚才真是吓死了,就怕石枫一言不合就拿他们开刀。 “小嫂子,你是怎么跟石枫认识的?”顾阳好奇地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转眸,看着他,“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好奇心害死猫。” 顾阳:…… 见沈清澜走远了,顾阳连忙跟上去,抛开刚才的问题,“小嫂子,你的骰子怎么会玩的那么好,能不能教教我?” 明明没有什么花样的动作,但是出来的结果却让人不服不行。 顾阳发现,沈清澜就像是一座深山,你越往深里走,你越看不清她的深浅,她的身上好像存在很多的秘密,永远看不透。 “顾阳。”沈清澜停下脚步,叫了一声。 顾阳下意识地停了下来,“怎么了,小嫂子?” “这次的事情我会如实告诉傅衡逸。”认真的口吻,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 顾阳脸色一变,“不要啊,小嫂子,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大哥,大哥知道了会打死我的,你忍心看着我被大哥活活打死吗?” “你大哥绝对不会打死你。”却会好好管教你。 顾阳的母亲是个外交官,常年在国外,自然也管不到这个儿子,顾阳虽然住在顾家,但是这个性子嘛,典型的纨绔子弟。 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事都敢惹,什么祸都敢闯,上一次是地下赛车,这一次是地下赌场,那么再下一次呢? 既然顾阳最怕的人是傅衡逸,那么将他交给傅衡逸才是最好的选择。 顾阳跟在沈清澜的身后,如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小嫂子,能不能不要告诉大哥,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以后再也不会犯相同的错误。”他知道自己行事太过于冲动,别人一激,就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沈清澜不为所动,走到自己的车旁上车,顾阳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来。 “你自己的车呢?”沈清澜问道。 “我搭别人的车过来的。”顾阳说道,其实他是开车过来的,但是他还没有说服沈清澜改变主意,自然不能就这么下去了。 沈清澜也不管他,系好安全带直接就走了,顾阳看着仪表盘上不断升高的数字,脸色变了,不由想起上次沈清澜带他体验的赛车的“快感”。 他的脸色有点白,胃里似乎在翻腾,“小,小嫂子,慢,慢一点。”顾阳终于忍不住开口。 沈清澜闻言倒也没有在加快车速,而是缓缓将车停在了路边,“下去吧。” 顾阳二话不说立刻下车,他敢保证,他要是敢在车上待着,沈清澜绝对会让他再体验一次“赛车的快感”。这样的体验有过一次就够了,打死他都不想要再来第二次。 ** 极乐赌场。 石枫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神色冷沉。 “老大,我知道这一次是我错了,下一次我绝对不敢了,不,是绝对没有下一次了,求老大放过我这一次。”赵炎跪在地上,哪里还有面对沈清澜时的嚣张,此刻的他在石枫面前就犹如一条哈巴狗。 但是这行的规矩就是如此,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石枫比他厉害,比他牛逼,所以他能坐上石帮老大的位置,别人还奈何不得他,他干不过石枫,那么他就只能在石枫的手底下俯首称臣,即便是石枫让人将他弄死了,他也无话可说。 眼见着赵炎将额头都给磕破了,石枫才开口,“行了,起来吧。” 赵炎闻言,如蒙大赦,起身,恭敬地站在石枫的面前。 “你破坏了规矩,这是事实,我可以饶你,但是规矩不能废,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将这个赌场交出来,稍后我会让阿南给你安排新的去处。”石枫淡声开口。 赵炎哪里敢说一声不字,石帮是个大帮派,石枫虽然是老大,但是帮里也是分了几个小团体的,赵炎就属于其中一个。 他跟的那个人说起来也是石帮的高层,在道上也是报得上名号的,赵炎跟着那个人也着实风光了一段时间,只是可惜,此人野心不小,盯上的是石枫屁股底下的位置。 那个人一直想要找机会除了石枫,自己取而代之,却苦于没有机会,上一次终于找到了机会,跟虎帮的人合作,本以为可以灭了石枫,却没有想到石枫命大,竟然活着回来了。 不仅如此,还以雷霆手段灭了虎帮,吞并了虎帮的地盘,而跟虎帮合作的那人也没有逃过去,被石枫揪出来,当众弄死了。 要不是那件事赵炎确实不知情,他肯定也活不下来,被石枫冷藏了几个月,刚回到京城接受极乐赌场,结果还没焐热呢,就被收了回去。 要说赵炎不憋屈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更怕石枫的手段。 挥了挥手,让赵炎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石枫和阿南。 “事情查清楚了吗?”石枫嘴里叼着一根烟,问道。 “我已经问过场子里面的兄弟,确实就是那么一回事,那个顾家的少爷就是被赵炎算计的,大概是没钱还债,所以就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确实是偶然?” “应该是。”阿南也不敢确定。 石枫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以后注意着点,但也不要轻举妄动。” 沈清澜虽然对他有救命之恩,但是她毕竟是沈家人,而他是道上的,自古黑白不两立,即便是救命之恩,在整个帮派的兄弟的性命面前,那也是不值得一提的。 如果沈清澜的出现只是偶然,他石枫也不是个恩将仇报的,必定找机会还了她的恩情,但要是别有居心,石枫的眼神一狠,他也只能恩将仇报了。 沈清澜自然不知道石枫的心理活动,她也根本不关心,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她洗了澡就睡觉了,明天起来她还要去接机。 今天送傅老爷子回去的时候,听到爷爷吩咐家里的警卫员明天去机场接傅衡逸的姑姑傅靖婷,她才知道原来常年在外的姑姑要回来了。 说起这位姑姑,当年在大院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沈清澜父辈,也就是沈谦那一辈里,就是个巾帼女英雄,因为从小被傅老爷子当男孩子养的原因,性子那是风风火火,干脆利落,那身手,就是一般的特种兵都干不过她,她当年也确实在部队里历练过几年,成绩斐然。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会在部队里继续干下去的时候,她却选择了退役,进了外交部,随后更是嫁给了顾氏的公子顾博文。 这样的故事发展可是跌碎了大家的眼睛。 但是在生下顾阳后没有多久,她就跟顾博文离婚了,然后出国,一直在Y国担任驻华大使,常年不在国内,她甚至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国内过过年,这次是回来过年的。 知道了姑姑要回来,沈清澜就主动揽下了这个任务。 她是见过这个姑姑的,就在两年前,傅靖婷曾回来过一趟,当时沈清澜正好在傅家。 第二天一大早,沈清澜照例起床晨跑,然后就开车去了机场,没有开自己的那辆招摇的跑车,而是从傅衡逸的车库里选了一辆。 到达机场的时候,飞机还没有落地,沈清澜停好车,正要进去,前面却围了一大帮人,本以为又是哪个明星出现了,走近了才发现并不是。 只见一个打扮得体的妇人正拉着一个工作人员模样的人破口大骂,沈清澜对于这样的热闹并不感兴趣,正要走过去,耳边却传来围观的吃瓜群众的议论声。 “这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自己迟到了,竟然还怪飞机太准点。”一个路人甲说道。 路人乙附和,“飞机起飞了,她不是找机场的工作人员理论了嘛。” 路人丙:“也是她倒霉,国内的航班经常晚点,可是谁让她乘坐的是国外的航班呢,老外可不理会她这套京城交通太拥堵,路上堵车的话。” 路人丁:“这个女人根本就是胡搅蛮缠,知道自己会迟到,不会早点出门,她以为自己谁,她不来,飞机还不能起飞了。当自己是月球呢,一个个都要围着她转,就是月球,也还要围着地球转呢。” 路人甲点头,“而且机场的工作人员也说了愿意给她调换最快班次的,可是她就是不愿意,上去就是一巴掌,把那个工作人员打的呀,那个工作人员也不能还手,只能挨着,要不是后来其他人来了,指不定还要挨打。” “这种人就应该被拉入黑名单,让她这辈子都做不了飞机,让她嘚瑟。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啊,真那么有钱,自己去买架私人飞机好了,那肯定就不会误点。”路人丙恨声说道。 沈清澜看了一眼场中的妇女,依旧不依不挠的跟工作人员理论,而工作人员则是低声下气的道歉。 沈清澜哂笑,就是工作人员这样的态度才助长了这个女人的气焰,就像刚才有个人说的,直接把她拉黑,不让她乘坐国内的航班,她又能如何,有时候强势一点未必是一件坏事。 摇摇头,从这堆热闹里经过,在Z国生活了六年,但是对于某些行为,沈清澜真的觉得即便是号称礼仪之邦的Z国人民群众的素质也是良莠不齐。 到达接机口的时候飞机刚好落地,沈清澜等了一会儿,就看见傅靖婷的身影出现在那里,一身的职业西装,外面穿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依旧如记忆中的那般干练。 傅靖婷早就知道今天来接机的是沈清澜,她刚走出来,就看见了人群中沈清澜的身影,这个小姑娘是耀眼的,即便她站在人群中不言不语,还是第一时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姑姑。”沈清澜上手接过傅靖婷手中的行李箱,傅靖婷也没有跟她争,交给了她,她的行李箱里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多数都是给家人带的礼物,并不重。 出去的时候那个闹事的妇女已经不见,沈清澜带着傅靖婷走在了车前,将行李放好,才打开驾驶座的车门。 “我们已经有两年不见了吧?”傅靖婷开口。 沈清澜点了点头,依旧是清冷的表情,只是语气很温和,“两年零三个月。” 傅靖婷笑笑,看着沈清澜很是有些感慨,“当年我见你的时候就很喜欢你,还在感叹你要是我的女儿就好了,谁知道你最终还是成了我傅家的人。”缘分这东西,你不信还真不行。 这话沈清澜没法接,她只是轻轻勾唇,柔化了清冷的表情。 傅靖婷正好侧头看见她微勾的唇角,眼眸中闪过惊艳,沈清澜确实就是她见过的女孩子里长得最好看的,即便只是轻轻勾唇的动作,都透着万种风情。 想起几个月以前,父亲跟她打电话的时候还在抱怨说傅衡逸总是不回家,三十好几的人连个媳妇都没有,言语中又在夸赞沈家孩子的聪慧懂事云云,不乏对沈清澜的满意。 她还以为老爷子的这份喜爱终究也只是个念想,没想到几个月以后,沈清澜还真的成了傅家的孙媳妇。 傅靖婷不知道其中的曲折,但是既然傅衡逸打算跟沈清澜结婚,那么两人必定是有感情的,她是看着傅衡逸长大的,或者说,傅衡逸就相当于她的另一个儿子,看着自家孩子幸福有了着落,傅靖婷也很是欣慰。 “姑姑这次回来可以待多久?”不想让气氛太沉闷,沈清澜主动开口。 “半个月是有的。”傅靖婷笑笑,“这么多年都没在家里过年,这次总算可以多陪陪家人。” “听闻姑姑要回来,爷爷很高兴,一早就吩咐赵嫂去给姑姑买姑姑喜欢吃的东西了。” 说起家中的老父,傅靖婷心中很是愧疚,哥哥嫂子去世后,她就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本应在老父身边承欢膝下,可是却因为自己的任性而离家多年。 “你爷爷他身体好吗?”傅靖婷问道,虽然时常与老父通电话,但是没有见到人,心中总是有牵挂,而老父又是个报喜不报忧的性子。 “爷爷的身体还不错,就是前段时间查出来有点高血脂,所以最近一直不让他多吃肉,爷爷为此还生气呢。”沈清澜耐心地诉说着傅老爷子的生活日常,虽然语调平和,但是傅靖婷却听得认真。 听闻老父因为没有肉吃,竟然跟个孩子似的发脾气,也忍不住笑起来,傅靖婷的长相一点也不柔美,可是这样一笑,却多了一分女子的温柔,“我和衡逸总是不在家,爷爷那边你多费心了。” “爷爷很好,在没有嫁给衡逸以前,我也经常会去找爷爷聊天喝茶。”沈清澜嘴角勾出淡淡的笑意,她确实很喜欢傅老爷子,跟自家爷爷一样,是个特别好的长辈。 傅靖婷失笑,倒是忘了,自家老父一直很喜欢沈家的这个小辈。 “姑姑,您是先回大院还是先去顾家看看顾阳?”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沈清澜问傅靖婷。 傅靖婷神情有瞬间的恍惚,“回大院吧,我回来还没有跟顾阳说过,等下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大院。” 沈清澜仿若没有看到傅靖婷那片刻的失神,只是笑着说道,“爷爷肯定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 傅靖婷也跟着笑笑,拿出手机给顾阳去了电话,“……不要告诉你爸爸我回来了。”电话的最后,傅靖婷不忘说一句。 电话那端的顾阳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偷听自己和妈妈打电话的爸爸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那瞬间黯淡下去的眼神,心里微微叹息一声。 “那什么,爸,我先去外公家了。”顾阳开口,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父亲。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顾阳就知道自己的父母离婚了,他跟爸爸一起生活,他妈妈在国外,两人不知是何原因,从来不打电话。 长大一点,顾阳知道离婚是自己的妈妈主动提的,原本以为是俩人感情之前出现了第三者,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爸爸妈妈一直单身,甚至连个第三者的影子都见不到。 看爸爸的样子对妈妈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在一起? 这个问题,小时候顾阳问过自己的爸爸,顾博文只是看着他,默默的不说话,眼睛里有着他看不懂的情绪。 后来,他知道那种情绪叫悲伤。 父母之间的事情他管不了,也不能管,这么多年父母分离,顾阳也已经习惯了。 顾博文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去吧,别忘了把给你外公的礼物带上。” 顾阳挥挥手表示知道,走了。 顾博文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深深地叹息一声,“靖婷,你终究还是不肯原谅我。” 车子在傅家门口停下,傅靖婷一眼就看见了傅老爷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身影,时不时还望外面看一眼。 见到有车子过来,瞬间挺直腰杆,手背在后面,一副出来走走的模样。 傅靖婷看着好笑,眼角却湿润了,只是两年不见,老父头上的白发似乎更多了一些,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了。 傅靖婷走上去,在傅老爷子的面前停下,“爸,我回来了。” 傅老爷子“嗯”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眼女儿,见她除了清瘦了一些,气色不错,心中微微放心,脸上却嫌弃地看了一眼傅靖婷,“回来就回来呗,难道还要我老头子迎接你不成。” 虽然傅老爷子一脸的嫌弃,但是傅靖婷却依旧笑着,走上前,给了傅老爷子一个拥抱,“爸,我想你了。” 傅靖婷能明显的感觉到老父身子一僵,然后一双温暖的手落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她的心头揪揪地疼,鼻头发酸。 “行了行了啊,都多大的人了,也不怕被小辈看了笑话。”傅老爷子嘟囔,手却没有收回来,依旧在女儿的背上轻轻拍着,这个女儿除了五岁以前还会在他的怀里撒娇之外,五岁以后,他就连抱都没有抱过一次。 沈清澜看着这一幕,嘴角的笑意温柔,默默地拿着行李箱走了进去,将这方空间留给这对多年未见的父女。 傅靖婷从傅老爷子的怀中退了出来,傅老爷子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在国外待了这么些年,尽学些洋鬼子的玩意儿,回来就回来,还拥抱。” 傅靖婷随着老父嘟囔,眼底笑意满满,挽着老父的胳膊。 正要往屋子里走,门外又传来一阵引擎声,然后顾阳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外公,妈,我来了。”顾阳一脸笑嘻嘻,看见傅靖婷直接就是一个大拥抱。 他早已成年,人高马大的,傅靖婷竟然只能到他的肩膀。 她拍了拍儿子的肩,“又长大了。” 顾阳一脸的理所当然,“那是,小爷我还越来越帅了呢。” “你是谁小爷。”傅老爷子阴沉地问了一声。 顾阳身子一抖,脸上迅速扬起一抹讨好的笑,“外公,您帅气可爱的外孙来看你了,开心不?” 傅老爷子冷哼一声,“看见你我就眼睛疼,你给我说说,你这一头黄毛是怎么回事?” 顾阳暗道一声不好,他前几天去做了一个烫染,将头发染成了棕色,竟然忘记了傅老爷子最讨厌看见男孩子头上乱七八糟的颜色,他这算不算是撞在枪口上了? “外公,那个……这不是要过年了嘛,人都说新年新气象。所以我这是新气象啊。” 傅老爷子早就知道这个外孙的德性,他爸爸妈妈都不是这样的性格,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个儿子,小时候就是一个霸王性子,被他强行掰正了,看着还好,但是越长大越闹心,每次看见外孙,他都没好气。 今天女儿回来,傅老爷子也懒得跟他计较,“行了行了,都站在屋外干什么,进屋去。”说着率先走了进去。 顾阳吐吐舌头,暂时安全了,傅靖婷瞪了一眼儿子,换来顾阳灿烂的一笑。 傅靖婷的屋子早已打扫干净,沈清澜将行李箱放好,就下楼了。 “小嫂子。”顾阳看见沈清澜,乖乖地喊人。 傅老爷子一听,又不乐意了,眼睛一瞪,“嫂子就是嫂子,前面还加个小字,没大没小。” 顾阳脖子一缩,“嫂子好。”重新叫。 嘴里嘀嘀咕咕,“她本来就比我小,叫小嫂子也没错啊”之类的小话。 “你嘀咕啥呢?”傅老爷子盯着顾阳,尤其是他那一头黄毛,眼睛那个疼啊。 顾阳下意识的站直身体,就差敬个军礼了,“我说外公说的对。” 知道他嘴贫,傅老爷子也懒得跟他计较,“明天赶紧给我把头发弄回来,下次要是再让我看见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就一剪刀全把你剪了。” 顾阳脸一垮,以为老爷子早就忘记这茬了呢,怎么现在还记得啊,有气无力,“知道了外公。”他刚刚做的造型啊,白瞎了他那么多大洋。 赵姨早就开始做饭了,沈清澜他们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赵姨就来叫他们吃饭了。 “赵姨,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了解我的口味,做的都是我爱吃的。”傅靖婷坐下来,看着桌上的菜色,笑着说道。 赵姨笑了笑,“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能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吗。” 赵姨的丈夫是傅老爷子年轻时候的副官,只是后来在战场上牺牲了,赵姨没有孩子,丈夫死了以后她也没有另嫁,一直在傅家,算是把傅衡逸的爸爸还有傅靖婷当做自己孩子的,对于他们的口味她比他们本人都要了解。 “赵姨,你可是偏心啊,我妈妈回来了,那我可是也回来了,怎么没见你做我喜欢吃的菜呢。”顾阳嘟着嘴,似不满,眼底笑意盈盈,谁都听得出来他这是玩笑话。 “我的小少爷,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你喜欢吃的还在厨房呢,马上给你端出来。” 顾阳这才笑了,在傅靖婷的身边坐下。 赵姨很快就出来了,见她手上拿着一个大托盘,沈清澜站了起来,帮着赵姨将菜端在桌子上。 傅靖婷端起杯子,看向老爷子,“爸,多年不回家,是女儿不孝。” “好端端地说这些做什么。”傅老爷子的眼底似有晶莹,垂了眸,却喝下了女儿敬的酒。 “来,外公,这个大鸡腿给你吃。”顾阳夹了一个肥嫩嫩的大鸡腿,放到老爷子的碗里。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吃完饭,顾阳跟傅靖婷挤在一张沙发上,整个人似没有骨头一般,靠在傅靖婷的身上。傅老爷子饭后需要散步,沈清澜陪着老爷子散步去了。 “妈,你这次回来应该没有那么快走吧?” “嗯,我请了半个月的假,这次可以在家里好好过个年了。” “那妈,今年跟我回顾家过年呗。”顾阳试探着开口。 傅靖婷瞬间沉默,顾阳无声叹息,爸啊,实在不是做儿子的不帮你,而是我也无能为力啊。 “那什么,妈,你看你一直单身,有没有考虑过给我找个后爸?”顾阳换了话题,只是刚说完,额头上就挨了一个栗子。 “胡说八道什么。” 顾阳哎哟一声,捂着额头,委屈地看着傅靖婷,“妈,我还是你亲儿子不,下手这么重,要是打傻了你就没有我这么聪明帅气的儿子了。” “本来就不聪明,傻了更好。省的一天到晚的尽是胡说八道。”傅靖婷没好气。 “我哪里胡说八道了,我可是认真的,你看我都二十三了,你跟我爸离婚也这么多年了,你要是不喜欢我爸,干嘛不另找一个。” 傅靖婷冷脸,将儿子推开,“顾阳,我看你是皮痒了欠收拾是吧?” 顾阳哼哼,“又是这招,每次说不过我了你就耍赖。” “我看你就是欠打。”傅靖婷作势就要抬手打他,顾阳一蹦三尺高,离得傅靖婷远远的,一脸防备的看着她,“妈,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你妈我本来就不是君子。” 顾阳:……果然女子都是不可理喻的,就连他的妈妈都不例外。 “你俩干什么呢?”傅老爷子进来,见母子俩这状态,不由问了一句。 “外公,这不是好久没有见我妈了嘛,我在逗她玩呢。”顾阳笑嘻嘻。 “顾阳,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一年你也玩够了,对于未来你总该有所打算。”傅老爷子不理会顾阳的嬉皮笑脸,问起了另一个问题。顾阳脸上的笑意一僵,他就知道只要来了大院,这个问题就逃不了,果然吧。 这也是他不喜欢来大院的原因,傅老爷子是军人,他一直希望顾阳进部队,否则当初也不会让顾阳念军校了。 顾阳虽然军校毕业一年了,但是一直没有下连队历练,傅老爷子也只能暂时随着他,可是也不能一直看他这么下去。 “外公,我还小,这事不急。”顾阳企图讨价还价。 傅老爷子眼睛一瞪,他长得很是和蔼,但是毕竟是早部队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神情严肃起来的样子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二十三还小,你打算混到什么时候去?你大哥衡逸在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进特种部队了。” 顾阳看向傅靖婷,想要向她求救,傅靖婷转过脸,当做没看见,这件事回来之前她就跟傅老爷子达成了一致意见,这时候自然不会拆老爷子的台。 沈清澜更不用说了,她一向不是喜管闲事的性子,这件事更不是她能插手的,坐在沙发上,悠然地喝着赵姨泡的茶,对顾阳的求救视而不见。 都是一帮见死不救的。顾阳心中泪目。 “等年后你就给我下军区连队历练去,我会提前打好招呼,谁也不许对你特殊照顾,你要是敢中途给我逃跑,我就打断你的腿,我看你爸敢不敢帮你。”傅老爷子一锤定音。 别看他平时乐呵呵的很好说话的模样,但是已经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更改,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定局,顾阳也只能蹲在墙角抱头哭了。 顾阳一直待到吃完晚饭才回去,沈清澜则是留在了傅家。 躺在没有傅衡逸的大床上,沈清澜似乎格外的想念傅衡逸,忍不住拿起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却意外的没有打通,显示说关机了。 沈清澜也没有多想,放下手机强迫自己入睡。 而某军区特种部队,傅衡逸宿舍的灯还亮着,他正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打字,安静的夜里只能听见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他的神情严肃,眼睛盯着屏幕,一动不动,敲下最后一个句号,他才将文档存好,然后关机。 正要拿起手机看一下时间,却发现手机不知何时已经关机了,又给手机充上电,等开机后看看时间,原本想给沈清澜打电话的他又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沈清澜应该已经睡了。 傅衡逸迅速的洗了一个澡,然后才睡觉,他这几天一直在写总结报告,等这些东西全部整理完毕,他就可以回家了。 上次趁着开会的间隙匆匆回了一趟家,还没来及好好跟沈清澜说说话就赶了回来,心中对这个小妻子想念的同时也深感抱歉。 ------题外话------ 各位小可爱们,想看傅爷和澜澜第一次的福利的亲们先加QQ交流群656204326,然后找管理递交全文订阅截图,就可以进正版群看福利啦,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