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小嫂子救命(四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69.小嫂子救命(四更)

沈希潼今天的心情不错,正想着上楼看看楚云蓉,就碰上了宋嫂,宋嫂的神情冷淡,对着她有尊敬,却没有对着沈清澜时发自内心的疼爱。 沈希潼撇撇嘴,不过是个佣人而已。 上了楼,楚云蓉房间门紧闭,沈希潼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她又叫了一声,“妈妈,你在吗?” 楚云蓉正在喝粥,明明是甜丝丝的粥喝到嘴里却让她觉得异常的苦涩,她没有想到沈清澜竟然知道她喜欢喝莲子粥,还让宋嫂给她熬了粥。 她是早就听见了敲门声的,听着这敲门的声音,她就知道门外的人是沈希潼,以往都会第一时间起身开门的她今天第一次当做没有听见。 一直到沈希潼又叫了一声,楚云蓉才应声,却没有起身开门,“潼潼,妈妈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会儿。” 沈希潼神色微变,握着门把的手渐渐松开,乖巧地应道,“好的,妈妈你先休息一下。” 楚云蓉慢慢地喝着粥,脑海中的画面很混乱,一会儿是沈清澜小时候甜甜的笑声,一会儿是沈希潼刚到沈家的时候,抱着她的大腿,小心翼翼地说,“您的女儿没了,以后我就当您的女儿好不好,我会做一个听话的女儿,一个永远不会离开您的女儿。”一会儿又是沈清澜刚回沈家时,看着她的清冷、陌生而疏离的眸光,对于她的接近,还带着本能的防备。 楚云蓉的视线又模糊了,手一松,汤匙就落在了地上,碎成了几段。 地板上还洒落着几滴粥。 她的神情怔怔,蹲下身,想要捡起地上的碎片,却又被割了手。 她手捂着胸口,坐在地上,似有些难受,过了没一会儿,她站起来,拿过自己的手机,给沈谦打了电话。 “阿谦,我弄丢了最珍贵的东西。”她的嗓音带着哭腔,有些沙哑。 ** 沈清澜将傅老爷子送回了傅家就走了,刚将车开出了大院,她就给金恩熙打了电话,却没有打通,去了尚雅苑,也没有见到金恩熙,看她房间里的东西倒是都在。 找不到金恩熙,沈清澜倒也没有担心,以金恩熙的本事,就算是出事,有事的也不会是她。 原本她是想让金恩熙帮忙查一下冒充冷清秋的那个女人是谁,当初金恩熙说要查,沈清澜觉得没有必要,但是现在,她觉得很有必要查查这个女人。 她现在很确定,这个女人的目标是她,难道她知道自己是冷清秋?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沈清澜否定了,要是这个女人真的知道自己就是冷清秋,那么她面对自己时,绝对不会这么平静。 这个女人见到自己的时候,目光中更多的似乎是好奇,好奇什么呢?沈清澜想到一种可能,脸色一变。 不,不可能的,当初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活着的这几个都是可信之人,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自己以前的身份。 而且金恩熙也说过,即便是技术比她高的人,也不可能找回那份已经被毁的档案资料。 金恩熙不在,沈清澜给丹尼尔去了电话,得知他现在还没有回来,“丹尼尔,我们画展的时间你有告诉过其他人吗?” 沈清澜忽然问道。 “我告诉了策划公司,我现在人在国外,赶不回去,总要有人开始准备画展啊,怎么了清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沈清澜神情放松了一些,“没事,就是随便问问,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国?” “还有几天吧,明天比赛结果就会出来,等过了颁奖典礼,我就回来,清澜,颁奖典礼你真的不来参加吗?毕竟是你获奖,我帮你领奖不好吧?”丹尼尔语气中似有为难,还想劝说沈清澜亲自来参加颁奖典礼。 “不了,你全权代表吧。”过几天傅衡逸就该回来了,她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家。 丹尼尔有些遗憾,“清澜,你可别后悔啊,我告诉你,你的这幅作品肯定可以得奖。” 沈清澜淡淡一笑,她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要是丹尼尔知道沈清澜所谓的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迎接傅爷回家,估计他会吐血三升不止。 和丹尼尔结束了通话,沈清澜直接回了江心雅苑,知道过几天傅衡逸就会回来了,她的心情很是不错,正在打扫卫生,忽然手机疯狂的响了起来,沈清澜看了一眼,是顾阳。 “我是沈清澜。” “小嫂子救命啊!”电话里传出顾阳仿若杀猪般的叫声。 沈清澜眸光微动,“你在哪里?” 顾阳看了一眼四周围着他的壮汉,可怜兮兮地说道,“极乐。” 沈清澜眸光一暗,极乐是京城最大的地下赌场,顾阳怎么会去那里?听着嘈杂的背景,顾阳似乎是被人扣住了。 “半个小时,我马上就到。”沈清澜说完挂了电话,拿着车钥匙就出了门。 顾阳挂了电话,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可怜兮兮,神情甚是嚣张,“我嫂子马上就来,到时候你们可千万别哭。” 围着他的几个壮汉没有让开,他依旧被围在中间,顾阳倒也不怕,真的动起手来,他虽然打不过这么多人,但是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若问他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不跑? 顾阳大少爷眼睛一瞪,他是谁,他可是堂堂顾氏集团的二少爷,怎么可能做逃跑这么挫的事情。 顾阳的视线透过那几个壮汉投注在赌桌上的一个青年身上,眼神凶狠,“赵炎,你特么敢这么算计我,等我嫂子来了,我让你输的一条裤子都不剩。” 被称作赵炎的青年不以为意,他是赵三的哥哥,赵家的长子,但是却跟赵氏集团没有什么关系,他自小叛逆,早早离开家门自立门户,机缘巧合之下进了石帮,而且还混的不错,这个极乐赌场就是石帮的产业,现在归他管理。 他本来跟顾阳也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奈何,几个月前,顾阳联合沈清澜把他的弟弟赵三羞辱了一顿,那几个月他刚好不在京城,最近才回来,偶然得知这件事,自然是愤怒至极。 他虽然从小离开家,但是对这个唯一的弟弟倒是疼爱的紧,得知弟弟受了委屈,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即便知道顾阳和沈清澜的身份,但是石帮在道上也是有名的,他并不怕,再说他也不打算要顾阳的命。 让人给顾阳设了一个局,顾阳就入了套了,一晚上时间他输了好几千万,别看他上次堵车堵得豪气,一出手就是五千万,但其实那就是他的全部私产了,可这次他输的可不止这个数,即便全部拿出来,也填补不了这个窟窿。 要是被家里知道他赌博,估计他妈会第一个从国外赶回来打断他的腿。 顾阳也不是笨人,自然知道自己是被算计,但是对于石帮,他也无可奈何。无奈之下,他只好给沈清澜打了电话。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人选,沈清澜的身手他见识过,想要脱身根本不难,而且她似乎还跟石帮的人认识。 沈清澜到的时候看见就是顾阳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的,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他在电话里说的那样可怜兮兮。 她的视线在包厢里其他人的身上顿了顿,尤其是中间那个青年,周围的那些个打手壮汉直接就被她忽略了。 青年的怀里还依偎着一个女人,身姿妖娆,穿着也很暴露,上围很是傲人,青年的手流连在她的腰上,时不时在她的臀上捏一把,引来女人的娇笑。 顾阳看见沈清澜,立马放下了腿,一脸的阳光灿烂,跑到沈清澜面前,规规矩矩地站好,“小嫂子,你终于来了。” “怎么回事?”沈清澜眉头轻皱,问道。 在她进来的时候,赵炎就直接看向了她,虽然早就知道这个沈家小姐很漂亮。但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倒是比照片上看到的更加的倾城绝色。 他的视线在沈清澜的身上转了一圈,又收了回来,这样的冰山美人美则美矣,却不是他的菜。 “你就是沈清澜?”赵炎开口,明知故问。 “我是。” “他”手指着顾阳,“欠了我八千万,你准备怎么还?” 沈清澜眉眼依旧清冷,听到八千万,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沉静地看着赵炎,“你想怎么还?” 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冲着钱来的,完全可以不把人扣住,放顾阳回去,依照顾阳的身份,欠的钱,终究是会给的,但是他却把人扣住了,目的显然不是钱,既然不是钱,那么就是人了。 她看向顾阳,似乎再问,“你是怎么得罪人家了?” 顾阳垮了脸,用口型回答,“赵三。” 沈清澜好看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疑惑,赵三,谁? “林浩、赛车。”顾阳再度提醒。 沈清澜了然,原来是因为这件事,这么看来,这个青年跟赵三有关系啰? 赵炎也没有卖关子,“赵庆是我弟弟,你们欺负了我弟弟,我这个做哥哥的,总不能就这么看着我弟被人白白欺负。” 赵庆就是赵三,因为在赵家排名第三,所以外号赵三。 “所以呢?”沈清澜神色不变。 倒是个有几分胆识的,赵炎暗中点头,难怪自己的弟弟会被欺负了,倒也是不冤。 “你是想打架?”沈清澜看了看周围的那几个壮汉,问道,要是打架,也不是不行。 赵炎一噎,“我从来不跟女人打架。”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还混不混了。 “这样吧,你们打了我弟弟一顿,总不能白打,这里是赌场,我们就以赌术论输赢,要是你们输了,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然后把他欠的八千万给还了,这件事就一笔带过,要是我输了,八千万我一分不要,你们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 “不行。”沈清澜还没有说什么,顾阳先跳了起来,这里是赌场,赵炎又是这里的负责人,赌术自然不必说,小嫂子虽然会算牌,他也看过她赢了韩奕,但是这毕竟是两码事。 今天要是输了,钱还是小事,大不了被他妈打一顿,但是要是小嫂子受了什么委屈……顾阳打了一个寒颤,万分后悔把沈清澜牵扯进这件事里。 赵炎看着顾阳,眼中冷光闪烁,现在可是在他的地盘上,哪里由得他们选择。 沈清澜倒是看清楚了形势,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却快的转瞬即逝。 “你想怎么赌?”沈清澜清越的嗓音响起。 “小嫂子!”顾阳提高了音量。 沈清澜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顾阳瞬间就闭嘴了。 赵炎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大手一挥,“我也不为难你们,就最简单的,赌大小,谁摇得最小,谁就输了。” “可以,”沈清澜同意,竖起一根手指,“不过,我要加一个条件。” 赵炎闻言,略有不满,“怎么,想临时反悔?” “不,我要追加赌注。” “哦?”赵炎似乎来了兴趣,“什么赌注,说来听听。” “我要是赢了,八千万,免了,以后你见到我们绕道走,另外再给我们八千万。” 赵炎想了想,“可以。” “还有……”沈清澜继续开口。 赵炎眼一瞪,“喂,你别太过分。” 沈清澜无视赵炎凶狠的眼神,继续说道,“一局定输赢。” 赵炎原本以为沈清澜还想讨价还价,没想到她要说的是这个,他也不喜欢拖泥带水,这样速战速决正合他意,“好,就一局定输赢。” 顾阳一脸的焦急,可是对上沈清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又奇迹般的落了下来。 赵炎拿了三个骰子,“你可以先检查检查,免得你说我作弊。” 沈清澜将三个骰子拿在手里,只要一入手,她就知道了赵炎并没有在这里里面动手脚,“开始吧。” “你是客,我可以让你先摇。”赵炎将一个骰盅放在桌子上,开口。 “不用,你先吧。” 赵炎只以为沈清澜是不知道怎么玩,心中嗤笑一声,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即便表面上装的在淡定,等真的上场了还是露怯了吧。 他也不废话,将骰子扔进骰盅里,只见他手腕转动间,骰盅就在他的手中快速地旋转起来。 那个骰盅也不知怎就那么听话,赵炎的手中上下左右翻转,赵炎的脸上带着笑,手里的动作不停,看着顾阳额头的细汗,眼底闪过满意。 沈清澜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赵炎也不在意,不过是强装镇定罢了,这种人他见得多了。 顾阳看着赵炎要将骰盅摇出花来的架势,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眼角扫了一眼沈清澜,见她依旧是那副淡定的样子,微微放心。 倒是也有几分本事。沈清澜淡淡想到,只是到底是轻敌了,不够用心。 砰的一声,骰盅被盖子桌子上,赵炎也不卖关子,直接打开骰盅,三个骰子叠在一起,最上面稳稳的就是一个“1”。似乎早已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赵炎的脸上没有一丝意外的神情。 “哈哈哈,该你了。”赵炎大笑,仿若没有看见顾阳瞬间难看的脸色。 沈清澜看到倒是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清清淡淡的模样,伸出手,在即将碰到骰盅的时候被顾阳挡住了。 “小嫂子。” “不相信我?”沈清澜反问。 这根本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好不好。顾阳很想就这么吼过去,赵炎都摇出一个“1”了,还有比“1”更小的吗?这局最多也就是个平局,想要赢赵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可是对上沈清澜清冷的目光,顾阳不自觉放开了手,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似乎当初赛车也是类似的场景,明明看着是一败涂地的结局,可是最终结果却是出人意料,这一次,她还会创造奇迹吗? 顾阳的心中隐隐生出了期待。 纤手抓住骰盅,轻轻晃动起来,跟赵炎那好似杂耍般的炫酷不同,沈清澜摇骰盅的动作显得有几分漫不经心,更不要谈花哨了。 这个样子,更像是第一次玩骰盅的人的表现。 赵炎一脸的果然如此的表情。 沈清澜的手轻轻摇着骰盅,可以听见骰子在里面发出的清脆的撞击声,传入在场的人的耳中,似在心里踏着鼓点一般,带着一股奇异地吸引力。 赵炎和顾阳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只纤纤细手之上,她加快了动作,骰盅和骰子的撞击声频繁了起来,顾阳脸上刚闪现一点喜意,沈清澜砰的一声将骰盅放在了桌子上。 顾阳目瞪口呆,就……就这样完了? “不多摇几下?”赵炎挑眉,是真有信心能赢,还是知道根本不可能赢所以才破罐子破摔? 赵炎猜测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沈清澜也不过就是个豪门千金,会玩骰子他相信,要说技术比他好,他却是不信的。 “打开吧。”赵炎开口。 沈清澜纤手放在骰盅上,就要揭开,顾阳一把按住了她的手,“那个,小嫂子……” 沈清澜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顾阳放开了手,算了,死就死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算他栽了,大不了就是拼死不战,以他跟小嫂子的能耐,还怕打不过这些人? ------题外话------ 第三个问题:沈清澜让宋嫂给楚云蓉做了什么? 五更在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