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扬名京城(一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139.扬名京城(一更)

沈君煜走了,他怕自己再留在这里,会被这对夫妻气死。 一大早就被沈君煜训了一顿,还扬言要跟她断绝兄妹关系,沈清澜的心情却很好,她其实看见了沈君煜眼中浓浓的担心和后怕。 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就传到了网上,既然沈君煜已经知道了,那么家里的两位老人应该也知道了。正想着呢,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沈清澜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沈家的号码,傅衡逸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丝毫要接电话的意思,走过去,接了起来。 “爷爷……清澜没有受伤……我知道……我会告诉她的,您放心。” 沈清澜就坐在一边看傅衡逸接完沈老爷子的电话又接了傅老爷子的电话,将两位老人都安抚成功了,傅衡逸才去了厨房洗碗,期间没有跟沈清澜说过一句话。 等傅衡逸洗碗出来,沈清澜见他直接去了书房,抬脚跟了过去。明天一早他就要回部队,她不想让他把矛盾带回来部队里,方彤说了,有误会、矛盾要及早解决,不能拖着。 她从身后抱着傅衡逸,也不说话。 傅衡逸看着腰上的那双手,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他给她买的戒指,这是前天早上他亲自戴在她的手上的。 “傅衡逸,你还要生我的气到什么时候?”沈清澜轻声开口。 “你还知道我在生气?” 沈清澜:……你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我还能不知道? “我知道昨天的事情是我冲动了,但是我是有把握全身而退才站出来的。”沈清澜解释,以她的身手,那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伤的了她。 傅衡逸不说话,他也知道那个男人伤不了她,但是他还是会担心。 “傅衡逸,我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沈清澜开口保证,她本来就不是个善良的人,昨天会那么做,不过是对那个孕妇动了恻隐之心。 傅衡逸掰开她的手,转过身,将她抱进怀里,“这次就算了,但是下不为例。”她一服软,傅衡逸就只能缴械投降。 沈清澜点点头,知道昨天是吓着他了,是自己让他担心了。 她踮起脚,主动吻上了傅衡逸的唇,傅衡逸眼眸一深,揽着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吻了片刻,傅衡逸根本不满于刚刚的那一个吻,拦腰抱起她,走进了卧室…… ** 晚上,傅衡逸带着沈清澜回了大院。 昨日沈清澜在商场里见义勇为制服歹徒的事情,不仅在网上掀起了波澜,而且还上了新闻,后来不知谁认出了沈清澜,并且说出了她的身份,一时间,沈清澜三个字在京城掀起了一阵波澜。 学校里对沈清澜崇拜的人越发多了,尤其是沈清澜的头号脑残粉颜夕小姑娘,在打沈清澜的电话打不通之后,就将那个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还跑到街上,将当天报道了沈清澜救人的报纸每样都买了一份,小心地将报纸剪下来,贴在一本精致的笔记本里。 就连一些军区的领导电话都打到了沈老爷子这里,夸赞沈清澜虎父无犬女,巾帼不让须眉,反正是把沈清澜夸成了一朵花,然后,侧面打听,沈老的孙女如此优秀,是否有意到军队里历练历练? 沈老爷子一律笑眯眯,言:家中孙女曾是亡妻心头宝,最得亡妻喜爱,亡妻临终前曾言,希望随着孙女意愿生活,不得勉强。亡妻已故,他尊重孙女的选择。 就一个下午,沈老爷子就接到了好几个这样的电话,在为沈清澜骄傲的同时也有些可惜,他又何尝不知沈清澜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只是当兵太苦,他还是舍不得,再加上沈清澜本人也确实不愿意。 方彤这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难怪傅爷生气了,打了电话给沈清澜,知道已经把傅衡逸哄好了,压低了声音,“你是怎么哄他的?” 沈清澜脸颊微热,不语。 方彤暧昧一笑,也不点破。 于晓萱也得到了消息,趁着休息的空档给沈清澜打了电话,絮絮叨叨地诉说着自己对沈清澜的崇拜。 沈清澜的照片以及在网上被曝光了,石枫自然也得到了消息,他愕然地看着报纸上的人,想不到她竟然是沈家的人,同时更加想不通,当初沈清澜为何要帮他。 沈清澜和傅衡逸到达沈家的时候,傅老爷子也在,两位老人正坐在客厅里对弈呢。 沈君煜不在家,早上生了一场闷气,知道沈清澜今天会回家,他现在气还没有消,不想见这个任性妄为的妹妹。 沈希潼也不见踪影,不知去了哪里。 倒是楚云蓉,见到沈清澜的第一眼,就上下看着沈清澜,确定她身上毫发无损,这才松了口气,“没有受伤就好。” “我没事,谢谢妈。”沈清澜开口。 对上女儿的客气,楚云蓉张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也只是笑着点点头,眼底是丝丝缕缕的无奈。 进了客厅,跟两位老人打了招呼,傅衡逸和沈清澜就坐在一边看两位老人下棋,而楚云蓉则是进了厨房,叮嘱宋嫂给沈清澜炖汤补补身子。 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尤其是沈老爷子,他是教过沈清澜格斗的人,自然知道沈清澜的身手,又听到沈清澜没有受伤,自然也就放心了,反应倒是没有傅衡逸和沈君煜那么大。 两位老人都是军人,有着军人天生的使命感,沈清澜能够这么做,在他们眼中绝对是一件值得表扬的事情。 而也因为这件事,沈清澜现在在京城的名气可谓是与日俱增,大家都没有想到平日里低调得可以说是默默无闻的沈家千金,竟然有着这么厉害的身手。 这件事最不满的要数沈希潼了,以前人们只知道沈家大小姐沈希潼颜好,才高,气质佳,见到她谁不夸一句,可是现在呢,走到哪里,听见的都是沈清澜的名字。 “沈清澜、沈清澜,简直够了,不过是做了一件莽夫才会干的事情,有什么值得说道的,还巾帼不让须眉呢,简直是胡说八道。”卫生间里,沈希潼将一叠报纸狠狠摔在地上,甚至还不解气的上去踩两脚。 一直到上面都是鞋印,看不清沈清澜的容颜,这才满意了。 理了理裙子,拿出小镜子照了照,扯出一抹笑,走出去时又恢复成了那个姿态万千的名媛淑女。